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逝梦肖艾杨烁 第二百一十三章想念跟你做的每一次

小说:浮华逝梦肖艾杨烁 作者:红尘烟雨 更新时间:2020-02-12 16:00: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

  “啊!老公,不要啊!”

  韩霏发现张涛这次入进去之后跟刚才完全不同,张涛从自己屁股后面入进去之后 , 力气比刚才大多了

  而且每一下都让机车摇晃。

  张涛的家伙事也变得更加硬 , 此时张涛狠狠的对着韩霏的肉xué冲击。

  那力道就像是要狠狠折磨韩霏一样,感受张涛的根茎在自己肉壁里面横冲直撞 , 韩霏就直叫shuǎng。

  nong着 , 张涛要捉住了韩霏的发尾 , 像是骑马一样。

  “呃!老公,人家感觉快要受不了,快点,马上就要来了。”韩霏对张涛qiu着说 , 渐渐的她感觉越来越shuǎng。

  张涛也发觉她下面越来越热。

  可能是心里有东西压郁着的原因,张涛越耸越凶,撞得韩霏那两片柔软的tun瓣都泛起了红。

  最后的时刻也跟着来临。

  张涛噗滋噗滋的对韩霏肉xué猛擦无数次后 , 韩霏的身子已经抽搐,而张涛也是在她屁股后用力一挺。

  “哦。”张涛畅快的舒了口气。

  随即将自己的家伙事抽出,那滚烫的精液射得韩霏的后背跟屁股上都是。

  如果换做平时,张涛肯定是昨晚就了事了 , 但现在不是在城里 , 山坡上面就他跟韩霏两个人。

  韩霏感觉一阵舒服,就回过头来对张涛qiněn。

  张涛对她的表现却很是冷淡 , 随便用舌头跟她交缠一下,张涛就让韩霏把裤子穿上 , 然后回到学校去了。

  这时yáng硕也礼貌性的到办公室里打了下卡。

  但他现在完全没有必要时时都到办公室来 , 他此时已经是高三的班主任了,可以有更多的自由时间。

  不像别的老师那样为了评审而费尽各种心机提升自己那科的成绩。

  而yáng硕刚坐到自己办公桌上 , 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来电显示上还是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

  yáng硕的手机号已经好多年没换了。

  但他没想到唐韵也是一样,此时yáng硕眼里多了一抹感动的目光。

  他一直留着这个号码,其实还是对唐韵抱有那么一点点念想的,只要他号码没换 , 唐韵肯定能找得到他。

  可他真没想到唐韵也是如此。

  只是两人怎么多年都没互相联系,现在唐韵突然打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

  yáng硕当即就接了起来,电话里 , 唐韵也没说什么 , 只是问yáng硕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话就在一中门口见一面。

  这对yáng硕来说并不是难事。

  连招呼都不用跟自己领导打,他就可以大摇大摆的从学校门口走出去。

  &

  nbsp; 等到校门口,yáng硕看见马路对面有一辆黑sè的房车,而唐韵就在车窗里面对他招手 , 看着yáng硕就走了过去。

  yáng硕也不知道房车的司机哪去了。

  只见唐韵一个人在车里,可上到车后他发现不对,唐韵脸上虽然没什么,但大tui跟胳膊却青一块紫一块的。

  yáng硕连忙问她发生什么了?

  当yáng硕怎么问的时候,唐韵的眼眶就红了起来。

  随即就抱紧了yáng硕,但她来不是要跟yáng硕诉苦的,她只是遭到iu同的折磨之后,有点想yáng硕了。

  不过就算唐韵不说,yáng硕也知道这些是iu同做的。

  可人家家里有钱有势 , yáng硕又能拿他怎么样?当唐韵扑进自己怀里的时候,他只能讲唐韵紧紧抱住。

  感受到yáng硕ēn暖的怀抱 , 唐韵莫名的哭了。

  但相拥过后,她又擦干了自己的泪水问yáng硕最近工作顺利么?上次之后有没有想过自己之类的……

  yáng硕打心底说 , 还真没太想唐韵。

  可现在看着唐韵这样子,他就点了点头说:“当然想了 , 可你最近过得并不是太好吧?iu同真是个畜生。”

  “这还算挺好的了。”唐韵道。

  iu同只是前几天就喝多了就动手打了自己而已 , 比起以前边打边羞辱自己 , 说自己是裱子的时候真是强了太多。

  可yáng硕却见不得唐韵这样。

  他攥紧了拳头,对唐韵发誓说:“你放心好了,等我以前赚了钱,一定会把你从iu同手里抢回来。”

