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21章真相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夜降温。

  早上起床,甚至感受到几分霜寒。

  桑桑窝在被窝里嘟囔道:“今年冬天难道来的特别早吗?”

  喻嗔已经刷牙洗脸完毕,她生活作息规律,该去买早餐了。

  桑桑说:“喻嗔,我要两个小包子!”

  喻嗔点点头。

  邢菲菲走过去,一把拍在桑桑身上:“自己起来买,不许喊喻嗔。你怕冷,喻嗔就不怕冷吗?”

  桑桑说:“明天!明天我给大家买成不成。”

  邢菲菲这才放过她。

  喻嗔去食堂的路上还早,今天没有太阳,天气预报说会刮一天大风。

  天气越来越冷,这个时间点出门的人还少。

  因此她一眼就看见了空荡荡操上坐着的少年,他双臂抱住自己,嘴唇青紫,头发上沾了十一月冰冷的晨雾,像一层霜。

  柏正紧紧闭着眼睛发抖。

  喻嗔从认识他以来,第一次见他这么狼狈的样子,比那晚打了架回来还有过之无不及。

  她小步跑过去,还没靠近他,都感受到了早冬的寒意。

  “柏正。”喻嗔轻轻推推他,“你怎么了?”

  她指尖触碰到柏正衣服,冷得让人微颤。柏正眉头狠狠一皱,睁开了眼睛。

  柏正看见她,青紫着唇,还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模样,他说:“吹风。”

  喻嗔愣了愣,想起他昨晚的话。

  他说他也惩罚他自己。

  是在道歉吗?

  柏正看眼前这姑娘看着他,想起之前她拒绝自己的话,突然有些不自在:“别看老子。”

  他意识到自己坐地上睡着了,这姿势没一点气魄。柏正从地上站起来,手脚冻僵,一瞬间疼得他身体抖了抖。

  柏正站直,若无其事道:“你干嘛呢?这么早。”

  “买早餐。”喻嗔犹豫着问他,“需要我给你买一份吗?”

  柏正扬起唇:“赶紧去!”还知道关心他,这姑娘心肠很软。

  喻嗔便往食堂走。

  柏正慢腾腾、跟个大爷似的跟在她后面。

  柏正在衡越体校读了一年半书,从来没来过食堂。食堂上挂着一个大钟,显示时间0635。

  走进食堂里面,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一排排蓝色椅子,逼仄又狭隘。

  前面开了七个买饭的窗口,因为他们来得早,窗口前只零散站了几个早餐的学生,根本不用排队。

  柏正大少爷作派,往椅子上一坐,腿一抬,一个人占了好几个位子。他抬眼,看着喻嗔买饭。

  前面买了早餐的学生一转头看见柏正,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没睡醒,赶紧用手肘撞撞室友:“那是柏正吗?”

  室友懵了:“不是吧,柏正会来食堂吃饭?”

  他们那群人,不是向来都在外面吃吗?

  好奇归好奇,可没人敢多管他的事。

  喻嗔买早饭的时候,给柏正买了杯热豆浆,三个肉包子。桑桑要两个小包子,喻嗔自己则买了碗稀饭打包带走。

  她把早饭放在他面前,唇角抿出一个甜甜的笑窝窝儿:“吃吧,别感冒了。”

  柏正怔怔看着她笑,半晌才忍不住扬起唇:“不气我了啊?”

  他跟个傻-逼似的不就是为了这个笑么?

  喻嗔说:“本来就没有生你的气,我以为你嫌我烦。”

  柏正心想,真嫌你烦就好了。

  “还行,也不是很烦,老子大度能忍。”

  喻嗔说:“你吃早饭吧,我回寝室了。”

  柏正很不满:“有你这么请吃饭的吗?你走一个试试。”

  喻嗔说:“我还给桑桑带了早饭呢。”

  “她没长手吗?要你给她买!”柏正燥声开口,他吼完,发现自己也拿着人家小姑娘买的早饭,柏正绷住脸,不吭声了。

  他嘴唇依旧青紫,抿成一条直线。

  冻这么厉害,都改不了他暴躁喷-火龙的本性,那双漆黑又桀骜的眸,火气儿都快喷她身上了。

  好大的脾气啊。

  喻嗔只好坐下来,和他一起吃饭。

  柏正满意了,也开始吃饭,他虽然家境好,可是吃什么都不挑。

  喻嗔小口喝粥时抬眼看他。

  他吃东西速度很快,吹了一夜的风,或许冷惨了,三个大包子,很快就没了影。

  柏正皱眉:“这么点,你喂猫呢喻嗔?”

  喻嗔睁大眼睛看着他:“……”

  就刚刚那么几分钟,他吃掉了她两天的早饭钱。她第一次知道男孩子原来可以吃这么多,怪不得他的劲儿像是这么也用不完。

  喻嗔问他:“你没吃饱吗?”

  柏正心想不是废话吗?

  然而在看见她早饭的时候,他顿了顿,皱起眉:“你吃这么点?”就一小碗白米粥,够不上他喝两口。

  比起来,他那份确实很多了。

  喻嗔低头,小声说:“嗯。”

  柏正突然意识到什么,低低骂了句:“你

  傻吗?”喻嗔把自己的早饭钱全给他买了早饭。

  小姑娘家从灾区搬过来,本来就没什么钱。

  他突然坐不住,烦躁得不行:“坐这里,等老子回来。”

  柏正起身,往食堂窗口一站。

  “那个,那个,全部来两个。”

  食堂阿姨说:“同学你先刷卡啊。”

  “什么玩意儿?”

