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第79章反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诀和沈原长久地对视着。

  听说很少笑的人皱纹也少,认识沈原以来,他笑的次数屈指可数,大概是这个缘故,这人看起来的确年轻,像是三四十岁正当成熟的男人。

  顾诀倒不知道这位神秘人的具体年龄,但他那些传闻可不像是个三十岁的人就能拥有的。

  现在,这位成熟的英俊男人眯了眯眼,不用开口,“这个臭小子刚才是他妈的当着我的面秀恩爱了吗”意味就已经很明显了。

  顾诀能说出那话,其实是有恃无恐的――爸爸都叫了,恩爱还能不让我秀?

  他觉得不太可能。

  再说了,这么大度的大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怎么会因为这点事动了真气。

  两人僵持着,还没有任何一方说话。

  恰好此时,阮安安那边已经结束了商讨。她走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顾诀拿着头盔,和沈原一动不动深情凝望的样子。

  这两人都是气场很强的人,一个张扬肆意一个不怒自威,这么看着,还挺带感。

  “……”

  阮安安惊了一下,“你们这是……”

  “嗯?”顾诀抬头看向她,收起手里的头盔,“哦,没什么,我和爸在聊天……你们选好衣服了?”

  说到这个,阮安安顿时开心起来:“嗯嗯,超好看,你的衣服我妈也选好啦,你过来我带你去看!”

  于是顾诀从善如流地站起来,没有再看沈原的表情,跟着老婆去了另外的房间。

  一番没有硝烟的战争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顾诀觉得自己完胜。

  -

  阮安安的婚礼最终选了五套衣服,有中式有西式,经林谣找的中西知名设计师之手,中式不会太古板,西式也不会太大众,阮安安把还没有定稿的初始设计图发到臭妹妹群里的时候,立刻得到了极好的反响。

  姜怡不吃姜:啊啊啊啊啊啊设计师是谁啊!我结婚的时候能找妈妈帮帮忙吗?求求妈妈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殷媛没姻缘:……好看,咱妈的确是牛逼。

  大型认妈现场。

  阮安安看笑了,打字:你们俩还是算了吧……一个两个的有男朋友了吗?这就开始幻想结婚了?真论起来,殷小姐还行,至少网上有……姜小姐?你醒醒,人最美好的品质就是有点儿b数。更新最快s..sm..

  阮安安信心满满地打出来这句话,却得到了预料之外的回答――

  殷媛没姻缘:我昨晚游戏离婚了。

  姜怡不吃姜:……我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情况。推荐阅读sm..s..

  “???”

  姜怡不吃姜:???你说什么玩意呢?恩恩爱爱这么久,大过年的你离婚了???

  殷媛没姻缘:你又说的什么玩意?你有什么情况了?相亲成功?

  “……”

  三人都很懵逼,最后归结于最近太少时间交流,趁着还在年前,当晚就约到酒吧聊了聊。

  阮安安发现,人一旦自己的感情稳定之后,就会开始操心朋友的感情,更别提八卦本就是女人的天性。

  这次的小聚,阮安安俨然成了一个八卦逼逼机。

  “先说你,”话筒递给了殷小姐,“请问殷小姐,和昭昭暮暮大神这对儿除了我和我老公以外,公认的西晴一区模范情侣到底为什么走向了灭亡?”

  “因为你和你老公。”殷媛说。

  “???”阮安安惊了一下,“怎么可能?我们俩和你们俩有什么关系啊?”

  “昭昭暮暮和东杀西顾认识的时候,最开始,我以为只是巧合,游戏里的兄弟,直到那天爆出来东杀西顾就是你老公……你老公是顾二公子,我也就想了一天,稍微查了一下,试探了几句,就知道了结果。”

  “什么结果?”

  “昭昭暮暮就是薛昭。”

  “…………”

  姜怡和阮安安都仿佛成了哑巴,一句话也说不出。

  但殷媛看起来和往常也没有太大的区别,甚至还主动转移话题,“你呢?”她指了指姜怡,“微信上说的是什么情况啊?”

