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56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

  阮安安觉得顾诀这人对于当人父亲这件事有着莫名其妙的执念。

  笨笨就算了,这是亲生的,但她还不止一次看到他在微信跟人聊天的时候打字的键盘拼出了“儿子”两个字。

  现在可好,还替人当爹。

  人家东杀西顾都没说话,他反倒替人把地位从“兄弟”提高到了“父亲”。

  阮安安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

  “你……从哪看到的这个说法?”

  “忘了,”顾诀淡淡道,“好像是有人说,看到昭昭暮暮在附近公频上叫东杀西顾爸爸。”

  “……”

  “而且明显这个说法才更合理,”顾诀神色自如,“你看啊,一个比另一个牛逼那么多,怎么能是兄弟呢。”

  “………”

  阮安安虽然是东杀西顾的粉,但她自认自己只是技术粉,理智粉,看操作视频会五体投地但对于大神本人的人品和私人生活并不予以过多猜测。

  但顾诀这他妈……

  怕是疯魔了……

  她及时止损,没有再继续谈论东杀西顾的相关话题,恰在此时,屏幕上一对新人已经被送入洞房。

  当前系统:新郎新娘,送入洞房。

  当前系统:宴席房间将于十分钟后自行解散。

  婚宴吃了之后升了十级,两人谁也没给这对儿新人送礼金,白吃白喝一顿之后心安理得地退出了房间。

  世界想找个青鹭结婚:祝昭神昭嫂百年好合!

  世界东杀西顾什么时候娶我:祝昭神昭嫂百年好合!

  世界睡服东杀西顾:祝昭神昭嫂百年好合!

  世界昭昭暮暮的正牌女友:祝昭神昭嫂百年好合!对不起昭嫂!我马上就去买改名卡呜呜呜呜呜qwq

  阮安安看着这一排一排的祝福,世界还上有人调侃说,不知道多少“昭昭暮暮的老婆”、“昭昭暮暮的妻子”要连夜改名……她简直忍不住替殷媛姨母笑。

  只除了“昭嫂”这个词好像有点儿扎心以外,殷媛这个网恋对象还真是没得说。

  婚礼参加完了,两人组队下了一下副本刷了一下夫妻亲密度,转眼就到了十一点。

  阮安安给殷媛微信发了祝福,学着世界那帮人的口气:祝昭神昭嫂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按说应该在和对象卿卿我我的殷媛竟然秒回。

  殷媛没姻缘:我能不能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另说,你倒是可以真正的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姜怡不吃姜:啊,对哦,领证了……

  殷媛没姻缘:新婚之夜……

  姜怡不吃姜:可以持证上车了!!!

  阮安安:“…………”

  她没回,迅速把手机锁屏静音放在枕头底下。

  顾诀把两人的电脑放到一边的柜子上,把大灯关掉后,回头问她:“睡觉?”

  阮安安点点头。

  “那台灯也关了。”

  他话刚说完,“啪哒”一声,唯一亮着的台灯也灭掉。

  好在今晚的月亮似乎特别亮,房间没有完全陷入黑暗,窗外的光依旧能照出大部分的轮廓。

  阮安安看着顾诀坐在床边把灯关上的那瞬间,心跳毫无预兆地开始加速。

  她原本没想那么多的,但几分钟前,被两个闺蜜一说,什么新婚之夜持证上车……他还什么都没做,她就越来越紧张。

  顾诀掀开被子上床,原本很简单的动作,在她眼里仿佛被放了慢动作一样,一帧一帧地过,每一帧都格外清晰。

  而越是清晰,就越是紧张。

  顾诀躺下之后,非常自然地伸手搂住她。他胳膊上皮肤的温度明明正常,阮安安却觉得莫名灼人。

  房间一时间陷入静谧。

  阮安安似乎都能听到自己响彻耳畔的心跳声,她还在想该怎么才能祛除掉姜怡和殷媛那两个魔鬼说的话。

  顾诀突然出声:“今天。”

  “是我人生打了高光的……”他顿了顿,“其中一天。”

  阮安安:“…………”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比喻。

  怎么不打闪粉呢,blingbling的岂不是更亮。

  阮安安在他怀里动了一下,好奇道:“为什么说是其中一天?还有别的?”

