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第66章反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诀看着屏幕上,头顶着我爱软软的人物缓缓倒地。

  “不光男主高兴疯了,”而身边的小姑娘还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瞄来瞄去的眼睛泄露了自己的小心思,“我那个男同学,和小说男主一样,也开心地快飞起来了。”

  顾诀无以对。

  男主高兴疯了?

  她是在明晃晃地暗示――亲爱的,到时候你女朋友对你坦白的时候,你也得高兴疯了哦~

  ......

  他该怎么做,才能高兴疯了?

  阮安安再来这么几次,他才是真的快疯了。

  此时此刻,电脑屏幕上的画面一转,显示了大大的八个字:壮士惜败,来日方长。

  [附近]砚:呵。

  对面的砚虽然只发了一个“呵”字,大概是觉得自己很是高冷,但接下来发出的各种挑衅表情再次暴露了他的幼稚。

  [当前]玩家砚对玩家我爱软软做了一个“嫌弃”的表情。

  [当前]玩家砚对玩家我爱软软做了一个“看不起”的动作。

  [当前]玩家砚对玩家我爱软软做了一个“给爷跪下”的动作。

  [当前]玩家砚对玩家我爱软软……

  小孩儿也是被打压太久,好不容易有一次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时候,自然得好好羞辱一下他。

  顾诀现在头疼,不想和小屁孩说话,他越说他怕是越快乐,所以顾诀一个字没回复,直接离开了当前频道。

  阮安安全程在一旁目睹这一切的发生。

  阮砚那小子的人物对着我爱软软比朝下的大拇指的时候,她简直气得想钻进去揪那小子的耳朵,教教他在面对姐夫的时候,什么是礼貌,什么是体统。

  但是顾诀似乎并没有怎么在意。

  他呼吸节奏平缓,侧脸看起来很平静,轮廓清俊又好看,没什么明显的喜怒,只是……突然间有些沉默。

  阮安安看着正在传送中的人物,咽了咽口水。

  “你输了,是不是被我讲的故事给影响了啊?”

  “……”

  顾诀沉默三秒,“你――”

  他想了又想,才挑出一个合适的说辞,“可能是因为你今天讲的故事......很有特色。”

  阮安安眨了眨眼。

  这是个褒义的还是贬义的“特色”?

  算了,就当是褒义的好了。

  阮安安清了清嗓子,总结了一下:“我讲这两个事,其实是觉得,‘小说来源于生活’这个说法简直太正确……你看,明明看起来那么不可思议的情节,现实里竟然真的发生啦!”

  “……”顾诀“嗯”了声。

  心道:是啊,这不就是咱们的生活么。

  随后又想到。

  他们的生活,似乎比这个什么百亿女友还要复杂。

  因为人家两个男主角,都是货真价实的穷啊。

  ……

  顾诀输了pk之后没什么心思打游戏了,阮安安也看得出来,两人准备熄灯睡觉。

  顾诀去关灯回来坐到床边,阮安安边躺下边嘀咕:“你今晚怎么好像有点不爱说话......”

  “………”

  他不是不爱说话,他是被那句“男主高兴疯了”给吓到了。

  阮安安还在猜测:“是不是因为输给我弟弟了,耿耿于怀?”

  顾诀关掉台灯,没回答,沉默地翻身上床。

  这一系列的举动在她眼里更像是默认。

  阮安安讲故事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让他分心pk,帮助阮砚取得胜利的。

  虽然她也不太确定自己的真实目的到底有没有达到……

  阮安安转而安慰他:“哎呀,胜败乃兵家常事,你不要太在意啦。你看,他找你打一百次你赢了九十九次,那这一次就当是你让他......唔!”

  顾诀掀开被子躺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扣着她的下巴和她接了个吻。

  没有维持太久,但也不疾不徐地从唇中到唇角挨个亲完,才松开。

  “没生气,我跟一个小孩儿生什么气。”顾诀说,“今天,主要是不想在游戏里浪费时间……我怕弄到太晚,你明早会迟到。”

  ――说这句话纯粹是因为习惯。

  顾诀也是说完才意识到。

  林松柏的亲外孙女,在林氏,迟个到这种事情算个屁呢。

  “………”

  这种时而迷糊时而清醒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身边的人小声说了一句“臭流氓”。

  这三个字立刻把顾诀给拉了回来。

  阮安安嘴里的“臭流氓”,在他这里等同于“我可以”。

  顾诀之前稍微有些低沉的情绪一扫而空,亲着她的耳垂,说:“宝贝,自己算算你出差走了多少天。”

  “……”

  好像比一周要多,十天出头。首发..m..

