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47章深渊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柏青禾被她亲昵一捏,咯咯直笑。

  喻嗔也笑了:“算了,他讨厌,但你可爱呀。我想个办法带你回家。”

  她把柏青禾放下来,从书包里找了找,找到了余巧留下的号码。

  喻嗔牵着柏青禾去电话亭,打给余巧。

  余巧很意外:“有什么事吗?”

  喻嗔问:“你还能找到那晚,打电话说找我那个人的电话号码吗?”

  余巧崩住语气,作回忆状:“哦哦有印象,就是你说诈骗那个啊。”

  喻嗔:“……嗯。”

  余巧说:“我翻翻通话记录,哦不,黑名单,很快的,喻嗔你等等。”

  “好的。”

  余巧装模作样翻了一会儿:“找到他的号码了。”

  喻嗔记下号码:“谢谢,麻烦你了余巧。”

  余巧笑眯眯说:“别客气,我们是室友嘛。”

  电话一挂断,合格的间谍余巧立马打字――

  柏少,喻嗔刚刚问我要你电话号码!

  柏正原本在开会,现在分公司他就是老大,翘腿悠闲坐着。

  手机亮那一下,所有人都看过来。

  柏正意外,半晌笑开。

  他起身,对王经理说:“你们先开会,我有点事。”

  王经理连忙说:“好的好的,我们今天这个例行会议也没什么好说的。”

  柏正走出去,在自己办公室等。

  他盯着手机,心跳忍不住快了几分。今天什么日子?难道喻嗔也突然想通了,觉得他好,愿意接受他了?

  春天的小雨淅淅沥沥。

  他死死盯着手机。

  终于,它亮了起来,显示一个陌生的号码。

  柏正差点秒接,所幸稳住了,过了两三秒,他才滑过接听键。

  那头一时半会儿没说话。

  小青禾牵着喻嗔校服衣摆,眨眨眼睛。

  喻嗔只好轻声道:“柏正。”

  柏正嘴角上扬:“喻嗔,想我了啊?”

  喻嗔和他讲话就臊得慌,避免节外生枝,她一口气把话说完:“不是,你听我说,我在学校公交站外面,遇见一个小女孩。她叫做青禾,是你妹妹吗?你可不可以带她回家?”

  柏正:“……”期待落空,他撑住额头,“柏青禾?”

  果然过了一会儿,那边传来甜甜一声:“哥哥!”

  柏正轻轻皱了皱眉,纵然烦这小孩,可是到底不能真不管。

  “柏青禾,让你旁边的姐姐接电话。”

  电话又转到喻嗔手上,柏正说:“你们找个地方坐坐,外面很冷,还在下雨,我现在过来找你们。”

  那边乖乖巧巧应了声好。

  柏正忍不住笑了笑,他披上外套,没再骑自己摩托车,想了想,去公司车库,开了辆车出去。

  喻嗔带着柏青禾回蛋糕店。

  先前她就看见过小女孩眼巴巴看着蛋糕,估计饿了,她带着柏青禾坐下,给她点了两块喜欢的蛋糕。

  柏青禾吃得香甜,外面雨幕连成了珠。

  喻嗔从书包里拿出自己写的笔记,继续先前进行到一半的香料研究。

  一块蛋糕递到她唇边,小女孩眼巴巴看着她。

  喻嗔有几分心软,摸摸她脑袋,小口咬了一下:“谢谢青禾。”

  小女孩有几分羞怯,却又止不住高兴。她人小,却也明白,很多人都嫌弃她,保姆不会吃她递的糖果,说她又傻又脏。家里连妈妈都嫌弃她,只有牧阿姨不讨厌她。

  过了好一会儿,店门口停下一辆黑色轿车。

  柏正从车上走下来。柏青禾眼睛一亮:“哥哥!”她跳下椅子,就要跑过去。

  柏正用手指抵住她肩膀,道:“成成成,离我远点啊。”抱个锤子抱。

  他抬眸,写笔记的少女收了笔,背好书包。

  “那我回家了,”她说,“你们下次看好青禾,她刚刚差点被人贩子带走。”

  柏正一把将柏青禾拎起来:“喻嗔,我送你。”

  喻嗔摇头:“不用,我可以坐车。”

  柏正说:“公交车半个小时都等不到一班。下这么大雨,我送你好不好?就当谢谢你救了这蠢货。”

  他手里的蠢货委屈地看他一眼。

  喻嗔忍不住道:“你拎着她做什么?”

