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第73章反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46l[==]:卧槽楼上真相了……要我的话我也不会让女儿穷嫁的……

  靠靠靠,竟然是因为家庭吗?我的神仙cp!555好想哭qaq

  47l[==]:难受惹,这也太不小说了……软骨从相遇到恋爱到结婚都这么梦幻,我一直以为这必然要he啊,卧槽这个四十米长的刀子来得太突然了……

  48l[==]:45楼姐妹说的全在理,我的天啊,顾神出身也不是他能决定的,他也不想让自己弟弟弱智,他那么喜欢阮安安,秀恩爱的时候那种炫耀的语气……我靠我都不敢回忆了,我好心酸啊呜呜呜呜qwq!

  49l[==]:别说了,就像阮安安不喜欢顾神一样,其实只是顾神比较外放,愿意秀,我们就会站在他的视角,两个人肯定都特别难过吧……

  50l[==]:海哭了鱼知道,顾神哭了谁知道?

  顾神:“…………”

  顾诀简直惊了。

  前面的哭嚎都算了,意料之中,但从二十多楼开始……什么叫……弱智弟弟?

  当初为了立人设,他的确跟班里人渲染过自己的家境贫寒等等,但也没到揭不开锅的地步吧?

  而且弟弟的话,好像说的比较模棱两可,用词大概是“网瘾很大”、“父母担心”、“不太聪明”……现在已经就成了弱智?

  而且最可怕的是,这群人是真情实感地在分析和担心以及为他们感到遗憾。

  谣和脑补真是害人匪浅……推荐阅读sm..s..

  顾诀往后翻了翻,大家都认同了“是顾神家里太穷所以阮安安爸妈不同意”这个观点。

  甚至还有人不理智发,说要众筹给弱智弟弟治病…………简直和一年前他嘲讽顾铭的时候说的水滴筹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知道顾铭看到这些该作何感想……不过他大概率是不会知道了。

  顾诀想来想去,秋妍知道了真相,应该会散播一下事情的真相,避免引起更大的恐慌。

  而除此之外,貌似也没什么其他方法辟谣了。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秋妍的消息又刷了十多条,大多数都是没什么用的重复的废话。

  顾诀最后给这位粉头打了定心针。

  gj:放心,真的没骗你,我们两个家里人都很满意,非常恩爱……会一直在一起到死的。

  周晨初去洗手间了,所以顾诀留在这儿看着薛昭,别让他做傻事。

  好在薛昭喝醉后还算正常,就只知道抱着雕兰花木叫“圆圆”,并不会发什么酒疯。

  顾诀等了没多久,周晨初回来,面带惊诧地和他说了一句,“操,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不该出现在青城的人?”

  “嗯?”顾诀问,“谁?”

  “一个男人。如果是我想的那个,那他妈牛逼大发了,是混……”周晨初顿了顿,摇摇头,“算了,不可能,估计是长得像。”

  顾诀也不在意他突如其来的神神叨叨,他起身道:“你看着儿子,我出去转转。”

