乡村之大被同眠 第四十五章趴水缸边的姿势

小说:乡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更新时间:2020-02-12 16:0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蓉整天眼巴巴的守着,大白天的找个借口送口水,背着人给高粱k裆里搂一把,光摸一摸也能解馋。 “小粱,你咋没来找我,我可给你留门了,晚上他睡得跟死猪一样。” “王蓉嫂子,不行!我在你家g活,太显眼了,你家男人jing着呢!”高粱指指刘三元,王蓉也有点子心慌。 但王蓉是个敢说敢做的nv人,城里嫁过来的,心气儿高,认准了的事就必须办成了,高粱的大家伙她可是早就惦记上了,马上就要吃到嘴边!寻思了一会儿,脑子里渐渐有了主意。 下午,王蓉在厨屋里收拾菜r做晚饭,还特意买了一大条排骨熬汤。只见她从厨屋里出来,瞧见高粱悠闲的给老李递砖头,挥挥手。 “小粱,你没事过来给我剁一下排骨!” 刘三元朝这边抬了抬眼p,王蓉拎着锅铲大声说:“快点,水快开了呢!耽误不了j下功夫。” 刘三元把眼p低下去g活,高粱拍拍身上的灰,刚钻进屋子,王蓉一下就凑上来。 “小粱,咱们赶快弄一下,你那大玩意作害人呀!我这心里都是慌的,快点!” 高粱傻眼了,没想到王蓉挑这个时候,g着g着活呢!锅里还在咕噜噜的煮饭,她就想来ri一下了。 “王蓉嫂子,这也没地方啊!” “快点将就下吧!”王蓉摸着高粱k裆剥洋葱一样剥,牵出大玩意,扶着厨屋里的一口大水缸,撅起大腚,摆好姿势,褪下k头,露出白花花pg沟子,下面滑子水已经s哒,扶着高粱的大玩意噗通就弄进去。 王蓉就像猛地喝了一大口老酒,脸上通红通红的紧紧闭着嘴巴,然后哦哦的长长松出一口气,然后是浑身抖个不停。 “舒f!太舒f了。” 高粱每次g那事都跌跌撞撞,不是被人撞破了就是临时有事,没个痛快。猛地被王蓉一下牵进去,陡然扎入温温热热的腿窝子里,也是说不出的舒f痛快。 “快!小粱,快点子儿……” 王蓉这一说,高粱一下子回过神来,外面可还有人呢!挺起那大话儿,扶着王蓉的大pg,抓紧时间全力往里面捣腾。王蓉刚开始还能忍住轻轻嗯嗯两句,后面根本忍不住了,死死的捂住嘴巴子,挣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感觉全身上下都不是自己的。 等高粱松软下来,王蓉已经软得像一滩烂泥一样,剧烈的喘x。高粱可没时间顾着舒f,把话儿塞进k兜里,还得帮王蓉收拾,捧起她的花白大pg穿上k衩子,在水缸里舀水把王蓉掉在地上的水渍泼s了,抹掉一切痕迹,才把舒f得昏了头的王蓉抱到床上。 “小粱,我终于做了回真正的nv人了!再也没有遗憾了!”王蓉像说梦话一样。 娘的!小爷给你家g活还给你家gnv人,两样出力,亏大咯!呵呵! 这个事儿,有了第一回就想第二回,就像垮了大河沟子,堵不住水儿哗啦啦流。王蓉被高粱浅尝即止的弄了一回,既有飞上天的舒f爽快劲儿,可是往嘴里一砸吧,根本想不起来,太短了,就弄了那么一下,哪够! 午吃饭的时候,高粱就觉着下面有动静,王蓉脱掉水晶凉鞋,n白的脚丫子在高粱腿上磨蹭磨蹭,还不停的往上,跟高粱的大玩意碰一下,浑身就跟s透了一样的滋味。低着头在碗里扒饭,眼神儿一溜就对高粱使一下,那意思,找个地儿好好弄一下。 这nv人是被ri上瘾了,高粱大白天的g着活呢,可不敢乱来。上回那一次弄的,事后老李还开玩笑半妒忌的说高粱是不是在里面让王蓉给夹了一下,虽然高粱嘿嘿笑唬弄过去了,心里可给自己提了醒。这些人可不是傻子,王蓉这nv人被ri昏了头,才成天心里想得不行! g活的空档,高粱用个撒尿的借口,直奔后院找王蓉。 王蓉正在洗碗,洗着洗着还要磨蹭j下两条腿,满脑子都是高粱的大话儿,下身火辣辣的。见到高粱,王蓉啪嗒一下就站起来,眼神放光,两条腿利索的跑到高粱跟前。 高粱自然知道王蓉是想找她g那事的,都被ri昏了头的nv人,无法无天,这后院可空荡荡的,靠近了一准瞧见。 “王蓉,你咋老想着我ri你呢,这可在你家院子,你男人进来喝水,还不撞见!” 王蓉瞧着空荡荡的院子,前面盖房子敲打

