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第89章番外六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曾经因为秀恩爱,顾诀多次险些被踢出群聊,但那么多次频临危险过也没真的踢,但顾瑜小公主的到来,是顾诀距离真正被踢出兄弟群最近的一次。

  顾诀是神:我女儿[图片]好看吗?

  顾诀是神:顾瑜,是不是特别好听?知不知道由来是什么啊?怀瑾握瑜的瑜……差点忘了你们文盲,不懂这个词的去上网查。

  顾诀是神:越长越像我[图片]

  顾诀是神:眼睛像我,下巴嘴唇又像我老婆,可爱[图片]

  薛昭也不甘示弱:我儿子也很好看的好吧,见过的都说比小姑娘还好看[图片]

  顾诀讽刺地顺口:嗯,长得不像你当然好看。

  两人不痛不痒地争辩几句,顾诀有些不耐烦,直接挨个把人点出来――

  顾诀是神:@周晨初是人@纪谦也是人?人呢?你们俩都死了?我一发我女儿就装死?是不是嫉妒到无法呼吸?

  纪谦也是人:死你[马头]

  周晨初是人:……死你[马头] 1,早他妈屏蔽群聊了

  爸爸们如此能秀,妈妈们自然也不甘示弱。

  殷媛和阮安安也经常在臭妹妹群里互换消息,你一句“我儿子好帅”,我一句“我女儿好漂亮”,互相发几张美照,展望一下将来青梅竹马的美好生活。

  姜怡最开始还跟着附和夸奖,到最后,就只有发点点点的份儿。

  姜怡不吃姜:你们让我想起我表姐,她刚生完不久也这样==比你们还凶,不仅照宝宝,还照自拍,还照她老公抱孩子的照片……f大清纯小男生都被她玩儿坏了……

  姜怡不吃姜:不是,我就奇了怪了,你们生完孩子的年轻少妇是不是都有什么毛病?不秀娃难受???

  唉,娃娃长得太水灵,眨眨眼都觉得心要被萌化了,有什么办法呢?

  在姜怡的表姐启发下,阮安安也开始照老公抱孩子的照片了,殷媛可能是太嫌弃自己老公,倒是从没见她照过。

  抱小宝宝是有很多门道的。

  太小的时候不能经常竖起来抱,如果竖起来,光揽着腰不行,还得托着小脑袋小脖子以防出什么闪失。

  最开始顾瑾的那会儿,阮安安和顾诀都不会抱孩子,但有了哥哥的试炼,现在轮到顾瑜倒是轻车熟路了。

  顾瑜两个月大的时候,顾瑾过了两岁生日。

  顾瑾和顾瑜两人感情非常好,一直在一个房间睡觉。小时候被爸爸哄骗着“要妹妹”的时候,顾瑾还不知道什么是妹妹,而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懂了妹妹这个词的含义。虽然不会表达,但各种举动都是在好好扮演一个哥哥的角色。

  顾瑜是个特别爱笑的小姑娘,每次笑起来都是“咯咯咯”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像“哥哥”。

  爱笑是情绪丰富的一种,与之相伴,她的眼泪也说来就来。

  小姑娘越长越好看,每次一哭,纯黑的眼瞳漫上水雾晶莹剔透,撇撇嘴掉眼泪的样子,一大家子谁看了都扛不住。

  她没有顾瑾那么乖,但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掉眼泪,有时候是因为明明喝足了奶量还想继续喝,有时候是因为她喜欢闪亮亮的比如水晶切割灯那种装饰物,因为太危险,不能让她玩。

  阮安安原本以为顾诀这人怕是会成为一个女儿奴……事实证明,他的确是个女儿奴,但他竟然还是个非常有原则的女儿奴。

  阮安安怀孕的时候不能太长时间玩电子产品,看了不少育儿方面的书,而育儿的书里面不光有育儿的相关知识,还有一些是关于夫妻间会因为孩子产生矛盾的问题。

  里面有说,年轻或是新上任的父母吵架的几大原因,通常都会围绕一个“谁唱黑脸谁唱白脸”的问题。

  唱黑脸就是那个拒绝孩子、导致孩子哇哇大哭的严厉角色;白脸就是在孩子哭的时候去安慰的角色。

  这不光是现实问题,更是以前阮安安看的著名小番外桥段“男主独宠女儿导致女主大醋特醋”也会有的剧情――男主唱白脸,女主唱黑脸,最后女儿爱爸爸不爱妈妈,男主再去哄妈妈……

