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59章小宇,我们去找间酒店吧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00: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徐逸秋和滕氏姐妹走了后,赵玉琪脸上的笑容立刻转化为恨铁不成钢的窘迫,盯着噤若寒蝉的女儿顾嫣然,一边掏钥匙开门,给她辩解的机会。

  青春美少女知道自己闯了祸,而且她也意识到母亲不会轻易放过她的,心中惶惑不安,绞着修长的白玉手指低头不敢吭声。

  “你还不进来?”

  赵玉琪没好气地回头望她。

  “我,我还是自己罚站吧……”

  顾嫣然抬眼瞟了一眼真怒的母亲,试着以退为进开个玩笑化解母亲心中的怒气。

  赵玉琪被调皮机灵的女儿险些逗笑,她连忙径直进了门,她有许多烦心事,公公死的莫名其妙,婆婆和丈夫也失去了音讯,甚至连位高权重的父亲都无能为力,而女儿又正值青春期,对男女情爱也开始产生懵懂的好奇了,一切的压力都压在她的肩头上,她突然感到一阵无力感。

  而且,婆家的势力几乎灰飞烟灭了,那么以后自己在一中的领导职务恐怕也不再稳当了,而自己还要抚养女儿……生来就气质高贵雅丽的赵玉琪颓然坐在了沙发上,一脸的倦容令人心碎……

  “妈妈,”

  顾嫣然哪里会乖乖自认罚站,溜了进来,反手轻轻地关上门,怯生生地望着母亲,“我错了,我不该惹你生气……”

  赵玉琪可不能给女儿不堪重负的感觉,她必须要在她面前振作起来,她现在是女儿唯一的倚靠和避风港。

  作为从事教育工作多年的她,镇定了一下,和颜悦色地对女儿说:“过来吧,告诉妈妈,你错在哪里了?”

  顾少女深谙察观色之道,立刻脆生生地应了一声,跑到母亲身边攀着母亲的肩头挨着坐下,撒娇似的敷衍道:“我不该让妈妈在外人面前丢脸,妈妈,我保证,以后再也……”

  “别模棱两可的,说具体点,我为什么要丢脸呢?”

  赵玉琪感觉自己的玉臂上,压着女儿胸口的两只浑圆乳鸽,那圆溜溜的柔软触感,已经颇有规模了,心中不禁感叹着:女儿转眼间都这么大了,快要长成一个大姑娘了,自己这个做母亲的可要开始不省心了啊,而且女儿这么漂亮,不知道会有多少青春懵懂的少年会趋之若鹜呢,比如隔壁那个邪恶的小子……

  “妈——妈……”

  顾嫣然嗲声摇晃着母亲的娇躯,难为情的羞涩令人心颤。

  赵玉琪看看女儿粉红娇羞的标致脸蛋,突然有点无所适从的茫然:究竟该怎样管教女儿呢,自己怎么做才算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呢……

  “妈妈,我去给你放热水,你等下来泡一个美美的澡好不好?”

  顾嫣然卖乖,说动就动,放下背包,起身饶过茶几直奔浴室。

  赵玉琪的眸光追着女儿修长高挑仍在欣欣然发育舒展的身体,一时不禁大为惊叹:这妮子什么时候出落的如此骄人了啊?

  两条长长的美腿穿着白色的丝袜,比例超群,腿型完美。

  及膝的牛仔筒裙,包裹着她的大腿和臀部,已经悄悄地展示出她作为女孩子的美妙体型了,尤其是随着她的小跑,两瓣翘生生的玉臀瓣儿在裙子里扭来扭去,配合着她小蛮腰的和风摆柳,其给人的观感,虽然不如成年女子般富有魅惑诱惑之力,却更有一种青春靓

  丽的娇嫩青涩之美……

  身为母亲的赵玉琪,一时间自豪又更生担忧,想起隔壁那个邪恶的小子是如何轻薄自己的,顿时坐不住了,起身追到浴室门口,望着女儿调试浴水水温的纤细背影问道:“隔壁那姓韦的小子没有占你便宜吧?”

  “妈——”

  顾嫣然顿时羞急不堪,跺着小皮鞋绯红着脸嗲怪道,“你说什么呀?”

  赵玉琪被女儿胸口两团小肉鸽的跳动分散了一下注意力,但这却更给了她怀疑的理由,隔壁那个小混蛋面对这样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岂会视而不见?

  但她决定暂时不再追问了,打算找个机会,等那小子过来带着女儿去晨跑时悄悄跟踪一次,哎,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洛河水库。

  韦他有反应了,险些喷血,悲哀地摇着头心道:龙姨啊,他现在这个要死不活的样子,真是丢尽我韦爵爷的脸了啊,就这个死样子你还怕成这样,到他生龙活虎的真面目的话,你还不晕厥啊?

  “龙姨,你救救我啊,我都不想活了啊……”

  韦小宇悲从中来,牵开泳裤,将黑咕隆咚的一团展示给龙姨看,哭丧着脸说,“龙姨啊,你瞧瞧,你瞧瞧啊,他居然面对我最亲的龙姨都无精打采的了,龙姨,他简直是不给你面子啊!”