  “好 , 那我一定会等到那天。”唐韵说。

  能有yáng硕这句话,她欣慰多了,她最怕自己连在yáng硕心里都没有地位了。

  而说着 , 唐韵又一次的将yáng硕抱紧,然后说:“老公,我真的好想好想你,想念以前跟你做的每一次。”

  “这?”yáng硕有点反应不及。

  刚才yáng硕见到唐韵的时候 , 根本就没想到这些 , 但唐韵说的也是心里话。

  iu同整天在外面hu天酒地,根本就不爱惜自己 , 甚至是回到床上连一个拥抱都没有,唐韵仿佛就像是被打入了冷宫。

  而面对这冷淡的一切 , 唐韵每天还得在iu同家人面前装作很幸福的样子。

  这样的枯寂 , 不得不让唐韵想起了曾经跟yáng硕的一切,yáng硕当时对自己是多么的ēn暖与相爱?

  她怀念yáng硕对自己的每个拥抱。

  同时也怀念yáng硕在床上让自己欲bà不能的样子,总之她怀念yáng硕曾经给过她的一切 , 包括所有事情。

  yáng硕从唐韵的话里也隐隐的听出她寂寞了。

  或许在iu同眼里,她根

  本就不算什么,连碰都不想碰的那种,毕竟iu同身边每天都有新鲜的事物与美女。

  怎么还会对面对的几年的唐韵产生兴趣?

  但越是这样,yáng硕的机会就越多 , 而跟唐韵站在房车里,唐韵的嘴唇忽然就对他ěn了上来。

  唐韵主动对他qiněn,他也将手抚o到了唐韵的胸口跟腰肢上。

  两人唇舌交缠,身子顿时就变得一片火热 , 唐韵实在是太想念yáng硕了 , 加上之前又在酒店跟他做了一次。

  没做那次,唐韵的想念是没怎么强烈的。

  毕竟两三年的时间,她也渐渐的淡忘了之前跟yáng硕在一次的感觉,可那次之后,她发现yáng硕才是她的真爱。

  除了yáng硕cu大的活儿 , 他的一个呼xi,都能让自己变得火热。

  iu同的冷落,让唐韵对yáng硕有了更强烈的欲望,现在跟yáng硕相拥,她就直接将yáng硕的裤子往下拖。

  yáng硕也顺势将她的身子按到了沙发上。

  唐韵身上穿的一件淡黄sè长裙,yáng硕把她按到沙发上时,身子几乎就跟她贴在了一起,随即手就在她的大tui上抚o。

  唐韵修长的美tui洁白如玉。

  而yáng硕用手在她大tui上抚o时,她就直接将自己的大tui跨到了yáng硕的身上。

  这样她的长裙落下 , 露出了大tui根部洁白润滑的肌肤,yáng硕手在大tui上面o着 , 就探入她的私处。

  yáng硕对唐韵来说就是一个导火索。

  yáng硕手伸到她下面抚o的时候 , 她就湿了,而yáng硕这时就抬起了身子 , 然后将紧勒她私处的内内给拖了。

  眼睛看着唐韵下面 , yáng硕发现唐韵的私处还是像从前一样鲜nèn。

  心里或多或少对唐韵有些思念 , yáng硕把她的内内给拖了就问:“上次co完,你有没有再想跟我做爱?”

  “当然想了,我不是说了,怀念跟你做的每一次么?每当想起你我下面就湿了。”

  “是么?那现在是不是也很想我在你下面快速抽擦?”yáng硕说,而说着他已经用手在唐韵肉唇上o了。

  “嗯!”唐韵被yáng硕用手o自己阴核的时候 , 难受说。

  yáng硕见唐韵难受的样子,就用两根手指擦进唐韵肉xué里面扣动,此刻他跟唐韵仿佛回到了从前。

  yáng硕甚至还想低下头去对唐韵的私处xitiǎn。

  但看唐韵想要的样子就作bà , yáng硕知道唐韵憋了怎么长时间,肯定是饥渴难耐,肯定受不了自己的折磨。

  所以将唐韵湿粘的水儿从肉xué里面扣出来,yáng硕就将活儿抵了上去。。

  当yáng硕cu壮的家伙事挤入唐韵的肉壁里时 , 唐韵疼得大叫一声,但yáng硕见状就是用力的往里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