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58章情窦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8章

  喻嗔恼羞成怒,她就知道!就知道不能听柏正讲话。

  柏正握住她软绵绵的拳头。

  他笑道:“傻不傻,你这样打自己比我还痛。不如用拧的,你省力,我还痛。”

  喻嗔一想也是,她憋红了脸,趁他放开自己,狠狠拧了他一把。

  让你开黄腔。

  少年薄薄一层肌肉硬邦邦,柏正偏了偏头,非但没表现出痛,反而笑得不可自抑。

  “喻嗔,你这么听话啊。”

  喻嗔这才想起,徐叔讲过,柏正触觉不如常人灵敏,他痛觉也就分外迟钝,估计他半点儿也不觉得疼。

  啊啊啊她要气死了。

  喻嗔沉着小脸,从操场往校门外走。

  柏正笑了笑,跟在她身后。

  六月中旬的夜晚,天色阴沉,成了浅淡的墨灰色。他们路过网球馆,那里灯光明亮,乔辉看过来,几个少年挤眉弄眼。

  柏正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自己训练。

  庞书荣他们小声商量了几句。

  大光拿起放在一旁的雨伞,飞快跑到柏正身边。

  他笑得坏坏的,小声道:“正哥,随时要下雨,你带把伞吧。书荣哥说27路公交在整顿,今天停运。”

  柏正接过伞,他拍一下大光肩膀,大光一溜烟跑了。

  喻嗔与他隔了一段距离,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因为高三考试,三中今天提前放假,她今晚本来要回家,可是想起邢菲菲和桑桑,顺路就过来衡越看看她们。

  桑桑十分开心,可是邢菲菲沉默寡,不太高兴的样子。

  喻嗔手里还拿着原本想给邢菲菲的香水,邢菲菲没有要自己的礼物。她心中有些低落,又十分不解。

  喻嗔走到公交车站旁。

  这个站台已经十分老旧,以前她在衡越念书的时候,也会在这里等车,从衡越回家,坐27路公交并不会太久。

  柏正施施然走到她身边。

  不远处就是小吃街,网吧里放的歌十分大声,外面都能听见。

  再远一些,是柏正口中他开的冰蓝。

  水吧门口,竟有盛开的玫瑰花,将店门拥簇,这样美丽的小店,平时生意十分不错。

  喻嗔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记住杰-米-哒xs63

  她手中握了一杯柏正带来的冰蓝,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她一直没喝,也没扔掉它。

  柏正手背一凉,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他抬眸看看天色,果然下雨了。

  喻嗔心中有点儿懵,按理说她已经等了十来分钟,不至于这么倒霉刚好错过这班车吧?

  天空划过一道闪电。

  喻嗔瞳孔微缩,果然下一刻,雨点把地面打湿。

  老旧的站台连躲雨的地方都没有。

  @记住杰-米-哒xs63

  喻嗔回头看看小吃

  街,她倒是可以跑过去,但是如果公交车来了,看见这儿没人根本不会停。即便停了,她再跑过来也来不及。

  她心中挣扎,旁边的少年悠闲地撑开了伞。

  他懒懒靠着站台牌子,偏头看她。

  等喻嗔自己走过来。

  喻嗔放下水,双手遮在头顶。

  墨蓝色的伞下,柏正问她:“过来吗?”

  喻嗔算算时间,哪怕二十分钟一班车,下一班公交车也快来了。

  “不过来,你自己打吧。”谁要和他站一起。

  少女性格本就倔强,不然当初不会即便知道他恶劣,还一直追着他的脚步走。

  柏正笑了笑,他也不勉强她,手腕一转,伞倾斜过去。行,老子陪你等个地老天荒。

  喻嗔完好待在伞下,少年坦荡荡站在雨中。

  喻嗔放下遮在头顶的手,墨蓝色的大伞将她遮得严严实实。路面已经湿透,下雨的声音盖过网吧传来的歌声。

  她转头去看他。

  柏正并不过来,他似乎知道她会不自在,只为她撑着伞。

  偏偏他也坏,明明知道这是一趟永远也不可能等到的车,他却没有告诉喻嗔。

  喻嗔咬牙。

  大概两分钟以后,她轻声说:“柏正,你自己打吧。车子快来了。”

  他低眸看她一眼:“哦。”

  虽然应了,柏正手依旧没动。喻嗔浑身不自在,这样真的太奇怪了。

  最后她实在忍不住,从他手中接过伞,上前一步走到他身边,微微踮脚,将伞遮在两个人头顶。

  柏正垂眸笑开:“喻嗔,你自己走过来的。”

