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38章发火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傻子。”柏正说,“不要乱说话。”

  柏青禾的疑惑只有一瞬,她太久太久没有看见哥哥啦!上次丁梓妍姐姐让她给哥哥打电话,结果妈妈打了她。

  柏青禾张开双臂,想要她最喜欢的柏正哥哥抱抱。

  柏正单手摁住她肩膀,撩开她衣袖,小女孩胖嘟嘟的手臂上,好几个淤青的掐痕,这个保姆依旧虐待她。

  他眸色冷了冷,远远看了眼发现柏青禾不见,正在慌忙到处找人的保姆。

  柏正从地上抓了一把泥土,全糊在柏青禾外套里面,保证单从表面上绝对看不出来。

  柏青禾断断续续哼着姨母教的儿歌,好奇看着哥哥,不明白为什么哥哥要往她衣服上糊泥巴,是在玩什么好玩的游戏吗?

  柏正起身:“别跟着我,小傻子,不然我发火了。”

  柏青禾也看出了哥哥今晚情绪很不对劲,只好站在原地。

  没一会儿,保姆看见了她,连忙跑过来把她抱起来。

  保姆狠狠拧了一把柏青禾:“我都说过不许你乱跑,听不懂话吗?要是你丢了,我这份工作也保不住。”

  柏青禾眼泪汪汪,抱着保姆脖子看向哥哥的方向:“哥哥。”

  “不许哭,哥哥什么哥哥,你哪来的哥哥。闭嘴,不然我还打你。”

  柏正远远靠一棵树旁,手插兜里看着他们。

  保姆骂骂咧咧带着孩子走了。

  柏正低低嗤笑一声,姓柏的怎么都这么可怜。明明有钱有地位,却没一个日子顺心的。

  别在意,他告诉自己,只要不在意喻嗔,就不会这样难受了。

  他像是冬天掉进海里的人,看着最后一艘救生艇开走,而他慢慢坠入海底长眠。

  柏正摸出手机:“乔辉,出来打游戏了。”

  那头乔辉很高兴:“正哥你今天有空了啊?”

  柏正笑了一下:“多叫几个人,去最吵的地方。”

  “好嘞没问题。”

  柏家。

  保姆抱着柏青禾回去,柏青禾吃着冰淇淋,脸颊已经干干净净。

  牧梦仪皱眉:“小张,怎么快吃晚饭了还给青禾吃冰淇淋。”

  小张虽然是柏青禾母亲邹蔓菁请的保姆,但是她清楚柏家真正有钱的是柏天寇,仪夫人叹口气比邹蔓菁骂人还严重。

  保姆连忙道:“仪夫人,青禾吵着要吃,不然就哭,我看孩子哭得实在可怜,一时心软就给买了。”

  牧梦仪摸摸柏青禾的脸颊,温柔地给她擦擦嘴角化掉的冰淇淋:“青禾以后不许任性知道吗?”

  柏青禾似懂非懂,点点头。

  别墅里恒温,室内温度很高,牧梦仪也不用保姆搭手,自己亲自给柏青禾脱外套。

  谁料外套一脱下来,小女孩身上全是泥巴。

  牧梦仪脸色一变,保姆脸上当即惨白。

  柏青禾晚上都和保姆睡,邹蔓菁也不怎么管这个智力有缺陷的女儿。

  牧梦仪想到什么,检查小女孩的胳膊和腿,好几块淤青。她脸色沉得快滴水,保姆腿一软,知道自己干的事情被发现了。

  *

  新开的游戏城里,柏正与乔辉他们碰杯。

  他喝了一口,皱眉道:“这什么玩意儿?给我换了。”

  “果汁。”乔辉答,“正哥你不是不喝酒了吗?”

