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18章疼痛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喻嗔觉察他表情不对劲。

  柏正黑瞳漆幽,死死盯着她,喻嗔不知道为什么,也有些不安,她问:“你是不是没印象了?”

  如果他承认,她这辈子是不是都不会再正眼看他?这个后果,让他的心脏、脉搏渐渐失控。

  柏正嘴角带上笑,重新变成懒洋洋的模样,说:“有点儿印象,南方古镇,3月15号,8.7级地震。第一批志愿者来的时候,连物资都运送不进来。”

  喻嗔点点头。

  她笑起来:“我和爸妈一直都很想感谢你。”

  “如果没那件事,”柏正微微颤抖的手插-进兜里,漫不经心道,“你是不是讨厌死我了?”

  毕竟柏正自己也清楚,自己干过怎样一些混账事。

  喻嗔仰头看着他,欲又止,打算组织措辞,好让自己话不伤害到他。

  “行了,别说了,老子不想听。”柏正一脸烦躁开口,她表情这么明显,他听都不用听,一定字字句句跟下刀子似的。

  他不让讲,喻嗔也习惯了他喜怒无常。

  喻嗔犹豫地道:“那我回去了。”这回讲清楚,以他的桀骜,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举动了吧?

  柏正看着她无辜惊怯的模样,险些给气笑了。怎么着,还怕他强行做些什么?

  他看也不看她,说:“赶紧走。”

  不然他不确定要先掐死她还是掐死自己。

  柏正简直想捏住喻嗔脸蛋儿,质问她怎么可以那么蠢,搞得他成天心脏乱跳像个傻-逼似的。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结果人家根本不喜欢他。

  他现在明明知道真相,还陪她演,说不清楚是可恶还是可悲。

  柏正靠树边,看喻嗔背影慢慢消失。

  半晌,他摸摸自己额头,上面仿佛还留着她退烧以后传过来的柔软冰凉。

  让人还没品尝够甜滋味儿,就一路苦闷到了心底。偏偏他谁也怪不了,一切是他自作自受。

  要是喻嗔找到了真正救她那个人,是不是也会像之前对自己那样对他那么好,对他笑,倾尽一切、努力成就他的荣光?

  柏正按住心口。

  一想到那个场景,他后知后觉疼得发麻。

  不,他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在她以为自己是她救命恩人的情况下,她都开始排斥他,如果知道他不是……

  柏正抿抿唇,给徐学民发短信――

  帮我查查,半年前那场地震,灾区究竟发生了什么,谁把喻嗔救出来的。

  *

  喻嗔休息了几天,感冒总算好了。

  她发现自从远离了恶龙柏正,日子都清净好过不少。柏正上课本就随心所欲,她刻意躲着点,倒是真的很少见到他。

  第二周来学校上课,喻嗔又恢复了活力。

  她体质原本并不算弱,可是遇见柏正以后,倒霉事实在太多,谁也经不住这么折腾。

  体校第二节大课间,会安排学生做体操。

  已经十一月深秋,全校排得零零散散。喻嗔站在同学们中间,前排的丁梓妍如众星拱月。

  丁梓妍上周摔了手臂,后来请了一周的假,直到今天才来学校念书,如今她的小姐妹纷纷上前关心她。

  桑桑看见丁梓妍那副重症病人的苦情脸就想笑,她说:“我还以为她养伤要养一学期呢,毕竟是小刀割了手都流马尿的奇葩。”

  不知道前面说了什么,丁梓妍看了喻嗔一眼,突然往中间走过来。

  她脸上竟然还挺客气的:“今天我生日,牧原和我邀请大家晚上在‘庆功宴’吃饭,也希望你们能来,晚上八点钟,不见不散。”

  “庆功宴”消费可不算低,好在她柏叔叔大方又有钱,丁梓妍刻意咬重这几个字,掩盖住眸中轻蔑。

  邀请喻嗔和桑桑他们,是丁梓妍想了许久的主意。她心想,喻嗔从灾区过来,家里肯定没钱,不说穿着打扮,到时候拆名牌礼物都能让她们好好羡慕一把。

  说到底,喻嗔的存在就像是丁梓妍心里一根刺,即便她什么都不做,丁梓妍也觉得自己被比下去了。

  恰好生日,丁梓妍想在这件事上找回面子,让她看看柏正和牧原他们送自己的礼物多贵重。

  丁梓妍不在乎邢菲菲和桑桑来不来,她盯着喻嗔,面上挂着笑:“喻嗔,你会来的吧?”

