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24章别怕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是柏正小时候就明白的道理,他越凶越狠,就越能长久地活下去。

  窜进小巷的野猫看见柏正,受了惊吓,又连忙跳出来。

  喻嗔钻进小巷,在他身边蹲下来:“柏正,我们要去医院。”

  她抬起手,想扶他起来。

  他嘴角的血迹已经凝固,柏正哑声说:“你别管我了。”

  他母亲要打死他,柏家一个家族都没有办法管他。喻嗔被他欺负被他骗,他甚至没有对她好一天,连该赎的罪都没有还完,她没有理由管他。

  柏正甚至有那么一刻,想要告诉她:我不是你恩人,你恩人是牧原,你别再碰我了,你找他去吧。

  这个世界,本来就不该奢求有人会纯粹爱他。

  他黑瞳落在少女身上,这辈子第一回安静得出奇。她那么好看,手电筒光束中,少女侧颜像是渡上了光晕。整个体校,有很多男生喜欢她。可她总是傻乎乎跟着他跑,努力让他去比赛,给了他这辈子唯一一次赢的机会。

  柏正从未这么清晰地认识到,喻嗔不能再碰到他,疼痛不会让他死,可她有一天会的。

  他自嘲一笑,刚要张嘴,一口血涌出喉咙。

  柏正脸色变了变,咬紧了牙关。

  喻嗔把手电筒放进荷包。

  四周一下子昏暗不少,她理解不了柏正的倔强,只好轻声告诉他:“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不会不管你,别害怕,我带你去医院。”

  少女小心翼翼的,避开他身上明显的几处伤,吃力把他扶起来。

  高大的少年很沉,喻嗔一个趔趄,怕他摔了,还是努力站稳。

  柏正从始至终一声不吭。

  她扶着他,一步一步,走出昏暗的小巷。

  柏正看见了学校里照出来的微光,然后是街道两旁的光,接着是夜晚霓虹的光芒。

  快入冬,街上的行人很少。

  他们背后,铁栏杆高高竖起,柏正早就没有力气了,半边身子的重量都压在少女身上。

  他垂下目光看她。

  少女身躯稚弱,这一年她还没彻底长大,然而神情是他从未见过的坚毅。

  柏正看着看着,心里竟泛出了痛。他或许注定应该死在这一夜。

  柏正缓缓收紧自己手指,触碰到她的温度。

  很暖,和这个秋天一点都不一样。

  他不知道飞蛾第一次碰到火时,是不是也像他一样满足。他看见自己的血,沾了一些在她衣服上,似乎把她也染脏了,柏正手指颤了颤,收回手。

  喻嗔焦虑地发现,学校门口没有车路过。

  “我们去街道,可以吗?”

  柏正整个口腔都是血腥味,见她看自己,他点点头。

  喻嗔便扶着他,往对面街道走。

  “慢一

  点,别怕,柏正,我们很快就会到医院的。”

  他便真的一点也不怕了。

  从小到大,他第一次明白,原来只要有人温柔些而坚定向他走过来,自己不用那么凶横,也能活下去。

  两个人好不容易到医院,这一晚折腾到了半夜。

  给柏正检查的医生取下口罩,喻嗔才知道柏正到底伤得多重。

  “现在需要做手术,病人肋骨断了一根。两只手的手腕和一只脚脚腕脱臼,内脏受到重压出血。”医生皱起眉,“你是他家属吗?手术前需要签字。”

  喻嗔愣住。

  她没想到,这竟然是柏正口中的,他没事。

  喻嗔没办法联系到柏正的家人,而且听桑桑说,今天把柏正打成这个样子的,正好就是柏家人。

  她有些焦急,想问问医生,能不能先给柏正手术。

  话还没问出口,一群人急匆匆赶往医院。

  为首的中年男人有几分眼熟,喻嗔想起前不久才见过他,是柏正叫来和牧原对抗的人。她松了口气。

  徐学民满脸焦急,连忙和医生交涉。

  柏正从来不让自己的人跟着他,所以今晚柏正出事,他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徐学民痛心自己的失职。

  很快,手术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

  徐学民这才有空分出心思给一旁等着的少女,她站在医院凳子旁,懂事地没有过来打扰他的安排。

  喻嗔不认识徐学民,徐学民却认得她。

  毕竟前后两回,柏正主动找他们,都是为了眼前这个女孩。

  穿着西装的徐学民,深深给喻嗔鞠了一躬:“谢谢同学送柏少来医院。”

  喻嗔还是第一回被年长的人礼貌鞠躬,有些不自在。

  她点头回了一礼:“既然你们在这里,那我回去了。”

  徐学民自然不会强留她在医院守着,很是客气地安排人送她回学校。

  喻嗔回到学校,小吃街有几家店还在运营,野猫蜷缩在巷口,冰冷的风中,它一双猫瞳在黑暗里看得清晰,警惕地盯着人类。

  喻嗔顿住脚步,去小吃街买了一根烤肠,放在它身前。

  她弯了弯眼睛:“谢谢你找到他。”

  *

  衡越体校这么久以

  来,铁栏杆形容虚设,然而昨夜第一次关闭,让学生们意识到,这些栏杆的存在并不简单。

  学生们都有八卦好奇心,各种猜测和版本开始在学校流传。

  “那个栏杆,听说是一年半前修的,恰好就是我们入学那年,图书馆都没来得及翻修,学校率先修了栏杆。”

  “这个我知道,图书馆是柏家捐的款。那栏杆也是他们让修的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柏正不是柏家

