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第64章反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听,这还是人话吗?

  阮安安真的很想这么吐槽一句。

  但她没有,因为她动动脚趾头也能预料到顾诀的回答。

  他是个没有脸皮的,如果她吐槽一句“你说的这是人话吗”,顾诀能回复的无非就那么几种――“说人话有什么好处?”、“人话能当饭吃么?”、“人话能让我娶到老婆吗?”、“我不是人,你第一天知道么?”

  ……想想都够了。

  阮安安沉默不语,开始仔仔细细地回忆他说得是真是假。

  好像放假这几天,的确有几次两人熬夜不是因为某种运动,而是因为游戏,或是纯粹因为想聊天于是直接聊到了后半夜……毕竟放假没有要早起上班的顾虑。首发..m..

  阮安安:“……但是这些文章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她抿了抿唇,“反正……节制点儿总是没错的。”

  顾诀挑了挑眉。

  “节制?”他语速很慢地重复,“你是说,我还不够节制?”

  “……”阮安安盯着他,半晌才说:“我只是觉得,我们的频率可以更加合理一些……要不然稍微改改?”

  “这个频率,原本就是因为怕你累,所以如果你是想缩短的话,我没有意见,”顾诀说,“但延长的话就不行了。”

  阮安安:“……”

  她还记得自己以前和顾诀刚谈恋爱,稍微提一点儿带颜色的沾边话题都能脸红个通透。现在呢?

  竟然能气定神闲地跟他探讨某项运动的频率问题……

  她好像也并没有经历太多。

  只不过是多了一个男朋友而已。

  只不过……这个男朋友,不是一般人而已。

  阮安安挣扎道:“我觉得一周一次也挺……”

  后面的话说不下去了。

  面前的男人像是会变脸一样,满脸写着幽怨。

  他头发的长短很奇异地一直维持在几乎一样的长度,不管是额前还是耳边的头发都恰到好处,干净清爽,睫毛纤长,眼睛被外面的阳光照得亮晶晶,非常漂亮。

  谁能拒绝这样的人装可怜。

  没有人。

  阮安安心里一软,当下就想说一句“那就算了,不改了”。

  顾诀却突然叹了口气。

  “唉……”他对她说,“你稍微等一下。”

  而后拿出刚才锁屏的手机,修长的手指开始有节奏的打字,没到十秒钟,阮安安手里的手机震了三下。

  “……?”

  她看着顾诀眼神的示意,应该是他发给她的消息。

  阮安安疑惑着点开他的对话框。

  入目三条,是异常熟悉的画风的小新闻。

  [链接]-[你知道男性不发泄的危害吗?]

  [链接]-[女孩子不要觉得忍忍就过去了,有些事情是“忍”不过去的!]

  [链接]-[女朋友必看!千万不要让男朋友“憋”着!伴侣“憋”到最后,受苦的是自己!]

  阮安安:“………………”

  靠!

  靠!!!

  这个人!!!

  阮安安咬牙切齿,看着那些文字,脸上的热度直线攀升,耳边传来顾诀的声音带笑:“还要看吗?我这儿还有一堆……”

  “――不要了!留着你自己看吧!!”

  阮安安说完,立刻转身下床,飞速穿拖鞋,脚下生风地跑出卧室去卫生间洗漱。

  还是没有错过身后某人声音微扬的询问。

  “那就还是老样子――不变了?”

  阮安安差点儿绊到自己:“…………”

  臭流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是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后面几天,因为这一天失败的“谈判”造成的积怨,阮安安在某些时候并不配合。

  但是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的不配合似乎对他也没什么影响。

  小打小闹,小踢小掐,反而更添情趣。

  鸡飞狗跳的五一假期过去之后,学校进行了期中考。

  但科目范围原本就很少,秋妍他们考的是三门,阮安安只有一门,顾诀也是一门。

  两人在考试的时候,再次打出了全校最快的交卷记录。

  下半学期开学之后,小镇之光的群组里,秋妍经常哀嚎自己这个cp粉已经快要渴死了。

  她说现在课少,人都见不到,糖也发不出去,校园论坛的cp帖子眼看就快凉了,现在也就剩下包括她在内的几个真爱粉还在苦苦维持。

  阮安安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觉得又好笑又有点遗憾。因为论坛有些姑娘说话是真的可爱,那些帖子用她们的视角来描述,她每次看都忍不住想笑。