  喻嗔摇摇头:“抱歉。”她不想去,她和丁梓妍关系并不好。

  丁梓妍没想到喻嗔会直接拒绝。

  “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吗?”

  桑桑噗嗤一笑:“丁梓妍,人家不想去就不去呗,去不去都是自由,你难不成还绑着人去啊?”

  丁梓妍也意识到发火容易导致人设崩塌。

  其实说起来,她在学校本来人气还不错,在女生圈子里,她比较大方,时不时送朋友一些小礼物。在男生眼中她柔弱漂亮,暗恋她的人不少,只不过基于柏正,鲜少有人明讲。

  丁梓妍目的没达到,走回去。

  她外班的朋友问:“梓妍,她不来啊?这也太傲了吧,都是同学,邀请了都不来。”

  丁梓妍露出一个为难的笑

  容:“可能她不太喜欢我吧。”

  朋友心中不忿,安慰道:“梓妍,这种人不来就算了。她也没资格来。”

  另一个绑着卷发马尾的女生说:“梓妍,早上我看见吕飞航拎着礼盒来学校的,他一定是给你买了礼物。”

  都知道,吕飞航明恋丁梓妍一年多,吕小少爷家境也不错,时不时就会送些讨女孩子欢心的礼物。

  吕飞航送了一回,发现大佬柏正没反应。他瞬间一身轻

  松,该怎么追女孩子怎么追。

  丁梓妍听到礼物的事,扬起唇角。喻嗔拒绝来她生日宴会的事情似乎也没什么了。

  *

  喻嗔回到教室,在自己课桌里面发现一个礼盒。

  她课桌里常常会出现一些东西,巧克力、情书……但是包装这么精致的礼盒还是头一回。

  桑桑忍不住“哇”了一声。

  “berryk的手链啊,谁送的啊?”

  喻嗔也不知道,她翻过来,看见后面几个草书大字――吕飞航。

  桑桑:“噗!”那不是丁梓妍的忠实追求者么。

  喻嗔皱眉,这人她隐约听过。

  桑桑知道喻嗔向来不收这些,喻嗔还回去估计得尴尬,桑桑拍拍胸脯:“交给我吧,我帮你还回去。”

  “谢谢你,桑桑。”

  丁梓妍等了半天,都快放学了,依旧没收到那个据说贵重的礼盒。

  然后她就从卷发女生崔婷婷口中知道了真相。

  “吕飞航送给喻嗔了。”

  丁梓妍不可置信睁大眼,随即反应过来肺都快气炸了。这都第几回了!她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崔婷婷试探着说:“我们给她一个教训吧?”

  丁梓妍问:“什么教训?”

  “你觉得呢?”

  丁梓妍快气死了:“她拿了属于我的礼物,那就还一些回来。她不是来来回回都那几件土得掉渣的衣服么,我看她没衣服穿什么。”

  丁梓妍确实不住校,但是崔婷婷住校。

  崔婷婷听见要自己去,连忙摆摆手。尽管她不是什么好学生,像个小太妹,但是这种事也没干过。

  丁梓妍咬牙,说:“你把她衣服扔了,我礼物分你一半。”

  崔婷婷实在心动,半晌下定决心点点头。班上课程本就随意,她提前回了寝室。

  崔婷婷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本来只是回来看一眼,结果324没关门。

  她很快就找到了喻嗔衣服。

  除了干净的衣服,还有件匆忙换下来的蓝色小衫里衣。

  她把衣服往怀里一抱,打算装包里全扔了,结果敏锐地闻到了一股很香的味道。

  崔婷婷动动鼻翼。

  她目光落在蓝色里衣上,什么香水味儿?真好

  闻。

  *

  喻嗔没去丁梓妍生日宴会,邢菲菲和桑桑也没去。

  三个女孩子在食堂吃完晚饭回去,喻嗔一眼就看见自己衣柜开了。

  学校的木柜子有些年头,没有翻修,也没法上锁。桑桑记性差,往往走在最后一个,还忘记关门。

  喻嗔过去检查,桑桑也有些急,问道:“喻嗔,你丢什么了吗?”

