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第92章番外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诀虽然答应得好好地,倒是真的没有在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阮安安久久地盯着那行字,盯着这个黄通通地太阳表情,连这表情都好像在嘲笑她。

  苍天大地啊,看到一个帅哥屁股翘就说是自己老公?

  她对顾诀的执念已经深到这种程度了么???

  说实在的,阮安安也说不出来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她手指抖了抖,也不知道该打什么回复姜怡——姜怡应该不会撒谎,而面对这样耻辱的事实,她又无从辩解。

  最终想象了一下烂醉如泥的自己是怎么被姜怡送回来的,她更是彻底没了发的想法。

  与其想用语让姜怡消气……还是以后送她张什么全球通用酒吧黑卡比较现实。

  群里满屏都是那些控诉她罪行的话,阮安安简直没眼看第二遍,飞速切出去。却发现就在刚刚,又多了两条消息。

  秋妍:小姐姐你好!今天为什么没来上课呀!(我就是问问,因为本来想今天给你介绍下组员来着~)

  秋妍:还有,那个,你同桌也没来……闭嘴

  秋妍:[我绝对不是在八卦.jpg]

  阮安安看到“你同桌也没来”这里先是愣了一下,但再往下到这个表情包,一瞬间就笑出来了。

  秋妍这是看他们俩都没去上课,觉得她是跟顾诀约好了去干什么事?

  阮安安笑着回了她一句起晚了,又发了个表情包。而接下来,大概是她的手指有自己的想法,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跟顾诀聊天的微信界面了。

  顾诀的微信名就叫gj。阮安安还没给他改备注,主要是她害怕自己放上去一个“翘屁股”,到时候上课被他看到……那多不好。

  说起来,他们加了微信这一周时间里,两人还从来没聊过天,朋友圈倒是会点赞——比如阮安安昨晚专门发给他一个人看的朋友圈,没多久就被他赞了。

  阮安安趴回床上翻了个身,“说点儿什么呢……”

  她看着那个头像里的美手,正琢磨着该怎么给他发条信息委婉地问一下你今天为什么没去上课,原本空白的对话框却突然蹦出一条消息。

  说曹操曹操到,阮安安吓得手机差点儿扔出去。

  等她定了定神,低头一看——

  gj:有时间吗?

  ……那能没有吗?

  阮安安立刻回:嗯嗯。

  gj:虽然这么说有点冒犯……

  gj:能给我发一张照片吗?你的。

  ……发照片?

  ……要干嘛?

  阮安安不是不能发,给自己看上的男人发照片她当然乐意。但她十分好奇,一时间也忘记问他为什么没上课这事儿,噼里啪啦打字:可以,但为什么突然要这个?疑惑手机端sm..

  gj:语音消息

  ……卧槽这他妈怎么直接发语音消息了!

  而且还足足十五秒!

  阮安安咬了咬唇,深呼吸了一次才点了语音,而后立刻把手机放到耳边——

  “我今天没去上课。”顾诀的声音微哑,带着初醒的鼻音,入耳像是过了电一样有磁性,“……其实也没什么,”他语调似是很随意地说:“就是觉得今天见不到你了,挺不习惯的。”

  “…………”

  就是觉得今天见不到你了。

  挺不习惯的。

  阮安安这下子手机真摔了,摔进了被子里。她整个人都是懵的,心跳先停了一瞬,紧接着以极高的频率开始蹦蹦跳跳,好像连血液都跟着变热。

  阮安安最后选了张没发到朋友圈的近期自拍发了过去,穿着很符合她平时去上学时候的人设,完美诠释清纯小白花五个字的那种。

  而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她反反又复复把这条十五秒的语音听了再听,仍觉得不满足,还点了收藏。首发..m..

  臭妹妹军团也有了新消息,是殷媛醒了。

  阮安安也顾不得别的,她正在兴头上,立刻把这事儿简短地复述了一遍发到群里。

  “来,我给你翻译一下,”殷媛说,“他的意思吧,其实就五个字儿。”

  阮安安安阮:哪五个?

