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54章哄她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余巧在心中纠结好一会儿,一个间谍的专业素养最后战胜了她和喻嗔刚刚起步的友谊。

  余巧跑到厕所,拿出手机。

  柏少,我刚刚听到牧原约喻嗔见面。

  衡越那头,柏正手机一响。

  柏正低眸,旁边乔辉笑嘻嘻凑过来:“正哥,间谍那边儿又传信了啊。”

  他们几个人现在几乎都知道,三中那边有个柏正的神秘间谍,尽管大家都不知道是谁,但这名间谍显然十分厉害。

  柏正笑道:“滚。”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沉吟片刻。

  乔辉挠挠头:“不是吧,他们好学生不是不谈恋爱的吗?牧原干嘛挖你墙角。”

  庞书荣埋着头,低低咳了一声。

  到底是谁挖谁的墙角还不好说。

  乔辉说完,生怕柏正生气,没想到柏正垂眸,只是沉默。

  乔辉讪讪道:“说不定就是同学之间瞎聊几句呢?”

  这话说出来他都不信,要是单纯聊什么,在教室外面聊才叫光明正大好吗。

  以前牧原和丁梓妍在一起的时候,谁见过牧原这么主动。

  柏正道:“训练去吧。”

  他率先起身,往器材室走,如今也不用再去柏家的公司,柏正繁忙的日子一下子变得清净下来,干脆所有心思花在了训练上。

  他想过自己的未来,他得靠自己,做一个让她瞧得起的人。

  几个少年跟在他身后。

  初夏的风吹得温柔,乔辉看着柏正背影,小声问庞书荣:“奇了怪了,正哥竟然没发火。”

  以前像条喷-火龙一样。

  庞书荣点点头,以前要是看见这种消息,估计立马得炸,只能说经历许多事情以后,柏正渐渐稳重起来。

  *

  喻嗔去操场,牧原果然在等她。

  这是牧原第一次主动约她见面,两个人对望一眼,牧原有几分赧然。

  半晌,他想起老方的话,温声问道:“六一的时候,我们市有一场jeson的演唱会,你想一起去看看吗?”

  话一问完,他耳朵先红了。

  牧原心中难免有恼,这样的表现再明显不过。

  喻嗔轻轻抿了抿唇,她又不蠢,之前能觉察柏正的心思,如今也能觉察牧原的心思。

  喻嗔实在有几分头疼尴尬。

  一来牧原是她真正的恩人,二来这么久了,最近发生的事情不少,她也没能为他做一些什么。

  然而种种,不管是对柏正,还是对牧原,她都不可能用感情这种事报答。

  喻嗔摇摇头,不好意思道:“六一我看看书,前段时间没有来学校,我抓紧时间把笔记补上。”

  牧原眸中一黯,大家都是聪明人,他自然明白了喻嗔的婉拒。

  牧原默了默,道:“我并没有别的意思,你前段时间回了家,我有些担心,可是没有帮上什么忙。jeson的歌很好听很治愈,我以前听过一次,很有触动。你来t市这么久了,可以去听听看,说不定心情会好些。”

  他从兜里拿出两张票,一张分给喻嗔。

  “你要是介意,可以自己去,我不去,你玩得开心一些。”

  喻嗔愣愣拿着票。

  牧原神色温和,见她呆呆的模样,低眸笑了笑。

  他走了几步,喻嗔出声问:“你很喜欢jeson吗?”

  牧原点点头,道:“还好。”

  喻嗔犹豫了一下,扬了扬手上的票,道:“那一起去吧。”

  牧原神情诧异。

  喻嗔解释道:“我以前,很想等故乡建设好以后,邀请你去涟水玩。但是我奶奶去世了,我在涟水没有了亲人,可能很多年也不会重新回到涟水,我和你一起去看演唱会,也算圆了一个愿望。”

  那就是把世上美好的东西,与你分享一些。

  报答那只温热的手,带来的力量。

  她说得这样坦诚,明眸干净带着笑,牧原一时也难以起旖旎心思,他像个朋友那样,笑着点点头。

  喻嗔和牧原说定了这件事,吃完饭就回了寝室。

  范书秋和朱弈叶出门了,寝室只有余巧一个人在。

  余巧从桌子前抬起头,扶了扶眼睛,不经意道:“喻嗔,你回来这么晚呀?有什么事吗?”

