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05章市委大楼里的风流事4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00: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关向东一夜无眠。

  他的菊花很痛,心更酸涩。

  因为他对自己的能力足够自信,对自己的政治智慧更是盲目的崇拜,却没有想到被韦小宇这个乳臭未干的少年整治的毫无还手之力,他引以为奇耻大辱。

  他这二十多年的人生,只服气外公梁老一个人,对舅舅的拉虎皮做大旗外强中干十分鄙夷,对母亲的事事通透却心怀仁义相当不屑,对父亲的唯唯诺诺烂泥扶不上墙更是从骨子里怒其不争。

  如今自己被修理了,而且受的伤害简直不可为外人道,他心中的怒火可以融化南极洲,他要报复,必须报复。

  但他深知,西京不是自己的地盘,自己在这里必须夹着尾巴做人,唯一可以依靠的,只有一个人。

  但他知道,凭自己现在手上的这点资本和资源,要想请动那尊大神无疑是痴人说梦,唯有利益献宝,而他也深知,那尊大神的弱点是什么,女人,确切是说,是女人中的胭脂马。

  如今的天朝京城,为世人所知的是“京城四少”但在关向东的眼中,京城四少不过是几个富二代的花花公子罢了,跟红色后代多多少少有点故旧关系而已,根本摆不上台面。

  而京城的红色后代实在太多,但很多的红色后代都没落了,苟且偷生而已,像韦小宇这样根正苗红的红色后代已经是凤毛麟角,京城四少在他韦小宇眼中不过是蝼蚁罢了。

  所以,在关向东的心里,只有一个人能替他找回场子,那就是天朝储君的侄子,习晓明,最爱胭脂马的混世魔王。

  昨晚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关向东收拾了的绝美女子,不就是贴了标签的胭脂马么?

  关向东似乎忘掉了菊花的疼痛,挣扎着起了床,准备动身回京城,争取在说动混世魔王之后,与母亲梁仲英一起回到西京,以一个衙内的身份正式宣告他的到来,在西京掀起一场报复的风暴……

  韦小宇不知道他这次因为恶作剧而惹上了一个对手,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将不甚其烦地要与混世魔王周旋,此刻,他正沉浸在对市委书记大秘的开发之中。

  徐逸秋迷离不堪地投降了:“小宇……小色狼……别……别舔了,……吧,秋姐……”

  韦小宇简直受不了了,立刻放下少妇雪白丰腴的双腿,扶着大,将湿漉漉的大抵在那泥泞不堪的口上,一挺腰,听见“噗嗤”一声,紫黑色血管暴起的大立刻没入了一大半,双手抓着少妇的两只饱满,就紧锣密鼓地起来:“秋姐,秋姐你真是太好了,我爱死你了……”

  “爱我就……我吧……”

  徐逸秋情不自禁地说出了如此颠覆她端庄形象的情话来,顿时被自己的话挑逗刺激的摆动起螓首,双手拉着少年的手臂,丰厚的肉臀支撑着自己的身子,朝少年的腰肢,用自己的主动而狂野地少年的来。

  主动索求的寂寞少妇,无论是其疯狂程度,还是哀啼娇吟都让韦小宇有些吃不消。

  王芳的奔放,杨晓菲的哀羞狂野,都及不上此刻端庄知性少妇颠覆形象的索求,是那样的销魂,那样的叫人欲罢不能。<

  p>

  少妇的一双玉手时而插进韦小宇的头发里摩挲,时而抚摸他的光背,时而抓住他的光用力地揉捏,咬着樱唇轻哼低吟,渴求不已地扭动腰肢,香臀,主动和迎承他的,一时间,庄严肃穆的办公室里活色生香,的撞击声,急促的呼吸声,娇婉迷离的呻吟声,少年低沉的嘶吼声,声声入耳……

  两人的紧密地结合着,做着活塞运动,发泄着,摩擦着热情,却也不妨碍他们情到浓时的亲吻。

  他们互相舔着,拱着,轻咬着,吮吸着对方的嘴唇,两只舌头也你来我往。

  徐逸秋用香舌撬开少年的牙关,将柔软的舌瓣伸了进去,立刻遇到了少年的伏击的舌头,不禁激情四溢地缠斗起来。

  韦小宇的喘息声越来越粗重,而徐逸秋的娇哼涟涟,腰臀扭动着,一双玉臂纠缠在少年的身上,一旦少年的舌头有退缩的迹象了,她就主动追上去将他再勾引进来,尽管是小小的爱意缠绵举动,却宣泄了她主动积极索求爱欲的羞涩,让韦小宇大为兴奋,对于秋姐这样的端庄纯良少妇,能做到这样真是不容易啊。

  就算是她很动情了,也不是个能轻易表现自己的好女人啊!