  殷媛又发来一条语音。

  ——“老子想你了。”

  阮安安彻底拜倒在这个解读之下,“嗷”的一嗓子整个人砸回了被子里。

  ……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名臣公寓内。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少女,米色的上衣把人衬得很温柔,自然直的长发披在肩上,脸上的笑靥纯美,一双微微弯起的杏眼光华流转,格外灵动。

  顾诀看了好一会儿,才点了保存。

  想了想,又把这张图设置成聊天背景。

  之后起身走到客厅的猫篮子旁。

  他直接坐在地毯上,还没等说什么,原本趴在窝里一动不动的橘猫就慢吞吞地爬了出来,非常自觉。

  猫长得很可爱,但眼角有一道白,那是再也不会生出毛发的疤痕。相比普通的橘猫,加了这道疤的它看着倒是很有标志性。

  顾诀开口:“笨笨。”

  橘猫耳朵一动,趴到他腿边蹭了蹭。

  顾诀感慨:“这还是她给你取的名字。”

  橘猫在地上翻了个身打了个滚儿。

  顾诀叹气:“然后我微信用的你当头像,她都不记得你了……”

  橘猫小小地“喵”了一声。

  “……你说你是不是随她啊,”顾诀笑着去挠它下巴,橘猫在他修长的手指下舒服得直眯眼,“都这么笨,嗯?”

  -

  阮安安周五的课没去,接下来就是连着两天周末。一连三天都见不到顾诀,还真不是一般的空虚失落。

  她周末也一直没闲着,基本大半天都耗在公司,被林老给安排得明明白白。

  不过好在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周日晚,阮安安洗完澡爬进被窝准备网上冲浪,没想到最先冲过来的是顾诀。

  ——他竟然问她,明早要不要一起吃早饭。

  其实阮安安本来是不吃早饭的,她在哈佛的时候也不怎么吃,有时候太不规律了的话还会爆发一次胃病,而且已经养成习惯了。

  但这是翘屁股问的!必须吃!

  于是这番举动直接导致了后来两人连续四天出现在食堂,论坛天天有相关贴——

  #两个交换生今天吃的是包子#、#今天好普通哇,就是豆浆油条,吃一样的东西我就能有神仙爱情了吗#、#那对儿交换生又来食堂啦啊啊啊啊啊疯狂偷拍#、#那对儿这周不是天天去食堂么?刚刚大妈感慨这周吃早饭的人多了好啊哈哈哈哈哈(说的就是我#……

  从最开始的“两个交换生”已经变成了“那对儿交换生”,真是可喜可贺。

  一直到周五。

  周五的课是下午的,自然不存在一起吃早饭的事。阮安安中午睡了一觉,早早到了教室,开始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阮安安一直牢记那天在vaa喝醉酒之前自己跟殷媛的对话,更牢记顾诀发的那条被她一周听了几百次的语音,包括这周的早饭,所有的蛛丝马迹,全部都指向一个结论。

  ——翘屁股对她有意思。

  阮安安想了好几天,虽然总觉得自己想出来的还是个馊主意,但总归能起到旁敲侧击暗示他点儿什么的作用。

  她到教室坐了没多会儿,男主角就来了,而原本大脑内的构思想法在一看到男主角的一瞬间,格式化了一下。

  都说人对美色是有免疫力的,再怎么好看的人看多了也就不觉得惊艳了。

  但阮安安现在极度怀疑这理论是否成立。

  怎么她看这个人这张脸就没腻呢?

  怎么就依然跟第一回一样惊艳呢?

  阮安安故作镇定地跟他打了招呼,又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句:“我发现你好像挺喜欢这件衬衫的。”

  “嗯?”顾诀人还靠在墙上,就这么扯了扯衣领,这个动作被他做得莫名有些痞帅,“这件?”