  -

  今晚开席之前,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与林董坐同一桌的那位年轻男人。

  座位名牌上面写着的名字是顾姓,男人外貌极为出挑,黑白相间的西服衬得长身玉立,走到哪儿都是人群焦点,众人自然纷纷开始猜测这位是什么身份。

  在顾家搬去国外之前,顾家大公子顾铭在青城露脸很勤,认识的人也多,唯独二公子一直以来只活在传闻里,从未露面,连名字都无从得知。

  而这次代表顾家的不是顾铭,突然变成了一个姓顾的风流绝代大帅逼……发现此事的人们一个传一个,“顾二少就在晚宴上”的消息自然而然地散播开来。

  彼时,姜怡正坐在沙发上,端详着身边的白西装小帅哥。

  男生穿一身白其实是对颜值和身材很严峻的考验,因为容易显胖显黑。而在阮砚身上,这身白色却合体又帅气,显然,这人是满分通过了考验。

  阮砚的侧脸线条流畅绷紧,唇抿成一条直线,整个人就这么看起来又冷又硬。可是仔细观察,又会发现他睫毛长而翘,眼皮很薄,在某些时刻流露出的神情莫名有些柔软。

  姜怡真是越看越喜欢这种劲儿劲儿的小少年。

  宴厅里,优雅的音乐流淌在每个人的耳边,唯独他的耳朵上挂着耳机,仿佛就差在自己脸上标榜两个大字:叛逆。

  但阮砚倒不是因为叛逆,他纯粹是反感这样的氛围。

  要不是他现在还揍不过他爸,不得不屈从于暴力,怎么可能来这破地方……

  而且刚才在进来的时候还看到了阮琳,心情更加烦躁。

  林氏宣布的那些东西阮砚并没在意,他也就看到阮安安上台说那几句话的时候稍微愣了一下。

  而且大概是被阮安安这个表姐给洗脑……得知她就任林氏总裁之后,阮砚的第一反应竟然是:阮琳怕是要气死了,该。

  阮安安讲话完毕之后他就没了任何兴趣,稍微吃了点儿东西就找了这个地儿,戴着耳机坐着玩手机。

  却没想到,都坐在这儿,还是躲不过找过来的女人。

  阮砚不耐烦地单手勾下自己耳机。

  抬眸对视的一瞬间,想说的那些话都卡在喉咙里,蓦地一愣。

  这个女人,和他以往在学校以及家里见到的那些叽叽喳喳动不动就脸红的……都不一样。

  她的脸年轻漂亮,坐在这里的姿势很优雅。虽然脸上化着妆,却一点儿都不艳丽,显得相当素净,整个人带着非常独特的韵味,不说话的时候,像是从民国画里走出来的美人。

  这个盯着他看的女人,在被他撞破之后也并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不闪不躲,甚至还朝着他眨了眨眼。

  “嗨。”姜怡笑了一下,大不惭,谎话张口就来,“我是你姐的朋友,她让我来找你。”

  “……”

  阮砚看着她的笑,愣了一下,而后条件反射道:“找我做什么?”

  “找你……”姜怡转了转眼睛,“她说你不太爱社交,怕你无聊,让我跟你说说话,或者喝喝酒。”

  阮砚不知道说什么,只抬手把另一边的耳机线也拽下来,没吭声。

  姜怡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从路过的托盘里取了一杯酒,放在两人中间的小桌上,“所以……以前会喝酒吗?”

  “不。”阮砚说。

  停顿两秒,又觉得这么说太生硬,他加了一句,“喝酒误事。”

  真的误事,喝多了之后打架都不利索。

  姜怡可没联想到这一层,觉得这就是个说着大道理的小大人。

  她抿唇笑了一下,不由分说把那杯酒推到了他的面前。

  “不会喝也没事啊,”姜怡笑容愈甚,“姐姐教你。”

  ……

  姜怡和阮砚相谈甚欢――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她单方面甚欢,毕竟对方板着一张脸,给她的回应非常有限。

  大概这样进行了十来分钟,姜怡手机一响。

  是她表姐姜音的消息。

  ――你以前不是问了我好几次顾二公子照片么?我没有,但今天他本人来现场了,你不去见一面?

  “……!”

  姜怡差点儿呛到。

  这可是天大的新闻!

  逼逼叨叨了这么久的顾二少帅气顾二少牛逼,不还是一面都没见过。

  姜怡截图了聊天记录给殷媛发过去,而后和阮砚匆匆道别,前去和殷媛会和,见面第一句话就是“顾二公子真的在现场”。

  顾二公子,传说能里脸帅得不得了,本人魅力非常了得,见过的都念念不忘,甚至还有喜欢疯魔了的……在青城呆这么多年,能传成这样的男人还真就这么一个,搁谁谁不好奇?

