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55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隔着一条网线谁也不能把谁的本体怎么样,既然她们能直接断“楼主”是个学历不高只看脸就入了魔的小姑娘,那他这么回应,当然会让她们更加生气。

  事实很快就证实了顾诀的想法。

  590l:?????我他妈……楼主你实话告诉我你们是不是以前就认识啊?比如娃娃亲什么的?……到底是为什么这么相信你男票?

  591l:同问?不可思议……

  顾诀冷笑。

  有什么不可思议的。

  592l楼主:不是的姐妹们,我们以前真的不认识,就只是大学他追我然后结婚了呀……大家不要担心我,他真的超级喜欢我qwq

  593l:………………额,倒也不是担不担心,我还真的没见过这么快结婚的。

  594l:楼主就是个纯看脸的,再说了她说的话就全是真的?男朋友也不一定多帅,别陪聊了好吧,刷刷别的帖为正常的妹子们解决困难不好吗?

  595l:?楼上语气好奇怪哦,我从头到尾都觉得这个帖子挺甜的啊,楼主给的信息虽然少,但你从她的语气也能读出来小姑娘很开心吧?男朋友对她不好空有一张脸能这么开心吗?所以人家两情相悦,别的东西我觉得还是不要过度解读了吧……再撕下去快撕到女权领域了。无语

  顾诀挑眉,这是个明白人。

  596l楼主回复595l:就是这样哒!关心我的姐妹我非常感谢,但是骂我和我男票真的好过分嘤qaq!

  一气呵成,并且语气自如。

  这帖子被持续顶上首页,新进来的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表达自己的观点。

  有祝福百年好合的,也有吃瓜看戏坐等离婚的,还真有撕到当代女性思想层面的跑题群众……

  撕逼也是论自由的一种体现,顾诀看着自己引发的争斗看的津津有味,反正他的目的达到了,身心舒畅。

  看了一会儿有些无聊,顾诀关掉网页,恰好阮安安从房间换完睡衣出来,拖鞋发出踢踢踏踏的声响。

  很神奇,阮安安在外面走路的时候并不是这样,但回到家穿上拖鞋就变了个走法,两人的脚步声非常好分辨。

  阮安安走过来坐下,看了眼他手机,“你调完色了没?”

  “调完了。”顾诀找出照片来给她看,“怎么样?”

  阮安安点头:“好看,那原图是什么样的?”

  顾诀又给她看,问:“是不是差别很大?”

  “……”老实说,还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阮安安:“你都调了什么啊?”到底是为什么我肉眼都看不出区别?

  “调了对比度,曝光,清晰度,颗粒,色调,高光,阴影……”他说,“你不觉得比之前好看?”

  “…………”

  阮安安简直给他跪了。

  这只是两个本本,甚至没有人脸,何必呢。

  阮安安不管什么时候跟谁聚会或者玩耍,她都不是负责p图的那个,所以他说的这些她不仅听得云里雾里,也是真的看不出来。

  但听起来这么复杂,她还是给了肯定:“嗯,很好看,你也发给我一张吧。”

  “不过,我看你的照片也不用p……”她疑惑道,“但你为什么这么精通p图啊?”

  顾诀顿了一下:“……也不是很精通。”

  其实这都是上次给她p后脑勺发到家庭群的时候练出来的。

  阮安安已经收到了他发来的图片,她转手就发到了群里。

  这件事她瞒着林松柏,但当然没有瞒着殷媛和姜怡……不过虽然提前预告过,看到本本的一瞬间,她们俩还是一下子炸了。

  姜怡不吃姜:呜呜呜呜呜呜呜为什么有种女儿出嫁的感觉!我靠!我想发到高中班级群里告诉他们你们白月光已经没了,已经是个已婚妇女了!!!

