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第80章反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两句非常有电视味道的台词――“妈给你做主”、“一切为了孩子”从顾夫人口中说出来的一瞬间,阮安安太阳穴立刻突突跳了两下。

  这误会……可太大了。

  阮安安花了五分钟,解释完她和顾诀其实只是小两口拌嘴吵了一架,而所谓的“孩子”,实际上是地毯上这只抱着鱼玩具猫脸懵逼的小喵咪……顾夫人这才“啊”了一声,“抱歉抱歉,是我误会了。”

  她的笑容得体,只是那声婉转的“啊”,泄露了太多太多的遗憾之感。

  “……”

  阮安安和顾夫人重新打了招呼。

  当初顾诀知道了林谣身份后,根本没有“伯母”这个过度,一声“妈”叫得跟亲妈一样顺口,阮安安觉得自己可能是被他给感染了,也一点儿不卡地叫出了“妈”。

  后面轮到顾启中,她叫完“爸”之后,敏锐地发现他手里拎着的东西。

  ――细长的一根黑色棍棒,看起来格外坚硬,还泛着隐约的光泽。

  “……!”阮安安心里一惊,面上不显,问道,“您手上拿的这是……?”

  “哦,”顾启中回过神来,抬手扭了扭哪儿的部件,把小棍子折了两折,收起来放回口袋里,抬头对她道,“你别怕,我以为顾诀这小子又瞒着我们这么大的事儿……谈恋爱瞒着,结婚瞒着,这都算了,刚才我以为我儿媳妇都怀孕了,他要是再敢瞒着!我今天、现在就要打断他的腿――!”

  他越说声音越高,最后瞪着顾诀,“打断腿”三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

  阮安安看着他额角青筋:“…………”

  您冷静一下传闻里您不是这样的啊!!!

  顾启中带领顾氏这么多年,创下了数不清的辉煌,顾氏海外市场大部分都是在他的决策下开拓的,目前顾启中虽然有收手退居幕后的趋势,但曾经的风光都在新闻上记录着呢,二十年前也是青城最想嫁的单身汉排行榜榜首。

  据说他风度翩翩,高冷,专一,格外宠老婆……单身时是可望不可及的钻石单身汉,结婚后是可望不可及的老婆奴。

  顾启中的神仙人设里,可并没有任何一条说他这么易怒啊!!!

  “爸,您稍微收一下,别吓着弟妹。”一道男声恰好插了进来。

  阮安安转过头,看到一张格外俊朗的笑脸。

  “你好,我是顾诀的哥哥,顾铭。”

  顾铭长相更像顾启中,五官没有顾诀和顾夫人那么精致,但硬朗,特别有男人味,依稀可以窥见顾启中年轻时候的风采。

  挨个打过招呼之后,几人脱了外套坐在沙发上,有保姆拿过茶具倒茶。

  阮安安发现这一家三口看起来都是抗冻的人,这么冷的冬天,里面一件毛衣,外面一件大衣,只是大衣的款式稍有不同。怪不得之前顾诀也天天穿那么少,原来家里人都这么穿,她现在倒是有些理解了。

  顾夫人本名非常好听,周琴韵。周家是书香世家,她当时和顾启中也算是门当户对,两人的婚姻是青城一段佳话。

  顾夫人说话简直像是春风拂面一样,柔和又舒服,让人完全没有在跟长辈对话的压力。

  顾家基因好得不行,顾铭顾大公子长得英俊潇洒一表人才,也非常精通语的艺术,但阮安安对这个人已经带着某种光环了……

  ――那光环叫做“弱智弟弟”。

  不管他说什么,阮安安都忍不住脑补这人坐在电脑前如痴如醉打游戏的样子。

  但她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这个光环被顾铭自己给摘了下去,从“弱智弟弟”变成了“大喇叭”。

  几人聊天的时候,顾启中在一边和顾诀说公司的事情,阮安安主要聊天对象是顾夫人,顾铭一开始很沉默,很文静(?)。

  但到了后半段,这里突然就变成了他自己的主场。

  “弟妹,你不知道顾诀小时候有多臭屁,我们当时上学,从小学开始就整天有人给他送糖送巧克力……那会儿我也能收到,我把人家巧克力当宝贝一样都舍不得吃,他就不,他收到的吃的全都给我,一点儿不在意……”