  可能是要憋得挺......

  她还惦记着孩子,“笨笨……”

  “笨笨已经送出去了。”无良父亲说。

  “……那你之后记得把人家接回来。”

  “放心。”

  他的吻蔓延向其他地方,阮安安渐渐闭上了眼睛。

  ……

  “今天累吗?”

  半小时后,顾诀突然撑着身子问她。

  阮安安无语至极,气喘吁吁地翻了个白眼:“你怎么不之前问我这个问题啊?现在问还有什么用?说得就像……”她咬了咬牙,脸红了,“我说累,就能停下一样。”

  顾诀笑笑,没说话,专注手头工作。

  某项运动对于阮安安来说堪比神仙助眠药,又是一夜好梦。

  -

  出差之后不需要立刻返工,有一到两天的休息时间。一般默认一天,两天的话是身体不舒服的员工才会申请。

  但阮安安身份特殊,不能休息。

  幸亏顾诀真的准确把控好了时间,她睡得很好。睡眠时间足够,所以早上起来也并没有什么困难。

  阮安安在去公司的路上,就第一时间向“繁林”核心团体群发了邮件,大概叙述了昨晚和顾氏谈成的情况。到了公司之后,还有不少人跑过来亲自问她是不是她本人发的那封邮件。

  宣传部经理最为激动,“哎,原本谁也没想到那边能拖这么久都不答应,咱们宣传方案虽然有独立的,但明显是合作款效果更好......您这消息可真是及时雨!”开会时商定,负责联络的人是candy,宣传部经理说完后转过头,“辛苦candy了。”

  阮安安也正想跟着夸一句。

  却没想到下一秒,candy抢先一步开口:“谢谢经理关心,我倒没什么辛苦的,一开始对方一直没有给出明确结果,是我和邹秘书负责联络的。”

  阮安安有些错愕地看了她一眼。

  candy把宣传经理的话接了过去,继续笑着道,“但阮总一出手,这合作就谈成了。”

  经理瞬间领悟,马屁随即而来,拍得震天响。

  经理走后,candy的声音响在办公室。

  “阮总要记得,和‘繁林’上市一起的,还有您在林氏的就职。”

  “我会的,”阮安安笑着点头,“谢谢你。”

  ......

  上午的工作安排很紧,开了一个临时会议,备选方案提成了优先执行方案,于是曾经大家在《六界》实验模拟的数据全部都可以拿来作为参考。

  加上顾氏的配合,数据的获取更加方便,上午便取得了不小的进度。

  午休的时候,阮安安在群里呼叫两个姐妹。

  阮安安安阮: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姜怡不吃姜@殷媛没姻缘

  五分钟后两人才给了回复,一个让她有屁快放,另一个说如果是想要秀恩爱,自觉退群。

  阮安安安阮:不是秀恩爱!不是!是更重要的事!

  阮安安安阮:我不是一直都担心着和他摊牌的那一天么?昨晚我稍微试探了他一下,编了两个小故事

  小故事太长,阮安安是语音发过去的。

  在她讲语音的同时,姜怡发过来了一串又一串的话。

  姜怡不吃姜:哦,我表姐那事儿我还忘了和你说

  姜怡不吃姜:在小男生步入社会后,表姐不是准备去追他么,她说,以前两人好的时候,小男生说了,自己将来会留在f市发展,所以我表姐原本在青城姜家公司挂了个闲职,好说歹说让我伯父给她调到f市了,这不是为了追人更方便。

  姜怡不吃姜:然后原本是现实版的故事,突然就朝着小的方向发展了。我表姐到了f市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把小男生找出来,后来收到了小男生发来的一条关键转折点,短信。

  姜怡不吃姜:他说,‘我来青城找你了。’我表姐给我讲的时候,直接哭了。

  姜怡不吃姜:当然,故事的最后结局是,表姐由于不断申请调来调去,差点儿让我大伯给打断腿逐出家门。

  阮安安:!!!

  谁能想到,这个伴随着她和顾诀恋爱开端一直到现在的无论怎么看都是个be的故事,竟然!时隔一年多!he了!!!

  阮安安不管是看小说还是看剧,感情流为主的话,她都是坚决的he党,见到这样的结果自然开心到不行,给群里发了好几个“撒花花”:恭喜表姐贺喜表姐!

  殷媛没姻缘:恭喜表姐。不过软软的那个试探……为什么我觉得非常有欲盖弥彰的味道?

