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68章打动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8章

  柏正浑身都僵硬了,自从喻嗔发现自己骗她,他得到的永远是排斥和讨厌。

  这是第一次,她说害怕失去他。

  柏正愣了很久,才消化这句话的意思。

  他猛然看向喻嗔,唇角疯狂上扬:“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好不好?”

  喻嗔说的时候还觉得没什么,可他这个强烈的反应,让喻嗔觉得羞赧。

  她收回捧着他脸颊的手,耳朵尖儿都泛着红,你听到就别问了啊柏正。

  柏正眼里带着笑:“你不会失去我,我永远在你身边,你回头就能看到我。”

  喻嗔心里觉得甜,她忍住笑,轻轻哼唧一声,算是应了他的承诺。

  柏正想伸手抱她,却发现手臂使不上力气,如医生所说,他肌肉拉伤,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脱力。

  柏正舔舔唇:“过来给我抱一下。”

  喻嗔看着他。

  他解释说:“我使不上力。”

  都这样了还执着抱她,色胚!然而喻嗔知道,那个东西砸下来到底有多重,换个人,估计当场得吐一口血。

  她难得怜惜这个少年,柏正现在又是伤员。喻嗔努力忍住害羞,倾身抱住他。

  柏正埋首在她颈窝,止不住弯唇:“喻嗔,那些话你都说了,你再说点别的呗。”

  “说什么?”

  “说你特别喜欢我,这辈子只喜欢我一个人,只认我做你男人。”

  喻嗔觉得他好不要脸,这种羞耻的话竟然能说得出口。

  她打死也不说。

  柏正知道她不会说,又道:“那你说点别的,比如,这辈子都不看牧原那个伪君子一眼,也不管他任何事。快说。”

  喻嗔道:“他是我恩人。”

  “现在恩情已经还了,如果不是你推开他,他坟头草都三米高了。”

  他故意把话说得这样夸张,那栏杆砸下来可砸不死人,顶多受重伤。

  喻嗔好气又好笑,她想了想,不忍他失望:“我不去管他的事。”

  “就这样?还有前面半句。”

  前半句,就是看一眼牧原都不许。

  这个要求霸道得过分了,人家没少帮她的忙,甚至那三瓶香水,牧原还在帮她拿去卖。

  喻嗔不讲话,柏正不满地低头,在她后颈上咬一口。

  “嘶。”喻嗔道,“你咬我做什么?”

  柏正笑:“你可以咬回来,随便咬哪儿。”

  她才不咬他,捂住自己脖子,退开两步瞪着他。

  柏正没法去拉她,只能严肃了脸:“我说真的,你要是觉得还欠他,以后我帮你还。别自己凑上去。”

  喻嗔看他半晌,最后点点头。

  她这样乖,柏正高兴得眼里全是笑。

  可惜受了伤,做什么都不方便。

  柏正第一次觉得这样真的很废,他要尽快好起来。

  徐学民第一时间赶来了医院,他先询问了柏正的伤,又礼貌地与一旁的喻嗔打招呼。

  喻嗔无声颔首,与他见礼。

  “既然徐叔来了,柏正,我先回家了。”

  柏正想开口挽留她,少女好不容易表明心意,现在走了他真舍不得。

  然而想到自己这么废,手指头都没法动,他看她一眼:“嗯。”

  喻嗔还得赶回去,晚了万姝茗他们肯定会担心。

  徐学民见她离开了,这才道:“柏少,你应该注意保护自己。”

  柏正瞥他一眼。

  老东西,废话。

  如果不是喻嗔推开了牧原,他至于冲过去举栏杆?他看起来像圣父吗?难不成还去救牧原?牧原真凉了说不定他还得放鞭炮。

  徐学民无奈道:“您付出那么多,说不定也打动不了别人的心。纵然您不喜欢先生,可是我还是得说,他就是前车之鉴。”

  如果这种事还有下次,谁能保证柏正不出事?

