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艾杨烁浮华逝梦全章 第二百八十三章借种

小说:肖艾杨烁浮华逝梦全章 作者:红尘烟雨 更新时间:2020-02-12 16:00: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

  其实在乡村里,不少人因为自己平时不节俭 , 患上不能生育的病症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既然自己不行,那就只能找别人来帮忙。

  其实很多人连自己qin生父qin是谁都不知道 , 还有的是自己qin爹跟养父发生争执 , 自己动手打了qin爹都不知道的。

  这种事情在农村里面再正常不过。

  更别说一个连啪啪都不懂的洒子了 , 赵银hu公公跟婆婆想要后代 , 那就只能让别人来帮忙了。

  只要是村里那些五大三cu的男人,真是便宜了他们。

  所以赵银hu公公婆婆一直就都没舍得,现在遇见yáng硕 , 赵银hu婆婆一下就下定了这个主意。

  yáng硕长得怎么俊俏,造出来的娃娃品质肯定好。

  赵银hu婆婆也不怕yáng硕不答应,毕竟赵银hu长得也不差 , 送上门的黄hu大闺女,谁有不要的道理?

  怎么决定之后 , 赵银hu婆婆就赶紧回去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自己老头子。

  赵银hu公公一听立马就答应了 , 其实他早就想这事了,自己家不能没后 , 趁现在手脚还灵活他还能养个孙子。

  到时候也能有个人给自己送终。

  不然自己真动不了了 , 赵银hu还不知道会不会跟人跑了呢!这事在赵银hu公公跟她婆婆眼里得捉紧办。

  从哪以后,赵银hu婆婆隔三差五就给yáng硕送东西。

  是啥补送啥,自己家母基下弹了,恨不得马上给yáng硕送去 , yáng硕不收 , 她就直接摆到yáng硕办公桌上。

  整得yáng硕都不好意思了。

  可yáng硕又听说赵银hu公公以前是李家村的老村长 , 德高望重,他也没好意思拒绝人家的心意。

  这天yáng硕把最后一节课上完 , 就在班里等着。

  因为这洒子自己没行动能力 , yáng硕走了还不放心 , 这天等到傍晚,赵银hu才忙完自己的事情过来接他。

  但来的时候 , 发现yáng硕竟然也没走。

  所以就不好意思说:“今天事情有点多,所以没来得及接他 , 真是麻烦yáng老师帮我帮看着他了。”

  “没事 , 反正我下班了之后也没什么事儿。”yáng硕说。

  而赵银hu看着yáng硕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 回去后公公婆婆也跟她商量了 , 说实在不行就跟yáng硕借个种子。

  可赵银hu从来就没干过这种事情。

  除了以前跟李威偷偷尝试了那事儿的滋味 , 她就再也没接触过别的男人,更别说要自己跟yáng硕提借种的事儿了。

  但一想自己要跟yáng硕干那事 , 她脸就红了起来。

  yáng硕也不知道赵银hu心里在想什么 , 而尴尬着也不是事,所以他就干脆下去帮忙赵银hu扶起了那洒子。

  &n

  bsp; 洒子还很不领情的样子,不过yáng硕也不介意。

  谁还能跟洒子计较不成?yáng硕看天也黑了,所以说:“银hu婶子,这天也晚了,要不我送你一程?”

  “这?”赵银hu刚才脸弹还发着热。

  没想到下一秒yáng硕就跟村里的孩子一样叫自己婶子?她跟yáng硕比起来其实也差不了几岁呢!

  但yáng硕除了怎么称呼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叫。

  而说着,yáng硕就帮赵银hu把那洒子背了起来,如果让赵银huo着黑扶这洒子回去,也是挺难的一件事情。

  yáng硕已经把那洒子背起来了 , 赵银hu也不好拒绝。

  只能在前面给yáng硕领着路,边走yáng硕就边对她问:“银hu婶子,你平时照顾他也是挺困难的吧?”

  yáng硕也前还真没觉得家里有个残障人士有什么。

  但看赵银hu每天早晚都要来接送他 , 还真是个负担,可赵银hu却笑了笑说:“嫁基随基嫁苟随苟 , 他这样我只能照顾着。”

  “银hu婶子还真是个好女人。”yáng硕叹服说。

  要是换了别的女人 , 恐怕早跟人家跑了吧?但赵银hu没文化 , 也没见过外面的世界,能跑哪儿去?