  但是很多东西都会一茬一茬更新换代,她们也会忙别的事情,所以阮安安的态度是顺其自然就好。

  但是顾诀不。

  作为一个曾经真身出现在论坛感谢自己cp粉给婚礼包红包的人,顾诀每次看到秋妍说这句“论坛的软骨已凉”,就会亲自跳出来发小作文。

  秋妍说没有糖,他就亲自讲。

  ――gj:“今天下班之后,回家发现我们家的锅底穿了,家里的味道和火灾现场一样。我问她在干什么,她说在研究怎么做饭。我们家除了她就只有我的猫儿子和我自己……那肯定是研究做饭为了做给我吃的。”

  ――gj:“哦,我没说我们同居了?那你现在知道了。”

  ――gj:“我没说我为了她去学了做饭吗?那你补上。”

  ――gj:“你说她何必呢,当初我求婚的条件就是学会做饭,一家里有一个会做的其实就行了……”

  ――gj:“求婚?成功了的,毕了业请你们吃喜糖。”

  他每说一句,秋妍的回应就是一串毫无意义的“啊啊啊啊啊啊”。

  这么大概三四次以后,阮安安发现秋妍的频率开始有规律了起来,变成了雷打不动的一周问一次。

  而且顾诀现在不光发文字版小作文,还会附上照片。

  又到了一周的问糖发糖环节,阮安安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聊天,不由开始想,顾诀发的这些糖,难道秋妍会独吞?

  她不像是那种性格的人啊。

  可学校帖子又是怎么凉的?

  直到某次,中午在公司食堂吃饭的时候,阮安安闲的无聊,真的去看了一眼许久没上的c大论坛。

  没想到,一进去就看到标着软骨cp的楼赫然在首页飘红。

  完整题目顾神每周发糖节目今天再次更新!,已经……几千楼了。

  阮安安:“…………”

  神他妈的凉了?

  只有几个真爱粉???

  主楼是叙述,下面的跟帖也不怎么理智。

  啊啊啊啊啊啊今天的顾神也在努力发糖!我太爱了!

  顾神太会了呜呜呜呜呜,比起顾神的发糖功力我们这些搬运工算老几啊?

  姐妹说得对啊,发糖都发不过蒸煮,我不配呜呜呜呜qwq

  我是上次因为博弈杯的采访视频从微博摸到c大论坛的,啊啊啊啊啊啊粉这对也太幸福了我日!现实里的神仙恋爱竟然这么甜吗??

  再给我十吨糖!我可以!每天背四六级也就只有甜甜的爱情能舒缓我的痛苦!求顾神会说话就多说点!我却这点儿流量吗???

  求顾神会说话就去写本书!!

  求顾神写本书!!!@顾诀@顾诀@顾诀

  阮安安:“…………”

  自此之后,每次顾诀要开始打小作文的时候,她就会进去帮忙打补丁。

  因为顾诀这个人总爱夸大其词,比如她在家里摸了摸他额头看他发没发烧,能被他说到相关生死……

  只是阮安安没想到,她加入打补丁之后,那边狂欢得似乎更严重了……

  但并没有狂欢太久,时间步入七月,大一大二的学生们很快开始准备期末考,大三大四的则忙着找工作以及准备毕业论文亦或是考研,七月对于任何校园来讲都十分忙碌。

  和c大的合作开展几个月,阮安安经常去“繁林楼”,被顾诀看到过几次。

  但她原本就说自己是在林氏实习,所以“作为实习生幸运地加入了这个工程”,是一个非常方便而合理的理由。

  大三的暑假,其实就已经不算是暑假了。

  准确地讲,大学的后面一年半,都是在给学生机会和时间来和社会接轨。

  大三结束后,小镇之光其余三人也都顺利找到了工作。

  三人从小到大都形影不离,竟然连找工作也是。而且他们没有申请青城最牛的两家企业,但选的也是前景非常不错的公司。

  他们一直强调,这多亏了神雕侠侣带飞,靠着博弈杯第一名这个成绩才能这么一路顺利,三人得到面试通过的通知那天,把截图往群里一发,而后整整齐齐――

  秋妍:德不配位!

  陈宋:德不配位!

  连浩:德不配位!