  喻嗔心沉下去,低声回答桑桑:“衣服都

  不见了。”

  她衣服本就不多,一件本来打算现在回来洗的蓝色小衫,还有干净的毛衣、黑色裙子,包括裤子和外套,都不见了。

  喻嗔冷静下来,说:“你们检查一下自己的东西,有少了什么吗?”

  三个女孩子一核对,发现除了喻嗔的衣服,什么都没少。寝室失窃还是头一遭,然而这回谁都看得出来是恶作剧。

  喻嗔的衣服不值钱,寝室钱都没掉,单单就掉了喻嗔的衣服。

  桑桑心里愧疚极了,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都怪我,邢菲菲说过我几回让我记得关门,我总是忘记,我一定要找到是谁拿的!”

  晚上还要上晚自习,桑桑从自己衣柜里拿出一件外套往喻嗔身上披:“你先将就一下穿我的,我们去找找。”

  寝室里面没监控,外面总有监控吧!一个个排查,不信找不到人。

  *

  乔辉他们在外面电竞城玩,也收到了丁梓妍的生日邀请,她每年生日,真是恨不得邀请全世界。

  “啧,正哥,她花的你家的钱吧?”好大的手笔,请那么多人。

  柏正嗤了一声:“老头子的钱。”

  往年他也会因为那床被子看心情给,可是今年他没去。更别说牧原也在,柏正看见那人就手痒。

  他这段时间疯得厉害,都装人小姑娘救命恩人了,搞得他每天都很暴躁。

  这其实很可笑。

  因为即便他认了下来,这几天喻嗔也没来找过他。他想着前几天就算了,人多半生病,这两天总该好了吧!

  结果喻嗔人影子都不见。

  怎么回事啊她,还报不“报恩”了,想不认账了是吧?

  庞书荣见柏正操作手柄的狠劲儿,暴躁喷-火龙一样。他思忖,好像……他们好几天没看见喻嗔了吧。

  庞书荣不确定自己猜测正不正确,他状似不经意说:“早上我遇见吕飞航,他躲躲藏藏拿了个礼物。”

  乔辉喷笑:“给丁梓妍的吧,这货怕正哥,真够怂的。”

  柏正充耳不闻。

  庞书荣看一眼他,说:“哦,不是,听他们班人说,他送给喻嗔了。”

  柏正手指顿住,抬眼,似笑非笑:“给谁?”

  庞书荣内心了然:“喻嗔。”

  柏正语气很不好,不知道是针对谁,他说:“

  她欢欢喜喜收了?”

  庞书荣说:“那倒不知道。”

  柏正起身,往电竞城外走,妈的吕飞航个龟孙儿,他不发火当他不存在是吧。

  乔辉疑惑地问:“正哥去哪儿呢?”改变主意去丁梓妍生日宴了吗,那他们要不要去啊?

  庞书荣用一种看透一切的目光,看着电子屏幕前柏正暂停的关卡,忍住笑对乔辉说:“打你的游戏。”

  *

  柏正回到学校,才发现今晚高二的楼特别安静。

  看来丁梓妍过个生日张扬得过分。

  他直接上楼,去四班教室。

  里面就空荡荡几个人,他一眼就看见了背英语课本的少女。

  她身上穿着一件嘻哈风短外套,有种搞笑的呆萌感,和她以往画风完全不同。

  四班班长猛然抬头看见柏正,吓了一跳。

  十五班日天日地的恶龙啊。

  他不是应该去参加丁梓妍生日宴会了吗?怎么会来他们班。

  一个班都想看又不敢看地盯着柏正。

  柏正哼笑:“喻嗔,出来。”