  “当然有。”顾诀语速不疾不徐,对答如流,“比如第一次见到你的那天,时隔多年在学校见到你的那天,和你告白的那天,今天……如果不出意外,还会有将来我们孩子出生的那天。”

  “……”

  本能的吐槽让阮安安想回一句“你想得还挺远”,但……说不出口。

  没办法。

  这突如其来的情话实在是太好听了。

  而且不知不觉,听完他这番话,刚才一直没办法控制的心跳现在也已经缓和下来,

  阮安安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勾住他的脖颈,后面的动作都不用她来完成,顾诀顺势吻住她的唇。

  两人呼吸纠缠在一起,身上的香味都一致。

  他今天似乎格外有耐心,一点一点像是扩充疆土,侵占她口腔的每一寸,力道始终温柔。

  阮安安渐渐沉溺在这样的亲吻里,一直到腿似乎触碰到什么东西。

  ……

  同居这么久,这样的状况她已经习以为常。有时候是晚上,有时候是早上……反正亲着亲着就有极大的可能性。

  虽然顾诀一直都没有过想要进一步的意思,但……平时是平时,今天是今天。

  姜怡那句持证像是有立体回音一样在她耳边播放。

  阮安安觉得她不算害怕,有兴奋,有期待,有一点点怕里描绘的疼,最多最多的情绪是紧张。

  所以刚一碰到,想到这里,原本被亲到有些困倦的神经立刻变得紧绷。

  阮安安的手还搂在他肩上,刚才顾诀是半撑着,自上而下和她接吻的姿势,她睁大眼睛和他对视,悄悄咽了口口水,“那个……”

  “嗯?”

  “今晚……要……”阮安安很小幅度地动了一下腿。

  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明显到不能再明显。

  阮安安觉得顾诀似乎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像是毫无准备地问了一句:“你愿意?”

  “……”阮安安觉得他问的很羞耻,但还是如实回答,“有什么不愿意的啊……”

  平时你做的禽兽事儿还少了吗。她在内心腹诽。

  其实能做到这么淡定,也多亏这位教的那些课。尽管两人没到最后一步,但平日里那些还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每次都又羞耻又累人。

  阮安安说完,大概过了五秒钟。

  “操……”她听到顾诀骂了一句脏话。

  阮安安有点儿懵:“……你怎么了?骂什么?”

  “……”

  顾诀内心现在五味杂陈。

  新婚之夜,女朋友已经点头了,他蓄势待发,然而……却没有极为关键的某样物品。

  阮安安搬进来的时候,他也才搬进来一天。

  怎么可能去买套,买了往哪儿用?

  后来她住进来,能同居已经很开心快乐了,根本没期望过能有什么实质性进展……

  而且那会儿顾诀怕她觉得自己太色太猴急,就更不可能买,嘴上说着分房实际上在自己的房间里藏了一抽屉的套什么的……这多他妈扯。

  再说,两人去超市又是一直同行,怎么可能光明正大地拿那玩意去付款。

  虽然后来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但他最近目标集中于做饭……今天领了证,但他妈的好像被幸福冲昏了头脑。

  总而之而总之。

  只是因为少了一个小玩意,大好时光,白白浪费了。

  顾诀鲜少会有类似于后悔,或者生自己的气的时候。

  他这二十多年一路顺风顺水,只有在情窦初开之时感叹了一下自己太蠢仿佛一个憨批,现在看来,还要加上现在这个,集高光和憨批于一体的日子。

  他可真是太气了,难以说的,恨铁不成钢的那种气。

  阮安安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但是感受到他的沉默,她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原因。

  “你家是不是……没有?”

  顾诀脸黑了一个度:“……嗯。”

  “…………”

  这么看来,他大概完全没有准备,也不觉得她会愿意,所以现在这么恼火。

  平时嘴上那么浪,教她的时候要求那么骚,没想到到了紧要关头……

  说实话,她现在有点儿想笑。

  不,是非常想。

  顾诀撑在她身边的胳膊稍微动了一下,阮安安借着月光看着他如此明显的阴沉脸色,几乎都要憋不住了。

  她毕竟是仰躺着,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顾诀腾出一只手捏她的脸,“好笑?”

  他冷笑着道:“明天跟我一起去超市。”

  “……”

  他不说后面这句还好,一说出来,阮安安一下子就笑出声,甚至愈演愈烈,简直快要笑得上不来气。

  “唔”

  但还没开心多久,顾诀再一次低头吻了下来,她的笑也戛然而止。

  是和刚才截然不同的感觉,明显感到他心情的巨大变化,前面和风细雨,现在狂风骤雨,亲到最后被放开的时候,阮安安舌头都要麻了。

  还有……

  他的手,也在不断游走。

  今晚第一次亲完,明明非常淡定,但……第二次的这番亲吻,伴着他的动作,阮安安觉得自己似乎比刚才要热了很多。

  浑身燥热,不知道是哪里传出来,却热得脑子都变昏沉。

  她正抬手准备推开他的时候

  “今晚换一下吧,”顾诀突然说,“我帮你?”

  阮安安:“???”

  她换了口气,真心实意地疑惑:“喂,你说什么呢……帮我干嘛?”

  顾诀手指沿着皮肤向下。

  阮安安明白过来之后,急忙掐住他的手腕:“……我才不要!”

