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第70章反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通大号掉马,让阮安安联想到以前论坛上的一个说法。

  顾诀这人的小号,也就是和她结婚的那个我爱软软也是在《六界》也出过道的。

  作为一个人民币玩家,阮砚所在的帮会是个有头有脸的大帮,他虽然不是帮主,但却是每周帮战的大将之一。帮战通常是要开麦在语音软件的房间里,有人做指挥,阮砚就是那个指挥。

  因为声音年轻又好听,装备□□,操作好,人有钱,还酷,在他们帮有一大堆迷妹。

  阮砚每次和人pk,都有人围观,而次数一多,所有人都知道砚大佬非常执着地和一个叫我爱软软的贫民玩家pk,还……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所以我爱软软第一次出道是在阮砚的帮派。

  后来,两人的pk有好事者录过视频传到论坛以及微博上,大家在吃瓜之余,也开始分析这个我爱软软的操作,毕竟砚也是算得上大神的玩家。

  一来二去,大家发现这个我爱软软的操作非常牛逼,零失误不说,几乎把暴奶这个职业玩得出神入化。

  自此之后,每次两人pk就有一堆人旁观,录屏,然后讨论,学习。

  要不是这样被鞭尸,阮砚也不可能这么恨顾诀。

  自从我爱软软出道之后,不断被八被学习,越来越多的人说这人的头脑和操作非常有东杀西顾的风范,得到了东杀西顾的真传……那会儿阮安安看到了还替他高兴,觉得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荣耀个屁。

  这他妈就是他本人。

  看样子,还演得挺开心。

  阮安安恨得牙痒痒,刚才锁喉过后稍微消了的气又开始往上窜。

  她看着顾诀的表情,手指在键盘上动了动,“喂,东杀西顾大神,你觉得还ok吗?ok的话我就准备发表了?”

  “……”游戏里身败名裂算个屁啊,老婆开心最重要。顾诀沉默三秒就点了头,“你开心的话。”

  阮安安一时冲动打下了这行标题,但她心知肚明,这帖子要是真的发出去了,除非自己把自己也挂出去,否则必然是个找骂的帖子。

  说不定还会进来一群东杀西顾的迷妹们,排着队说:“东杀西顾艹粉?太好了呜呜呜,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啊?”

  ……

  所以阮安安只是吓唬他一下,最后帖子当然是没发的。

  但这个帖子的标题,已经让顾诀充分意识到这件事情在她这里的严重性。

  看着阮安安把标题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后,顾诀清了清嗓子,“我其实没想到你……会这么生气。”

  顾诀回忆了一下刚才自己被锁喉的场景。

  他打架这么多年,在哪条道上都是横着走,被锁喉这还是第一次。

  挺有趣。

  阮安安“唰”地回过头:“我不生气?我不生气还要干嘛?快快乐乐开开心心地继续夸你啊?”她狠狠地咬了最后两个字,“偶、像?”

  偶像这会儿有些尴尬地咳了声,“嗯,我真的以为你会很开心。”

  不然怎么会承认地那么爽快。

  毕竟顾诀没有想到别的层面,只是单纯站在她的角度想,嗯,自己的偶像男神其实是老公什么的……这不是很符合她喜欢的那些情小说的情节么?为什么这个反应?推荐阅读sm..s..

  阮安安:“……”

  还开心呢。只要一想到她曾经的花痴都是完全没有遮掩地当着他的面说的,而且这人不知道心里多得意,表面还要云淡风轻,还装作自己是自己的小粉丝……阮安安就忍不住咬牙切齿。

  但这样的心情跟顾诀也解释不通,我们少女就是比较细腻。

  阮安安迟迟没回答,顾诀伸手过来搂着她哄,“别生气了,不然这样,我们小号离个婚,用大号再结?”

  “……”有点心动。

  “我那账号除了玩游戏打帮战以外,也从无婚史,甚至女性好友都没几个,有也是我朋友的人妖小号或者帮派管理,基本不说话的那种。”

  “……”这还差不多。

  “我错了,别生气,嗯?”

  “……”既然他这么诚心实意地认了错,阮安安也就顺着台阶下来,“那……我们什么时候离婚?”

  别的不说,但和东杀西顾结婚,当个全服羡慕的女玩家……她还是很迫不及待的。

  “就现在吧。”

  说完,顾诀登陆了小号,两人一同前去月老庙把离婚任务领了,而后迅速刷怪回来离婚。

  [世界]系统:很遗憾,玩家我爱咕咕与玩家我爱软软感情不合,选择分开。人生总有聚散时,山高水远,江湖再见!

  这条消息上了世界之后,阮安安就只是扫了一眼,并没觉得会有后续发展。

  因为离婚之后有一周的冷静期不能再婚,两人离完就直接退出了游戏。

  操作好了一切之后,顾诀感觉今晚所有的危机似乎都已经解除了。

  那么搬家一事,也是时候提上日程。

  “我之前在会所和你说的是真的。”他说。

  阮安安一愣,“嗯?什么是真的?”