  可能是怕她找不到,姜音还带着自己男朋友特地前来给两人指路。

  而众人都在寻找猜测的顾诀,此时刚离开周晨初和薛儿子那处不久,漫无目的,满酒会乱窜。

  他感觉自己似乎是身份被人猜出来了,所以才这么多来搭讪的……他都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科普回答――“我已婚,今天是我和我老婆的周年结婚纪念日”这一类的话了,几乎快要形成条件反射。

  当然,科普这句话之后,看着对方吃惊的脸,还是会有隐隐的成就感。

  顾诀把手里的空酒杯递给侍者,换了杯新红酒,就这会儿功夫,余光见到两个窈窕的身影朝着自己走过来。

  ……

  啧,又来。

  今晚回家必须要告诉告诉阮安安自己这一天到底被多少个人搭讪过,而后又是怎么完美拒绝的。

  毕竟刚才拒绝了n个人,所以在两个美女稍微靠近自己身边的时候,顾诀顺嘴就说:“不好意思,我结婚了,老婆就是台上那个。”

  没看到两个美女猝不及防怔愣的表情。

  百分之二十是愣这人的长相,半分之八十是愣他说的话。

  “……”姜怡觉得自己幻听了,又问了一遍:“你老婆是台上……?”

  “嗯,对。”

  姜怡认识的人里面,也只有姜音见过顾诀。

  她点头首肯说是,那肯定不会造假。

  而且这男人外貌的确太出众了,一身纯黑手工剪裁的西装,没系扣子敞着怀,穿得非常随意。男人的西装也是分很多种和骚不骚包的,明明这顾二少的最为低调,却还是遮不住那种格外惹人注目的气质。

  见到本人后,他的确担得起“青城名媛的梦”几个字。

  但是……

  现在青城名媛的梦在说什么呢?

  台上那个人,是他老婆?

  这他妈是他自己喝了几壶,还是阮安安给他灌了**汤???

  姜怡再次开口,试探着确认道:“你说的老婆……是那个,今天林氏新上任的漂亮女总裁――?”

  “嗯?你觉得我老婆漂亮?”顾诀重点抓的很偏,晃了晃酒杯,笑了,“你眼光不错啊……”

  姜怡张了张嘴,闭上,又张开:“……啊?????”

  “不信?不信我也没办法,”顾诀说,“我们的故事还挺长……又有点儿离奇,一般人不信也很正常。”

  姜怡已经彻底懵了。

  殷媛维持着理智,给他看了看三人微信群聊的背景,说:“我们俩是你老婆的闺蜜。”

  聊天背景是三个年轻漂亮的穿着蓝白校服的女孩子,坐在操场的草地上,笑得阳光灿烂。

  顾诀一愣。

  当初稍微想要查阮安安家庭过往的时候,自然有一些旧时照片被翻出来。她身边的朋友似乎一直很少,秘书也稍微提过两句,最好的闺蜜只有两个,还是两个名门千金。

  但顾诀向来不会去记陌生女人的长相,扫一眼就过去了。

  怪不得,别人听到他已婚,都是惋惜,而这两人面上的表情复杂而震惊。

  顾诀恍然大悟:“哦,所以……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

  “……”

  而后乐意至极道:“那我来代劳,也是一样。”

  “……”

  -

  林松柏说的“今晚除了跟我见人以外别的什么都不准干”,是真的除了见人别的什么都不准干。

  阮安安跟在他身边,一个又一个的长辈见过去,拼命记姓氏、名字以及公司名,还得记住长辈身边跟着的小辈。当年文理没分科的时候背政治历史都没这么痛苦,简直都快得脸盲症了。

  不知道这样持续了多久,就在阮安安脚踝都开始发酸的时候,手里的手机一震一震,像是按摩仪一样震麻她的手。

  她忍不住抽空看了一眼。

  入目全都是绿油油图标的微信消息。

  姜怡不吃姜:你老公是谁???

  姜怡不吃姜:???顾二公子??

  姜怡不吃姜:什么????????

  姜怡不吃姜:他就是你喜欢过的那个校霸??你为什么从来没给我们讲过???

  ……

  阮安安:?????

