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第78章反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东杀西顾这一个“好”字,让cp粉们陷入了新一轮**。

  而这边宴席已经自动解散,在两人洞房花烛的时候,阮安安闲的无聊,打开了自己的包裹。

  前两天两人去月老那边登记结婚的时候,阮安安收到了顾诀交易给她的一堆东西,但她当时还没来得及挨个去看就出了论坛翻车事故,现在办完婚宴,才把他送的东西挨个检查了一遍。

  有时装,有坐骑,有法宝……一众散发着金光紫光的装备里,阮安安最喜欢两样。

  一只和东杀西顾配对儿的银色独角兽,以及一件从未在市面上见过的白裙子。

  白裙在一众顶级装备里并不算太显眼,但可能是女孩子的天性,阮安安一眼就注意到了它。

  裙子上散发着一点点的荧光,裙裾翩然,裙角有不规则红色纹路蔓延开来,像是雪里的梅花一样好看,名字也特别符合――「莹雪红梅」。

  “这是什么?”阮安安惊奇地点来点去,“好好看啊……有属性吗?”

  “没有,就是时装。”顾诀被夸了,很高兴,“我做的,当然好看。”

  “……你做的?”阮安安更惊讶,“但……我记得这个不是生活技能吗?”

  “对啊,”顾诀得意,“纺织技能我点满了,再加上人品好,之前测试一个bug的时候掉落了这个极品设计图……觉得你会喜欢,所以就做了。”

  当然会喜欢!

  这条裙子没有女孩儿会不喜欢!

  阮安安给自己的人物套上,骑上银色独角兽,俨然一个白衣飘飘的小仙女。

  很多东西珍贵就珍贵在“独一份”,这条裙子不仅是独一份,还独得如此漂亮,阮安安越看越开心,对此赞不绝口。

  夸了大概有十分钟,顾诀听得非常舒适,在一旁真诚建议道:“这么喜欢,那你不如去世界给别的玩家看看。”

  “???”阮安安的手指一顿,愣了一下,“……我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顾诀理所当然,“这么好的东西当然要分享出去,你就说――”他原本想要替她念出来即将发表的那段话,但发现实在难以开口,停顿了一下,“算了,电脑给我,我帮你打。”

  阮安安狐疑着给了他:“你打完不准发表,我要检查才行。”

  顾诀乖巧点头:“嗯。”

  十秒后。

  “来看看――”顾诀敲完,重新把电脑还给她。

  阮安安垂眸,在内心默读出对话栏里还没发出去的那行文字――

  我爱咕咕:姐妹们,来看看我老公送我的嫁妆![图片]真的好好看呀呜呜呜我爱他qaq![吃手手]

  “?????”

  你怎么这么熟练啊???

  阮安安猛地抬头看向他,脑洞大开:“……顾诀,老夫老妻了,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

  比如扮女生?

  不然哪儿来的这行云流水一般的软妹措辞?

  “……没有,”顾诀想到自己这招是怎么修炼来的,有些心虚地轻咳两声,“咳,我就是在世界上见多了,看她们都这么说话……很好模仿。”

  “……”

  虽然怀疑,但他都这么解释了,她也不能说什么。

  阮安安最后还是把那行字删除了。

  不过……也挨不住某人的要求,发了条炫耀的大喇叭。

  [世界]我爱咕咕:这个是某人做了好久的小裙子……他送我大喇叭,非要我上世界炫一下[无语]……嗯,其实还蛮好看的哈,大家给这位新晋纺织工一些鼓励吧~[图片]

  这条出现之后,原本刷屏的世界似乎有一瞬间的静止。

  而后是更加爆炸的回应――

  [世界]目标是征服六界:???这是哪里的裙子啊啊啊啊啊!本人纺织十级了但从来没见过这裙子的制作图啊???

  [世界]清昭雪染白:???我也没见过啊!莹雪红梅??太尼玛好看了我靠我好酸呜呜呜呜!

  [世界]昭昭暮暮:???我也想要,哪儿来的啊?