  每个人都没有钢铁之躯,不然那么强大的前主人,就不会吞枪自杀了。

  柏正轻蔑看他一眼,语调带上几分笑:“我和他不一样,我也不会是他那样的下场。喻嗔很好,她喜欢我。”

  徐学民诧异地望着他。

  您不会是坏了脑子吧!

  他的眼神柏正看懂了,柏正说:“滚出去!”

  徐学民快离开前,柏正又忍不住强调道:“你以为我说着玩?喻嗔亲口说的,她很喜欢我,这辈子只爱我一个。”

  徐学民嘴角一抽,您开心就好。

  他带上门,柏正还是觉得不踏实,他都仿若在做梦,更何况徐学民。

  他这样的人,真的会有人喜欢吗?

  喻嗔没有喜欢上处处比他强的牧原,反而说害怕失去他。

  越想柏正越烦躁,他的感情患得患失,至今没有落到实处。

  “老徐,去看看喻嗔走了没有!”

  徐学民一挥手,过了会儿,他回道:“出了医院门,需要我将她喊回来吗?”

  “不用了。”柏正往床上一躺。

  喻嗔必须喜欢他,都抱他了,敢不喜欢他他掐死她。他什么都给她,她还想喜欢谁?

  *

  第二天是周一。

  喻嗔走进教室的时候,发现朱弈叶面色古怪地盯着她。

  喻嗔习惯了她奇奇怪怪的目光,当作没看见,在自己的

  座位上坐下来。

  范书秋问朱弈叶:“你看她做什么?”

  朱弈叶昨天虽然受了惊吓,可是回去越想越不对劲。

  她脑子里满是那一幕,一个女孩把牧原推开,再然后,一个黑色队服的少年撑起栏杆。

  混乱之中,她看见女孩撞进少年怀抱。

  @记住杰-米-哒xs63

  后来虽然那个女孩子的脸被衣服挡住,然而朱弈叶慌乱之中看过一眼。

  她确定是喻嗔!

  如果真是喻嗔的话,喻嗔竟然喜欢一个衡越体校的男生!

  “昨天那个差点出事的女生你看到了吗?”

  范书秋摇摇头:“没有,当时太乱了,人挤人,我站都找不稳,哪有空看别人。”

  后来有空时,出事的少年都揽着人走远了。

  “她是喻嗔。”

  “什么?”

  范书秋很吃惊:“你没看错吧?”

  “我确定!”朱弈叶冷笑,“一副清高样,结果和一个衡越的差生瞎搞。”

  范书秋犹豫道:“那个男生我知道,以前很出名。你也应该知道,他原本是柏氏集团继承人,前段时间还上了热搜。”

  她这么一提,朱弈叶也想起来。是那个奸生子啊!

  她神色古怪,喻嗔看不上牧原,和那种坏胚搅和在一起,品味够特别啊。

  “你想做什么?”

  朱弈叶笑容奇怪,说:“帮他们一把。”

  她们窃窃私语聊天,别人自然听不见。余巧看了他们好几眼,试图听清这两个室友在说什么,结果都听不见。

  喻嗔上课有点儿出神。

  她在想医院里的柏正,似乎他每一次受伤,都是一个人默默挺过去,再见到他时,他一身伤痛像是没有发生过。

  她咬唇,她这次一定要去陪柏正。@记住杰-米-哒xs63

  下定了决心,喻嗔打算晚自习下课混出去。

  后门栏杆没有柏正,她爬不出去,但是跟着人群,门卫不注意的话,或许能混出去。

  夜幕降临,最后一声下课铃响起的时候,喻嗔小声对余巧说了几句话,余巧面色古怪,最后道:“我会帮你瞒着生活老师的,但是范书秋她们就不一定了。”

  喻嗔道:“这样就可以了,没关系。”

  她连忙跟着走读生往校门口走。

  *

  喻嗔很紧张。

  她还是第一次试图蒙混出校门,有时候门卫抽查很严格,会挨个儿检查大家的走读证,有时候却比较宽松。

  倒霉的是,今天恰好检查得比较严格。

  人群推搡往外挤,门卫说:“站好,把证露出来!”

