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女神 第11章光芒

小说:深渊女神 作者:藤萝为枝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喻嗔回到教室,把手机还给桑桑,拿着小粉扑的桑桑双眼放光:“喻嗔,录像了吗?”

  喻嗔摇摇头。

  “那你拿手机准备干嘛的?”

  “打110或者120。”不是说城里的警察叔叔和救护车来得特别快么。

  桑桑愣了愣,反应过来险些笑得捶桌。

  喻嗔没办法理解到底笑点在哪里,她坐下来继续写习题。

  一张扑克牌飞到喻嗔脚边,前排的男生在起哄声中回头,红着脸说:“喻嗔,可以帮我捡一下牌吗?”

  “好的。”喻嗔帮他捡起来,递给他。

  这样的事情有时候一周要发生好几回,桑桑不满地瞪一眼他们:“自己没长手吗?”

  男生们嘻嘻哈哈,有人撞一下同伴,说:“没骗你们吧,我就说喻嗔脾气很好,比咱班长脾气都好。”

  其他人赞同地附和:“上回跑两千米,还是她给我冲的葡萄糖。”

  “她也来了排球场。”

  本来大家都以为她长这么漂亮,多半有些傲,不太好相处,可是这几周相处下来,人家特别和善。

  水乡养人,她整个人秀气纯然,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全年级大部分男生都把她当理想型初恋,还有人偷拍她看书的照片当屏保。

  第二节晚自习下课的时候,前排一阵响动。

  喻嗔抬头,看见丁梓妍在发脾气。

  她气冲冲的,对后面的女生说:“你要打电话能不能出去打,聊得恶心死了,影响我复习。”

  女生涨红了脸,对不起三个字说了一半,又被她后半句气得不轻:“我不聊就是了,你干嘛说恶心死了。”她确实在和一个有好感的男生聊天,也下意识控制了声音。那男生说句话把她逗笑了,没想到丁梓妍一下就发脾气。

  女生的同桌拉了拉她,但是在体校念书,一大半都有自己脾气。女生抽出自己的手,愤愤道:“你之前天天第三节晚自习给牧原打电话那么大声,我们有说过什么吗?你自己感情不顺,就把火撒在别人身上,谁不知道次次都是你主动去找牧原啊。”

  丁梓妍气红了脸:“你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同桌劝女生道:“行了行了……”

  班上的人全看过来,丁梓妍一想到女生说的那些话,就觉得窝火和丢脸。牧原也算三中的有名人物,为人正义阳光,乐于助人。而且每个周五周一,都会有豪车接送。

  之前有人揣测牧原家世,好奇来问丁梓妍。

  丁梓妍说,牧原是柏正表哥。然后她又补充一句,他爸爸在外省开公司呢。

  众人皆惊:“那他家比柏正家还有钱啊?”

  丁梓妍眼里闪过一丝不自在,面上依旧笑道:“当然了。”她撒了谎,牧原家本来也穷,牧原爸爸那个小公司都是柏正母亲仪夫人出资赞助的,豪车也是

  仪夫人接侄儿的,归根到底都是柏家的钱。

  那时候很多人羡慕她男朋友温柔体贴家世好,可是牧原对谁都好,以至于丁梓妍特别没有安全感。她缠得狠了,虽然牧原没说什么,但是没想到在同学们眼中,这件事成了个笑话。

  丁梓妍总觉得此刻周围人看自己眼神轻视,仿佛笑她倒贴牧原。

  她刚要发脾气,下课铃声响起,丁梓妍想起什么,冷冷看女生一眼,跑出教室,往十五班去了。

  女生同桌担忧道:“她不会找柏正去了吧,早知道你别惹她。”

  女生也有点后怕,十指交叠不说话。她确实不怕丁梓妍,可是柏正的名声……

  柏正嚼着口香糖在和庞书荣下象棋。

  丁梓妍走过去:“柏正,你答应给我的票呢?”