  [世界]东杀西顾:叫声爸爸,我告诉你。

  阮安安:“……”

  她觉得有些过分了:“你怎么能这么公开在世界上让人家叫……”

  [世界]清昭雪染白:昭神快叫爸爸!!!!!

  [世界]翩翩不吃肉:昭神快叫爸爸!!!!!

  [世界]昭昭暮暮:……爸爸。

  “……”

  阮安安无语。

  顾诀笑了笑,打字。

  [世界]东杀西顾:不好意思,全服就一件,儿子你放弃吧。

  [世界]昭昭暮暮:……

  接下来,就是诸多玩家的嚎声中,穿插着昭昭暮暮单方面的辱骂,一行字里能有好几个被屏蔽掉的***符号。

  [世界]骑着我滴小摩托:这裙子太好看了啊啊啊啊!酸了呜呜呜呜呜呜呜qaq!不行了,我今天就让我对象去学纺织!!!给我练到十级给我做时装!!!

  [世界]永远也不会堵车:……大神害我。[泪流满面]

  ……

  [世界]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等等,我倒回去仔细看了看那句话……哦豁,原来阮大神是被迫发的这条大喇叭来炫耀啊,我说呢……害,讲个笑话,顾神低调。[沧桑点烟]

  [世界]秋秋秋天:讲个笑话,顾神低调。[沧桑点烟]

  [世界]软骨给我锁死:讲个笑话,顾神低调。[沧桑点烟]

  阮安安看大家嘲讽顾诀看得津津有味儿,还没到五分钟,电脑就被人拿走。

  “到点了,该睡觉了。”顾诀说着,把她的游戏退出,电脑也关机,“十一点多了,让他们自己去闹吧……”手机端sm..

  “我们来干点儿有意义的事。”

  “……”

  顾诀去放电脑的时候,被剥夺玩游戏权利的阮安安伸腿踹了他后背一下,怒斥:“强权政治!□□□□!”

  然而踹完,腿没收回来,脚踝倒是落到了某人的手里。

  他的手上有一层很薄的茧,摩挲之时,和细嫩的皮肤形成强烈反差……这个动作维持了没几秒钟,阮安安莫名其妙脸就红了。

  莫名其妙……就被扑倒了。

  ……

  总算干完了有意义的事情。

  漫长的喘息过后,心跳和呼吸都渐渐归于平静。

  阮安安仰躺着,眩晕感渐渐消失,顾诀的脑袋垂在她的枕边,很软的发丝扫在脸上,痒痒的,

  阮安安动了动脸,正想抬手推开他,耳边却传来低低沉沉的声音。

  “结婚吧。”顾诀突然说。

  “……什么?”

  “我说,现实里,婚礼。”

  他词语用得很断,而且也连不起来,但很奇异地让她明白了其中含义。

  他说的是……现实里举办婚礼。

  阮安安沉默几秒。

  “证都领了,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也不突然了吧。原本在小房子的时候,我跟你说过,毕了业我们办婚礼。”顾诀笑了一声,“但是现在哪还用等到毕业了。”

  之前是害怕时间太短,感情不稳固,她会介意他的身份,所以等到毕了业一块儿和她坦白。

  现在什么阻碍都没有,婚礼自然要办,不仅要办,还要大办特办。

  “婚礼的话……也不是不可以。”阮安安想了想,“但你答应我,别太张扬,一切从简,我朋友也很少的,我们……请一下长辈什么的就好。”

  顾诀说“好”,而后抬头吻上她的唇。

  -

  第二天是个周末。

  阳光格外好,是冬日里少见的温暖天气。

  林氏的产品上线那会儿正值学生们放寒假,一月中旬,而两人离婚结婚这番折腾又已经是过了一周多,阮安安今早收到日历软件的提醒,竟然还有没几天就要过年了。

  顾诀昨晚说完这件事,行动力迅速,阮安安早上一睁眼,他已经神采奕奕,在旁边给她汇报成果。

  “我们婚礼的事情,我已经告诉了咱妈妈和咱外公外婆……我爸妈那边我也说了,但最近海外有几家分公司出了点儿问题,我爸我哥脱不开身,原本说上周就能回国,现在得在过年前才能赶回来……”