  “刷卡!校园卡。”阿姨说。

  柏正脸色僵住,他转身,视线在周围一扫。接触到他目光的人都小幅度退了退。

  柏正暴躁地随手抓了个男生:“你来,刷卡。”

  男生:“……”他心里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刷啊。”柏正催促。

  男生苦着脸刷了卡,一看那数额六十多,男生心疼得滴血。十五班暴君不去打架斗殴混社会了,改来抢同学早饭钱了。

  还没等他心痛完,柏正把一张一百的往他手上一塞。

  男生拿着钱,一脸茫然,他这是赚了三十来块?

  喻嗔心惊胆战看他买饭。

  柏正大步走回来,把一堆包子馒头鸡蛋饼往她面前放:“吃吧。”

  喻嗔说:“你怎么买这么多?我吃不完。”

  “你能吃多少是多少。”他顿了顿,不耐道,“剩下的乔辉他们吃。”

  他看看娇小的姑娘,想起她那件兜里都能揣得下的衣服。小软刀子弱兮兮的样子也刺人疼,她就是专门来对付他的吧。

  两个人吃完饭,柏正说:“走,带你买衣服。”

  朝阳已经出来,浅浅的暖色映照在地面,喻嗔笑了:“不用了柏正,我家里还有衣服呢。谢谢你昨晚为我做的。”

  她眼睛特别美,是包容了山川湖海的眼。

  他也情不自禁跟着眼里泛起笑意:“现在才后知后觉说老子好啊?”

  喻嗔点点头,能去灾区救人的你,本来就不坏。

  柏正心里忍不住荡起一汪水,美得心尖儿都在冒泡。妈的,小姑娘嘴真甜,能让人忘记一切不愉快。

  他绷住笑意,走在她身边。

  喻嗔犹豫了许久,终于说:“柏正,我爸爸妈妈都想亲自谢谢你。如果你方便的话,我们会登门拜访表达感谢。”

  柏正脚步微不可查一顿。

  喻嗔抿抿唇,想起柏正清晨满身寒霜的模样,又想起那夜他用额头抵住自己额头的样子。

  喻嗔鼓起勇气,小心看他一眼:“还有就是……我真的不再介意我们之前发生的事了。你如果没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以后的高中一年多,咱们能不能……”

  在柏正越来越冷的目光下,喻嗔嗓音卡在喉咙里。

  柏正嗤笑道:“说啊,怎么不说了?”

  他走近一步

  嗓音堪称咄咄逼人:“能不能离你远点对吧?”

  喻嗔竟没法接话。

  “喻嗔。”柏正盯着她,“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我不是救了你的人,你是不是讨厌透了我?”

  许久,喻嗔收紧手指,小幅度点点头。

  浸在蜜罐里的心,又一瞬回到了现实。

  她对他的好,原本就全部都属于另外一个人。即便没见过那个人,此刻柏正也恨透了他。<

  p>

  柏正面无表情地说:“最近没空,不接受任何人拜访。”

  他转身就走,走了好几步,又暴躁回头,握住少女肩膀。

  “喻嗔,你给我听好,有恩报恩,前几次确实是我混账,我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再那样对你,你跑什么跑?”

  喻嗔被他吼声吓了一跳。

  她难免有些失望,柏正不愿意两清。

  喻嗔抬头:“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柏正烦躁道:“问。”

  喻嗔知道这样不太好,可她实在想问:“怎么样才能还完你的恩情?”期限总不能延长成一辈子吧。

  柏正看她一眼:“像你之前那样,就很快。”

  喻嗔疑惑看着他,之前哪样?

  柏正沉默了一瞬:“自己想。”

  他松开她,兀自走在她前面。

  喻嗔渐渐回想,他要自己什么样。

  在不了解他,频频被他戏耍之前。那时候她看见他会笑,会想为他做很多事,心疼他的伤,把他当成光。

  柏正原来是想要这个?

  喻嗔心想,这样真的会很快让她忘记把她从废墟拯救出去的掌心热度,然后一辈子两清吗?

  那么……

  “柏正。”喻嗔突然喊他。

  柏正转头,她弯起唇笑,肯定地点点头:“我可以做到,我一直希望你好。”

  柏正手指悄悄握住那件衣服,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和撒谎欺骗谋利的丁梓妍没什么区别,不,他甚至比丁梓妍更可悲。

  少女怀着希冀问他:“你也会变得像以前那样好吗?”

  这是什么屁话。

  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好过。

  但是柏正听见自己肯定的声音:“废话,老子当然会!”

  即便曾经没有,现在不是,将来也会。

  *

  喻嗔得了他的保证,回去给室友带早饭了。

  柏正手机响了好几声,他才回神接。

  那头传来徐学民的声音。

  柏正嫌弃地说:“你最好有要紧事。”徐学民在他心中讨厌排行榜可以挤进前五,已经到了听见徐学民声音就讨厌的地步。

  徐学民也不急,知道柏正什么脾气,乐呵呵的回答说:“您上次让我查的事,有眉目了。关于半年前那场地震,到底是谁救了那个小姑娘。”

  柏正抿唇:“谁?”

  “我们的人拜访镇长,他说当时带着医疗队来登记的少年,说的就是‘柏正’这个名字。我问过那少年的特征,镇长说身高大概一米八几,黑色头发,长得很俊,为人十分随和。”<

  p>

  徐学民说:“这些特征并不好找人,于是我把重点放在医疗队上,毕竟能调动带来医疗队的,不会是普通人家。”

  柏正头一回安安静静听着他说话,沉默下来。

  这些信息,让他感到了凝重。

  “半年多前春天那场地震,除了你被仪夫人强行送往灾区。还有个人也去了,牧原瞒着仪夫人,带着医疗队,在你走后三天,进入了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