  殷媛没姻缘:你老公是真的牛逼,这行动力我太佩服了……而且想想他将来还会知道自己媳妇其实是个亿万富翁……啧啧啧,程大公子走好……蜡烛

  阮安安:……不是已婚妇女是已婚少女谢谢。微笑

  几人瞎聊了一会儿,姜怡问到了婚礼的事情。

  阮安安打字:按照他说的,一年多以后才会办婚礼……我觉得正好,首先他现在还在上学呀,他家教工资也不多,钱和时间啊都不合适,更别提我现在还没胆子和我外公说

  阮安安安阮:他还说戒指的问题,大概意思应该是现在还买不起戒指啥的,不过……我不太了解,便宜的戒指一般多少钱啊?

  姜怡不吃姜:结婚戒指的话,就我从小到大参加过的婚礼,有过的经验来说,好像很多都是拍卖买来的……几百万那种

  阮安安:“……”

  差点儿忘了这俩都是千金大小姐,比自己要不接地气的多,就不该问她们。

  最后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阮安安又聊回之前的话题。

  阮安安安阮:其实一年后刚刚好吧,我应该会正式进入林氏,他也开始实习赚钱……而且我没怎么跟你们说,怕你们觉得我秀恩爱,就相处的这几个月,我有时候会觉得他这人好牛啤酒,甚至超过我的那种……而且他真是完全不学习你知道吗!

  阮安安安阮:完全不学习还能超过我??我真的震惊了,他将来肯定是人才,我觉得我外公如果见到他的话也不会反对我和他在一起,还会重金聘用,我每次问他都告诉我说是靠直觉……我的直觉怎么就没那么准呢?还有……

  阮安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夸起来顾诀似乎有点儿收不住。

  她不停打字,又一连发了三条同样长度的,姜怡受不住了。

  姜怡不吃姜:……宝贝,你先冷静一下,停一停,我们早就知道了你男票的优秀ok?说重点,你他妈这几段话的中心是在讲什么啊

  中心啊……

  阮安安想来想去,发了个表情包过去。

  阮安安安阮:老子爱他.jpg

  姜怡不吃姜:………………

  真你妈会概括。

  ……

  和阮安安不同,可能是因为各大高校都放假了的缘故,一直临近中午,顾诀一大早在微信上发出去的消息才陆续有了回应。

  首先群里迎接他的是大串大串的省略号,然后是各种隐晦骂人的表情包,最后才是不得已的别别扭扭的祝福。

  周晨初是人:我是真不愿意说好话,但你虽然很狗,可你老婆是无辜的……我祝你老婆新婚快乐……

  纪谦也是人:嗯……祝你老婆新婚快乐,到时候会送礼物包红包……但是都是给你老婆的,你不配

  薛昭不是狗:一起打游戏这么久了,你老婆那么好的妹子我当然是祝福了……你这个狗还是算了,你别再来我家给老子做饭我就谢天谢地

  顾诀现在真喜欢“你老婆”这三个字。

  他回:我替我老婆收了。

  除了群聊,顾诀私发的人其实都是高中那帮花痴兄弟。

  这帮人和圈子完全无关、也并不知道他是顾家公子。可能是因为顾诀曾经的不近女色给人印象太深,每个人都激动的要命,仿佛是自己结婚一样纷纷发朋友圈。

  有的是纯祝福

  卧槽我顾哥结婚了!我看到红本本了!woc真的牛批不愧是我顾哥!提前祝贺顾嫂有了个这么帅的老公!!!

  有的是在祝福中夹杂着告诫

  顾哥结婚了!!没错就是咱们历届最帅的校草顾诀,是真的,我他妈都看到结婚证了!以后大家可别再私聊我顾哥单身状况了哈,结婚了!!!