  跟拎猫一样,看着都难受。

  柏青禾赞同似的,冲喻嗔伸出手。

  喻嗔犹豫了一下,把她抱怀里。柏青禾小脸埋在喻嗔脖颈里。

  柏正一声冷笑:“柏青禾,你做什么?滚下来。”

  柏青禾缩了缩,动也不动。

  喻嗔看他要过来拎人,连忙说:“你不是要送我回家吗?走吧。”

  柏正看她一眼,撑开手中的伞,为她遮住。

  三个人坐上车,柏青禾和喻嗔坐在后面,喻嗔为她系上安全带。

  柏正知道喻嗔家在哪里,也不需要她指路,往她家开。

  一路上,柏正试着和喻嗔搭话,喻嗔把书包抱在

  怀里,要么不理他,要么一声简单的“嗯”。

  冷冷淡淡的模样。

  车子停下,快到家,喻嗔才松了口气。

  柏青禾揉揉眼睛,也知道喻嗔要回家了。

  “姐姐,抱抱。”

  喻嗔抱了抱她。

  “给你。”柏青禾连忙把自己金镯子送给喻嗔。

  喻嗔说:“这个不要,青禾自己戴着。”

  “噢噢

  ”

  柏正在前排,冷冷看着。

  是不是他们整个柏家都喜欢喻嗔,但喻嗔谁都喜欢,独独不喜欢他。他顺手一按。

  喻嗔开车门,发现被锁了,根本打不开。

  她这才看向柏正:“你做什么呢?”

  柏正说:“你也抱我一个呗。”

  柏青禾左右看看,看一下哥哥,又看一眼喻嗔。

  喻嗔愣了愣,半晌涨红了脸,道:“你要脸吗?”

  柏正低眸:“不肯算了。”

  他打开车锁,自己率先下去,撑开伞:“下来吧,我送你。”

  喻嗔抱着书包下去。

  柏正把车锁了,柏青禾出不来,也够不着看他们。

  喻嗔推开他的手,把书包顶头上:“我可以自己回去。”

  春天雨幕里,路边娇弱的花儿模样奄奄。

  她眼睛像黑葡萄似的,警告看他一眼:“不许跟着我!”

  是那种看变态的眼神。

  柏正握住她手腕,低眸看着她。

  “喻嗔,四月了,你没有回来过一次。”

  喻嗔愣住。

  柏正说:“衡越今年变化挺大的,不会有人乱来,也没有人打架,明年就会进行运动员选拔。现在包括乔辉他们,都在认真训练。小吃街开了冰蓝的店,很受欢迎。”

  他当了一个冬天和一个春天的安全维护员,想等她回来,能笑一笑。

  “因为你来过,所以衡越什么都好起来了。”

  “可是你从来没有回来,我真的那么令你讨厌吗?”

  喻嗔手指紧握书包,看着他。

  半晌,柏正笑了笑:“算了,和你说这些做什么。”

  他慢慢松开握住她手腕的手,让她握住伞,自己站在雨里。

  “看我做什么?走啊。”

  喻嗔走了好几步,忍不住回了个头。

  少年还站在雨里,见她回头,弯了弯唇。

  喻嗔抿抿唇,这才撑着伞回家了。

  柏正回到车里,身上全是雨水,柏青禾探头看他。

  柏正说:“坐好。”

  他抹了把脸上的水,打量柏青禾,问她:“你怎么回事,跑那里去?”