  阮安安点头。

  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身上就是这件白衬衫,也不知道他怎么能把这么简单一衬衫穿得俊逸出尘。

  顾诀笑了笑,没反驳也没肯定,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儿糖扔到阮安安桌子上,“今天的。”

  这操作阮安安也已经习惯了,

  自从上次薄荷糖之后,顾诀开始变着花样和牌子,一天送一块儿糖给她——而且竟然还都挺好吃。

  今天是草莓味儿的。

  阮安安把糖塞嘴里之后,一下子按照自己原先的设想打开了话头:“突然想起来……我以前有个朋友。”

  顾诀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极为配合:“嗯,怎么了?”

  “她有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小哥哥,两家是邻居。我朋友呢是初一发现她喜欢那个小哥哥的,但她一直没说——因为小哥哥对她好像也有那么点儿意思,所以她觉得两人一直都是两情相悦的状态。”

  “一直到后来,她没跟那个竹马一起上高中,没多久那个小哥哥就跟别人谈恋爱了。”

  “从头到尾都是我朋友自己以为的,她以为那个男生是跟她两情相悦,其实那男生还真就没有那方面的心思。”

  “所以后来,男生说他把她当朋友,她就又气又难过……”

  这不是编造,这其实是殷媛的亲身经历。阮安安和姜怡是高中在宿舍听到殷媛讲起的,那会儿两人给她好一个安慰。

  “谁他妈要跟他做朋友!”殷媛当时还小,边哭边说:“以前我凌晨五起床点去给他排队买他最爱吃的小笼包!老娘是想跟他当朋友?!”

  后来殷媛也谈过几个男朋友,但好像都不走心,于是现在微信名也自暴自弃地改成了殷媛没姻缘。

  ……

  阮安安回忆了一下往昔,而后下了总结性论:“其实没有谁对谁错,我讲这么多就是突然想说——”

  她顿了顿,也不知道为什么,声音有些底气不足:“……你知道吧,男女间通常是是很难有纯洁的友谊的。”

  阮安安默默咽了下口水,却还是没胆子说出那句心里话——

  比如我。

  就只想泡你。

  阮安安讲了这么一大通,顾诀看着她没说话,眸子微亮,看着没什么表情变化,但唇角似乎有了不太明显的弧度,把他整个人的轮廓都给柔化了点。

  她盯着他的脸,像是被下了蛊,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好像是“朋友”两字在最开头。

  可面前的人表情有些微妙,转而笑开,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

  顾诀微微挑眉:“谁说我跟你是朋友?”

  阮安安倏地瞪大眼。

  这句话说完,他的眼神就跟平常不太一样了。薄唇轻启,说话的语速也很慢,伴着一股清新好闻的薄荷味儿萦绕两人中间。

  “我的确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但也没觉得你会这么想……”

  顾诀眉眼有些无奈,眼角微微弯着,像是蕴了光。他叹了口气,笑着道:“我还以为,我追的已经很明显了?”

  但就因为这一句话。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的脸全程都红透了。

  两人道别的时候,阮安安离开的步伐迈得比来时快了太多。

  她走得十分干脆,并不知道顾诀兴致盎然地看了会儿她的背影,而后挑着唇角转身,朝着跟她相反的方向走去。

  c大本部附属医院。

  顾诀找到病房推门而入的时候,隔音很好的病房里一瞬间传出来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而床上的病号一见到他,立刻伸出手指控诉:“顾狗——!”

  薛昭扯着大嗓门嚷嚷着:“我等你探病等了一上午了!是我腿断了不是你丫腿断了,还他妈得我单脚蹦着去接你?!你怎么这么慢???”

  薛昭大大咧咧惯了,顾诀跟他认识这么多年,也早就有了抗体。

  顾诀带上门,看着护士给他调整好固定高度,这才气定神闲地走到病床前,开口就问:“怎么,想爸爸了?”