  唯一的继承人吗?昨晚的传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说来我一直奇怪,柏正那个家境,怎么会来衡越念书?他家砸够了钱,也可以去三中的吧。”

  乔辉听见这些话,来了火气:“说什么呢你们!嫌命长啊。”

  在十五班,比起柏正,乔辉经常嘻嘻哈哈,称得上脾气好,女孩子也相对喜欢和他说话。然而他今天发火,才让学生们想起这几个人都不好惹,连忙闭了嘴。

  庞书荣拍拍他肩膀:“行了,走吧。”

  听说正哥出事,他们也不打算上课了,好歹先去看看人。

  乔辉回头还不忘威胁地比了个“关上嘴巴拉链”的动作。

  看到的人都连忙噤声。

  柏正在医院看游戏直播,他脸色苍白,神情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全然不像是做了手术的人,只盯着大电视上的游戏画面。

  徐学民被他赶走了。

  即便担忧,但是徐学民深知,这位的脾气,可比前主人还暴躁。到底一脉相承的血液,骨子里都偏执又倔强。

  柏正睁开眼睛,用厌恶到极致的目光看着徐学民,徐学民只能一步三回头离开。

  柏正记得,牧梦仪咬牙切齿说过的话。

  她说他们留他一条命,他竟然用了那个人留下的人。像他亲生父亲一样,是个天生的败类。

  柏正觉得讽刺极了。

  是他求他们留下他这条命的吗?

  乔辉他们大剌剌涌进病房。

  “正哥你没事吧?发生什么了,谁这么跳?咱打回去啊。”

  病房一瞬间咋乎热闹起来。

  柏正转头,嫌弃道:“再吵吵丢你出去。”

  乔辉笑嘻嘻的。

  医生走进来看情况,恍然还以为这群闹腾的少年是在过节。

  这病人不像病人,探病不像探病的。

  柏正看他们一眼,再看看门口,问道:“喻嗔呢?”

  庞书荣疑惑地看着他。

  柏正不满道:“老子做手术,她竟然跑了?”

  这句话信息量太大,乔辉说:“你做了手术啊?喻嗔之前也在?”

  柏正抿唇不说话。

  庞书荣和其他几个少年对视一眼,均看到彼此眼中的了然。

  只

  有乔辉不可思议道:“正哥,你……”

  妈呀不是吧,今年初秋许了个愿,冬天还没到来呢,那个愿望竟然实现了?

  柏正真的不再维护丁梓妍,喜欢上一个比丁梓妍漂亮,还比她好很多倍的女孩子。

  天呐。乔辉心想,那你之前那么对人家,不摆明了要凉吗?

  他突然觉得,好像喜欢喻嗔那种优秀女孩子,会比喜欢丁梓妍还凄惨无数倍的样子。

  柏正看

  向窗外。

  快初冬,天气竟然晴朗了。

  *

  天气晴朗了,但是体校内部却开始乱糟糟。

  喻嗔以前在学校没有见过打架斗殴事件,但是接下来一周,学校食堂、小卖部门口、校门口,前前后后发生了好几起打群架。

  喻嗔问桑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学校好像突然之间乱了起来?”

  桑桑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不仅她们这么觉得,习惯了和平相处的四班其他同学,也这样认为。

  今天四班一个女孩子在食堂,险些被混乱的场面误伤。

  她们前排的女生文小曲回头说:“你们是不知道,以前衡越出了名的乱,我们才来学校那一年,什么打群架啊,抢男朋友女朋友啊,学校乱成一锅粥。”

  也不怪其他学校看不起衡越体校的人,他们校园环境确实糟心。就连邢菲菲才来,也和几个女生打了一场。

  文小曲神情古怪地说:“学校打架事件越来越少,是从柏正来学校开始。他一来,一脚踹飞了个打架的,说在他眼前打架,胆量不错啊。”

  从那以后,体校的人就不敢跳了。

  十五班恶龙见不得有人比他还横,见谁捶谁。

  所以这一年虽然体校名声还是不好,但是校园环境倒是出其不错。

  如今柏正进了医院,整个学校跟过年一样热闹。

  像是一群小野兽发现最凶悍的大恶龙不见了,恨不得蹦哒着嘶吼。

  周末万姝茗恰好有空,第一回来接喻嗔,结果就看见这么混乱的学校。

  校门口,几个流里流气的男生染着头发,抽着烟,在问一个低年级的要钱。

  万姝茗本就是老师,连忙跑上前阻止。

  那几个学生被阻止,倒是不甘不愿地走了,有人回头做了个下流的动作。被帮助的学生低着头,也不知道是性格原因还是受了惊吓,没有道谢就跑进了学校。

  万姝茗狠狠皱起眉头。

  嗔嗔回家一直不说学校任何坏话,她今天来,才发现这个学校这么乱。不论是作为一名母亲还是一名老师,这种情况都让她的心狠狠揪了起来。

  万姝茗心中有种迫切感,还有无法磨灭的愧疚。当初为了喻燃,他们竟然把嗔嗔送到这样的学校来了。

  喻嗔看见母亲,十分意外,下一刻笑着跑过去。

  “妈妈,你怎么来了。”

  万姝茗说:“今天恰好有空,接你放假。”

  母女俩坐上公交车,万姝茗才说出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嗔嗔,之前是爸爸妈妈考虑不周到,你现在的学校那么乱。今天我看见几个学生……唉不说了,总之非常混乱。现在我和你爸工作都稳定了,我们回去和你爸爸商量下,看看能不能转学吧?”

  喻嗔抬起眼睛,十分意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