  喻嗔抬起头,看见他愣了愣。桑桑小声说:“不是吧,我们前脚才查了寝室外面监控和丁梓妍有关,后脚他就来讨回公道了。”

  这话让喻嗔也带上几分不安,她还记得柏正让自己给丁梓妍道歉的事。

  他那么张狂,从来就不是在乎是非的人。

  柏正见小姑娘磨蹭到快在板凳上生根发芽,就是不出来的架势,他说:“搞什么,出来啊你。”

  喻嗔没办法,只好顶着全班寥寥无几的目光出去。

  夜风吹动她的发,她抬眼不安地看着他。

  这幅样子,真收吕飞航那孬货的东西了?

  柏正没来由不爽到极致,他拎着小姑娘花里胡哨的外套:“外面去说。”

  小花坛灯光幽暗,柏正伸出手:“吕飞航的东西呢,拿来,什么都收啊你。”

  喻嗔愣了愣,摇摇头:“我请桑桑还给他了。”

  柏正说:“真还了。”

  喻嗔点点头。

  柏正眼里渐渐染上笑意。

  还挺自觉。

  外面夜风挺凉,他看她这一副不伦不类的呆萌样,忍不住弯了弯唇:“喻嗔,你穿的什么玩意儿?”

  乖乖巧巧一姑娘,穿件杀马特外套,怎么都画风不符。

  “是桑桑的衣服。”喻嗔说。

  “你衣服呢?”

  喻嗔看着他,知道他偏心眼儿,所以不想说。

  柏正虽然暴躁,可是他并不蠢,见她这模样,他眉眼冷了几分:“衣服去哪儿了?敢骗我试试?”

  体校这些年的乱,他深有体会。

  喻嗔见他凶恶的模样,只好说:“被人拿走了。”

  “谁干的?”

  喻嗔心想,说了她会不会最后一套衣服都不保了?她大眼睛漾着学校微弱的光,就是不说话。

  柏正险些给气笑了。

  “妈的问个问题这么着急,你不说,老子找你们班那杀马特说。”他转身就要上楼。

  喻嗔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他口中的杀马特是桑桑。

  他怎么还给人取外号!他自己难道没有刺青么!

  她微不可查鼓了鼓脸颊,想起桑桑也怕他,喻嗔拉住他衣角。

  少女小手白皙羸弱,他感觉到宽大的外套被人拉了拉,柏正忍不住弯了弯唇。

  “说啊。”

  喻嗔抿抿唇,有几分认命:“监控里看到,是崔婷婷。”

  柏正知道这个名字,他听丁梓妍念过许多次,他眼神冷了几分。

  喻嗔本就有点怕他发脾气,忍不住后退一步。

  柏正见她这模样,心里生出几分火气,又有几分无奈:“怕什么啊你,又不凶你。”

  少女望着他,不说话。

  然而那样清透却不信任的目光,让柏正猛然怔住。曾经,也有个这样的事情。当时喻嗔明明解释得很清楚,说不是她做的。

  可那时候,他心里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只带着对她的无尽恶意,逼着她向丁梓妍道了歉。她被伤害,她的委屈,全部来自于他。

  他心里像是被人狠狠扎了一下,疼得微微紧缩。

  连少女身上原本搞笑的嘻哈风衣服,也骤然让他心疼懊悔起来。她的一切犹豫、踟蹰,让人想想心都揪了起来。妈的,都怪他行不行?

  柏正拉开拉链,脱下自己外套。

  深秋空气清冷,十一月的夜晚,灰蒙夜色渡上暖黄的光晕。

  喻嗔猝不及防被宽大的外套裹住。

  她抬眼,就看见一双三分压抑的眼睛,浓烈而深邃,像一把越烧越旺的火。

  他看着她,心肠柔软又疼痛,最后缓缓笑了。

  “喻嗔,带你讨回公道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