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56章方书记观战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00: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而韦小宇,浑身上下肌肉紧绷,双肩已经开始开阔,胸肌鼓鼓的,隆起一片疙瘩一般的肌肉,两腿犹如双塔,坚定而沉稳。

  最让书记感到窒息的是,少年直直挺立着的黝黑大。

  茂盛的丛中,突兀地挺立出一条青筋暴起的大,又粗又长,那赤红发亮的狰狞而威风凛凛,简直可以摧毁一切肉团。

  身无片缕的刘萌儿感觉得到母亲审视自己的目光,她不敢去看母亲,但她暗暗下定决心要让母亲对自己另眼相看,让她相信自己会青出于蓝胜于蓝。虽然母亲高贵,手握重权,成熟风雅,但自己胜在年轻,走在时尚的前沿,最重要的是有一颗好学的心。

  所以,她想直接给母亲表演最疯狂的爱!

  当韦小宇一爬上床,刘萌儿便主动跪起来推倒了他,无论是妩媚含羞的表情,还是动作的引导,都在给韦小宇暗示,今晚让她来当导演吧。

  韦小宇心领神会,却又不忘了朝书桌前的书记望过去,而方晚秋却故意移开了眼睛,但她在端庄的气质之下含着的羞涩,还是让韦小宇很是幸福。

  没想奥这个小动作被刘萌儿看见了,她更加在心底不服气,难道自己青春靓丽又愿意付出的时尚潮女竟然连一个半老徐娘都比不了了吗?

  她首先将自己赤裸的玉体覆盖在了韦小宇身上,用自己尖挺的在韦小宇的胸口绕着圈地揉动,同时和韦小宇进行激烈的接吻,捧着他的脸颊,做出贪婪饥渴的表象。

  在此之际,她还用两条美腿夹着韦小宇高高挺立的大,若有若无地用自己上的芳草去摩擦,那滚烫粗硬的,偶尔在她湿润的裂缝上磨动,都刺激的娇哼连连。

  “小宇,我要亲亲你的大。”御姐说完,已经羞的无脸见人了,雪白犹如小白羊的身子顺着韦小宇紧绷的身体朝他滑去,尖挺的一路摩擦下去,香舌袅袅,拨弄着韦小宇的小,不时吮吸一下,感觉自己浑身震动,她就特别开心满足。

  “萌儿姐,我也想舔你的小妹妹,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呢。”韦小宇被刘萌儿今晚的表现刺激的欣喜若狂,大为满足,半坐起来,扶着御姐纤细的腰,将她倒转了身子,两人形成了六九式。

  “不要啦,你不嫌脏啊,我都没有洗呢……”刘萌儿虽然这么嗲羞着,却挺顺从地接受了韦小宇的安排,顺便朝母亲得意地望了一眼,似乎在说:哼,妈妈你敢吗?我也能把这个色小子诱惑的团团转呢。

  “原汁原味的天然味道最好了,据说还能延年益寿呢。”韦玩,自己差点笑出声来,发现方晚秋在一边朝他大肆羞瞪。

  韦小宇平躺着,御姐覆盖在他身上,头脚倒错,双双凝视着对方的官。

  刘萌儿的双腿叉在他的双肩旁边,将她最隐私的部位最大限度地朝心爱的小色狼展示着。

  浑圆雪白的,蛋儿圆润而散发着白皙的光泽,手摸上去软软的弹弹的,一松手,还荡漾出迷人的臀浪。

  深深的股沟掩藏着一只浅褐色的小菊花,随着她主人的紧张而一张一弛,一收一缩,煞是美艳。

  在小菊花下面,便是芳草环绕的禁区,两片鲜红的已经张

  开了,那么娇嫩,那么湿润,闪着水光,像牡丹,像玫瑰。

  他抬起头来,一口含了上去,湿淋淋的唇瓣入口便是一股咸酸的腥味,不是那么浓烈,却又让人无法忽视,比最催情的药剂还让人热血沸腾,他用力地吮吸了一口。

  刘萌儿第一次如此之近,如此仔细地打量着男人的,充满了好奇,又无比害怕

  这,外貌奇特,似有生命。凝视着他时,才发觉他并不是那么丑陋,而且还富有创意。

  硕长的茎秆,环绕着条条轮起的血管,可以给女人带去强烈的摩擦力。

  硕大的,里面储存着海量的弹药,滚烫,而且是人类的生命之源。

  最叫人拍案叫绝的是,被叫着,是多么人性化和形象化的名称啊,他是弹头,是钻头,是刺刀,让每一个害怕,让每一个食髓知味的女人欢喜……

  “啊……”御姐正看的出神,没想到突然被韦小宇一口含住并用力吮吸了,她感觉自己娇嫩的唇瓣都被他吸进了嘴里,用舌头在舔着,舒爽到骨子到灵魂的快感,让她禁不住迸发出了噬魂的娇啼,然后是接连不断的进攻,感觉韦小宇的唇舌完全把她羞人的当成了冰淇淋。

  在最初的激烈颤栗震撼之后,她双手握着韦小宇的,开始试着上下,左右摇晃,感受手中这条粗硬的玩意儿简直就是一条棒槌,傻头傻脑的,一副强壮的身子骨这么吓人,却一点也不懂得温柔,于是她试着伸出香舌,在那发亮的顶端舔了一下。

  “哦,爽啊,好姐姐,求求你了,含住他,啜他,快点啊!”韦小宇尽量压低声音,但话语中的迫切一点不弱,他甚至腰杆,耸动起大来,仿佛要找一个温柔的来戳。

  “嗯……”刘萌儿感觉到自己的重要性了,张开樱桃小嘴,勉强含住了少年的,在浓烈的雄性味道之中,她的口腔被撑的满满的胀胀的,香舌都一动也动不了了。

  “吸啊,舔啊,好难受……”韦小宇感觉自己的被御姐的牙齿卡着,他不敢再戳了,否则被牙齿伤了的话,方阿姨会怪罪的。

  刘萌儿吐出大,有些委屈地分辨道:“谁让你长这么大,人家都含不下了,怎么舔啊吸啊?”