  喻嗔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什么意思,他身体一转,与她掉了个方向。

  喻嗔背靠着站牌,他手臂撑过来,附身低头靠近她。

  四目相对。

  柏正靠得那样近,近得她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

  不正常的呼吸频率,连雨声似乎都小了下去。巨大的伞下,世界骤然安静下来。

  喻嗔脚尖一瞬绷紧。

  柏正靠近得这样突然,喻嗔话都不敢说,她生怕一开口,就碰到他的唇。

  她僵直着身体,被迫这样近站在他怀里。

  少年伸出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

  从眉上细碎的发,到她一双琉璃般剔透的眼,他眼里的光温柔又动人,最后手指落在她的唇上。

  两人之间,只有他一

  根手指的距离,喻嗔瞪着他,心跳开始失控。

  混账啊,拿开你的手。

  他凝视着少女的双眼,好,如你所愿。

  下一刻,柏正手指移开。

  喻嗔刚舒了一口气,他微微低头,吻上她的唇。

  雨声模糊下来,喻嗔掌心那瓶香水从手中滑落,碎裂在他们身边。

  一整个世界开始蔓延花香。

  柏正长这么大,第一次五感炸裂。

  触

  觉、香味、唇上的清甜,强烈的感官冲击,让他脊椎都麻了一瞬。

  他手指情不自禁插-进少女发中,把她按向自己。

  他闭上眼。

  喻嗔的世界一瞬被他的气息包裹,她拿不稳那把伞,伞砸在柏正肩头。

  她手指微微颤抖着,无措又茫然,拽紧了他衬衫。

  少年一只手握住她,与她十指相扣。

  *

  这场雨突如其来,不远处街道的车上,老方敛眸。

  后座的牧原降下车窗,透过雨幕看向他们。

  他手指收紧,弄皱了西装。

  不知道过了多久,站台下那少年抬起眸,对上牧原视线。

  柏正眸色不辨情绪,还带着几分情.欲弥散的氤氲,他把伞转了个向,完全遮住少女的背影。

  伞下只剩他们两个人。

  牧原按起车窗,靠在后座上。

  老方低声道:“阿原,你没事吧?”

  牧原嗓音沙哑:“我没事。”

  伞下。

  喻嗔唇色嫣红,她眸中茫然不散,微微一眨眼,水色似乎会漾开。

  柏正呼吸声紊乱。

  渐渐的,他眸中笑意散开,层层铺满眼底,成了一整个夏天,最快乐的色彩。

  “喻嗔,你没推开我。”

  这句话猛然点醒了她,喻嗔脸一下子红了个透,手足无措去推他。

  她甚至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懊恼、胆怯,种种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她不敢看柏正,也不敢去想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喻嗔蹲下,脸埋进膝盖里。

  她没脸见人了啊。

  看不见他,她终于小口喘着气。

  网吧里的歌声,她终于听清了。

  是张紫豪的《可不可以》,男人嗓音应和着雨声——

  “爱上了你

  没什么道理

  只是刚好情窦初开遇到你”

  为什么年少时遇见那么多人,偏偏有人会对最坏那个心动?

  喻嗔头上一只手掌,轻轻摸她头发。

  “别怕。”柏正低声道,“别害怕,喻嗔。”

  少女像一只小鸵鸟,完完全全把自己保护起来。他心中柔软,弥散开的温柔和喜悦层层叠叠。

  他活了快十九年,第一次收到这样好的礼物。

  仿佛被亏欠的那几年,全部打包送到了今天。他中了一张值得幸

  福一辈子的彩票!永远不会再踏上生父后尘。

  许久,少女终于抬起头。

  喻嗔不仅脸颊红了,眼眶都要红了。@记住杰-米-哒xs63

  一双红通通的兔子眼,要哭不哭。不知道是对自己失望,还是因为柏正觉得恐慌。

  太可怕了。

  她一定疯了,是被柏正疯病传染了吗?

  她轻轻抽泣一声,委屈极了:“公交车为什么还没来啊。”

  如果它早点来,刚刚一定没有那些事。完了,现在怎么办啊。哥哥肯定要打死她,她自己都想打死自己。

  柏正忍住笑。

  操,怎么有人这么可爱!

  他稳稳撑住伞,唇角上扬:“它不来,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喻嗔摇头,这回是真的泫然欲泣。

  再没有什么,比一个好学生接受自己动心可怕了。

  他忍俊不禁,却又止不住有几分心疼。

  少女看上去太惨了,如丧考妣。

  这件事,约莫是她平安顺遂的一辈子,目前最出格的一件事。

  柏正伸出手,捂住她眼睛。

  “别害怕,你不喜欢我,刚刚都是我趁你没反应过来,好不好?嗯?”

  掌心下,她睫毛颤了颤。

  柏正嗓音很低:“我知道,你要考大学,学校不让早恋。所以你好好学习,都是我的错,下次不这样了。乖,没事的。”

  “真的吗?”

  她似乎终于找到了几分安全感,小声问。

  柏正眸中带着笑:“嗯,你这么好,我配不上你的,等有一天你长大了,我努力配得上你,你那时候再给我一个机会。”

  喻嗔险些信了他的鬼话。砰砰砰的心跳,在嘲笑她的胆小。然而转移注意力到底有几分效果,那种压抑的恐慌,终于浅了许多。

  他松开手,喻嗔果然好了一些。

  柏正牵起小少女,拉她去学校车库。

  尽管现在与柏家没什么关系,但他真不至于那么寒酸,送她回家还是能做到的。

  路过街头,柏正方才轻飘飘看那边一眼。

  牧原竟然还没走,那辆车静静停在雨里,像是另一个少年冰凉的心。

  柏正心中微冷,面上却弯了弯唇,如果他们这是在拍电视剧,估计自己拿的就是恶毒男配剧本。

  他这辈子压上一切,与牧原拼。

  非要个最好的结局不可。

  作者有话要说:我不会被锁吧,挠头。

  这个吻我写得好慢,慢得我自己都觉得缠绵,所以文案上给大家说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