  喻嗔摇摇头:“没事。”

  “哦。”余巧打量她一圈,忍耐住心痒痒的感觉,淡定地回身继续写作业。

  离六一还有几天,余巧暗中观察,仔细揣摩,终于在五月三十一号晚上发现些许端倪――她眼尖地看见了喻嗔夹在书里的演唱会门票。

  喻嗔翻书时一晃而过,余巧转头开始搜索:t市最近的演唱会。

  第一条就弹出了六一jeson的演唱会信息。

  黄牛倒卖票热火朝天。

  余巧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点了个赞,以后她要是读书不行,就去做私人侦探算了。

  眼镜一戴,路人长相,湮没在人海中,探察一切真相。

  余巧退出浏览器界面,把猜测告诉了柏正。

  明天六一,喻嗔要和牧原去看jeson演唱会。

  柏正从双杠上翻下来,就看见了这条消息。

  乔辉:“卧-槽!正哥,演唱会啊。”

  柏正脸色不太好,但尚且算是平静,他看一眼乔辉。

  意思是演唱会又怎么了?

  “跟看电影一个意思嘛,到时候灯一关,气氛一来

  该滋生出来的不该滋生出来的,全都有了。”

  柏正皱眉,抿紧了唇。

  “我先回去了,你和庞书荣还有大光他们好好训练。”

  他说完,拿了凳子上的外套往外走。

  他一走,乔辉立马道:“庞书荣,大光,强强,过来过来,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啊,赌正哥会不会发火去搞破坏。”

  其他人兴致勃勃凑过来。

  大光道:“肯定会,正哥这暴脾气。”

  庞书荣思索道:“我也觉得会,总不至于算了吧。”

  庞书荣是一群少年的狗头军师,他一分析完,大家纷纷要猜会。

  乔辉不满道:“都猜会,这怎么打赌。”

  “辉哥,你猜不会啊。”

  乔辉说:“我去!我看上去像那么蠢的人吗?”

  其他人闷笑,你明显就是啊。

  这头少年们打打闹闹训练,那边柏正已经回了家。

  他躺沙发上,搜索jeson六月一号演唱会。谁他妈还买不到一张票不成?

  黄牛界面占了整整一页,第二页才有关于他新歌的消息。

  治愈、空灵。

  专辑名叫做《安慰宝贝》。

  这张专辑好评如潮,许多人说听了心情都晴朗了起来。

  柏正闭上眼,把手机扔一旁。

  想起在涟水,少女抱着膝盖,眼泪汪汪的模样,他抓了抓头发,低低骂了一声。

  *

  六月一号黄昏,在余巧的注视下,喻嗔出了门。

  她穿着暖黄色外套,脚上一双白色板鞋,马尾绑起来,看起来青春又阳光。她没有刻意打扮,但是好看本就无敌。

  余巧撑着下巴看她,叹息道,这个颜都可以出道了。

  喻嗔第一次去看演唱会,以前小镇上没有演唱会这一说,倒是有集体电影,院子里一投影,十分热闹。

  “余巧再见。”

  “再见。”

  喻嗔走出学校,车上牧原和老方在等她。

  牧原穿着小西装,西装剪裁得体,笔挺好看,喻嗔看着他,他连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和老方刚从一个会议过来。”

  老方笑呵呵道:“是啊是啊,喻嗔,别误会。”

  牧原:“……”

  喻嗔坐在他旁边,严肃认真点点头:“我知道的。”

  牧原失笑,人家心态很好,是他过于紧张了。

  几个人来到体育馆外面,老方去停车:“你们玩开心点。”

  喻嗔下车。

  初夏的阳光很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恰是黄昏,光影带上几分柔和。因为六一儿童节的原因,体育馆外面的广场分外热闹。

  孩子们跑来跑去,空中

  散落着彩色的泡泡。

  喻嗔抬起手,五彩的泡泡落在掌中。

  牧原看她一眼,眉眼柔和几分。

  孩子们牵着气球从她身边跑过去:“大熊,大熊,为我做一只小狗吧。”

  喻嗔偏头,一个穿着玩偶服的大熊,身边一堆长条气球,他懒懒翘腿坐在喷泉池子旁。

  因为棕色的大熊玩偶服外表憨态可掬,即便是这姿态,显得又酷又萌。

  他身边围了一群孩子,有的要抱抱他腿,有的想摸摸他耳朵,被他手掌挥开。

  孩子们奶声奶气说:“我要小鳄鱼。”

  “可不可以做个兔子?”