  ――比她早起的这几个小时,全都用来到处打电话发信息通报这件事了。

  不过这样也挺好,阮安安早就悟出来,夫妻里面总要有一个脸皮厚的。

  比如今天,如果让她打电话去和长辈说这种事……她可能还真的会放不开手脚。

  周末两人也没有想要出门玩的想法,起床之后,吃了午饭,阮安安坐在地毯上逗着笨笨,顾诀在她身边玩自闭消消乐,时不时传出一声“unbelievable”。

  静谧的午后,沙发上突然响起手机铃声。

  “手机在你身边,递给我一下。”阮安安不想动。

  “好。”

  顾诀给她拿过来之前看了一眼屏幕,“不知道是谁,本地的号码。”

  “嗯?没备注么?”

  阮安安也没多想,嘀咕了一句,拿过手机就滑屏接了起来。

  一声“喂”还没出口――

  “贱人,你满意了?”那边的女声歇斯底里,“现在青城所有人都知道我是私生女――原本说好的相亲全他妈打电话来取消,我妈妈这些天一直被人发短信匿名辱骂……我们到了今天这样,你和你妈就满意了?你们又算个什么东西?!”

  “……”

  嗓音如同撕裂一般的难听。

  要不是内容有辨识度,阮安安还真不一定能听出来这人是谁。首发..m..

  这段时间,自己失散多年的妈妈带着新老公回来,外公外婆每天喜笑颜开,和顾诀之间的事情占据了大部分的日常生活,闲来无事就看看自己和顾诀的爱情故事被网友们传来传去的科普帖……

  阮安安这边太平盛世,差点儿都要忘了……有一家子却并不太平。

  阮安安是后来才听说当时繁林晚宴上林谣教育几家千金的事儿。

  殷媛和姜怡听到的版本格外夸张,加上两人个人感□□彩渲染,简直把林谣说成了天降正义女英雄。还是后来她去问了林谣,才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林谣之前对阮琳说过的彻查旧事,她说到做到,的确调动人手去彻查了。

  其实许多生活细节连阮安安也未必记得那么清楚,就算找到了曾经在阮家工作的保姆,保姆能回忆起来的细节也十分有限,多是我剪碎了你的娃娃,我栽赃陷害你剪碎我的娃娃这类的“案件”。

  总结来讲,对于小孩子来说很大,对于大人又很小。

  ――所以以牙还牙,对于已经是大人的阮琳来说,未免有点儿太不公平。

  这对母女最在意什么,就让她们失去什么。

  林氏发布会结束之后,开始有陆陆续续的传闻说“林谣回来了”,与之相伴的还有几张模糊的照片。认识林谣的人,自然能一眼看出来。

  伴随着林谣的出现,“林谣为什么要走”“阮安安为什么成了林氏孙女”等疑惑也在之后一一得到解答。

  自命不凡的刘素桐,是个心机叵测的小三;而一直以来以公主自居的阮琳,成了一个笑话。

  阮政在这传闻里的存在感虽弱了点儿,却仍逃不开“瞎眼”、“渣男”等字眼。

  吃瓜群众的记忆不容小觑,尤其对于反转又惊人的大瓜,所以传闻一经出生,便以惊人的速度在圈内传开。

  除此之外,也有捕风捉影的新闻媒体嗅到风声,报纸杂志上放一栏隐秘的「小道八卦」,给主人公姓名打码,刊登这个曲折离奇的丑闻。

  阮琳今年大学毕业,正是名媛们谈婚论嫁的合适年龄,刘素桐素来会结交,不动声色地巴结,早已经给她选好了未来丈夫大军,不出意外,就从几家公子里面挑选即可。

  然而这档子事爆出来后,没有人想和林氏作对――更别提,是即将与顾氏联姻的林氏。

  所以阮琳在排的相亲对象却一家接一家地取消会面,最后一家显赫不剩。

  今后只剩了下嫁这一条路。

  这样的事情虽然没用报纸点名道姓为千夫所指,但已经足够让这对母女今后在青城再也抬不起头,也许直到这一代的人都忘记,这样的故事还能为下一代人津津乐道。

  “啊,”阮安安一愣,继而问道,“你终于知道了?”