  柏正不耐道:“谁他妈说的,赶紧换。”

  庞书荣微微皱眉,示意身边的女孩子去找老板:“佳佳,让老板换酒。”

  叫佳佳的女孩子欢欢喜喜应了。

  女孩子一走,乔辉笑得贼兮兮的:“庞书荣,你哪来找来的妹子啊?身高腿长的,不会是你新……”

  庞书荣笑骂道:“去你的,你脑子里能不能有点干净的东西,乔辉我说你到底在学校待了几天啊,林佳是我们楼下的学妹,高一(8)班的。不是要求热闹吗,路上遇见顺势就邀请他们来玩了。”

  乔辉诧异道:“竟然是我们学校的?我看不像啊。”

  他们学校女生不都是非主流卷头发、眼影浓得跟鬼一样吗?刚刚那妹子看上去也挺正啊。

  庞书荣看柏正一眼,说:“我们学校的怎么了?这半年好多人都在改变。”

  因为曾经四班的小女神。

  女孩子们都向往着变得更好一点,尽管不宣之于口,但是潜移默化的改变是存在的。

  柏正懒懒靠沙发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偏偏乔辉直白道:“哦你说因为喻嗔啊,对,我也发现喻嗔来我们学校读书以后,好多女生发型都变了。”

  听见喻嗔名字,柏正忍了忍,没吭声。

  乔辉说:“正哥你和喻嗔怎么样了啊?上次她还说去找你呢,我看她爸妈也在,哈哈哈你这算不算提前见丈母娘了?”

  柏正突然爆发:“别他妈一天到晚提她行不行,谁再提这个名字试试!”

  伊庆吓得缩了缩脖子。

  少年们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一个讯息,发生什么了啊这是。

  就连刚刚拿了酒回来的林佳也吓得停住了脚

  步。

  庞书荣心里叹息一声,只好打圆场:“佳佳你把东西拿过来吧,你刚刚不是问可不可以喊你室友吗,行,都喊过来,人多热闹。”

  场面一下子缓和下来。

  柏正也意识到自己情绪不对劲,揉了揉太阳穴,低声道:“抱歉,我状态不太好。”

  乔辉拍拍他肩膀:“没事正哥,兄弟们理解。”

  他就说女神不好追吧,看柏正这幅爆发的吓人样

  忒恐怖。

  去年庞书荣失恋,还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呢,比起来,还会笑的正哥简直不要好太多。

  柏正放下手,说:“打游戏打游戏。”

  他们凑够五排十分热闹,其余不参与的人大多也能看懂。这年某游才流行起来,少部分女生都会玩。

  乔辉为了弥补刚刚自己往正哥心里戳刀子:“来来,猜谁是mvp(全场最佳),猜中了有奖励。”

  游戏城才开业,但是老板也知道谁是大金主,连忙在他们每个人面前摆了个骰盅,竞猜的话,扔一个骰子进去即可。

  这一举动让在场的少年少女热情高涨。

  柏正腿搭在隔壁沙发上,嘴角终于挂上懒洋洋的笑。

  对啊,这才是他的生活。

  在他们打游戏的时候,林佳悄悄坐到他身边,给他倒了杯啤酒。

  柏正抬了下眼。

  林佳心砰砰跳,冲他一笑。

  她刻意把以前黄色的卷发拉直了,染回了黑色。额发慵懒散着,也是刻意模仿着前校园女神喻嗔的模样。

  学校最近才有传闻,为什么柏正会当安全维护员。

  有人说因为喻嗔。

  柏正喜欢喻嗔,但是喻嗔不喜欢他,离开了衡越。

  当然也有人质疑,柏正不是只喜欢丁梓妍吗?真的假的啊?

  林佳心里隐隐有个念头,她觉得是真的。

  丁梓妍当初的生活,谁不羡慕?柏正现在可是单身,学校最漂亮的女神走了,林佳觉得自己有机会。

  身边香水味浓郁,柏正看了一眼就垂下目光。

  “离我远点,不好你这一口。别刻意模仿她,不像,我以后也不会喜欢这类型。”

  笑声和游戏声里,柏正讥诮冰冷的嗓音没那么明显。

  林佳咬唇,尴尬了一瞬:“学长,我觉得我不比丁学姐差啊。”

  柏正不说话。

  是不比丁梓妍差,但你能比得上……

  他心脏一抽,发火道:“让你走远点听不见吗?”

  他恶名在外,学校都知道惹谁也不能惹柏正,林佳再有心思,此刻也只能退却。

  林佳不甘心地坐回自己闺蜜旁边。

  闺蜜问:“佳佳,怎么样啊?不是说柏少喜欢喻嗔那样

  的吗?”

