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90章坦白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梁乐智送喻嗔出来,才发现外面下起了雨。

  s市的一月并不怎么冷,街道上偶尔还有衣着单薄时尚的女郎,冲出来的梁乐智抛媚眼。梁乐智不犯二时,确然会给人一种优秀的感觉。

  看见红裙美丽的喻嗔,女郎眸光在他们两人之间流转,又露了个暧昧的笑容。

  梁乐智本来没什么心思,见状捧起喻嗔的手,戏精附体:“嗔宝,你同我私奔吧。”

  真要和徐家主抢女人,梁乐智就是有九条命都不够,他心里清楚,却又舍不得喻嗔。

  他是真的喜欢她,喻嗔才来大学的时候,他第一次见她。

  妹妹欢天喜地抱住一个少女。

  那少女抬眸,亮晶晶的眼睛,小鹿一样,对他妹妹十分温和。梁乐丹介绍他以后,喻嗔弯起大眼睛,友好冲他笑笑。十八岁的少女,像是枝头俏生生的花,很轻易就能吸引任何人的目光。

  梁乐智心脏直跳,体会到什么叫做一见钟情。

  喻嗔没把梁乐智的话当真。

  但他这时候还眼巴巴往她身边凑,是个不怕死的,那份让人哭笑不得的心意,也显出几分真诚来。

  毕竟不谈柏正,连梁总知道他胆子这么肥,都会打断他的腿。

  喻嗔要回家,梁乐智扒着车子,他这个人向来有什么就说什么。

  “你今天如果回去了的话,是不是就要和柏总死灰复燃了?”

  喻嗔都不忍骗他:“我在等他一个答案。”

  “电视剧里不这么演,他那么多年不回来,你难道不虐他个爽?”

  喻嗔噗嗤一笑,梁乐智每天想什么呢?

  “要不你带我回家吧,我们春风一度,保证气他个半死。而且我器……”

  “梁乐智!”

  他乖乖闭了嘴。

  “你松开车子。”

  梁乐智不松,他舍不得啊,是真的舍不得。他追了两年的女孩,他爸即便扬打死他,他也不甘心。

  他沙雕了点,感情却半分不掺假。

  梁乐智有种预感,他真松手,就和那个看上去儒雅,实际迂腐的牧原一样了。梁小少爷像小狗一样,感觉灵敏。

  “你别闹了,我只是回去。”

  梁小少爷想哭,他退一步道:“让我送你回去吧。”

  那个宴会他不想待,情敌办的,他回去干嘛,继续被他爹拎着耳朵教育吗?

  梁小少爷钻进车子,恨不得今晚就让喻嗔移情别恋。

  他打小皮,柏正带来的危机感,不是牧原能比拟的。毕竟和一个坏人争东西,比和老好人争东西难多了。

  喻嗔见他规规矩矩,外面又下着雨,也没赶他下去。

  路上,喻嗔告诫他:“你别和柏正

  对着干,知道吗?他那个人很坏的,你手疼的时候,就想想。”

  她先前说那些话,是为了气柏正,梁乐智这傻瓜真出事就不好了。

  “你知道他坏,以前还和他在一起?”

  喻嗔不答,轻轻叹了口气。

  她也想知道为什么啊。

  *

  宴会上。

  柏正在二楼待了一会儿,他自然看见喻嗔和梁乐智走了。

  可是这么久还不见梁乐智回来,他脸色开始越来越难看。

  徐学民多精的人啊,立马让人去问问,得到的答案是喻嗔和梁乐智一起走了。

  徐学民看看阴郁可怕的小主子,再想想那个阳光大男孩。说真的,要是徐学民是女人,他说不定都喜欢梁乐智。

  他们一起离开,往常不会让人多想,可是刚刚喻嗔才说了生孩子的事。

  梁乐智不是牧原,牧原品行争执,梁乐智这小子又奸猾又贱,还不要脸。

  柏正一刻待不住,他冷着脸就下楼。冬天的外套都没拿。

  下楼遇见了梁乐智的父亲梁总,可怜的梁总,没发现自己胆儿肥的儿子不在宴会,一心只想让徐家再考虑考虑合作的事情。

  老梁总笑眯眯凑上来,结果得到了一个冷漠至极的目光。

  以前柏正还有耐性和他说说话,今天看见他,眼风都不想给一个。

  年轻男人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柏正不高兴,最慌的还属猫尾经理常连。以前也不见徐家人来管他们这个平台,可是这半年,徐家大佬都在他们这座小庙聚集,刺-激死了。

  常连见柏正二话不说走了,生怕有今天宴会的锅,他是不是就不该办这个宴会啊?