  柏正随手从兜里摸出来扔给她。

  丁梓妍要走才发现柏正脸上的伤,她知道他打架去了。看他这幅不.良少年的样子,她心中下意识厌恶。

  她拿着票就离开,压根儿没打算和柏正讲她刚刚发生的冲突。

  丁梓妍清楚,柏正不管这种事,甚至很烦。女生撕逼他半点兴趣都没有,顶多回她一句智障玩意儿。

  丁梓妍一回来,桑桑连忙戳戳喻嗔:“嗔嗔快看,热闹开始了。”

  喻嗔抬头,丁梓妍拿着总决赛的票回来,她朋友立即懂她意思:“哇体育馆下周一那天的入场券啊。”

  丁梓妍微微一笑:“对啊,柏正特地给我的。”

  此一出,班上纷纷开始说刚刚柏正打架的事。

  “柏正真的为了丁梓妍打张坤啊。”

  “那还有假。”

  丁梓妍听见他们的话,心里郁气总算散了。

  桑桑扁扁嘴:“柏正为了她真豁得出去,抢外校.校.霸的票都干得出来。”

  喻嗔摇头,辩解道:“不是的,柏正是为了去救人。不是抢票。”

  桑桑不信:“柏正那种人会救人?丁梓妍都说是柏正特地给她找的。”

  喻嗔坚持道:“他没有抢票。”她不相信恩人是那样的人。

  丁梓妍正在和人眉飞色舞地说着下周一看牧原比赛的事。

  喻嗔心里有些难受,柏正确实为丁梓妍做了不少,可是丁梓妍只说柏正对她的倾慕,绝口不提柏正没那么坏。

  喻嗔怏怏不乐地想,柏正喜欢一个姑娘,可这姑娘太坏了,利用他的好,却对他一点都不好。

  *

  周一就是体校的半期考试。

  在别的地方宽松,但是对于考试这件事,衡越体校额外严格。他们学校那个普通话不太标准的校长,有个格外坚定的信念,成绩可以差,但是绝对不能造假。

  因此监考时,老师们也很认真。

  “老规矩,同学们上缴

  手机,答题过程不能交头接耳,不能传递纸条,不能夹带小抄,可以提前交卷。”

  同学们满脸不甘不愿把手机扔进了收纳袋里,考试开始。

  因为座位随机排,喻嗔和丁梓妍一个考场,除此之外,竟然还有乔辉。

  乔辉高兴极了,给喻嗔挥挥手。

  丁梓妍看一眼喻嗔,眼里带着几分傲慢,她心想,这运气不错,可以让喻嗔亲自感受一下,自己是如何碾压她的。

  丁梓妍一想起那些男生背后说喻嗔是小女神就生气又妒忌,她在这破学校读一年了,那些垃圾学生都没这么评价过她。

  考试正式开始。

  第一门文化课考语文,喻嗔目光大体看了一遍题,之前桑桑说过,体校别的不行,卷子水平却是到位的,校长为了让他们随时感受高考难度,次次都请求和三中用同样的题。

  喻嗔沉下心,开始答题。

  教室里钟的指针滴滴走动,过了二十五分钟,乔辉笑嘻嘻举手:“老师,交卷。”

  老师走过来收他卷子。

  他边走边和同学们打招呼:“兄弟们,我走了,你们继续奋斗啊。”

  考场一阵笑声。

  老师黑着脸:“交了卷子赶紧走,不要逗留。”

  有了第一个提前交卷的人,后面的同学几乎都没写到一小时就交了卷子。

  喻嗔没抬头,最后半小时,教室里只有她和丁梓妍了。

  丁梓妍瞥喻嗔一眼,哼,装模作样。

  最后二十分钟,喻嗔检查一遍,交了卷离开。丁梓妍坚持走在最后一个,彰显学霸与众不同的风范。

  两天考试时间很快过去,周五会出成绩。

  桑桑和邢菲菲丝毫不关注考试成绩的事,桑桑撑着下巴,只叹惋道:“还从来没去看过体育联赛决赛,真遗憾。”

  邢菲菲眼里黯淡了一瞬,然后若无其事拿了条毛巾:“我跑步去了。”

  邢菲菲走了,桑桑小声凑在喻嗔耳边说:“她又和家人吵架了,我听见她爸爸说她是个废物。”

  喻嗔看着邢菲菲高挑的背影,女孩子孤孤单单的,显得清冷不合群。

  喻嗔低声说:“她不是,每个人都不是。”

  为了这个目标,她这次考试也要拿第一。

  *

  周五放学前,廖羽满面红光拿着成绩单走进教室,她激动得眼尾泛红。

  班上有人大声调侃:“廖老师,是不是我们班考了第一啊。”

  同学们哈哈大笑。

  都知道这是句开玩笑的话,毕竟四班从来没有考过第一,往往都是六班第一,十五班全年级垫底。

  虽然大家都是差生,可是差生也差得千姿百态嘛,还是有点差距。

  廖羽这

  次非但没生气,还笑了:“你猜得差不多吧。”

  她穿着高跟鞋,哒哒哒走上讲台:“我们班这次有个同学考得特别好,是有史以来衡越最好成绩!不仅为我们班,还为我们学校争了光!”