  “还有啊,他初高中就俩爱好,一个打架一个玩游戏。打架这个严格来讲倒也说不上是爱好,最初,他跟人打架都是人家来找事儿的,你看他长得这么好看,人家有男朋友的小姑娘也追,别的学校的也追,所以男生看不惯他的多了去了,一来二去就找到我们学校来找事儿……”

  “所以他给我讲他那么早就看上你了,我是真的吓了一跳。”

  “说到玩游戏,顾诀嫌弃市面上没有好游戏这才决定自己做的,没想到弄出来之后这么火,这《六界》啊……”

  阮安安从最初的聚精会神,到中间的双目无神,到最后已经差不多要呆滞了。她只是机械地在顾铭偶尔停顿的时候,适时点头摇头给点儿回应表示自己在听。

  非要形容的话。

  顾铭就像是一个三百六十度立体环绕声大喇叭,围绕着你的头你的耳朵一直一直吹: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

  林谣和林松柏早就知道顾诀父母今天飞回青城,晚饭定在了漓江酒店,是双方父母第一次正式见面。所以几人在这儿呆了一下午,天色发暗的时候,准备一同动身出发去漓江酒店。

  上楼换衣服的途中,阮安安仿佛满脑子还都是顾铭不急不缓的声音。

  “我哥和一个人熟悉的标志,”顾诀搂着她,凑到她耳边说,“就是看他愿不愿意跟你逼逼废话。”

  阮安安:“…………”

  那我真是可太荣幸了。

  -

  林谣和顾夫人年轻时候是认识的,而且看那一见面都拥抱的样子,关系还不错。

  阮安安之前脑补了一下,林谣说自己是第一美女,但顾夫人显然长得也这么漂亮,那美女和美女间会不会有什么爱恨情仇的纠葛……没想到两人竟然是姐妹花。

  这顿饭吃了两三个小时,聊了林谣年轻时候和顾夫人一同经历的趣事,聊了阮安安和顾诀的婚事,格外很和谐。

  ――毕竟一桌人里面,只要女人的关系和谐了,那气氛自然也是和谐的。

  每年年末年初,都是各大家族大办宴会最频繁的时候,今天我邀请你明天你要请我,化妆师造型师天天来家里报道,参加宴会裙子总不能重样,于是名媛千金以及夫人们压箱底的礼裙一件一件都派上了用场。

  姜怡和殷媛就是天天忙这些,阮安安清闲了几天,一直到正月初五才参加了开年第一个晚宴。

  是程氏主办的。

  阮安安也是看到请柬上面大大的“程”字才想起来,她人生中唯一一次类似相亲的经历,对象就是程大公子。

  林松柏一直和程家老爷子有联系,不然当时也不会介绍对方的孙子让阮安安去见一面。老友的面子肯定要给,这次林松柏下了命令让阮安安去参加,顾氏原本要去的人就顺势换成了顾诀。

  顾诀依旧黑西装,阮安安的礼裙是裸色,她挽着顾诀的手进场的时候,一下子就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注目礼。

  还没来得及感慨,顾诀突然在身边道:“程大少呢?”

  “?”阮安安愣了一下,“你找他干嘛?”

  “和主人大声招呼啊,怎么了?”顾诀捏了一下他的手,“你还有什么秘密不能告诉我?”

  “……”

  两人临行前,顾夫人和林谣一起给阮安安化妆,顾诀在一旁学习化妆技术的时候,林松柏从几人身边经过,“不小心”地透露了一桩陈年旧事。

  “哎呀……说起这个程家大公子程易,经过我介绍,安安还和他相过亲呢……”

  “…………”

  阮安安听到这话第一反应就是转脸去看顾诀。

  他原本津津有味地跟着学化妆技术,想下一次亲手给她化,闻直接直起身跟着林松柏走了,“什么相亲?外公,具体给我讲讲……”

  阮安安收回思绪,咬牙道:“外公跟你讲什么了?”

  “我就是听他的话去和程易吃了个饭而已,你别多想――”

  “哦,”顾诀说,“你知道他叫程易的时候,我们都还不认识。”他点点头,“我不会多想的。”

  “……”

  妈的,你这个语气表情不像是不会多想的样子。

  阮安安真怕他这人突然发飙,“我们俩算什么相亲啊,你见过哪两人相亲完连微信都不加!”

  “……没加微信?”

  “没有!”