  姜怡是怎么知道的?她还没来得及给这两个人讲啊!

  难道是遇到了顾诀――?

  一连串的问号轰炸之后,那边下了最后通牒。

  姜怡不吃姜:我和殷媛小姐姐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咱们的友情现在岌岌可危,请你速速前来巨型花盆处与组织会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

  这可是件大事。

  阮安安和林松柏说了一句要去洗手间,暂时失陪,又顺道从隐蔽的边缘一直找到了姜怡所说的巨型花盆。

  两个大美女站在那边,一个美一个艳,听到声响,一齐回头看着她。

  明明阮安安穿着八公分高跟鞋,谁也没比谁矮,就是……莫名心虚,觉得自己气势低人一等。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阮安安刚张开嘴,还没说完后面的“弄得像三堂会审一样”,对面的两人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姜怡抱臂,看着殷媛:“诶,宝贝儿,你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殷媛笑了笑:“穷。”

  阮安安:“……”

  阮安安大概懂了,这是准备寒碜她。

  姜怡又道:“那你最讨厌什么样的男人?”

  “我讨厌有钱的啊。”殷媛笑:“公子哥啊……尤其是圈儿内的世家公子,休想和我谈恋爱。”

  阮安安:“…………”

  姜怡还不罢休:“那程大公子是死于他的有钱吗?”

  “是啊……”殷媛转头看向阮安安,“所以为什么顾二公子,顶级公子哥,最后能夺得这位女总裁的芳心……女总裁,给我们吃瓜群众解释一下?”

  阮安安深吸一口气:“你们......”

  “我们个屁啊我们!”姜怡忍不住了,她一下子恢复了平常那副样子,“你可真行!太牛了!”

  “瞒了我们俩这么久!还说啥自己要坦白了好害怕嘤嘤嘤!”

  “你老公说你们高中就认识了!这个你也没告诉我们吧?啊?”

  “当时给你介绍顾二公子的时候,满脸不屑,完全看不起我们讨论的青城名媛的梦……当初那看不起的不是你???”

  “你妹的你老公竟然是顾二公子!!!”

  “打不打脸啊阮总裁!!!”

  ......

  阮安安是真的理亏,但她也是真的想过了今晚再给两人好好讲,谁料到她们俩提前知道了……

  “别别别……宝贝别激动,我也是昨晚才知道的,真的――!昨晚知道的时候我自己都懵了,”阮安安解释,“我这不是没来……”

  “没来得及?”殷媛接过她的话,冷笑,“神他妈来不及,你从昨晚知道一直到今天,一直忙得像个陀螺?你有多少个机会能告诉我们这件事,告诉我们一句我老公竟然是顾二少,能浪费你一整天?”

  姜怡“哼”了声,叉腰:“就是啊!!!”

  “你早就知道他是当初你暗恋的那个隔壁学校校霸,天地良心,这么大的事儿哪天不能告诉我们俩,你就瞒到现在???”

  “……”

  那不是你们不让秀恩爱,一秀就拿退群威胁么!!

  但阮安安不能辩解。

  这两个女人拿出这样的架势,让她觉得自己简直像个被前任和现任一齐质问并且百口莫辩的渣男一样,都想跪键盘了。

  阮安安叹了口气:“其实我们俩的事情有点儿复杂,分好几个层次的,我今晚之后有了时间,肯定慢慢给你们讲......”

  “复杂什么呀,不久《奥斯卡夫妇》么。”殷媛轻描淡写,撩了撩长发。

  阮安安梗住:“......?”

  “你惊讶什么呢?”姜怡看了她一眼:“你老公貌似倾诉欲挺强的,我们俩说是你闺蜜,稍微问了问,他刚才已经把你们相遇相知相爱基本全给我们讲完了。”

  “当然,也可能不光我们,”殷媛补刀,“他应该来者不拒,但凡问爱情故事的大概都讲了吧。”

  阮安安:“…………???”