  顾诀挑眉,“可你脸上写着要。”

  “会破”

  “不会的,不动那里。”他笑了笑,吐出一口气,动作舒缓,“……我只有理论知识,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不舒服就说啊。”

  ……

  事实证明,某人在某方面的天赋真不是一般的好。

  阮安安已经彻底服了,能把理论知识实践到这种地步,是真的牛逼。

  平时阮安安一般给他弄完已经很困了,洗洗就睡了。本以为今天轮到自己会更困,但除了那一瞬间的眩晕以外,竟然格外精神。

  而后听到顾诀说:“看刚才你的反应……我技术应该还不错?”

  “……”

  阮安安一巴掌抽在他胳膊上,又顺手拧了一把,顾诀声音里的笑意更加明显,“哦,我知道了,你这是在说……嗯,真的很不错。”

  阮安安懒得理他,这人又自顾自地说了会儿骚话,两人安安静静地抱在一起。

  就这么躺了一会儿,萌生了一点儿困意,就在快要入睡的时候,阮安安突然想到还没问他寒假的安排。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家?”

  顾诀也在酝酿睡意,第一反应脱口而出:“什么回家?”

  “放寒假了,你总不能一直住在这儿吧?”

  “……”

  顾诀一瞬间清醒。

  是啊。

  陈宋他们都是昨天考完试就回家了,一般学生放假都是这样,像是监狱里的人出去放风一样。

  最近一段时间,顾夫人已经催了他很多次让他回美国了,后天大概是最后期限。

  顾诀想了想,怕说多错多,所以点到为止:“刚才没反应过来,我已经定了后天的……动车,回家。”

  “哦……”阮安安也顺势往后推了一天,“我是大后天的,到时候我送你。”

  顾诀“嗯”了一声,并没在意她这句话,今晚的第n次重复:“明天去超市。”

  “……”

  阮安安翻了个白眼。

  就着月光这样看,他的面部轮廓显得格外清晰。

  阮安安一时间有些怔愣。

  不提人品以及他干过的这些足以载入史册的事情。

  阮安安还记得自己当初第一次看到他的脸,就瞬间遗忘了曾经藏着的校霸背影。

  然而兜兜转转,没想到他就是校霸本人。

  “你这张脸……”阮安安伸手,指尖划过他的眼角,鼻梁,薄唇,最后忍不住真心实意地感慨一句:“真好看。”

  不管在一起多久,不管看多少次,都不会腻的那种好看。

  受到这种夸奖,顾诀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只是扯了扯唇角。

  “这么好看却不能操,”他笑着说,“是不是很遗憾?”

  “………………”

  可能是这段时间做的事学到的知识多了,现在在这样的一晚之后,她白天睁眼看到顾诀的那瞬间

  新婚第一天的生活过得忒腻歪。推荐阅读sm..s..

  新婚第二天清晨,顾诀去买早饭的时候,阮安安接到了林松柏的电话。首发..m..

  老爷子上了年纪之后天天凌晨五点钟起床,这会儿的声音已经中气十足,上来就直奔主题:“我看了c大课表,你放寒假了吧?”

  “……”

  这开头,大概下一句就是“那你现在在哪儿浪呢还不给我去公司”。

  阮安安大脑飞速运转,想要找个合适的理由再开口,林松柏却并不等她。

  “都放假了,还不给我去公司?!”他声音骤然变大,“一天天的瞎忙什么呢???”

  “……”

  我也没忙什么,就是结了个婚。

  这么说的话,大概要被打死。

  阮安安昨天和顾诀聊天的时候,他们决定要离开的时间差不多。他说他是明天,而她因为根本不用走,所以就比他晚说了一天。

  那也就剩下今明两天的时间了。

  “之前博弈杯比赛我就准备了很久,后来又期末考,还得做那个游戏报告您看我每次都交上去的report都有四五千字!我前段时间实在是有点儿太累了……”阮安安昧著良心说,“外公,我再缓两天?”

  在林松柏发飙之前,她立刻打补丁:“寒假我一定给您做牛做马,毫无怨!”