  有的在祝福中混着鸡汤

  刚知道一个重磅消息,顾诀结婚了,恭喜顾哥顾嫂!然后喜欢他的妹子们也别太难过,天涯何处无芳草,虽然可能再也遇不到比顾哥更帅的,但总会遇到更适合你们的

  顾诀很满意地给他们挨个点了赞。

  想来想去,他还是没告诉顾铭。

  顾诀告诉过顾铭的秘密,全都被顾铭在喝醉或者睡梦中给抖了出来。顾铭这人清醒的时候其实很可信,但坏就坏在他不清醒的时候太多。

  ……

  学校放了假,顾诀的家教也已经结束,刚领了证的新婚夫妇从早上回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门,回回消息玩玩手机逗逗猫,或者兴致来了,窝在沙发里接个吻。

  虽说顾诀现在是会做饭的人了,但他懒,而且说自己水平忽好忽坏参差不齐,所以大部分时间两人还是依赖楼下的家常餐馆送餐。

  但是今天不一样。

  今天可是一辈子只有一天的特殊日子。

  领证日不能去人均上千的餐厅就算了,再怎么也不能让老婆吃外卖啊。

  恰好家里冰箱有食材,于是顾大厨提刀上阵。

  阮安安是在一边当观众的。

  她坐在客厅的地毯上,边摸着笨笨边玩手机,一抬头,位置刚好能够看到顾诀的背影。

  房子小的好处现在就显出来了,就算一个在客厅一个在厨房,也并不会觉得距离太遥远。

  299的粉色胖头鱼果然很,可能玩具的料子是会防止被猫爪子抓坏的,笨笨天天恨不得拉屎都抱着的鱼到现在还完好无损。

  笨笨抱着鱼,阮安安又开始习惯性地和它说话。

  “笨笨,”她揉了揉笨笨的脑袋,“我和你爸爸今天结婚了。”

  笨笨睁大眼睛,“喵”

  也不知道听懂了没。

  阮安安又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今天,我和你爸爸,结、婚、了。”

  笨笨这次歪了歪头:“喵?”

  “我,”阮安安笑着指自己:“从今天开始,就真的变成你妈妈了。”

  她刚说完,笨笨的眼睛蹭的一下子变得特别亮,毯子上的小粉鱼也不管了,立刻站起来对着她叫:“喵!”

  阮安安一愣。

  这是……听懂了一句话,还是某个词?

  她又试探着说:“我……是你妈妈。”

  笨笨:“喵喵w!”

  它的样子,完全就是在回应她。

  阮安安经常对笨笨说话,但它给的回应并没有顾诀和他父子交流的时候多哪怕父子交流的结果经常是他屁股对着顾诀。

  顾诀说她已经是笨笨除了他以外最亲近的人了,别的人基本上连摸都不让摸,特别傲娇。

  笨笨的确对于她从不耍小脾气,很温顺,但是对她讲的话,好像大部分时候就是没有反应。

  这是第一次……这么明确的回应。

  说实话,以前看到顾诀说一句“儿子再不好好拉屎爸爸就要拿走你的鱼”,笨笨立刻转身给他看屁股,她一度还有点儿羡慕。

  这感觉真的好神奇。

  阮安安忍着惊喜,手挠了挠它的下巴,又说了一遍:“我是笨笨的妈妈。”首发..m..

  笨笨又是立刻给了回应:“喵喵w!”

  “……”

  阮安安把它抱在怀里揉了两下,而后起身几步跑到厨房。

  “顾老师顾老师顾老师”她迭声喊顾诀,而后语气激动地道:“笨笨刚才叫我妈妈了!!!”

  顾诀刚切好菜,菜根准备扔垃圾桶,闻差点儿直接丢到锅里。

  “……”他回过头,表情一难尽:“……你说什么?”

  “啊,”阮安安立刻反应过来,摆了摆手,“不是不是,刚才我和笨笨说,今天开始我就是你妈妈了……它立刻对我喵喵了两声!”她还是抑制不住地感到激动,“这不是在叫妈妈吗?!”

  顾诀把菜根仍掉,看着小姑娘一脸兴奋的样子,开心都快要从眼睛里面溢出来了。

  这样的表情很能让别人感染她的情绪,要不是手湿,他更想揉揉她的头发。

  顾诀也忍不住跟着笑,“那不是应该的吗?”

  “……诶,什么叫应该的啊,”阮安安不满,“你倒是天天都能得到它的回应,你当然不觉得怎么样,我这是第一次,很惊喜的好吧!”