  “我……”姜怡顿了顿,神色有些不自然,“之前软软刚看上她老公的时候,咱们不是开过玩笑说她吃嫩草么。”

  “是啊,”阮安安笑,“但我可不是吃嫩草,他比我大,我才是那棵嫩草。”

  “……”姜怡沉默了会儿,道,“而我是真的在吃嫩草。”

  “我的天,”阮安安差点儿一口酒喷出来:“您吃……哪家的嫩草啊?”

  姜怡幽幽看她一眼,闷声答:“阮家的。”

  “…………”

  晚上一番倾诉下来,总结来讲,殷媛和姜怡,一个和年少时发誓老死不相往来的竹马阴差阳错游戏里结了婚,一个跟小了自己四岁的男孩动了心……

  阮安安自己的爱情虽然途经坎坷,但现在已是一帆风顺,却不曾想两个闺蜜的感情之路如此令人头秃。

  临近年假,林氏事情多,姜怡和殷媛也忙得不行,今年三人都没空去小别墅小住一段时间,除了那一晚之外没再碰头,这些事儿也只能暂且搁置。

  过年前的某一天,阮安安正在办公室,接到了前台电话说林谣来公司找她。

  阮安安出去接她进来,很惊讶:“妈妈,你来干什么?”

  林谣最烦曾经林松柏逼着她学的管理公司,所以公司几乎不来,不知道这次亲自来是为了什么。

  “你是不是给顾诀做了个刻着他名字的头盔?”林谣见到她,就直奔主题,“那个要多久?”

  “……?”

  阮安安沉默几秒,消化了一下她话里的信息,没忍住声音拔高:“这个大嘴巴又把这事到处说了???”

  林谣头疼:“不是跟我……是跟他岳父。你知道,男人有时候幼稚起来,是不分年龄的。”

  “……嗯?”

  阮安安没能理解她话里的意思,这怎么就牵扯到男人的幼稚不分年龄了?

  她疑惑道:“所以……是你听顾诀说完,自己想要么?刻你的名字?林谣?”

  “不是我,”林谣摇了摇头,望天,“刻……沈原。”

  “……”

  阮安安后来回去问了顾诀,总算知道了男人幼稚故事的来龙去脉。

  于是年三十那天,妈妈带着女儿,阮安安和林谣凑在一块聊天,听她讲这些年里发生的惊险刺激的趣事……而岳父带着女婿,沈原和顾诀各自戴着刻着自己名字的头盔,一本正经玩起了游戏。

  两人穿衣风格有些相似,都是黑色,身材都好,窝在一起排排坐的背影看起来简直有种莫名其妙的萌。

  期间,阮安安听到游戏声音,听出来沈原屡战屡败。听林谣说了太多事迹,她心里还是蛮担心的,聊天的时候也频频回头观望,一直到林谣说了一句“他又没带枪你怕什么”,阮安安这才彻底放心。

  顾诀见她的父母比她见顾家父母早了半个多月。

  阮安安第一次见到顾家父母是大年初一。

  顾家三口从美国飞回来,还碰巧赶上了大面积延误,阮安安原本想要给公公婆婆哥哥留下一个好印象,和顾诀建议道:“我们是不是应该早点去机场接他们?”

  “不用那么麻烦。”顾诀说,“我爸妈肯定安排了司机去接,今天外面很冷,老实在家里呆着吧。”

  就这样,顾家新晋儿媳妇一片赤诚孝心就被他一句话给轻飘飘地否定了。

  美国飞来的航班从上午延误到中午,吃过午饭,两人和往常一样在客厅呆着,阮安安坐地毯上逗猫,顾诀半躺在沙发上玩悲伤斗地主。

  顾诀连赢几局,觉得没意思就退了游戏,转而专注地盯着身边的一人一猫。

  阮安安垂着头摸笨笨,白皙的脖颈旁边搭着随意绑起的长发,她在家的时候穿着随意,身上一件米白色毛衣,衬得整个人格外温柔。

  留住老婆最美瞬间是经常要做的事情。

  顾诀看着看着,手机静音着,给她拍了张照片。

  “夏天的时候回一趟c大吧……我之前搜过,好像六月份毕业典礼。”顾诀打开软件,边修图边说,“毕业典礼上人多,我弥补去年的遗憾,当众跪下求婚……完美。”

  “???”