  多气人啊。

  我要看你们俩和小宝宝恩恩爱爱,谁要看你男主爱女儿超过爱老婆,女主爱儿子超过爱老公啊。

  每次读到这种桥段,阮安安都觉得自己是傻逼才真情实感买到番外。

  她读的育儿书里面,详细讲了父母要如何统一这个问题,列举了不少方法,阮安安还重温过,准备和顾诀分享。

  但她没想到,当初顾瑾是太乖了,不合理要求很少提,这些知识压根没用上……而现在顾瑜能用上了,这个知识还是没用上。

  因为根本没有矛盾。

  唱黑脸她抢都抢不过他。

  比如女儿想要水晶灯,想再喝一瓶奶,拒绝的话和动作经常都是由他来做的。被拒绝完,平时再怎么亲,小宝宝都有短暂的记仇阶段,顾瑜就会哭着要妈妈抱不要爸爸抱。

  这么来了很多回,阮安安有次终于觉得不对劲儿了,哄完顾瑜,问站在一边的人:“你每次拒绝她,都不心软的啊?”

  那么好看的小宝贝,他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怎么还做上铁面无私的严父了。

  “那是老子的女儿,当然心软了,”顾诀说,“但是也不能真的什么都给她玩啊。”

  “我知道,但是……”

  阮安安跟他大概讲了一下两人可以平衡着来,不然似乎有点不公平。

  顾诀听完,挑眉道:“你不会是担心她跟我不亲吧?唉,宝贝,年龄越大越自恋了呢?女儿最亲谁你没点儿数么……”

  阮安安一下子炸毛:“你说谁年龄大!”

  “……”这关注点也是不服不行。

  “我大,我年龄大。”顾诀顶着一张依旧能招摇撞骗的漂亮脸蛋说完,顿了顿,继续回到刚才的话题,“主要……这不是很吃力不讨好的事吗?当然由我来做啊。”

  阮安安一愣,他往前一步,搂着她的腰,“放心吧,”顾诀用另只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唱黑脸就唱黑脸,反正我肯定会保持你的形象,让你在女儿儿子心里,永远都是个仙女妈妈。”首发..m..

  -

  现实中养了两个孩子,在游戏里,阮安安和顾诀的神兽也是一样,生了第二胎。

  某天晚上哄完女儿,恰好到了第二胎的那颗蛋孵化出世的时间,阮安安和顾诀齐齐登陆游戏。

  ――时至今日,《六界》历经几次三番的改进以及版本更新换代,新服稳定开启,越来越多的玩推陈出新,甚至连内存占用这里都在缩减优化。尽管历时多年,依然稳坐网游界老大的位置无法撼动。

  而东杀西顾依旧是西晴一区的大神榜榜首,他和他老婆我爱咕咕依旧是每年开帖评选“年度最恩爱夫妇”甩第二名十万票的模范夫妻。

  比如老婆生日的时候要天女散花几千元红包造福社会,比如自己有了宝宝要大喇叭刷到世界皆知……

  当然,这对儿的cp粉也是满六界,都很吃这一套。

  之前有不明真相的群众在游戏论坛上开帖质疑――主题#一区的那个东杀西顾和他老婆是营销炒作团队的吧?什么鬼哦,每次他一上世界都跟疯了一样地刷屏放烟花……还弄出饭圈cp粉了?但是我想不通在一个游戏里营销这是要干嘛啊?#

  有些好心人给这位科普了一长串这对夫妻的真实来历以及曾经cp粉整理的情感记录贴。

  也有些直来直去的直接开麦嘲讽――

  不好意思,前年就已经扒出来了,你口中这位营销炒作的的大神东杀西顾,是你玩的这个游戏的爸爸、爷爷、祖宗,没他就没这个游戏,憨憨,understand???

  总之两人每次上线都是一阵轰动,这次亦然。

  世界上――“软骨的神兽二胎会生个啥”“独角兽和天马总不会再跨物种了吧?至少是个马形状的?”“我赌一个小天马”“我赌一个带着天马翅膀的小独角兽呜呜呜想想都好萌”“啊啊啊啊啊加码!”……关于这次的孵化讨论地热火朝天。

  游戏的庄园,也就是家园里――

  东杀西顾和我爱咕咕停在窝前,也十分好奇到底会出来一只什么东西。

  一分钟后。窝里晶莹的蛋微微震动,随后蛋壳碎开,光芒万丈,花里胡哨的彩光漫天飞舞,里面的一团小东西显露出来――

  竟然……

  又是……

  一只喵==

  身上的纹路和上一只刚好对称,还真是亲兄弟。

  但是你妈的独角兽和天马是怎么生出喵的啊啊啊啊!!!