  “嗯。”顾诀点头,“那就趁热打铁,继续去培养母子感情吧。”

  阮安安也不跟他废话,立刻小跑回去开始撸猫。

  母子对话进行了没有太久,笨笨的午睡时间到,它抱着小粉鱼在她腿边睡着了,阮安安怕一摸把它摸醒,于是脚步轻轻地走向厨房。

  现在是中午,厨房窗外的阳光洒进来,这么看,顾诀的背影像是被镀了一圈儿金边,衬得轮廓更好看了。

  阮安安走过去的时候他就听到了脚步声,没回头,“谈心谈完了?”

  阮安安“嗯”了一声。

  不等他说话,阮安安走到他正后方,两只胳膊小心翼翼地从他腰侧穿过。

  她就这么从后面抱着他,脸贴在他的后背上,两个人像是年糕粘在一块儿的那种姿势。

  她整个人都贴上来也只是一瞬间的事,顾诀稍微愣了一下,手里的动作也停住。

  随后就听到她的声音。

  “我看好多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男主做饭的时候,女主从身后抱着他……每次看都觉得好幸福。”她摇了两下头,在他的衣服上蹭了蹭脸,笑着说,“现在试了试,好像,是挺幸福的。”

  顾诀稍微低头看了一眼。

  她的手交叉放在他身前,皮肤很白,周围一切都被阳光变成暖色调,在温馨的厨房,被刚刚领证的老婆从身后抱住……的确是很幸福。

  “我这样会影响你做饭吗?”

  顾诀:“不会,抱着吧。”

  阮安安抱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几个月前,顾诀在论坛出道的事情。

  他这腰不愧被论坛夸过,的确手感特别好。虽然她天天晚上都有这样的感触,但躺着和直立好像也有点儿不一样……他做饭这会儿,偶尔腰腹施力,隔着一层衣服,她也能立刻感觉到那种紧绷感。

  “对了,”阮安安觉得他可能不知道,趁机说给他听,“我突然想起来,你当时赢了篮球赛,咱们学校有一栋楼专门夸你身材好呢。”

  顾诀稍稍回过头,“夸什么?”

  “身材。”阮安安吐字清晰,“当然,主要是腰,不光夸,还是有文化地夸。”

  “……有文化地夸?”

  “就是,给你做打油诗……”阮安安自己说出来也很想笑,“唉,其实咱们学校的学霸们都挺可爱的,私下里可能都是不怎么爱说话的学霸,论坛上那么活泼外放……啧。”

  顾诀不太在意这些,“你当时就看到夸我的楼了?”推荐阅读sm..s..

  “是啊,”阮安安说,“怎么了?”

  “她们夸我,”最后一样蔬菜放到锅里,顾诀把盖子盖上,回头:“……你什么反应?”

  “……”

  房间内诡异地沉默了一会儿。

  “我那会儿好像……”阮安安的声音闷闷的,似乎整张脸都埋进他的衣服里一样,“在替你的屁股和大长腿鸣不平。”

  “……”

  阮安安也不知道自己诚实的回答是让顾诀满意还是不满意。毕竟除了吃醋的时候,他这人也不太把情绪摆在脸上,两人恋爱这么久,还没真正吵过架。

  所以仅就面部表情,她也不能确定。

  但在她坦诚地交代了自己当初干的事儿之后,明显感到顾诀笑了一下,这肯定不能是生气的表现了。

  顾大厨的午饭耗时四十分钟。

  不算多丰盛,但分量足够,而且味道竟然出奇地好。

  顾诀自己也觉得自己的厨艺忽高忽低,但可能是因为领证这个特殊日子,也可能是因为有阮安安全程在背后抱着的特殊buff加持,总之今天很给力,如果给他的厨艺画个折线图,今天大概是最高的一次。

  今天早上为了领证少排队,实在是起的太早,阮安安吃饱了之后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她先回房间躺下,没多久,顾诀也进来陪她一起躺下。