  她觉得这是就是她的命 , 既然是命,就只能默默的接受。

  趁着夜sè,yáng硕一路帮赵银hu把这洒子送回了家里 , 而见着yáng硕,赵银hu婆婆就连忙的拉着他往屋里坐。

  “哟,这不是yáng老师嘛?还把咱把三儿送回来了?快 , 快进屋里吃饭。”

  “不用了 , 我这就回去。”面对赵银hu婆婆的热情款待 , yáng硕就婉拒道,但赵银hu婆婆愣是把yáng硕往屋里面拉了进去。

  进到屋里 , 赵银hu公公也对yáng硕很是热情。

  “哟 , 这就是yáng老师吧?快坐。”

  看yáng硕真跟自己婆酿说的那样一表人才,看着欣喜,赵银hu公共就忍不住拿出了珍zàng多年的好酒。

  而他家刚好就是饭点,桌子上整了热乎的饭菜。

  虽然不算多好 , 但赵银hu婆婆愣是给yáng硕拿来了碗筷 , 还给他成了满满的一碗大米饭 , 说不用客气。

  yáng硕发现自己到李家村之后好像就变成了香馍馍。

  到哪都能受到热情的款待一样,这让yáng硕很不xi惯 , 但赵银hu公公却说:“真是多谢yáng老师收留咱家三儿了。”

  谢着 , 赵银hu公公就给yáng硕倒了一杯酒。

  这种事情yáng硕还距离不了 , 都坐到饭桌了,yáng硕要是不陪赵银hu公公喝点 , 人家恐怕就会说yáng硕不识趣。

  但把酒喝到肚子里面,yáng硕就感觉自己浑身发热。

  这是赵银hu公公自己泡的yào酒 , 喝了貌似有特殊的功效 , 而且这酒很容易上头 , yáng硕喝了一点就感觉有点不胜酒力。

   

  ; 而这时 , 赵银hu婆婆就给yáng硕夹菜。

  夹菜的时候 , 赵银hu婆婆还说:“yáng老师,也不知道有没有对象?咱村里有没有看上的姑酿?”

  “这个?”yáng硕有点不好意思。

  他肯定不好意思跟一对老夫妻说这些事情,而且自己前几天刚跟李小婷啪啪了 , 只是不能说自己看上了。

  所以yáng硕顿了顿就说没有呢!

  而yáng硕怎么说 , 赵银hu公公婆婆就觉得好办了,现在赵银hu正在房间里喂那洒子吃东西呢!

  所以有些事情说了也不怕赵银hu听见。

  于是赵银hu公公就道:“yáng老师,不知道你对我们农村里的风俗有没有了解?”

  “初来匝道,或许还真得跟二老请教请教。”这种东西yáng硕不敢乱说,所以在赵银hu公公面前很是谦逊。

  但赵银hu公公却笑了笑又跟yáng硕喝了一杯。

  于是语重心长对yáng硕说:“咱家三儿不争气,跟银hu结婚怎么多年也没一儿半女的,以后可咋整啊?”

  “这些事情恐怕急不来吧?”yáng硕说。

  但其实是他没好意思讲,就他家这洒子,一辈子可能都生育不了了,但这种话yáng硕肯定不会明着说出来。

  而赵银hu公公就借机道:“要是谁能给咱家生个一儿半女就好咯!”

  “还能这样吗?别人家的孩子也不一定能舍得吧?”yáng硕把赵银hu公公的意思理解成了他们要去给赵银hu捡个孩子。

  但赵银hu婆婆就说:“有啥舍不得的?孩子是用咱家银hu肚子生的。”

  “这?”yáng硕刚才还有点模糊,但现在怎么一听才发现,赵银hu公公婆婆这是要跟人借种啊?

  yáng硕对乡村里面的风俗也不是全都不懂。

  借种这样的事情现在虽然少有了,但也不可能杜绝 , 特别是像赵银hu这种老公不行的家庭。

  说着,赵银hu公公又迎合道:“老婆子瞎说啥?谁能愿意跟咱银hu生孩子?”

  “我咋就瞎说了呢?这事儿跟yáng老师商量商量,说不定yáng老师就能答应了呢!”赵银hu婆婆突然唱起了双簧。

  而yáng硕立马就尴尬了起来。

  弹,这夫妻俩话里的意思不是要自己跟赵银hu做那事儿么?yáng硕可从来没干过这种事情啊!

  虽然她以前跟一中里的老师发生过关系。

  对方也是不能生育 , 但那是她男人不行,她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而已 , 也没说要孩子什么的。

  而且那是对方愿意的。

  这事儿就算yáng树答应 , 赵银hu心里也会有抵触吧?而这时赵银hu婆婆有故意说:“咱家银hu大胸大锭子的指定能生男娃。”

  “二老 , 咱们这样背着银hu婶子说这个恐怕不好吧?”yáng硕道。

  但赵银hu婆婆却说没啥不好的 , 还说早跟赵银hu商量过了,如果谁愿意,就让赵银hu直接把身子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