  这他妈说的啥玩意?

  阮安安一下子坐直抬头:“不是,求婚早就求完了不说,结婚都一年多了,还去什么c大啊……”她无语至极,“我当时去c大上学一方面为了比赛,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泡你啊!泡都泡到了,马也都掉了,再回去不是有病吗?”

  她是真的害怕顾诀说到做到,拉着她兴师动众轰轰烈烈地跑去c大求一次婚。

  这人就是享受那种呆在聚光灯下,众人团团围着他专心致志看他秀恩爱的感觉。

  但制止他的同时,阮安安不小心把真心话给说出来了。

  价值千金的把柄就这样落到了顾诀的手里。

  “为了……泡、我?”顾诀挑眉,“没记错的话,这是你第一次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你上学的目的。”

  “……”

  阮安安默不作声。

  顾诀不依不挠。

  “之前为什么不说?我虽然猜测过,但你不是否认了吗?原来你真是因为这个才……”

  “……你闭嘴!”

  阮安安简直后悔死了。

  这话说出来以后,“泡你”怕不是会成为一个梗。

  稍微想象了一下顾诀到处和人讲“嘿你知道吗我老婆为了泡我回去读大三”的场景……

  阮安安抬眼瞪他:“你别一直重复,我害羞,忘掉这句话,别告诉别人,你要是个有教养的绅士,你就赶紧――”

  “不好意思,”顾诀立刻打断她,“我不是绅士,我是畜生。”

  “……”你是畜生你还有理了。

  阮安安快气死了。

  他这个人简直太配他的名字,顾诀,实在是太绝了。

  以前上学的时候和同学聊天秀恩爱,现在见了她家长竟然还秀,秀到林松柏面前就算了,甚至还逮着沈原秀头盔……走亲戚和人家长辈聊天也秀,不分场合不分地点就开始说家里琐事――中心无非都是一个:我老婆她真的好爱我。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阮安安忍不了了。

  她一把抱过旁边正在吃手手玩鱼鱼的笨总,大声道:

  “――顾诀,我警告你,你别太过分!再这样我就不跟你过了!孩子归我,你别想要!!!”

  吐字清晰,掷地有声,声音清脆,尾音甚至还在大厅内久久不散。

  笨总在妈妈怀里一脸懵逼。

  与此同时,门边传来一声轻咳。

  刚才拌嘴的两人齐齐回过头,这才注意到,身边的大门开着,门边站着的两男一女也和笨总是同款懵逼脸。

  耳边传来顾诀一声“爸,妈,哥”……阮安安抱着“孩子”,张了张嘴,脑海里闪过无数感叹号。

  这他妈是什么尴尬的初遇啊!!!

  她还愣神的时候,那位唯一的女士走到她面前。

  女人长得特别漂亮,不笑的时候,几乎看不出脸上的纹路,明显是保养极好。五官柔和又精致,一眼就能看出来眉眼之间与顾诀的相似,看起来年龄和林谣差不多。

  面对这个大美人,阮安安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

  林谣和她吹牛逼自己当年是名动青城的第一美女……顾夫人难道不在青城?不然这个第一美女应该是两个人并列吧?

  “顾诀这熊孩子!怀孕这么大的事儿竟然也不跟我们说!”这位明显是顾夫人的大美人语出惊人,她回头训完二儿子,又转头对阮安安温声细语,“妈妈知道你受委屈了。”

  阮安安:“?”

  您等等――

  顾夫人虽然极力掩饰,但仍然难掩话语里的激动:“妈给你做主,我教训他我收拾他,你可千万别冲动,一切为了孩子啊!”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