  柏青禾偏头,她也说不清楚,

  磕磕巴巴道:“姐姐,找哥哥。”

  “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柏正皱眉看着她,这倒是个不小的麻烦,柏青禾不能由他送回去。

  想了想,柏正开车,把柏青禾送牧原那里去。

  伪君子虽然性格温吞,但是人品还不错。

  *

  丁梓妍本来想吓吓柏青禾,结果她买杯奶茶的功夫,那傻子就不见了。

  她也慌了,

  连忙四处找。

  柏青禾虽然是个傻子,但是架不住仪夫人疼爱她。

  要是真丢了,这可不是小事,查到自己身上怎么办?

  找来找去,还是没有看见柏青禾,丁梓妍心都凉了半截,她只能强行镇定。没事,没人看见她带走柏青禾,不会有人知道的。

  保姆那头也几乎要急哭了,上一个保姆被辞退的前车之鉴还摆在那里,这下可怎么办?

  与此同时,牧原家门铃响起。

  他打开门,意外地看见柏青禾怯怯站在门后看他。

  牧原连忙把她带进家里,给姑姑打电话。

  楼下,柏正坐在车里,雨刷不断摆动,玻璃车窗花了又清晰。

  他沉思,柏青禾丢了这事,肯定不是她自己乱跑。

  柏青禾口中的姐姐必定不是指喻嗔。那柏青禾还认识哪个姐姐?

  三中外面……那个时间点,只有一个人能对上。

  柏正脸色骤然沉下去。

  丁梓妍!

  他方向盘一转,往柏家给丁梓妍买的房子地址开。

  很快到了,他猛按喇叭。

  丁梓妍母亲刘琼探出头:“谁啊?那么吵,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保安怎么回事。”

  一看见柏正,刘琼立马变了脸,笑道:“原来是柏少,要进来坐坐吗?”

  “让丁梓妍滚出来!”

  刘琼知道柏家基本上都没人敢惹这大魔王,连忙道:“我们家妍妍哪里得罪你了吗?有话好好说,说不定是误会。”

  房间里的丁梓妍神色惊恐,连忙对刘琼摆了摆手。

  刘琼说:“妍妍不在,改天我带她登门拜访。”

  柏正不吃这一套,想想小傻子差点被人给卖了,他就咽不下这口气。

  柏正冷笑一声:“行啊,你们躲着。丁梓妍干了什么好事,自己心里清楚。以后你们母女,不要想从柏家拿一分钱,拿了的,也全给我吐出来。”

  此一出,刘琼的笑脸都绷不住了。

  “我说柏少,我敬重你,可是你跑来我们家闹就算了,还说这样的话。照顾我们是柏总答应的事,由不得你说了算吧。”

  柏正笑了一声:“那就试试。”打人要往痛处打,丁梓妍母女这种人,什么都不在乎,感情、面子,对于他们来说

  不痛不痒,没钱才最致命。

  他发了狠,把车子开走,直接给柏天寇打电话,把事情猜测讲了一遍。

  这两年在柏家羽翼之下,丁梓妍做事完全不带脑子。

  柏天寇听了,脸色铁青。柏青禾好歹是弟弟的女儿,柏天寇不可能无动于衷。

  “你先回来,我让人调公园附近的监控看看。”

  柏天寇办事效率很快,没多久,监控发到了他手机上。

  一看,柏天寇气得差点摔了手机,他这是养了个什么白眼儿狼!

  这次的事情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刘琼收到柏天寇的电话,表情彻底变了。

  柏天寇道:“以后柏家不会再给你们钱,你们的事情我也不会再管。这次算我对老友食,刘琼,你还是好好教女儿吧!”

  刘琼慌了,但她现在说什么都没作用。

  挂了电话,她一巴掌就打在丁梓妍脸上:“你怎么那么蠢!那个小傻子是你能随便动的吗?”