  的叮叮声还听见呢!“那……那我们进屋去,锁门。跟上次一样,快点也行!”王蓉这是退而求次,跟高粱好好的弄舒f一番是不成了,要是像上回那样作死了的舒f,也行! 高粱是真f了这nv人,难道nv人g那事真比男人还上瘾,可瞧见王蓉这样,好像还真是的。 “王蓉,你想以后咱们以后长久的舒f还是顾着眼前的痛快。” 王蓉眨巴眨巴眼,可没想到这,现在腿窝子里闹腾呢!就想高粱拿那驴大的玩意上去堵,堵严实了,堵的舒f死。 “要是只顾着眼前的痛快,咱们就ri,ri着ri着让人撞见了,没脸见人。要是想以后想长久的舒f,那就得忍忍,等哪天上外面了,或者你家男人不在家,咱们好好的弄一回。” “那……现在不g!” “现在是不能g呀,你男人在外边呢?” “那……好吧,我再琢磨个好ri子,咱们去趟县里,去旅店开个房间,谁都找不上。”王蓉心里想着,那时候胡天胡地,一定好好尝尝高粱的大玩意,把滋味给记住!终于把王蓉说f了,高粱松了一口气,顺口就答应。 王蓉也是有恒心的厉害nv人,说好了g法,还真能管住自己,明明心里想得不行,可是y忍着不去撩一撩高粱,让刘三元看不出什么蛛丝马迹。可是那眼神确实时刻在说话呢!问高粱啥时候有机会咯! 时间就在这敲敲打打过去,一停顿,一段ri子没了,不停顿,一大段ri子没了。 王蓉眼巴巴的瞅着好事,可高粱在自家盖房子呢,少不了人,一直没个机会。好j次王蓉都差点管不住自己了,也是高粱说好话安抚着y忍下来。 过了深秋,就到了冬月,地面上都上霜了,夜里风冷飕飕的,早上起来一大p一大p的白。还没下雪呢,比下雪也好不了哪去。 王蓉家的房子也到了收官的阶段,外墙贴上了白花花的瓷砖,不比j个村g家的差。这一大早,刘三元穿着小棉袄,嘴上骂骂咧咧个不停,j个大师傅悠闲着蹲在一边cho烟。为啥不g活? 原来刘三元在县城定好的最后一车子瓷砖没送过来,耽搁了好j天也没个说法,就是不给送。村里人喜欢讨彩头,盖房子可是掐着ri子算的,哪天动土哪天完工可都有讲究,误了时间可是要坏风水的,子子孙孙好j辈子的事儿,能耽误吗?平时瘪拉吧唧的刘三元也难得y一回了。 “我去叫金长顺开拖拉机跑一顿,那个掉钱眼里的铁公j,两百块钱一次,比抢还利索,被他坑也认了!” 刘三元骂骂咧咧的过去请金长顺,然后又骂骂咧咧垂头丧气的回来。原来金长顺j个月前病了后就再没好上,一直窝在床。刚开始说是伤风感冒啥的,后来高粱才知道,金长顺成天扒小j窝,惹上了k裆里的孬病。 高粱刚开始还乐呵的跟老李蹲一起cho烟,听见刘三元说两百块钱一次,顿时有点坐不住了。等刘三元回来,高粱赶紧凑上去。 “刘三元,你那两百块钱我来赚!” “咋的了,你拿什么赚?想钱想疯了吧!” “金长顺那拖拉机我开过,跑个县里没问题,我跟他借来不就行了!” 刘三元一拍脑门,没想着峰回路转了,半路杀出个高小粱。“好好好!赶紧的,我跟你一起去县里,你不认识人呢!” 这时候王蓉从屋里出来,听到动静,心里面就跟点着了一样,风风火火的跑上去。“刘三元,你咋呼啥呢!这事我跟高粱去就行了。县里卖瓷砖的我认识呢!你在家多g一份活!” 刘三元在王蓉面前是没脾气的,王蓉说得也有道理,他在家还能多g活呢,也能瞧着其他j个人不偷懒。至于高粱,之前还有点带把的犯冲,王蓉这j个月忍下来,啥事也没有,也没多想了。 王蓉这是盼了j个月,终于把这机会给盼来了,迷迷糊糊脑子里全是那天扶着水缸高粱那大玩意往里cha的场景。心儿乱的跟什么似得,浑身上下风急火燎,那么大个玩意叻,终于能尝一口了,得偿所愿!哪里还会放过? 高粱去金长顺家借拖拉机,金长顺愁眉苦脸的,人都g瘪瘪的没劲,瞧见高粱也再没脸子说去趴j窝了。高粱说来借拖拉机的,金长顺二话没说,把摇把手递给高粱。 金长顺的凄惨样也给了高粱jing醒,反正是决定绝不趴小j窝了,害人的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