  “……”阮琳声音多了一丝不可思议,“你早就知道了?不可能,那你为什么――”

  “不当面告诉你,讽刺你?”阮安安笑了下,靠在沙发上,“我觉得让你自己发现自己是私生女,比我告诉你冲击要大多了吧……”

  那种崩塌感,那种这么多年来的优越全部打碎的感觉,自己否定自己认知的瞬间。

  她可不想代劳。

  “这种事情,还是让你亲自体验一下比较刺激啊。”阮安安说,“我来猜猜……一定很终生难忘吧。”

  “……”

  短暂的沉默后,是更加疯癫的话语――

  “贱人!贱人――你知道我妈妈昨晚自杀了吗!这都是被你们逼的――”

  “死了吗?”阮安安打断她。

  “……你说什么?”

  “我问你,你妈妈死了吗?”阮安安说,“如果已经确认死亡,我现在就能网购一个花圈,我买个一千块的快递到你家,表示我的敬意……”

  被这话给刺激到,后面的通话时间,阮琳似乎已经有些不太正常。

  她的嘶吼伴随着那边不断摔东西的声响,以及身边保姆劝慰的声音,太过吵闹,有好几次阮安安都不得不把电话离自己耳边远一点才行。

  大概维持了三分钟,翻来覆去都是那些话,实在是听得太腻歪。

  恰好阮琳也吼累了,趁着她在电话那头喘着粗气的空档,阮安安笑了笑:“你骂了这么久,我没打算骂回去,毕竟我是个大度的人。别的不多说了,阮琳,祝你和你妈妈,余生都幸福。”

  而后利索地挂了电话,删除拉黑一气呵成。

  顾诀全程都在旁边听着,阮安安打电话的时候没有空摸笨笨,逗猫的变成了他。

  听到她最后说的话,顾诀笑了一下:“挺有电视剧的味道。”

  前两天,两人看了一年多的狗血剧终于大结局了。

  前期剧情虐女主虐得太狠,但是后期虐男主倒也让观众心理平衡了许多,看渣男遭到现实的毒打,看他被驯化成忠犬,看着看着就消气了,男女主快乐大团圆。

  而曾经那个男女主中间最大的阻碍,渣男的白月光,恶毒女配,到了最后身败名裂,女主一个电话轻描淡写地打过去,笑着说了一句“祝你余生都幸福”。

  这句话在电视剧大结局那天还上热搜了,热评全都是――“学到了,以后遇到恶人有恶报,就祝她余生都幸福。玫瑰”

  虽然很讽刺,但这句话的杀伤力可比一句“我希望你去死”要重多了。

  说来也是巧了。

  阮琳最想被众星捧月,一直以小公主自居,却从不知道阮安安是林家的孩子;阮琳深受自己妈妈的影响,见都没见过顾二公子,因为传闻就把对方当作想要结婚的对象……第一次见到顾诀的时候,对方介绍自己是阮安安的老公;阮琳抱大腿以为自己能夺冠博弈杯,半路杀出个阮安安……

  嫉妒别人的好,才会使自己面目可憎。

  而阮琳早就已经把自己变得面目可憎。

  更讽刺的是,不管何时,何事,阮安安从来没有针对过阮琳去做过什么。

  “干嘛,”阮安安把手机放到一边,“我这叫活学活用。再说……我是真的祝她和她那一家都幸福。”

  ――你疯狂嫉恨的人,从来都没有在乎过你,只有你像一条活在阴沟里的蛆虫。

  ――这才是最令人绝望、难堪的事情。

  顾诀“哦”了声,懒洋洋眯了眯眼,“我懂,寄礼物、送花圈的那种幸福。”

  “嘶……”阮安安瞪大眼睛,半跪在厚厚的地毯上,伸手从后方勾住他的肩膀,“小心点说话,本宫现在锁喉技能可是炉火纯青――”

  顾诀笑了笑,毫无诚意道:“哦,那……娘娘饶命?”