  阮安安差点儿没笑死。

  阮安安和顾诀恋爱了这么久,还没有给彼此过过生日,他们俩的生日都是在暑假,而去年的这个时候,他们还没有相遇。

  顾诀是七月底的生日,阮安安是八月初,前后不过相差了几天而已。

  阮安安往年暑假根本不回国,生日甚至都是在公司过的,对于这些其实完全不在意,更重要的是……如果顾诀给她准备了礼物,她也不知道该回他什么。

  给姜怡和殷媛准备的时候,她还算有把握,毕竟熟悉到了一定程度,比如殷媛到现在还在用的主武器就是阮安安送她的那把神器紫剑。

  但顾诀这人,真的很少显露出他对于什么东西的喜爱。

  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她和笨笨。

  阮安安觉得以顾诀这个性格,生日应该要大过特过,却没想到,问了之后才知道,顾诀的态度和她差不多。

  “给你的礼物,我再好好想想,但是你不用给我准备礼物了,”顾诀特意强调,“真的,你千万不要给我礼物。”

  阮安安问为什么。

  “因为我要的礼物,你不用准备,晚上就能直接送了。”

  “……”

  除此之外,他还说他儿子笨笨每年也得过个生日,既然家长离这么近,不如加上儿子一起,三人一起过。

  于是笨笨就强行把生日提前了数月。

  而且平常得到的都是爸爸上千rmb玩偶的猫咪,今年得到的是妈妈299的小美人鱼,平常吃的是天价特制猫咪蛋糕,今年,因为妈妈怕吃奶油把肚子吃坏,只得到了点儿小鱼干。

  属实凄凉。

  两人现在实习都进行了几个月,工资变得稍微可观起来,生活水平步入了小康行列。虽然一日三餐还是老样子,至少周末也会去点儿高档餐厅吃一下网上推荐的餐品。

  阮安安在家里甜甜蜜蜜,公司里也越来越如鱼得水。

  林氏是有很多分系旁枝的大家族,但企业一旦牵扯太多家族关系,就必然会引起内部纷争,所以林松柏在这点控制的很严格。要入股可以,想要替孩子谋职位也可以,家族,血缘,是最直接最便捷的道路。

  但道路只是一个别人难以拿到的机会,有了机会,也必然要有足以与之相配的能力。

  比如阮安安的舅舅,也就是她妈妈的表哥,现在掌握着几乎所有林氏海外产业,林松柏已经能够完全放手。阮安安当时在公司里还见过他几面,是个不苟笑雷厉风行的中年帅哥。

  而林松柏对于她的希望,她自己也知道。

  阮安安有所察觉,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林松柏好像暗暗给她使了很多绊子。目的大概就是锻炼,或者说试炼,尽管她在国外工作过或者跟进过的项目都得到了很好的结果以及主管很高的评价,但林松柏只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

  他没怎么骂过她,那么也说明那些绊子她处理得不错。

  顶层领导换人,通常最有意见的不是基层员工,因为基层员工只要不牵扯到自己的利益,并不会care老总是不是换人了,反而是与顶层更接近的高层,主管经理以及董事会等,这些有着利益关系的人才最在意。

  按照林松柏的说法,这些人在林松柏手下是完全服从指令的,但是她太年轻,所以林松柏顾虑很多。他如果不让她提前接触,直接推及上位,难以服众。

  而在这段时间里,阮安安得到的认可超出了林松柏的预期,林松柏说了好几次,觉得他这个外孙女总算是爱上了管理公司的感觉,总算有了斗志。

  而只有阮安安自己才知道原因。

  以前的她只是完成任务,完成林松柏的期许,这次却不同了。

  阮安安虽然是学的这一套管理、经商,但她本人真的对此没有丝毫的兴趣,谈不上不排斥,却也不喜欢。

  她真正喜欢的是计算机,真正感兴趣的是虚拟现实技术,是计算机仿真系统,是“繁林”这个工程真正涉及到的领域。

  了解越多越喜欢,越喜欢才越愿意投入,这才是热情的根源所在。

  从几个月前,阮安安和顾诀结婚后的第二个清晨,被叫回来参与了“繁林”专利下来后的第一个会议后,在这段时间里又经过了一系列的修改、更新、升级、加固,“繁林”最终的产品上市方案终于定稿。