  姜怡不吃姜:噗嗤,我也有点儿这种感觉,她老公又不傻……

  阮安安不服气。

  阮安安安阮:我的演技天衣无缝,不接受反驳,谢谢。

  -

  阮安安出差的高峰期是在九十月份。

  而顾诀今年一共也就出差了一次,第二次是圣诞节前后,他回了一趟美国。

  有需要亲自出席签的文件,以及在圣诞员工放假前需要交代的事情,大大小小等待召开的会议数不胜数。

  顾诀和阮安安的出差时间没有重合在一起的时候,所以他这次也不用带着笨笨上飞机遭罪,它和阮安安舒舒服服在家呆着就好。

  他每次出差,行李都是阮安安收拾的。

  顾诀并不想带东西,毕竟那边也是家,但阮安安说,他一个实习的跟着出差连个行李箱都不带,也太不随大流,太不对劲儿了,于是不由分说给他收行李。

  家里人都知道顾诀怕麻烦的性子,拎着箱子实在不太符合他的作风,进房间没多久,就传来了敲门声。

  “阿诀?”外面的是顾夫人。

  顾诀起身去开门。

  顾夫人:“我看你这次拎着个箱子回来啊,弄得跟旅游一样,我有点儿好奇你这里是不是装了什么不该装的东西,特地来检查一下。”

  “……”顾诀侧身让地儿,“您随便检查,但衣服是我女朋友给叠的,不能搞乱。”

  顾夫人白他一眼:“整天三句不理你女朋友,你有本事倒是和跑到你爸面前说啊。”

  “……”

  说什么?

  ――爸,您一直觉得我虚构出来的女朋友就是您想让我认识的女的。

  ――当时死都不想见面,是我脑子被驴踢了,我现在见不到她一天都想得不行。

  ……

  不好意思,暂时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丢这个人。

  好在顾夫人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她拿出来一个小盒子,念道:“草-本-植-物,纯天然……”顾夫人笑了,“你怎么还开始用女孩儿的东西了?”

  顾诀愣了愣,随即认出来这个盒子,“啊,这个是我女朋友的,应该是收行李的时候不小心装错了。”

  “嗯?”一提到是他女朋友的,原本打算放回去的顾夫人来了兴趣。

  “我看看你们小年轻,现在抹脸都抹些什么……”她兴致勃勃地开了盖子,而后蓦地一愣。

  顾诀察觉到她表情的变化,走过去问:“怎么了?这个牌子不好?”

  “不是不好……”顾夫人把盒子拿起来给他看,“这儿标价写的是一百二。”手机端sm..

  顾诀完全不懂女生的护肤品牌子,但阮安安脸上的皮肤一直都特别嫩,手感极好,所以他一直以来觉得她用的东西应该是功效不错的。

  竟然才一百二。

  都不如顾夫人敷一张面膜来得贵。

  顾诀顿时下定决心回头好好研究一下护肤品,给她换个全套高档――

  “但是……”顾夫人的声音把他思绪拉回来,“这里面的膏体,并不是这个牌子啊。”

  顾诀:“……嗯?”

  “外面的盒子是草本没错,但里面的是theginza……”

  “你女朋友明明和我用的是一个牌子,香味儿都一样,质地也是,只有系列是不同的。”顾夫人说,“我最近在用另外一个抗衰老系列,所以一下子就能认出来。”

  “但是为什么要装在一百二的盒子里啊……”她还是很疑惑。

  顾诀也很疑惑。

  顾夫人用的护肤品,那必然是当得起天价二字。

  所以这里面装的东西竟然是……

  上一秒还在想要给女朋友换护肤品的顾诀:“……”

  装在一百二的壳里,甚至特地没有撕掉标价。

  如此刻意。

  这些细节其实是他完全不会发现的,竟然连这都考虑到了。

  顾诀又想起自己似乎也有不少“丰功伟绩”。

  什么雷打不动地去家教,他们现在住的家也是他买的,而后还得告诉她要交房租……

  “阿诀?”顾夫人叫好几声都没人应,干脆走到他面前挥了挥手,“你发什么呆呢?”

  “……”

  “没什么。”顾诀回过神来,垂眸看着那个标价120的面霜,低声答,“我在想,我女朋友,还挺不容易啊……”

  顾夫人:“???”

  顾夫人一头雾水:“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呢……”

  顾诀笑了声,没解释,看着地面,长长的睫毛覆盖下来。

  “妈……我给你讲两个故事?”

  顾夫人:“什么?”

  顾诀闭了闭眼:“……《我的百亿女友》,以及……《奥斯卡夫妇》。”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