  “真丑。”

  龙忆香瞥了一眼,立刻移开圣洁的眼眸,那漆黑茂盛的杂乱丛中,懒洋洋地蜷缩着一条粗粗的黑不溜秋的肉条儿,皱巴巴的,真是一条亵渎女人的怪物,猥琐至极。

  “额……啊呜……”

  韦小宇得到龙姨如此评价,一脸黑线,报复性地再次一口含住了嘴边的一粒樱桃,上面还散发着他口水的味道,一双手充满激情地在龙姨的玉背和身子上游走抚摸,他鼻息急促,偶尔还在嗓子里发出嗷嗷的嚎叫声。

  “哎……哎……”

  龙忆香连连轻哼,感觉自己的身子又有轻飘飘的感觉了,像棉花一般漂浮在半空中,肌肤的表皮渐渐又发烫起来,娇喘更是急促又顿挫悠扬,跟那发春的猫儿一般,羞吟的连自己都感觉无脸见人了。

  光滑得如绸缎般的肌肤,毫无一丝赘肉,韦小宇爱怜不禁地抚摸游走着,不时换一只蓓蕾吮吸,还故意弄出啾啾的声音来,刺激龙姨羞涩的矜持,随着他一番持续激情的攻击,他感觉自己的巨物似有蠢蠢欲动的迹象了,这让他一阵狂喜:“龙姨,龙姨,你看,快看……”

  龙忆香羞意不堪地承受着侄子激情洋溢的轻薄和抚弄,他的舌头每每拨弄她的那一霎,她便会感觉脑海里轰的一声炸鸣,自己的喘息之声就像被掐住了脖子一般要窒息。

  一道道闪电般的电流,从上放射出去,传导全身,一股股热流从处扩散开去,她绷紧了身子,紧紧地夹着赤裸的两腿,那从未被开启的幽谷之中,更是一团火一般在燃烧着,似乎还有一个小心脏一般,在突突地跳动,每一次的跳动,都让她绷紧了心弦,一股细流在流淌着,夹紧双腿也阻止不了,从那像蚌壳一般的缝隙里渗透出来,那里早已经是一片湿润的黏糊糊……

  “好,好了么?”

  龙忆香坚持认为,自己并不是在贪恋享受侄子的轻薄,而是在牺牲,为他的病情牺牲自己,听了侄子惊喜的声音,她几乎不敢睁开自己雾一般的眼眸,不知道

  自己此刻的脸颊该有多红,多窘啊!

  “快看龙姨。”

  韦小宇牵开裤裆,放出巨龙,请龙姨欣赏。

  已经看过一次了,龙忆香也就不怕看第二次了,低头一瞧,顿时呆了,说不出的惊愕,说不出的难以置信。

  只见刚才还蜷缩的乌黑肉虫,此刻已经伸展开了,在漆黑浓密的丛中抖擞着精神,像一根棍子,是的,棍子一般朝前长伸着,架在他的泳裤裤腰上,像一门岸炮一般,威武,雄壮,霸气!

  龙忆香看的呆了,樱桃小嘴呈o型张开着合不拢,一只玉手颤抖着想摸一摸,却又不敢。

  刚才还那么猥琐丑陋的东西,怎么如此神奇,摇身一变,已经成了一个能横扫千军的大将军了!

  “龙姨,你摸摸看。”

  韦小宇就像一个用棒棒糖诱惑小红帽的大叔一般,牵着龙忆香的玉手朝自己的巨炮上摸去,虽然巨炮完全都没有达到他最佳状态的五成功力,对于龙姨这样“没有见过世面”的美人来说,他已不会丢脸了。

  他一边诱惑着龙姨,另一只手从龙忆香的玉背上滑下去,神不知鬼不觉地钻进了她的泳裤之中,贴着润滑肥美的臀瓣,一根指头鬼鬼祟祟地朝那幽深湿热的臀缝里进发,这样充满憧憬的探索,才能勉强保持巨炮的状态,否则便会做缩头乌龟的。

  “我……怕……”

  龙忆香被迫用玉指碰了一下那狰狞的巨炮,立刻缩回手,胆怯地。

  韦小宇差点鼻血都喷出来了,经常出入于中南海的龙姨,居然说出了如此令人忍俊不禁的话来,怎么不让韦小宇这厮热血沸腾?

  “别怕,龙姨,他不会咬人的,只会……嘿嘿,钻洞……”

  韦道,同时他的手指猛地顺着龙姨湿热的臀沟钻了下去,趟过会位,挤进了龙姨肥美的玉蚌之中,一片柔软的芳草丛中,早已经湿淋淋一片,热乎乎的和嫩滑的唇瓣,刺激的他冲动不已,禁不住拨弄起来。

  “啊啊啊……”

  龙忆香彷佛被蜂蜇了一般,猛地搂紧韦小宇,将自己丰软的紧贴在侄子的脸颊上,绷紧了香臀,加紧了侄子的坏手,一时间简直不能呼吸了,两颊上就像燃烧着两团火一般,烤的她头晕晕的,无限哀羞地请求着,“不要……小宇,不要啊,不要这样,我是你阿姨啊……别,别抠……啊啊……”

  “龙姨,你好湿啊,我好喜欢……”

  韦小宇亲吻着龙忆香白皙的脖子和性感的锁骨窝,镶嵌在龙姨里的手指艰难地拨弄抠挖着,另一只手迫不及待地拉着龙姨的手握住了自己开始继续膨胀的巨炮,“摸摸,撸撸,龙姨,求你了……”

  龙忆香已经被一迭的强烈快感折磨的荡气回肠了,简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抓握着侄子粗大烫热的,机械地前后撸动起来,那隆起的血管像蚯蚓一样,更不明白本来软软的肉管儿怎么会突然长了骨头,这么坚硬……

  被高贵端庄的成熟美人撸管,而且她还是第一次,如此生涩,如此娇羞,如此乖乖听话,宛若一个涉世不深的少女一般,韦小宇的兽性被激发了,潜能再次井喷出来,一把将成熟美人放倒在草地上,就要骑上去。

  “小宇,不要……不……不能在这里,我们,我们去找间酒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