  笨笨还趴在旁边,两人闹着闹着,却再也没空摸它,重新腻着抱在一起,唇齿交融。

  阳光从一旁巨大的窗照进来,室内明亮又温暖,光线美得像是一副油画。

  沙发旁边,橘色的小猫咪躺在地毯上,抱着自己的小鱼玩具,看着身边的接吻的男女。

  默默翻了个身,扭过头去。

  哼w。

  -

  婚礼筹备工作排上日程之后,林谣可算找到事情忙了。

  林谣不懂经营公司是真,但时尚是她从小到大都感兴趣并且精通的领域,林氏千金就算消失多年,但看在林氏两字的面子上,这名号在时尚圈还是如昔日一样有用。

  于是婚礼大部分的事宜都交给了林谣,对比起身边的同龄朋友,阮安安发现最近自己的生活变得格外有规律。

  殷媛读研还没毕业,就算在寒假也有导师布置的任务,天天算程序掉头发,疯狂买各种生发洗发水,只有《六界》是唯一的慰藉;

  姜怡家业有哥哥继承,自己是标准的名媛千金,没事儿和姜夫人或者表姐飞个巴黎看看秀,再不然出席某慈善晚宴代表姜家捐款。但是她最近似乎有些奇怪,格外抵触相亲,问她到底有什么情况还一个劲儿的否认……活像是包了个小白脸。

  家里这边,林谣和沈原暂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沈原在青城有别墅,听说两人每天晚饭准时去林家报道,晚上再回自己的住处。

  而阮安安和顾诀则成了林氏顾氏两家公司历来最按时上下班的总裁,早上卡点儿上班,晚上一到时间立刻回家,开启平淡又甜腻的二人一猫世界。

  随便想到谁,都觉得日子平静美好。

  今年的新年也格外热闹。

  快到年关的时候,一向不喜欢热闹的林松柏今年彻底改了主意,要两对夫妻年前三天就住进林家,年后再搬走。

  这要求,对于一个做了许多年孤寡老人的老头子来说,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于是林松柏愉悦地发现,孙女和女儿向来不乖,主意正,喜欢先斩后奏,却在今年变得格外听话。

  搬进林家的时候,阮安安和顾诀两人那段时间沉迷戴着vr设备玩《六界》,所以两人搬去的时候,衣服没带多少,主要是头盔占地方。

  都不是第一次见,打过招呼之后,阮安安被林谣拉着去挑选婚纱雏形,顾诀不好跟过去,只得留在沙发这边。

  干坐着,和对面同样无处可去的某大佬面面相觑。

  “……”

  毕竟是岳母认可的岳父,而且之前和阮安安一起,“爸爸”都已经叫过了,也没什么尴尬的。

  顾诀闲得慌,拿过身边的头盔,开始没话找话:“爸,玩过这个吗?vr头盔?”

  沈原看了一眼:“嗯,林谣给我了一个。”

  “哦……你也有啊。”顾诀把头盔在手上转了一圈,“那我手上这个,跟妈给你的肯定不一样,我这个……不是一般的头盔。”

  “……”

  想到林谣说过的,要善待她女儿女婿,不能摆架子,不能给冷脸。

  沈原:“不一般在哪里。”

  没想到,这一搭话,就搭出事儿来了。

  “不一般在……”顾诀起身,带着不一般的头盔坐到了大佬身边,说,“是我老婆给我做的。”

  “妈给你的是她自己做的吗?”

  “……不是。”

  顾诀一脸“我就知道”的样子。

  “我老婆不仅参与了制作,还刻了我的名字……”顾诀笑着给他翻看一体机靠近眼睛的内侧,有一行小小的字母,“在这儿,看到了吗?”

  不等沈原答,顾诀优越感爆棚,又说:“全世界就这么一个,虽然你有枪,但你有这个吗?”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