  “……”

  可能是她的话里没什么破绽,林松柏沉默良久,没有再大嗓门吆喝她了。

  “今天不管怎么说,你得腾出上午来。”林松柏顿了顿,“我知道你这丫头估计是和你那男朋友舍不得分开,要不是你外婆一直拉着我说什么别打扰小年轻谈恋爱,早几天我就想给你打电话了……”

  阮安安缄默,内心疯狂赞美自己善解人意的外婆。

  将来和顾诀结婚了这事儿她必须第一个告诉外婆,让外婆站到她这边来一起说服林松柏才行。

  “我打电话是有别的事儿,公司今天有个会要开,你必须去。”林松柏说,“十点开始,大概两个多小时结束,其他的你到了邹秘书会安排。”

  他用这样公事公办的语气,那多半就是不可违抗了。

  不过一上午不算什么,阮安安答应下来,协定就此成交。

  阮安安跟顾诀说,住在宿舍的姐妹让她去c大帮忙收拾东西,依照曾经去林家吃饭的路子成功在开会前抵达公司。

  阮安安现在身份尴尬,又没公开,而参与这个会议的都是各相关部门的高层,她没什么合适的理由插进去,所以阮安安在办公室隔间,坐在沙发上,看的是和林松柏一样的录像转播。

  这个会议开的的确有点东西。

  林氏的“繁林”工程已经实行数年,但却是在今年才有了一项技术上的突破。

  vr相关产品一直以来都属于高端消费的阶层,而“繁林”今年这项技术能大大降低成本,从而能够实现让vr向大众化产品的价格方向发展。

  现在的市场上,最受欢迎的往往是两类东西。

  一类是将某件东西做好做大做到极致,在某个领域内如雷贯耳。

  比如六界之于网游。

  一类是从未面市过的、全新的东西。

  比如今天会议重点讨论的主题。

  这个会议召开,是因为申请了技术专利终于在一年后的今天有了结果,既然获得了专利权,那么之前所设想的一系列方案都能够依次开展。

  像是当年六界横空出世,一下子来开了和林氏并驾齐驱的势头,这么多年以来一直稳稳压了林氏一头一样……如果繁林成功进行下去,很可能就是另外一种结果。

  会议重点讨论和报告的是公司研究了很久的一套方案。从设计,产品,到上市之前的造势,宣传,以及合作对象等等,每一步都进行了讲述。

  计划一摆,ppt一放,看起来前途光明无限。

  虽然也专门提了riskassessment风险预估的部分,但毕竟还没开始正式实施,真正会面对的问题也只有在做的过程中才能了解。

  阮安安旁听过很多会议,尽管这半年来没怎么参与工作,但过往的经历都不是白费的。每个人发的时候她都能迅速找到重点,临到会议结束,已经用手机备忘录做了很长一段笔记。

  大概看了看,没什么疑问,阮安安和邹秘书告别,用林松柏专用电梯下楼,离开公司。

  阮安安回家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屋内也是香气充盈。

  她原本以为顾诀做饭了,走过去探头一看,“啊……你叫了外卖?”

  顾诀坐在沙发上瞅她一眼,并没动弹,“嗯,怎么?”

  阮安安一愣。

  他这态度有点儿不对劲啊。

  她脱了外套走过去,坐在他旁边,“你干嘛啊?”她猜测,“笨笨又拉屎了?”

  顾诀无语:“……不是。”

  “你实话实说,”他坐直了一点,眯了眯眼睛,“是不是今天后悔了,不想跟我去超市?”

  “…………”

  阮安安太无辜了,举起双手以示清白:“我发四,真的是我朋友让我去帮忙收拾行李。”

  顾诀:“那吃完饭就去超市?”

  阮安安放下手:“……嗯。”

  顾诀是真的以为阮安安反悔了,而且也做好了她承认的准备,但她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撒谎。

  他那点儿不满瞬间消失了,起身搂着她走向餐桌。

  ……

  顾诀本以为两人逛超市买这玩意,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撑死五分钟。

  没想到,一进去

  “你别一上来就买那个,”阮安安拉着他去酸奶区,“家里没有酸奶了,我这两晚还要喝。”

  好,买酸奶。

  “你别光想着买那个……我们买点儿白菜吧?”

  白菜……?

  顾诀停下脚步,直截了当:“我不会做白菜。”

  所以就算是她想吃他做的饭,也不必买白菜啊。

  “不是……”阮安安红着脸,“主要是我们篮筐里也不能只有安全套吧……得找点儿东西把它埋起来啊。”

  要不去付款的时候多尴尬。

  顾诀在这样的小事情上从来都是惯着她,于是两人又去买了几包阮安安爱吃的大包零食薯片,最后总算到了某样东西专卖区。

  阮安安扫了一排价格下来,嘀咕着:“这价格差距也太大了吧……一百五,七十,还有……二十?”

  顾诀在旁边,眼皮猛的一跳。

  她可千万别说出来要买二十的。

  “我们买个中间价位吧,七十九的?”阮安安把小盒子扔到篮筐里,“你觉得呢?”

  顾诀不太乐意了。

  怎么,给你儿子花299买一条破鱼,现在关键时刻反倒开始省钱?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教育一下小娇妻。

  “宝贝……”顾诀把她挑的从购物篮里拿出来,放回去,拿了最贵的那款,而后认真地盯着她,“你要知道,有些钱,是不能省的。”

  比如床,比如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