  “……”薛昭咬牙:“你这张嘴真是从来不说人话,就会汪汪叫。”

  顾诀挑挑眉。

  他其实不怎么在乎外号,只是看□□桶吃瘪实在好玩儿。

  □□桶薛昭这次的断腿原因,简单概括来讲就是三个词——

  失恋,酒驾,车祸。

  等顾诀走回床前,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余光却扫到他石膏上歪歪扭扭的几行字。

  上面满是“狗子早日康复”、“天涯何处无芳草”、“一根更比一根好”等字样,一看就是那群人来探病时候写的。

  挺切题,也非常有警示意义。

  薛昭看到他的视线方向就知不妙,连忙道:“你干什么!顾狗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不准!不准——”

  顾诀恍若未闻,憋笑着拿起旁边的马克笔,也在他石膏腿上写写画画:“他们把大道理都写完了,我就鼓励一下你。”

  薛昭一边骂一边伸长脖子去看。

  顾诀写了异常醒目的四个大字。

  ——儿子,加油。

  薛昭气得脸都红了:“…………顾狗你妈的!!!”

  顾诀写完,把这全是励志名的石膏腿给用手机拍照留念,薛昭骂得更凶了。

  这番骂骂咧咧一直持续了五分钟,直到薛昭肺活量不够用,才终于喘着气问起他的事,“……所以你这次回来是什么意思?玩玩?还是准备接手国内的家业了?”

  “都有。”顾诀坐到旁边的沙发上,长腿弯曲,“读了这么多年,也算是解放了。”

  “可不是,你他妈都读到头了。”还在研究生挣扎的薛昭翻了个白眼,“那你不是一直在顾家海外总部那边有高职么,你舍得?以后真一直在国内了?”

  “大概率是。”他点头,又说,“倒没什么舍不舍得,在哪都一样,早晚的问题。”

  这牛吹的,薛昭本想“啧”他一番,但一想顾诀说的是事实,不算吹牛,又自己闭了嘴。

  隔了几秒,顾诀突然补充道:“哦,突然想起来,其实也不算解放。”

  薛昭迷茫:“?”

  顾诀:“刚刚忘了告诉你,我现在是c大金融交换生。”

  薛昭:“???”

  薛昭不敢置信:“你他妈说什么?交换什么?”他一激动,差点儿用断腿去踹人:“你他妈斯坦福phd都拿了!顾狗你是不是有病啊!!!”

  顾诀只笑不说话。

  薛昭又大胆猜测:“你别是学魔怔了,想把c大的博士也一起读了?读完c大读f大,最后来个博士大满贯??”

  “……”这他妈什么脑子才能想出博士大满贯。顾诀嗤笑:“我是傻逼吗。”

  薛昭瞪大眼睛刨根问底:“……你不是傻逼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顾诀没立刻答,反而蓦地笑了一下。

  他坐在沙发上,一腿伸直,姿势很闲散,这一笑就特别引人犯罪。

  顾诀长得好从小到大都是公认的,但薛昭看着他这个笑容,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联想到了春意盎然春色满园等以春字为中心的成语。

  顾诀语速缓慢:“大概是为了……”又到这儿突然停住。

  两人不说话的时候,病房内就格外安静。

  薛昭被吊足了胃口。

  大概又等了几秒钟,看到顾诀笑得更加……大概可以用春满人间来形容。

  而后,他语调异常温和地说:“为了追个小姑娘。”

  -

  跟顾诀在奶茶店道别后,他去了校本部医院继续探望那位病患朋友,而阮安安走在校园大道上,手指疯狂敲击键盘。

  阮安安安阮:@姜怡不吃姜@殷媛没姻缘!!!快出来啊啊啊!

  刚才翘屁股请我喝奶茶,到店后他说他微信钱不够,先借我的,之后再还。(我当时想说不然用支付宝……但还好我没说!!)

  我们加了微信之后,我给他转钱,结果刚坐下喝奶茶他立刻就把钱还给我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