  林佳憋屈得紧:“他说他以后再也不会喜欢喻嗔那种类型。”

  闺蜜失望道:“那佳佳你白折腾了。”

  林佳心情也不太好。

  闺蜜鼓励道:“你喜欢柏正就不要轻易放弃啊,你看看现在没人配和你争。”

  林佳点点头:“我不会放弃的。”

  少年们打了五局,把把mvp都是柏正。

  他今天打

  游戏特别专心,操作也分外狠,对面法师和ad基本被他抓爆。

  他甚至守在那里等人家复活就杀。

  乔辉也不知道怎么,突然想起过去,听见喻嗔声音就能原地死亡的正哥。

  他叹了口气,竟也在别人的感情里体会到几分惆怅。

  第六局开始前,已经深夜。

  老板端了夜宵上来,林佳等人欢呼一声,吃东西去了。

  柏正漫不经心嚼着水果。

  梨子在嘴巴里甜到苦,他没说话,咽下去了。

  庞书荣作为过来人,坐在他身边,问他:“正哥,没事吧?”

  “没事啊。”

  柏正觉得有些热,脱了外套,淡淡道:“什么道理都别和我说,老子不耐那一套。”

  其他人也知道他性格,看他毫不在意的模样,一晚上也笑得开心,仿佛喻嗔和他没多大关系。

  乔辉嘟囔道:“怎么觉得正哥比庞书荣还绝情啊。”

  庞书荣嘴角一抽,他当初就丢人成那样了,还叫绝情?

  柏正嫌闷,站去窗边。

  他讨厌此刻静下来以后。

  都市霓虹映入他眼底,他双手称在窗沿上,不经意低眸。

  大街,路灯下站着一个穿着三中校服的少女。她长发及肩,发尾微卷。

  她和卖水果的大爷比比画画说着什么,大爷不理她,挑起扁担,推了她一把。

  乔辉回头:“正哥,我说我们……”

  他话还没说完,却见柏正猛然推开门往楼下跑,他双眼微微发红,速度那样快,包间里所有人都吃惊地看过去。

  柏正电梯都来不及等,他从四楼一路跑下去,然而大街上,少女背影已经远了,快要消失在转角。

  他心中一慌,疯了似的追上去:“喻嗔!”

  少女回头,露出一张茫然陌生的脸。

  柏正喉结动了动,狠狠一脚踹在一旁路灯上。

  少女害怕他,连忙离开了。

  外面的夜风并没能让他清醒,反而放大了那种尖锐的痛,柏正想起什么,跑回游戏城。

  他推门进来,里面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柏正才下去没多久又回来了?

  柏正冷着脸:“我衣服呢?”

  角落里的林佳连忙说:“在我这里,刚刚从沙发掉地上,我给你捡起来了。”

  她把衣服还给柏正。

  柏正连忙检查那两条项链,口袋里面只剩一条孤孤单单的小黑龙。笑了一晚上的柏正,猛然发了脾气,把林佳一把拽过来:“项链去哪里了?”

  林佳领口一瞬被收紧。

  她看着疯魔状态的柏正,原本调情的心思吓得完全没了,林佳哆哆嗦嗦说:“我包里,我只是看它好看,掉出来就替你收着了。”

  她连忙从包里拿出一尾活灵活现的小鱼,还给柏正。当时地上掉了两条项链,她看黑龙凶巴巴的,小鱼倒是很漂亮,心思一动,想以后还和柏正有联系的话,这个倒是不错的介质。

  柏正握紧小小的钻石鱼。

  他只有它们了,不能丢……不能像丢了嗔嗔的笑容那样,再把最后和她有关的东西弄丢了。

  乔辉连忙拦住柏正:“还了就好,正哥别发火。”

  林佳私藏东西,脸色很尴尬。尽管她目的并不是贪那颗钻石。

  庞书荣觉得头疼,赶紧组织大家散了。

  “很晚了,有需要我们送的话,说一声,我们送人回去,不需要的话注意安全。”

  人群三三两两散去,只剩乔辉和柏正。<

  p>

  柏正说:“我还不如庞书荣。”

  庞书荣拿得起,放得下。

  但他放不下,这辈子都放不下。

  乔辉头皮发麻:“正哥,要不咱们算了吧。”他都后悔当初许这个愿望了,比起喻嗔的杀伤力,丁梓妍算个毛啊。

  柏正低声说:“我也想算了。”

  然而身体拼命执行,心却不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