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来不自禁晓峰免费 第51章

小说:情来不自禁晓峰免费 作者:山石 更新时间:2020-02-12 16:00: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

  第51章:

  白媚媚的脸色有些苍白,她摇了摇头,手放在自己的柔软上,难堪的说道:“出不来奶水了。”

  “什么?”白清清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然后将头凑过去,好奇的拨弄了一下,结果换来白媚媚的一声痛呼,“这可怎么办啊?”

  她呐呐的收回来了手,“很疼吗?姐。”

  “疼,像被针扎了一样。”白媚媚身体颤抖,小手托着自己巨大的柔软。

  “我给你按摩一下。”白清清的手放到她的饱满上,脸色突然一变,低声道:“有个硬块。不会是癌症吧。”

  “说什么呢,你个小妮子真没常识。”白媚媚白了她一眼,想着自己这个妹妹毕竟是没有生养过,没有常识倒也正常,她脸色放缓了一些,然后解释道:“宝宝胃口小,每次吃的太少了,但是我这个奶又涨的厉害,宝宝又没吃吃不下,所以就堵住了,奶水淤积成了肿块,需要通乳。”

  “原来是这样…”白清清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可是宝宝哭的嗓门也太大了,我去厨房给她冲一包豆奶粉吧,灌奶瓶里。”

  “行。”白媚媚叹了口气,轻轻的摇晃着摇篮床。

  白清清起身走了出去,突然似笑非笑的朝着张晓峰偷窥的小洞那里看了一眼。

  张晓峰吓得差点摔到,他猛地向后一仰,讪讪的想,清清小嫂子不会发现了吧。

  张晓峰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又小心翼翼的将眼睛覆盖上去,细看之下他鼻血差点喷涌出来。

  只见白媚媚已经将粉色的睡衣脱掉,那一身如同白玉一般剔透晶莹的皮肤在灯光下好像会闪闪发光一般,让人想起了果冻,恨不得咬一口。

  她正好朝着张晓峰的方向,用手捧着自己的柔软,然后努力的挤压起来,将那大白兔挤压成了肆意的形状,但是遗憾的是,一滴奶水都没有挤出来,反而疼的她脸色都白了。

  张晓峰看直了眼睛,重重地吞咽了一口口水,咕咚一声。

  “谁!”白媚媚一下子就警觉了,猛地站起来,手忙脚乱的穿上了衣服就要冲出去。

  张晓峰吓得一下子背靠墙,心脏扑腾扑腾的跳了起来,额头上满是冷汗。

  这时白清清正好端着豆奶粉回来了,她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看向了白媚媚,将手里的豆奶粉递过去,“姐,你怎么了啊,我给你冲好了,你给宝宝灌倒奶瓶里,我先睡觉了。”

  白媚媚惊疑不定的接过来,摇了摇头,难道是自己听错了,说不定那声音是清清发出来的呢。

  “好,那你睡觉吧。”她转过身,将豆奶粉倒进奶瓶,哄着宝宝睡着了,自己也迷迷糊糊的爬到床上睡了过去。

  张晓峰一大早就爬了起来,吃完早饭后他正要出门,突然白媚媚红着脸将人给叫住了。

  “晓峰,等一下。”

  “嫂子,咋了?”张晓峰一副憨憨傻傻的样子,手里还拿了个药篓子。

  白媚媚动了动嘴唇,觉得有些难

  以启齿,磨蹭了半天没有说一句话,脚尖都快要把地面给磨出一块坑来了。

  张晓峰难得的极有耐心,也不催促,他在心里琢磨道:难不成,嫂子是想让自己给她吸奶,他脸上一喜,直勾勾的看着白媚媚。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这宝宝力气小喝的少,但是他力气大啊,一定能给白媚媚好好的通通乳。

  想到即将要有人奶喝了,张晓峰就异常的兴奋,迫切的想要从白媚媚嘴里听到那句话。

  结果等了半天,白媚媚也没有说出来,她脸色通红,扭捏道:“我…我…”

  “姐。”白清清从厨房走了出来,睁大了眼睛,“姐,你不会想让晓峰给你通乳吧。”

  “你说什么呢!”白媚媚急忙捂住了她的嘴巴,“你小声点,让晓峰听到了怎么办。”

  白清清撇了撇嘴,不耐的把她的手扒了下来,“哎呀,姐,你是不是忘了晓峰他又听不懂,听见了又怎么样,晓峰,我问问你,你知道通乳什么意思吗?”

  张晓峰配合的露出来一个傻傻的微笑,“通乳,通乳是啥呀?”

  “你看吧。”白清清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白媚媚松了一口气,但是还是白了白清清一眼,嘴硬道:“我才没有你想的这么龌龊,我是想让晓峰回来时顺便从菜市场买条鱼回来,晚上我炖鱼汤。”

  白清清摆明了不信,撅着小嘴,“谁信呀,买个鱼你还至于纠结这么一大会儿时间?”

  白媚媚拧了一把她的细腰,声音很是无奈,“你这丫头!”她换上了个笑容,对着张晓峰催促道:“晓峰,你快走吧,早点回来。”

  张晓峰心里很是失落,满心都是遗憾。

  算了,嫂子脸皮薄,让自己帮她吸奶估计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喝不了人奶,有鱼汤喝倒也不错,他强打起来了精神。

  弄条鱼不是易如反掌的么,干嘛还要去菜市场,张晓峰原本想要去村里的河去逮,转念一想,这河里鱼都是一些小鱼,又难逮又没有几两肉,不好不好。

  还不如去赵大龙家承包的鱼塘,想到这里他脸上立刻就挂起了笑容,像个泥猴子一样敏捷的到了他家的鱼塘边。

  这鱼塘里了不见得,鱼都又大又肥美,随便一捞就能捞出一条半臂大的草鱼。

  而且还有老鳖,他嘴里直流口水,这老鳖可是好东西,大补!给嫂子抓一只炖汤尝尝去,也不知道城里说的鲍鱼是什么鱼,能不能从这河里逮到。

  张晓峰将手里的药篓子一扔,然后将衣服一脱就扔到旁边,身上就穿了个四角内裤,正打算将衣服挂树上,他猛然听见了一个声音。

  那声音像是女声的低喘声,还有悉悉索索的摩擦声。

  张晓峰不敢确定,心里好奇的紧,踮着脚就蹑手蹑脚的移动过去。

  一个高昂的声音从那里传过来,声音甜腻,然后就是累瘫了似的粗喘气。

  难不成是有人在这里偷情!张晓峰眼睛一亮,几乎是立刻就笃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