  “小狗,做个小狗吧。”

  “大恐龙会做吗?”

  大熊玩偶手一挥:滚一边儿去。

  孩子们咯咯笑,看不懂他意思,握住那只手亲昵蹭蹭。

  喻嗔噗嗤一声笑出来。

  大熊顿了顿,脑袋朝她的方向看一眼,笨手笨脚从地上捡了一个长气球,为孩子们扭小动物。

  还没扭出个所以然,气球直接被他一手捏爆。

  孩子们震惊脸看着他。

  他顿了片刻,若无其事继续扭。

  气球接二连三爆,终于有个小女孩哭了。

  大玩偶逐渐暴躁。

  牧原被吸引注意力,却看到了这一幕:……

  喻嗔跑过去,她憋住笑,大玩偶外型巨大憨直,她仰着头问它:“我可以试试吗?”

  熊玩偶抱着手臂,扬了扬下巴。

  喻嗔蹲下,用一个粉色长气球,扭出一只短尾巴兔子。

  小女孩揉揉眼睛,喻嗔给她把眼泪擦掉:“你的小兔子,不要哭了哦,儿童节一直哭的孩子长不高。”

  小女孩连忙收住泪水,从喻嗔手中接过短尾巴兔子。

  大玩偶低头看她。

  她为孩子们做了许多个气球,仿佛什么都会。小鳄鱼、长颈鹿、五瓣花,在她纤细白皙的手指下渐渐成型。

  他在她身边,即便穿着玩偶服,也不如她吸引人。

  等孩子们一一散去,喻嗔这才含笑看向大熊玩偶。

  “好了,现在没事啦。你穿着这个衣服,确实很难拧气球。”夏天穿这个,肯定又闷又热,还非常重,它

  工作一定很不容易。

  牧原走过来,道:“喻嗔,该进场了。”

  喻嗔点点头。

  一直沉默的玩偶,这时候抬起头。

  他伸手拦住她。

  从自己玩偶服里拿出一个荧光手镯,拉起她的手,笨拙给她戴上,又拿了几根荧光棒递给她。里面还有个会亮灯的小猫发箍。

  喻嗔还是第一次被玩偶送礼物。

  她笑盈盈

  道:“你是在说谢谢吗?”

  玩偶服顿了顿,点点头。

  他用玩偶的手,轻轻摸摸她头发。

  棕色的玻璃眼睛背后,黑瞳温柔地注视着她。

  人来人往的广场,到处洋溢着天真而快乐的氛围。

  他附身,轻轻把她拥进怀中。

  像玩偶服拥抱每一个路人那样。

  玩偶很大一只,喻嗔眨眨眼,它可爱的外表实在另她折服。她垫脚想摸摸它毛茸茸的耳朵,他低下头,默许了。

  只片刻,他放开她,冲她挥挥手。

  喻嗔动动手指,大玩具怀里真舒服,她摸摸自己头上的小猫发箍。

  牧原歉意道:“抱歉,我忘了演唱会还要准备这些。”

  喻嗔摇摇头,她大眼睛弯成月牙儿:“我也不知道,但现在刚刚好。”

  她和牧原走进体育馆,这是喻嗔第二次来体育馆。

  只不过今天不再有柏正的欺骗,也没有其他不好的记忆,到处充满欢声笑语。

  牧原走在她身边,微微抬手为她挡住拥挤的人潮。

  他们背后,玩偶熊取下滑稽可爱的头套,露出少年被汗水打湿的冷峻脸颊。

  汗水从他黑色的碎发上流下,落在玩偶服上。

  好奇的孩子们相继回头看他。

  拿着兔子气球的小女孩悄悄看他一眼。

  玩偶服下的哥哥好帅好酷,但是他不戴上玩偶熊,就没人敢靠近他了。

  六月的黄昏下,他一个人坐在喷泉池旁,身边放着大熊的头部。

  他遥遥看着体育馆的入口。

  去年他在这里骗了她,其实那一晚他与她同样难熬。

  然而今天她笑了。

  即便难过的只剩他,但她笑了,这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