  学生们纷纷把走读证翻过来。

  喻嗔很失望,这么严格,她没法出去。

  在门卫的眼睛看过来之前,一只手臂捉住她。

  “牧原?”

  牧原点头:“我带你出去。”

  他用半边身子挡住她,和门卫打了个招呼。门卫认得他,笑盈盈聊了几句,牧原已经把喻嗔推了出去。

  两个人来到校外,喻嗔说:“谢谢你。”

  “应该说谢谢的人是我,如果昨天不是你救了我,我估计受了很重的伤。”他压抑住语调中的苦涩,“你是去看柏正的吧?他情况怎么样?”

  喻嗔大致说了一下情况。

  牧原从兜里拿出三千块:

  “你香水卖的钱,一直没找到机会给你,你看看,会不会不够?”

  喻嗔没有数,但是这么厚,让她很惊喜:“不会不会,怎么会这么多?”

  “你的香水他们很喜欢。如果以后你还需要卖的话,依然可以给我。”

  喻嗔连连摆手:“谢谢你,我不能总麻烦你,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她记得自己答应过柏正什么,于是礼貌地冲牧原挥挥手:“那我先走了。”

  牧原点点头。

  他看着她的背影,怅然若失。牧原忍不住开口喊道:“喻嗔!”

  喻嗔回头。

  “如果,我说如果,当初我一眼就认出了你,我们现在是不是不一样?”

  喻嗔诧异地看着他,反应过来他的意思。

  她有几分尴尬,但依旧诚实地说道:“抱歉,我不知道。”

  牧原苦笑:“我明白了。”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如果。

  是他问的问题太傻了。

  *

  柏正懒懒躺在床上看鬼片。

  那栏杆太重,他脱力以后,什么都不能干。

  一整天,把他憋屈坏了。

  过了会儿,他夹住双腿,忍无可忍:“徐学民。”

  徐学民立刻推门进来:“您有什么事?”

  “老子要撒尿。”

  徐学民立马过来扶他去室内卫生间。

  柏正黑着脸,徐学民给他脱-裤子,他整个人十分暴躁:“你-他-妈别碰到不该碰的地方。”

  徐学民心里快笑死了:“您放心,我不会看的。”

  柏正很恼怒,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窝囊过。

  徐学民扶着他解决完,全程面瘫脸。

  他都一把年纪了,很能理解年轻小伙子脸皮薄,生怕柏正恼羞成怒。

  等他尿完,徐学民又扶着他回来。

  电视里还在放鬼片,女鬼在屏幕里张开血盆大口。柏正面无表情:“好了你滚吧,别出现在我面前。”

  妈的他不要面子的啊。

  “是。”徐学民给他合上门。

  柏正百无聊懒,没事可做。他白天已经睡了一天,现在实在睡不着。他第一次养伤养的这么难受。

  但他习惯了这样的孤单,也不觉得多难过,小时候被关着习惯了,此刻不会比那时候更糟。

  他只希望快点好,让他去找喻嗔,验证一下她昨天是不是认真的。

  柏正也习惯了,这种时候没人陪他。

  门外的徐学民看到从电梯里出来的女孩子,惊讶万分。

  喻

  嗔道:“徐叔您好,我来看看柏正。”

  她脸皮薄,在徐学民打量的目光下,十分不好意思。

  徐学民想起柏少昨天眼睛里的光,竟然有几分感慨,他心情复杂道:“柏少就在里面,你直接进去吧。”

  @记住杰-米-哒xs63

  作者有话要说:少顷,老徐偷偷一瞥:柏少……真爷们儿,很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