  电脑前的两人双双无语了,都不用说什么,一齐看向常年在主卧独居房间一隅的笨姓总裁。

  ――顾瑾顾瑜都是在自己房间睡的,顾诀那么喜欢小公主也没让小公主打扰夫妻生活,这可是小公主都没能有的地位。

  顾诀对着天价猫窝,眯了眯眼:“笨总,你是真盯上我了。”

  笨总很灵性地意识到自己被cue了,看过来,探头探脑:“喵w?”

  -

  笨总当年和顾瑾一见钟情,顾瑜表现得可比她哥哥还要夸张。

  把笨笨抱上床之后,她直接兴奋地开始哇哇叫,直想去摸它,还是被顾诀眼疾手快给拦住了。

  众所周知笨笨是一直很能“喵”的喵。

  所以顾瑜也和顾瑾一样,跟笨笨呆久了,最先说的、也是学的最像的,就是一声“喵”。

  尽管如此,阮安安和顾诀倒是从来没有吃过笨笨的醋。

  顾瑜开始会说话的时候一岁多,顾瑾已经三岁。

  顾瑾越长大越性格安静,却又不是不会说话,该讲的话全都会讲,也听得懂大部分简单的问句。

  “安安小时候也是这样,”林谣很满意顾瑾这样的性格,说,“不爱哭不爱闹的,可乖了。”

  顾夫人也笑:“巧了,我刚才还想说,觉得顾瑾很像是顾诀小时候。你不知道,那会儿顾铭正是喜欢说话的时候,我和老顾每天被这孩子吵得头疼,可算顾诀出生了,他哥哥太喜欢他就逮着他说……顾诀最后还真就和顾铭相反,能不说的话都不说,小时候可酷了。”

  一番讨论下来,大家觉得既然爸爸酷妈妈也安静,哥哥顾瑾明显是个省心又安静的,那顾瑜应该也是如此。

  但天不遂人愿。

  好像是对顾瑾的安静的一种弥补,顾瑜遗传的不是爸爸妈妈,甚至不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而是满口家子独一份的,那个最美的颜色不一样的烟火,顾铭。

  阮安安发现不对劲儿,是在顾瑜会流利说话之后。

  都说女孩儿说话早,顾瑜最初的“咿咿呀呀”就比顾瑾早了好久,而模仿笨笨的“喵”、以及叫“爸爸妈妈”也是这样。

  这些倒没什么。

  关键是――

  她学说话的速度,实在是太惊人了。

  小姑娘聪明得不得了,每天都在观察大人聊天讲话,这一家子说的都是标准普通话,好辨认好听好学,顾瑜简直就像是吃了语刺激的激素一样,词汇量和表达能力疯涨,比如早上穿个小裙子――

  “妈妈妈妈!今天想穿粉社的小裙纸!”

  “不要蓝社嘛~阿瑜喜欢粉粉哒~”

  “妈妈为什么喜欢蓝社呀?”

  “哦哦,那天空为什么是蓝社呀?”

  “……”

  知识点输出极为密集,令人叹为观止。

  但虽然情况极为相似,顾瑜和顾铭得到的待遇倒是截然不同。

  顾瑜原本就长得跟画出来的一样好看,阮安安又天天给她打扮成小公主,和谁说话谁都要萌化。更别提这小姑娘的嗓音实在是太好听了,清脆清甜,又甜又软,说什么话都像是在撒娇,哪舍得让人家停下啊。

  顾铭自己也特别喜欢这个侄女,每次顾铭和顾瑜对话,能啥也不干直接说一下午。手机端sm..

  不仅如此,顾瑜无差别对待,不仅和人说,还喜欢和笨笨说。

  某个午后,阮安安亲眼看到顾瑜坐在地毯上,托腮看着抱着粉鱼昏昏欲睡的笨总,轻轻张开小嘴――

  “笨笨,外公今天表扬我啦,他说我说话说得真好,真快,说我是他见过的最棒的小朋友!”

  “外公好酷哦,我真的好喜欢他夸我>w

  “笨笨笨笨!”小姑娘叽叽喳喳,“我今天在路上见到一只和你长得好像的喵喵呀!但是它没有你可爱,你放心叭!”

  小姑娘哔哔叭叭:“笨笨你为什么每天都搂着粉色的鱼鱼哇……你跟我一样喜欢粉红社呀?”

  “……w”

  “笨笨笨笨……”

  “阿笨……”

  “笨总……”

  笨笨嗷一声翻了身,痛苦地闭上眼。

  ……你别叭叭了本喵要睡了qwq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