  时间是很快要到来的次年一月。

  宣传部的人认为一月是个好月份,处于寒假,大学生们是他们的目标消费群体;也有年假,参与工作的年轻人更是主要目标群体。

  斥巨资做好的广告宣传对于林氏当然不在话下,但对于一个如此重要的项目,总是要有一个比稳妥更好更完美的方案。

  和许多手游会和动漫做联动一样,“繁林”也打算和其他的项目进行联动,从而达到宣传和利益的最优化。这个设想如果顺利,应该会在两个月内完成。

  对象……

  是顾氏旗下,《六界》。

  -

  赶在十月一的假期,顾诀挨不住顾夫人天天催日日催,飞了一趟美国。

  如果老婆在家的话,他当然是哪儿都不会去的,主要是前几天阮安安跟着公司团队出差,得一星期才能回来,整个十月一假期直接没了。

  他独守空房连公司都不想去,干脆就直接回了家。

  可能是经历了他那半年的放纵,今年对于能够准时上班打卡的二儿子,顾启中已经满意到不能再满意了。

  顾诀回家之后,就算偶尔惹他生气,顾启中态度也比以前好了很多,生怕哪天顾诀受了刺激又像是之前那半年那样一天在公司出现个三小时。手机端sm..

  家里傻了一个顾铭就够了,得有一个脑子清醒的。

  顾诀回去的第一天,顾启中没和他聊什么工作上的事,是第二天才稍微谈了一点儿和林氏的合作。

  “那个‘繁林’接了,有益无害,”顾启中说,“我听说你一直在考虑,是真的不想?”

  顾诀没直接回答,反问:“你这么相信他们?”

  “不是信不信,”顾启中以为他是在争口气,暗示道,“这么多年来,虽然两家一直算是竞争对手,但你爷爷和林老爷子一直是朋友,更何况能双赢的时候,没人会犯傻。”

  “不不不,跟这无关。”顾诀说,“你们竞争你们的,我从来不看这些。”

  “唯独这件事上……”顾诀笑了一下,“可能是因为,这次牵扯到的是我的游戏吧……虽然这么说有点儿中二,但的的确确是有些情怀在的。”

  说来也挺好玩,顾诀从小喜爱电脑相关,热爱打游戏,曾经假期生活里除了撸猫就是打游戏。

  他只是在各大游戏里打遍天下无敌手,又厌倦了市面上游戏的千篇一律,所以才生了做游戏的心思。

  《六界》面世即顶流,从来没有、也并不需要任何形式、任何品牌的合作来宣传或造势。

  不仅因为不需要,也因为顾诀不愿意。

  “其实我想让你答应,还有另外一个方面。”顾启中沉默良久:“你可能不知道,对方负责‘繁林’的,是之前我想介绍给你的姑娘……你们合作之后正式地见见面,爸爸也不至于给你私下安排――”

  顾诀恍然大悟,抬手做了个“停”的手势,“我知道了。”

  这么一来,考虑都不想考虑了。

  呵呵。

  他已经结婚了,不知道那女孩什么态度,总之,顾启中想要借合作的机会让他和谁有什么交集来往,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休想。

  顾诀算着时间,掐着日子,赶在阮安安出差回家的前一天飞回青城。

  到家之后,先给笨笨准备了吃的,而后在家庭群里说了一声,没过十分钟,收到了顾铭的一堆私聊微信。

  顾铭:我刚才,看到爸要给你介绍的那个林家姑娘了

  顾铭:阿诀,这个是你喜欢的类型啊!

  顾铭:[图片]

  顾铭:你大学的时候,不是出了名的喜欢黑长直,清纯脸吗?你当初认错了一个谁的背影,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会儿你们学校一夜之间多了不少黑长直的美女

  顾铭:这个就是标准你喜欢的那种姑娘啊!长得特别特别好看,真的,信哥的,绝壁是你喜欢的类型,你不夸一句好看我吃屎

  顾诀看到这儿,笑了一下,打字:那你真的得吃屎了,因为再好看也不可能好看过我女朋友

  他发送完,往上面随意一瞄。

  但是人见到自己极为熟悉的人或者事物,会非常敏感。

  他只是稍微瞄了一眼,那轮廓就让他整个人愣住。

  顾诀点开图片,轮廓顿时清晰起来。

  这张照片明显是抓拍。

  背景是个繁复华贵的房间,处处都是欧式古典风,装修很有顾夫人的味道。

  少女的脸是微微侧对着镜头,手里捧着书,眼睛睁得大大的,有些错愕,却仍然能看出五官非常漂亮。

  顾诀原本就没打算把照片放大看,想着不管是什么仙女,哪怕是带着翅膀的真仙女都和他无关。

  但……

  这他妈……好像是他养在家里的那个仙女??????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