  徐逸秋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春水会这样多,感觉都流到了办公桌上了,下面全是黏稠的,被韦小宇插的噗兹噗兹地响,像小猫咪在喝水一样。

  那大每一次都插到了她的颈上一样,使得她神魂飘荡,那种如铁的坚硬是那么的充实,那又粗又长又火热的质感,直叫她心神俱醉,她太舒服了,快感连连,潮涌不断,比喝醉了酒还销魂。

  韦小宇一口气了一千多下,春水越来越多,两人的毛都全湿了,沾在一起,分不清是谁的。

  他呼呼地喘息着,干劲十足,中的小宇宙早就像八卦星符一般运转起来,源源不断的阳刚之气通过粗硬的渗透到了徐逸秋的壁上,而嫩壁布满了千千万万的触须媚肉,一遍遍地吸收了那星云之力,然后转化成了绵绵不断的阴媚之气,回到韦小宇的身体内,如此回环往复,两人的快感在不知不觉之中得到了超凡的升华。

  这就是双修之后潜移默化的变化,无论是韦小宇还是徐逸秋,在此激情高涨的时候都没有留意到。

  此功不但能延长欢爱的时效,而且会提升欢爱销魂的程度感受,徐逸秋原以为凭着小男人如此猛烈激情的,她会坚持不久就会的,可他已经了这么久了,她的快感一节节地攀升,但那的极致快感却还珊珊不来,让她超长时间地享受这无边的销魂,她心花怒放,情不自禁地说出了情话:“小色狼……我……好像要变成一只鸟……儿了……你好棒……”

  这柔软迷离的声音,那么亲密,那么撩人,韦小宇感觉得到,秋姐已经完全将身心交付给自己了,这是情浓至极的表现,就像她柔软的香舌在他的一样,他亢奋的差点就,连忙抽出大来说道:“秋姐,我们换个姿势吧,我想从后面你,看你的大白,摸你的……”

  徐逸秋连忙伸手捂住了他胡说八道的嘴巴,鼻梁上香汗密布,脸上红潮如胭,媚眼更是丝丝撩人:“不要,多丑啊,像狗一样,不要……”

  “来嘛秋姐,求你了,水融的欢爱还顾忌什么丑不丑啊,你的一切都是最美

  的,你没看到我今天超常发挥了吗,都是因为我是多少的爱你啊……”

  韦小宇一把兜着秋姐的光,那弹软的肉感真叫他激动不已,从办公桌上抱下来。

  “哼,小色狼,你心底肯定笑开了花了,你的奸计又得逞了是不是?”

  徐逸秋竟然被他的花巧语所感动了,忸怩着背转身,双手扶着湿漉漉的办公桌沿,那一滩乳白色的就在她的眼前,麝香般的味道刺激了她的理智,羞羞涩涩地撅起了丰臀,准备迎接小男人的又一波猛烈弄,感觉自己像一条不知羞耻的一样,好难为情啊!

  韦小宇从少妇身后看着这具美奂绝伦的成熟胴体,感觉的大又涨大了一分。

  纤细的腰肢,雪白的两瓣圆月,还有两条丰腴的长腿微微分开着,露出股沟里被浸润了的淡褐色的小菊花,小菊花下面更是一片泥泞,芳草凄凄,两瓣肥美的大之间,两片粉红略显肿胀的小微微分开着,露出一圈娇嫩的媚肉,那便是销魂洞了。

  “秋姐,腰再低一点,再高一点,你现在这样我不太方便你的小呢……”

  “真恶心,”

  徐逸秋虽然嘴里说着厌恶,但还是听话地将自己丰美的臀部撅高了一些,感觉自己这个姿势好放荡啊,脸红的发烫,更是看着眼前自己里流出来的,越发的羞耻了,“难看死了,你就是想作践人家……”

  “秋姐你这样说,就让我伤心了啊。你是我的女人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却还在心底抗拒我呢,再说芳姐,她不但舔的,还让我眼儿呢,你想想,比起你现在这个姿势,哪个更难做啊?”

  韦小宇双手抚摸着两瓣雪白丰盈的瓣儿,时而朝两边分开,看着那娇小的菊花眼儿被扯开露出鲜嫩的,时而朝中间聚拢,看着肥嘟嘟的两瓣臀瓣的丰美,时而又推荡起来,看着两瓣臀瓣荡漾起肉浪,玩的是心花怒放,别提有多刺激了。

  徐逸秋知道在这方面的辩解,自己并不是这个小色狼的对手,却也哼了一声:“哼,反正都是你占便宜——别,别玩了,来吧……”

  听见秋姐“屈服”了,韦小宇又忍不住要挑逗这个端庄少妇了:“秋姐,你是在催我吗?是不是你的小很痒痒了要我的大狠狠滴呀?”

  徐逸秋已经算是完全看透了这个小色狼了,总是要做出令人最难堪的事情来他才高兴,罢了,都跟他这样了,还能顾忌什么呢?反正没有旁人,就放荡一次吧。

  “是啊,不敢了么?别以为我不晓得,你刚才差点就缴械了,还说什么换姿势,咯咯……呀,轻点呀小色狼,痛呀……”

  “秋姐你……”

  韦小宇恼羞成怒,双手死死地抓捏着秋姐的两瓣,将大抵在秋姐的小菊花上用力一顶,他并不是想要今天采摘秋姐的菊花,不过是被说中了难堪要教训吓唬一下秋姐罢了。

  感觉小菊眼受到攻击,因为有春水的润滑,徐逸秋并没有感觉多么难受疼痛,而且居然有些隐隐的酸胀的痒痒,她连忙夹紧了双臀,阻止那硕大的给自己的菊花:“不行的,绝对不可以的小色狼,我不是你芳姐,我接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