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第96章全文完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诀虽然答应得好好地,倒是真的没有在身上留下什么痕迹。殷媛扶着她的脑袋,果然是左看右看都十分满意。

  “还没行呢?”阮安安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无奈:“殷大侠手艺越发精湛了,臣妾现在简直貌若天仙,可以去面圣了。”

  殷媛笑着收了工具,“那行吧,走。”

  于是两人再度上车直奔目的地。

  和上次不同,这回选的地方是青城有名的娱乐酒吧vaa。

  vaa上下好几层,喝酒唱歌打牌多大的vip包厢随意选,甚至还非常贴心地在楼上准备了好几层的客房。

  姜怡比她们早到,两人进来的时候她正跟这店的经理聊天。

  “姜怡也是牛逼,”殷媛一下子笑了,“你说谁能想到,姜家大小姐,标准的乖乖女,却手握青城所有酒吧的终身黑卡。”

  阮安安也跟着起哄:“啧啧啧,了不得啊。”

  几人有说有笑地被酒吧经理带上了楼上私人包厢。

  今天这番碰头其实没什么特殊意义,就只是单纯的大家都没事儿那就约出来开心一下。加之阮安安也憋了好几天没给他们更新自己和顾诀的动态了,倾诉欲简直爆棚。

  这一晚上的前半场,三人在包厢里吃了顿特聘法国大厨现做的大餐。酒倒是没怎么喝,都留给后半场了。

  吃完饭后转移阵地,到了酒吧二层的吧台,专门喝酒。

  作为距离脱单距离最近的人,阮安安不负众望,从坐下就开始叭叭这些天发生的事儿。

  阮安安一口接一口地喝完了第一杯酒,“就最开始那天,要微信的事我不是告诉你们了么?唉,虽然我们加上微信之后也没怎么聊天……但是我后来一想,不管怎么回味,都觉得他当时那个表情还有说的话是在暗示我啊!”

  殷媛摆摆手:“这个涛过了不是?那么明显的暗示,明显是对你有意思了。”

  阮安安接过来第二杯酒:“然后加上微信第二天,那会儿我太激动了嗨到后半夜,一宿没睡好,到教室之后他问我是不是很困,我就承认了啊,然后没想到!他竟然给了我块薄荷糖——!”

  “等等,”殷媛打断说:“你们教室那么多人,他怎么就问你困没困不去操心操心别人?哦,困了就困了呗,你俩要是普通同学人家为他妈啥要给你糖?”

  阮安安被震住。

  殷媛:“他要是对你没那意思,别人还困呢,他怎么不给别人薄荷糖?他是出来卖糖的???”

  阮安安:“……妈的你说的对!干!!!”

  姜怡:……

  两人开始喝第三杯。

  “啊啊啊我跟你讲!”阮安安突然想到今天早上,激动得不行:“我之前把翘屁股弄成我那个博弈杯的组员了,当时我一问他就答应了,我就觉得奇怪,他怎么也不怕我是学渣坑了他。”阮安安继续道:“今天我们聊到这个事儿——我这一想,我好歹是哈佛出来的人,我不能怂啊!我就跟他说,不用担心,我还是能带你飞的。”

  “然后?”

  “然后他说……”阮安安红着脸,“他躺好了……”顿了顿,补充道,“还是故意凑到我耳边说的!”

  “噗……”姜怡是真的差点儿喷出来,她咳了两声,有些惊讶,“不是,这男的好会啊。”

  “不然呢?”殷媛扬扬下巴:“能把清心寡欲二十多年的人迷成这样?”

  阮安安趁两人调侃,玩手机的时候突发奇想发了条朋友圈,还笑眯眯地设置成仅一人可见。

  接下来,姜怡全程开始看戏。

  到第四杯的时候——

  阮安安:叽叽叽!喳喳喳!

  殷媛:咕咕咕!所以嘛!他肯定对你有意思啊!

  “……”姜怡试图制止:“不是,怎么就突然这么激动了?你们俩酒量都不好,这鸡尾酒度数不低,一会儿别再……”

  然而没起丝毫的作用。

  第五杯,阮安安直接上头了:“翘屁股绝对是喜欢我!!!”

  殷媛也非常刚:“他不喜欢你老娘一辈子没有性生活!!!”

  全程旁听第二杯酒还剩一半的姜怡:“…………”

  这会儿已经九点多了,姜怡没算到这俩货今天倒这么早——三人行必有一人清醒,幸亏她今天没怎么喝。

  殷媛比阮安安稍强,独立行走没问题,就是精神有点儿亢奋。刚才去了趟厕所回来之后一直小声逼逼没停:“我不就是看花眼了……进错了厕所……那又怎么了?薛昭这男的真他妈绝,就他张了张嘴会逼逼……”手机端sm..推荐阅读sm..s..

  姜怡有些惊讶:“薛昭也在?”

  “嗯,”殷媛说,“拄着拐,噗哈哈哈哈哈他还瘸了!哈哈哈哈!”

  姜怡没跟她一起笑,头大得不行,她指了一个方向,“宝贝你自己能走,从那儿下电梯先去停车场,我叫了我家司机来接,”她又指了指趴在一边的阮安安,“我得把这酒桶抗下去。”

  殷媛摆摆手,慢悠悠地往vip电梯方向移动,而姜怡也把阮安安的胳膊架在自己身上。

  她是在摆弄阮安安姿势的时候,发现距离两人几米的地方站着一道修长人影——很高,身材贼好,挑不出任何毛病的那种好。

  搬酒桶不耽误看帅哥,姜怡不自觉地吹了个流氓哨,“哟,不看脸都觉得是极品。”

  阮安安耳朵这会儿好使了,立刻睁眼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但她醉得不太能站起来,依旧靠在姜怡身上。

  “诶……你等会儿?”阮安安眼前都开始有重影了,她趴在姜怡肩膀上,虽然大脑一片混沌,但依然眯着眼看着不远处站着的人,却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