  大家纷纷看向之前的第一名丁梓妍。

  丁梓妍也有些诧异,随即抬起下巴笑了笑,她这次确实考得不错,她估过分,比之前都好一些,说不定能480多分,换成高考也能走个一般的本科了。

  这一年t市高考总分是660分,语数英每科120分,理化生每科100分满分。

  廖羽的欢喜都快从心里溢出来,没想到他们学校有一天竟然能捡到宝!

  “第一名是……”

  因为廖老师激动的渲染氛围,此刻大家都忍不住屏住呼吸。

  “喻嗔同学,总分612分!”廖羽说出这个分数时,心情依旧高亢,嗓音都变调了。

  同学们看着丁梓妍的目光顿住,纷纷转向喻嗔的方向。

  半晌,有人反映过来:“卧槽?多少分!”

  “612!!!”

  “我去!这是什么逆天分数,我在做梦吗?我们学校,有人能考六百多分!三中六百多也是第一名了吧。”

  丁梓妍也愣住了,随即不可置信地看向喻嗔。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有六百多分成绩!

  桑桑手都抖了:“我没做梦吧,啊啊啊啊我没做梦吧!天啊,喻嗔你太棒了。”

  喻嗔笑起来,她也很高兴,上了500分就有参赛资格,柏正和邢菲菲这些体育第一名就可以名正顺去比赛了。

  这件事在学校都已经炸开了锅。

  为了以防万一,教务处还特地去调了监控,确保这个逆天分数的真实性。不是他们怀疑学生,而是体校建立以来,就没这种例子,不说老师,校长内心都被暴击了。

  结果显示,喻嗔确实是真实水平。

  放学的时候,喻嗔东西都没收,跑去追廖羽了。

  “廖老师。”

  “嗯,什么事?”廖羽现在看喻嗔,简直就福宝,怎么看怎么欢喜,自己学生考得好,她走路都带着风。这么多年,总算觉得自己是个文化课老师了。

  “我听说,学校有人考了500分,就能去参加全市体育联赛,是真的吗?”

  廖羽愣了愣:“这个啊,是有这么回事。”

  “老师。”喻嗔眼睛弯弯,“能申请让同学们参加比赛吗?”

  廖羽愣了愣,别人唾弃他们学校太久,久到连自己都忘了他们学校曾经也有资格。廖羽眼睛里竟然忍不住泛出湿意:“好,你等等。我向校长反映。”

  喻嗔等了好一会儿,夕阳西下了,廖羽老师再次接到校长电话。

  校长说:“那头很为难,因为排比赛时没有加入我们学校。他们说,希望我们明年再加入。今年据说有个数学竞赛,高考可以加个人分。如果喻嗔想去参加比赛,他们会给推荐名额。但体育联赛,明年再申报资格。”

  廖羽看向喻嗔,一时也有点为难。

  如果喻嗔选择参加竞赛,那她名牌大学概率大多了,而其他人只是晚一年有资格而已。学校其他孩子,上大学的概率本就不大。

  “喻嗔,你怎么选?”

  十月下旬的秋季里,少女眼睛很亮,毫不犹豫道:“我想让同学们今年有比赛资格!”

  *

  喻嗔出校门时,同学们基本都回家了。

  黄昏的街道,带着几分萧索的秋凉。

  脸颊上带伤的一群少年,三三两两从网吧出来。

  喻嗔笑着冲他挥挥手,声音清脆地喊:“柏正!”

  柏正回头,她站在无边秋色里,见他回头,高高兴兴冲他跑过来。

  那一幕后来他过了很多年都没忘。

  满地的梧桐落叶,金黄的世界。

  她身后的肮脏而灰败的街道,周围鼎沸人声。

  她满怀希冀,带着一个世界的光亮。

  而如今,这光亮为他。

  他听见她的声音:“你们可以去参加联赛,证明自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