  “那……”韦小宇望向方晚秋,“要不,阿姨来示范一下?”

  “不要。”刘萌儿不服气了,气鼓鼓地望了一眼抿嘴窃笑的母亲,再次张开了樱唇,义无反顾地含住了,尽量伸出香舌在上一顿乱舔乱扫,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御姐很快掌握了技巧,听着韦小宇哼哼唧唧的呻吟,她在心底一边骂着他臭小宇死小宇,一面得意地朝母亲瞟了一眼,开始上下点着头,起男人的来。

  津津有味的吮吸,每一下,都那么认真,那么新奇,那么动情,舔的韦小宇灵魂都像心脏一样跳动着,那种极致的快感简直难以形容,他知道该对御姐夸赞了:“萌儿姐,你真是我的亲姐姐啊,我的心肝,我的宝贝,甜心,我爱死你了,我要爱你一辈子,你一辈子,让你这一生都在中度过……”

  “噗嗤……”方晚秋听听这韦小宇不伦不类的溢美之词,忍不住笑出了声,却见女儿投来恨恨的一瞥,连忙抿嘴收声,但压抑的欢笑让她的身子剧烈地颤抖着,别有一番韵味。

  &n

  bsp; 韦小宇用舌头仔细地舔着御姐的,嫩唇,销魂洞口,甚至会,但当他的舌头来到小菊花时,御姐也不说话,摆动着浑圆的不让他得逞,他只好作罢。

  他用嘴巴含住御姐吐出的小红豆,还用牙齿轻咬。他热情如火,玩弄着御姐的,玩的御姐娇躯颤栗,娇哼连连。

  刘萌儿轻哼着,呻吟着,娇啼着,声音温婉动情,特别好听。越来越如炽火,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之下,他卖力地吮吸着着少年的。

  她心中想到很多,男女之事应该没有羞耻,关上门一家人,还有什么好害羞害臊的呢?都是为了欢乐愉悦,发挥高等动物的优势,只有高等动物才懂得这些情趣,作为高等动物的人,她为什么要委屈自己,不充分享受这样的人间极乐呢?

  她渐渐地不怨恨嫉妒母亲了,母亲是高官,但她首先是女人,而且是一个食髓知味却不得其味的女人,她有享受欢爱的权利,既然大家其乐融融,自己作为女儿,非但不替她排忧解难,何苦还要为难她呢?

  “妈妈,要不,你也来尝一口?”刘萌儿突然抬起脸来,对静心欣赏的母亲说道。

  方晚秋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这个娇憨的女儿了,只羞笑着摇摇头,而且温情而坚决。

  “好吧,我会很快的,再把他让给你好吗?”刘萌儿知道母亲无法回答自己这个问题,当即从韦小宇身上爬起来,就背对着韦小宇,蹲在他的上面,扶着大,将那硕大的凑到自己的口上,蹙着眉头缓缓下沉。

  仍旧有些酸麻的,一接触到大,仿佛磁石一般,御姐忘掉了酸痛,忘掉了破瓜的痛楚,鼓足勇气,感受着那大撑开自己小小的的酸胀感,那犹如实质的充实感。

  “哎哟哟,臭小子,你的鸡鸡是不是又变大了啊,怎么这……么酸啊,我又装不下了……”

  韦小宇很得意,伸手抚摸着御姐雪白的蛋儿,以分散她的注意力减轻她的酸楚:“大才好呢,不信你问问方书记。”

  “臭小子我招你惹你啦,没事寻我开心,作死啊你?”方晚秋随手拿起一本书丢了过去,感觉自己嫩唇里掩藏着的小豆豆似乎都在突突地跳动了。

  韦小宇又抚摸着御姐纤细的腰肢,光滑的跟瓷器一般,这就是青春御姐的优势啊!

  刘萌儿被韦小宇抚摸着身子,似乎感觉不是那么酸胀了,转动着香臀,一寸一寸地将大吞进了一大半,几乎已经到了她能容纳的极限:“妈妈是大官,当然要大能才配得上她了,可我只是一个……”

  “你们两个小坏蛋,不提到别人你们就做不下去了吗?刘萌儿,你不作践你老妈你始终不甘心是不是?”方晚秋感觉自己的话语充满了挑衅,一阵羞愧,一阵叹惋。

  大把撑的满满的,酸酸胀胀,又舒服,又别扭,还有种发自灵魂的痒痒的感觉,刘萌儿双手撑着韦小宇的膝盖,开始试着抬起,感觉大的菱角在自己的里刮动的快感,刺激的她浑身发颤:“咝——哦——真他妈的……奇妙啊……”

  看着粗长的大在女儿的之间渐渐地露出湿漉漉的身影,方晚秋的心都提到了嗓门上,似乎感同身受,双腿绞的紧紧的,幽谷一片火热的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