  顾诀的神色终于缓和了一点儿,“这就对了。”

  “……”

  两人见了不少长辈,阮安安是上次跟着林松柏认识的,顾诀也不常参加晚宴,估计也是工作时或者跟着父母认识的。

  程大公子出现的时候,阮安安恰好去了趟洗手间。

  顾诀端着酒杯,很自然地笑着点了一下头,“程少。”

  “顾少。”对方也颔首。

  两人原本只是点头之交的关系,但现在,顾诀还单方面给加了一条其他关系。

  “你稍微等一下,我太太应该马上就回来了。”

  程易明显一愣,“你……太太?”

  “……”顾诀这次是真的惊讶了,“你还不知道?”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

  “我太太,阮安安,”顾诀注意到对方的神情有了微妙变化,继续介绍道,“是林老的外孙女,我听说你们还认识……”

  ……

  可能真是在厕所有某种奇怪的缘分,阮安安上完厕所,洗手时候又遇到了夏檬。

  两人非常默契地没有提到某些令人不开心的事情,说笑了两句就分头离开。阮安安回到原先座位的时候,顾诀背对着她,他正对面坐着的人的是……程易。

  阮安安不详的预感刚划过脑海,就听到顾诀和人家侃侃而谈,“对,我们是在c大遇到的,至于会在大学偶遇的原因,她也是前些天才告诉我……”

  “…………”

  阮安安觉得自己头发都要一根一根竖起来了。

  她快步上前,及时制止住了他后面随时可能脱口而出的“她对我一见钟情、为了泡我才读了大三”,和程易简单打了招呼,抓着这人和对方尬笑道别。

  ……

  太特么尴尬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和程大公子再次见面会是这样的桥段。

  把这件事告诉殷媛和姜怡的时候,两人先是发来了满屏幕的哈哈哈哈。

  殷媛没姻缘:你老公真的很绝,顾二公子给我和姜怡讲题的那天,我就隐约觉得他不简单

  姜怡不吃姜:我看出来了,你老公是真的一点儿不怕俗语,‘秀恩爱,死得快’

  殷媛没姻缘:还有什么好说的?第一万次给程大公子送别,走好。啤酒

  姜怡不吃姜:走好。玫瑰

  “……”

  不过话说回来,秀恩爱秀到情敌面前,也的确立住了顾诀的人设。

  回了家,卸妆洗澡之后已经将近十二点。

  阮安安躺在床上,看着顾诀关了灯,又上床,倾身过来抱她。

  眼看着要吻上她的唇,阮安安偏了偏头,“等会儿,我问你个问题。”

  “嗯?”

  阮安安头脑清醒,吐字清晰:“顾老师,其实你到处宣传我……是不是为了以后做铺垫?”

  “什么铺垫?”

  “你这么大肆宣扬我多么多么喜欢你,这样以后我离开了你,别人也会对我敬而远之?”

  她想了一路,想来想去,好像就这个最靠谱。更新最快s..sm..

  靠谱是靠谱,但只要这么一想,阮安安简直气不打一出来,伸手去掐他胳膊:“你这个恶毒的男人――!”

  顾诀轻松化解了她的力道,捉住手亲了亲手背,语气轻松还带着笑意,“想太多了宝贝。”

  “你是我废这么大劲儿追回来的,离开什么离开?”他说,“守住老婆的自信我还是有的。”

  “而且你说的也不对,”顾诀继续给她分析,“我秀恩爱,我到处告诉别人我老婆那么爱我,结果最后我们竟然分开了……谁比较像傻逼?”

  “…………”好像是你。

  “所以……这根本不是原因。”阮安安和这人对视,微弱的光线衬得他轮廓格外深邃,她深深迟疑了,“那你到底因为什么啊?”

  “……”顾诀停顿了几秒,听起来和她一样不解,“你为什么非要问原因?我说的那些话又不是编造的,不都是事实吗?神仙爱情,谁不想听啊?”

  “…………”我觉得大家都不是很想听啊。

  阮安安想了想,和他说他总有理,这样不行。

  她记起先前和姜怡殷媛聊天的时候姜怡说的那句俗语,换了个角度,“但是你知道……”

  她声音减小:“……大家都说,秀恩爱,死得快。”

  “哦,这个啊……”顾诀轻笑了声,语调懒散,“那我们就来验证一下,这话是错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