  顾诀:“临江公馆的房子,花园都建好了,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搬家?”

  “……”

  阮安安这边还没回答,而顾诀怕她找别的理由推脱,直接加大音量,叫了一声“笨笨”。

  ――顾诀的惯用伎俩,利用儿子。

  笨笨慢慢悠悠地从猫窝出来,挪到了床边,睁着大眼睛看着两人。

  顾诀又拍了拍床尾,“上来。”

  笨笨虽然名字不太机灵,也曾经受过伤,走路有点儿后遗症,但腿早就康复了,这么简单的动作还是可以做到的,以前顾诀自己住的时候它天天早上上床踩父亲踩得简直不要太顺畅。

  笨笨轻轻一跳就上了床。

  “其实你儿子已经非常饥渴了,不信你看――”

  顾诀对着阮安安说完这句话,又转过头对儿子说:“笨笨,我们要搬到大房子了。”

  笨笨激动:“喵w!”

  “很大很大的房子,”顾诀继续诱惑,“还有滑梯……”

  笨笨星星眼:“喵$v$!!!”

  这声喵高了几个度,都快破音了。

  顾诀转头向着阮安安,一摊手:“你也看到了,所以我们什么时候搬家?”

  阮安安:“…………”

  阮安安倒是没想到笨笨真是这么喜爱奢靡的喵……但他搬出笨笨这个理由,那她也没什么立场拒绝了。

  毕竟顾诀也是因为清楚阮安安一直都是宠孩子无下限的人设,才会叫笨笨过来。

  “搬家的话……先过了明天的晚宴,忙完了最近几天吧。”阮安安算了算时间,“因为我明晚才正式就职,所以接下来几天应该有挺多表面工作要做……”

  比如杂志采访就已经排了好几个了。

  “但我觉得……一周内是可以的。”

  顾诀说好。

  “对了,明晚你也得去啊。”阮安安提醒道。

  顾氏作为合作方,原本顾诀也是要出席的,但她特地说这个倒不是因为这点。

  “我是不知道你今晚会搞那一出,但是就算你今晚不说,原本我也打算今天和你坦白,明晚就带你去见我外公……”阮安安叹了口气,“这样也好,至少外公那关能过了。”

  她选在这个时间段也是怕林松柏搞什么幺蛾子,比如当场翻脸什么的,至少在这种场合下他会克制自己……万一她在平常随便找一天把顾诀带回家,林松柏发飙直接把人撵走可怎么办。

  现在倒是完全没了这个顾虑……毕竟这可是他当初费尽心思也想让她相亲的对象。

  “嗯。”顾诀答应下来,“我爸妈一直在国外住,今年应该也要搬回国内了,明天不会出席,以后再带你去见他们。”

  “我再问最后一次了。”阮安安正色道,“你实话告诉我,目前为止,还有没有什么是瞒着我的?”

  “没了,”顾诀语气诚恳,眼神真挚,“真的没了,游戏这个我也不是故意隐瞒你,东杀西顾充了十几万,我怎么可能直接和你说?撒了一个谎就要撒无数的去圆……”

  阮安安想想也是,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

  工具喵笨笨在被利用完之后就被毫不留情地赶下床。

  现在时间不算晚,但因为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所以顾诀早早熄了灯。

  躺下之后,一片黑暗里,阮安安感到身上一沉,手臂一紧,被某人从两侧圈住。

  她稍微算了算。

  嗯……好像按照频率,也该轮到今天了。

  眼睛适应了黑暗后,她看着顾诀面部轮廓带了隐约的笑意,说的话一如既往非常欠揍:“宝贝,有什么要拒绝的理由吗?你说出来,我再看看接不接受。”

  “……”

  汝听,人否?

  否。

  阮安安被他牢牢圈住,脸上发热。

  反正这道题答不答结果都是一样的,她最后也没拒绝:“……我就一个要求,你今天快点,明天我中午还要去选造型什么的,得早点起床。”

  “中午?”顾诀笑了,“那肯定来得及。”

  “……早上还要去公司准备稿子!”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职宣么?”顾诀笑了一下,“当初我在国外也搞过,那个很简单,几句话而已,不用准备太久……”

  “那我还要……”

  “别还要了,宝贝,我会尽快,但你知道有些天赋也不是我能控制的……”顾诀顿了顿,附在她耳边,“比如说,持久。”

  “…………”

  阮安安彻底无语,而顾诀在说完话之后,唇也顺势贴上她的耳垂,勾起一阵阵的酥痒。

  她咬了咬唇,维持着最后的理智,轻声警告他:“你……今天不准弄出吻痕,不准搞花的,不然以后……”

  “知道了知道了。”

  “唔……”

  月亮爬上树梢,银白色的光顺着窗户撒到床沿,随着上下浮动,宛如波光荡漾的池水。

  夜还很长。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