  常连哭丧着脸,后悔莫及。

  徐学民笑道:“没事,他心情不好。”

  还慌了吧。

  喻嗔给了他时间做选择,他今晚都等不了,自己过去了。

  *

  柏正开车去追。

  他的豪车穿行在夜晚的都市,不知道比计程车快多少。可他们到底比他早走许多,柏正抵达喻嗔住处时,他们早就到了。

  以前喻嗔念高中时,他这个人掌控欲就强,此刻自然也知道她住哪里。

  环境还算清幽的一个小区。

  为了直播,喻嗔和祝婉平时都不住学校。现在才大年初四,祝婉还没回来,家里只有喻嗔。

  喻嗔回家把身上这身参加宴会的裙子换才来。

  梁小少爷也轴,他今晚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就是不肯走。喻嗔不陪他疯,他就可怜兮兮蹲在楼道。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的爱情,不会因为同情而产生,但女人会。

  但危机感,几乎是男人之间的共识

  于是柏正来到喻嗔家门口,一眼看见的,不是喻嗔家大门,而是蹲在楼道博可怜的梁乐智。

  这么久以来,徐学民教的稳重、沉着、修养,此刻全是放屁。

  生孩子!

  柏正看到他,就想到这几个字,恨不得掐死梁乐智。不说自己,就连牧原那呆子,都曾救了喻嗔。自己更是出生入死也不为过。

  但这蠢东西做了什么?除了卖蠢他会什么?

  火气根本大到压不住。

  柏正直接把人拎了起来,梁小少爷也不矮,可是柏正以前是什么人,移动人形大杀器,一拳能打翻两个梁乐智。

  梁乐智也慌啊。

  他扯开嗓音喊:“嗔宝救命,救命啊!”

  梁乐智叫声实在凄厉,喻嗔知道他能作,连忙过来看一眼。

  她从猫眼里看一眼,两个男人在打架。

  不,是梁小少爷在挨揍。

  喻嗔拉开门:“柏正!你干什么?”

  她连忙推开柏正,把毫无反抗之力的梁乐智拉起来。

  柏正动作顿住,她质问的声音,像跟尖锐的刺,让他心里委屈又难受。他像个局外人一样,与他们泾渭分明。

  梁乐智站在少女身后,觉得自己像朵男白莲,默默为自己点了个赞。嘶,这徐家的疯子,揍人太他妈疼了。

  柏正忍气吞声,他咬住口腔里的肉,血腥味蔓延口腔,他说:“我来坦白。”

  喻嗔控制住讶异的表情。

  “进来说吧。”

  柏正走进去。

  喻嗔看了一眼梁乐智,梁乐智摸一摸自己青紫的脸,他笑了笑,用口型告诉她:去吧。

  喻嗔愣住。

  梁乐智推她一把,把门关了。

  自己站在门外,梁小少爷舔舔唇,长这么大,他从来没有做过如此委屈自己的好事。

  可他要她幸福。

  喻嗔那么乖,他第一次见她,就觉得她该那样笑。

  刺-激人是多么简单的事,只要有效就行了。梁乐智走在小雨绵绵的夜色里,心里有几分酸楚。

  啊,她长大了啊。

  多想也像柏正那样,看看她读高中的时候什么样子。

  比不要脸,他梁乐智还没输过呢。可惜遇见的时间晚了

  点。

  *

  “说吧。”喻嗔在柏正面前坐下来。

  今晚她重新刷新了对梁乐智的认知,本来以为他只是搞笑,可是梁小少爷真的很有自己的想法。

  这一出连喻嗔也没想到,可梁乐智就是干了。

  柏正的心不停下坠。

  他不得不承认,没有哪一刻,他有现在慌乱。

  喻嗔很好,是他许多年前就知道的事情,

  曾经他就想过,要变成最好的人,让她记一辈子。

  可是这么好的她,也会有其他人喜欢。

  他在她生命中空缺三年,是无论如何也填补不了的漏洞。

  除了现在徐家家主的身份,他拿什么与别人争?

  他过去多骄傲啊,可他这些年越来越害怕。

  他不敢讲自己的身世,他觉得卑微肮脏。可是他又不敢不讲。

  人类的爱是会变的。

  他们和徐家的疯子不一样,认准一个人,死了都要纠缠她一辈子。

  门外还站着梁乐智。

  那些原以为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口的事,在害怕彻底失去她的恐惧下,什么都不值一提。

  此刻喻嗔干净漂亮的眼睛看着他,柏正喉咙干涩,尽管难堪,他还是听见自己一字一句说:“过去两年,我在做手术。五感出现问题,第一年我看不见,听不见,后来做了手术,眼睛恢复得很好,听力依旧有问题。”

  她微微睁大了眼睛。

  柏正低下头,不敢看她的表情,怕从她脸上看见震惊恶心嫌弃之色。

  这些东西,都足够杀了他,或者让他的心就此死去。

  他说这番话,心脏一阵紧缩,无异于把自己放在了尘埃踩。

  “我生父叫做徐傲宸,生母是牧梦仪。徐梦仪是徐傲宸亲妹妹,小时候被人带走,长大后才认回来。”他艰涩道,“我是个……乱……”

  乱-伦产物。

  一个这辈子随时可能出现任何问题的肮脏产物。

  柏正红了眼眶,他觉得自己像个可怜的囚徒,等着她的判决。

  他不敢抬头,可喻嗔为什么还没说话?

  时间滴滴答答,每一秒钟,对他而,都像是凌迟。

  是啊,他这么不堪,为什么还要回来,还要打扰她的生活,还会嫉妒她与梁乐智在一起?

  他手指颤抖,难受到快死掉。他喜欢她,那么喜欢啊。曾经堵上一条命,巨石落下来,他也不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