  -

  晚宴受邀人群虽多,在过了最初阶段之后,却也分割成一个一个的小团体。

  相熟的年轻未婚千金们聚在一起,小声讨论着同龄公子们的八卦,或是什么隐秘的小道传闻。

  巨型花盆在南侧,而在宴厅北侧边缘处,一处屏风后面的蓝丝绒沙发上坐着一圈儿年轻女孩儿,个个妆容精致,打扮得花枝招展,桌子上摆着一杯又一杯的红酒。

  今晚,林氏宣布了这样一条消息,与之相近或是相远的都不会少了猜测。

  上任的如果是英俊帅气的男总裁,那么从此女孩儿们茶话会的心仪对象可能会多一个,上任的是个谁也不认识、名不见经传的漂亮女孩儿……那就有意思了。

  众人艳羡的这个圈子有许多特性,排外是最为严重的一项。

  若是什么知名千金上任担任自家总裁,谁也不会觉得荒谬,可今晚这个……更像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圈外人,却以这样高调而正式的方式彻底挤了进来。

  在众人议论过去一番,开始讨论那女孩儿身上的裙子是哪家高定、以及她似乎是去年博弈杯冠军的时候……有人忍不住,将一些辛密往事翻出来,语焉不详,透露了一点边角料。

  现场一瞬静谧。

  这边角料是阮琳的朋友说的,有人转头向本人求证:“阮琳,真的假的……你说刚才上台的那个人,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

  阮琳瞪了一眼管不住嘴的朋友一眼。

  因为妈妈提过很多次,这件事绝对不能被外人知道,她含糊不清地想要掩埋过去:“都过去了,还是别讨论这些了……”

  但瓜的头都已经冒出来,这些人又怎么可能平白让这个瓜“过去”?

  阮琳身边围绕着的千金,不断地催促她开口,一个个忠心耿耿的样子,纷纷表示自己不会说出去。

  她的朋友也受不了,开口劝道:“琳琳给她们讲讲吧,又不是我们背后说坏话……这是真事啊!”

  “就是……”另外一个知道内情的朋友不服气,“就算她妈妈真的是林老的女儿,难道就能掩盖自己是个私生女的事实了?豪门千金就不能插足别人的婚姻么?”

  周围几人都听傻了。

  “你们说的什么啊……谁插足谁的婚姻?”

  “林老的女儿不是失踪很多年了么?我听说应该早就没了……不然林家这么大的家业,怎么可能找不着?”

  “诶,别话说一半呀,到底私生女怎么回事儿?”

  “……”

  阮琳今晚一直心情极差,这会儿被几番推搡,也忘掉了妈妈的告诫,自然而然地开始给众人“科普”。

  ……

  这样的辛秘传闻,大家都听得聚精会神。

  上流圈子惯来如此,若不是真心实意的铁关系,没有人会打心底里盼着你好。看他起朱楼时,都在等他楼塌。

  越是劲爆的消息,传起来越快。

  林家新上任的年轻女总裁,是阮家的私生女。

  林家曾经的千金,曾插足过阮家家主的婚姻。

  ――这传闻不出意外,今晚就能传遍这个圈子。

  这番讨论津津有味儿,众人用词也愈来愈夸张。

  约么过了半小时。

  “――哟。”

  几人正讨论得热火朝天,一道女声蓦地插进来。

  一众女孩儿齐齐回过头。

  讨论得太投入,谁都没有主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阮琳的沙发后面出现了一个女人。

  她穿着一身纯黑礼服,肤白如雪,红唇鲜艳欲滴,盯着阮琳道:“这位小姐,我很好奇啊……”

  声线偏细,柔柔的,带着说不出的韵味,像是玉石撞击的声音,一下一下,清脆悦耳。

  和她这个人一样,有种难辨年龄的美感。

  女人胳膊支撑着沙发边缘,微微陷进去一点儿,手里的红酒杯摇摇晃晃,灯光下的脸美得像幅画。

  她垂眼,虽然笑着,却气势逼人。更新最快s..sm..

  “是谁告诉你……我女儿是私生女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