  丁梓妍捂着脸,委屈道:“我也不知道她会丢,我只是吓吓她。”

  越想越委屈,现在钱也没了。

  丁梓妍蹲地上,哭了起来。

  刘琼又气又怕,这些年她从柏家捞了不少钱,全买了好东西,卖了也够他们母女生活。

  然而……柏家最狠的角色,可不是柏天寇。柏天寇只说从此不给钱,可是柏正说让他们一无所有,这就意味着,目前的房子和奢侈品柏正都不会给她们留。

  刘琼越想越气,还想打丁梓妍,道:“这件事柏正要是计较,咱们都得完蛋。”

  丁梓妍突然抬起头,咬牙道:“他本来都没有资格姓柏!他不是柏叔叔儿子。”

  刘琼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丁梓妍颤抖着嘴唇,说:“妈,我们把这件事说出去,然后把房子卖了,趁他们自顾不暇,出国吧。”

  她慌慌张张把去年偷听到的事情告诉刘琼。

  刘琼瞪大眼睛,没想到柏正竟然是个父不详的奸生子!

  她犹豫许久,怕柏正真让她们一无所有,点点头。同意了丁梓妍的主意。

  把柏正拉下深渊,就趁乱出国。

  *

  在丁梓妍身陷柏青禾风波的时候,三中正在准备半期考试。

  周二,衡越突然传出一个传。

  清煌集团太子爷柏正,竟然不是总裁柏天寇的亲生儿子,是个奸生子!

  此一出,整个学校沸腾。

  这件事上了新闻,一个小时以后上了热搜,柏天寇立马压了下去。

  但是这件事彻底传开,清煌集团股份也受了影响。

  到了周三,连三中的学生也全部知道了这个豪门密辛。

  “你们知道吗?那个清煌集团的柏家继承人,竟然

  是仪夫人被那个以后生下来的。”

  学生捂住嘴巴:“就是上次丁梓妍说要去找的那个柏少,叫柏正对吧。”

  “就是他,怪不得都说他一点也不像柏总呢。柏总这几年做慈善,修学校。那个柏正人憎狗嫌,原来真实身份这么恶心。天知道他亲爸是什么样的人!”

  喻嗔放下手中的笔,心跳都漏了半拍。

  她转头道:“你们说什么?”

  女生诧异地看着她

  “喻嗔,你不知道吗?昨晚这件事都上了新闻呢,虽然现在搜不到了,但是所有人都知道。”

  连余巧心也砰砰跳,从前天开始,柏少手机开始失联。

  她知道,真的出大事了。

  她下意识看一眼喻嗔。

  喻嗔抬眸,周围全是骂柏正和他那位“父亲”的话,十分难听。

  “柏正这样的存在,柏总不知道多膈应呢。”

  “找不到他父亲,就该让他也坐牢!反正我听说他也是败类。”

  “子肖父,人-渣!好在他这回要完蛋了。”

  ……

  喻嗔低下头,握紧手指。

  不是的,她知道,他没有这么糟糕。即便他干了许多坏事,也不像他们口中那么糟糕。

  喻嗔刚要说话,门口赵诗文喊她:“喻嗔,出来一下。”

  喻嗔跟着赵诗文去办公室。

  “你妈妈打电话来说,你奶奶病重,他们周一已经回去了,让你和你哥哥也一起回老家一趟。”

  本来是不打算告诉他们兄妹的,但这可能是最后一面了。

  喻嗔抬眸。

  赵诗文给她开假条,见喻嗔眼里含着泪,心中竟也生出几分不忍。说实在的,这个学生脾气虽然倔,可其实挺不错的。

  “回去吧。”赵诗文叹了口气。

  喻嗔拿着假条,走出校门,带着几分恍惚。她心里难受极了,小时候万姝茗他们比较忙,因为哥哥的病需要治疗,几乎都是奶奶在带她,她对淳朴的老人家感情很深厚。

  她回头看一眼三中,小水乡有人在等她,而这所复杂的城市,柏正此刻身陷流蜚语,成了他们口中不耻的败类。

  余巧发现喻嗔离开以后,就没有再回来。

  上晚自习的时候,她忍不住问赵诗文:“赵老师,喻嗔呢?”

  赵诗文摆摆手,说:“回老家了。”

  余巧发怔,犹豫许久,她点开那个杳无音讯的号码。

  柏少,喻嗔回家乡了。

  柏正一个人坐在黑暗与夜风中,手机亮起来,低眸便看见了这条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