  她闭着眼,精准无误地滚进了他怀里,几乎只用了几分钟就睡了过去。

  ……

  自从阮安安搬来之后,除了第一天晚上被带着去了趟夜市吃了小吃,他们再也没去过那个夜市。

  顾诀当然是不想让她去的。

  但是毕竟是领证日,多么特别的日子,怎么能忤逆老婆……而且还只是这么一个小愿望而已。

  于是晚上没用顾诀下厨,最近越来越冷,白天和晚上温差巨大,他亲自把阮安安包得只剩下眼睛露在外面,这才带着她去了夜市。

  阮安安艰难地把嘴巴从围巾里解放出来:“你这样,好像在养女儿。”

  “哦,”顾诀笑着给她戴回去:“儿女双全,多好。”

  尽管全副武装让人不太能施展的开,但阮安安觉得今晚吃的比第一次来还要好,她怕顾诀吃的东西太少晚上饿,还拉着他去了一家面馆吃面,两人六点出门,到家已经九点多了。

  阮安安先洗完澡上床,习惯性地从床头柜拿了电脑过来开机登陆游戏。

  还不到殷媛的结婚时间,她自己先玩了一会儿,骑着系统送的马儿到处逛逛,再看看pk榜上有没有什么新晋大神更新换代……好像很多游戏的玩家都会对这个榜单感兴趣,虽然自己菜,但是大神谁都爱。

  阮安安喜欢的东杀西顾依然在榜首,并且最近的pk记录全是排行榜上有名的人物,无一败绩。

  她正在查看东杀西顾的第三个pk视频回放,并啧啧称赞的时候,顾诀推开门走进来。

  阮安安看了一眼右上角的时间,立刻道:“……啊,你快上游戏!”

  “怎么了?”

  “今天有大神的婚礼,”阮安安说,“我看到世界上有人放了邀请码,就记下来了……我们平时升级这么慢,肯定得去蹭吃蹭喝啊!”

  顾诀:“啊……”

  对,今晚好像薛昭结婚。

  今天一天被自己的喜事冲昏了头脑,儿子的婚礼早就忘了。

  他登陆游戏,看了一眼时间。

  “婚礼几点开始?”

  “十点半。”阮安安说完,又立刻给自己打补丁,“是世界说的。”

  “那还有五分钟……”

  她听到顾诀低声说完这句,手腕突然一紧,抬起头的一瞬间,整个人都被带到了他怀里。

  阮安安一个字都没来得及说,就被堵住了唇。

  “那就先亲四分钟的。”

  ……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亲了四分钟,反正被他放开的时候,阮安安看屏幕都快要有重影了。

  她被亲的头昏脑胀,却还惦记着殷媛的婚礼,好在这里的网速飞快,两人提前输入了邀请码,在婚宴开始的第一秒就挤了进去。

  西晴一的世界频道今晚热闹到爆炸,十条里面有九条都在说昭昭暮暮的婚礼,剩下一条是发布交易消息,非常可怜地不断被刷屏,估计没人会注意到今晚世界上的交易消息。

  进了宴席房间之后,就是落座开吃,阮安安看着我爱软软和我爱咕咕以及周围五颜六色的玩家们头顶不断冒出升级的金光,感慨万千,“昭昭暮暮真不愧是全服闻名的大神啊,结婚果然非常气派……”

  刚才昭昭暮暮在世界上刷了几条消息,世界上现在全都是整整齐齐地祝福昭神昭嫂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阮安安其实挺满意,殷媛就得配这样的婚礼才对。

  观看新人拜堂的时候,他们不能出房间,也没什么事情做,顾诀拉着她的手把玩,阮安安和他吹了一波自己刚才看的东杀西顾pk回放,“啊,他真的太牛逼了,我要是有一天能有那个操作,我能吹一辈子……”

  “嗯。”

  “我也觉得。”

  听着她一波又一波的彩虹屁,顾诀非常舒适地一声接一声地答应。

  等阮安安吹够了,突然“诶”了一声,“对了,东杀西顾为什么今晚不上线?他好像没来参加婚礼,可是据说昭昭暮暮是东杀西顾的好兄弟……”

  “……”顾诀手一顿:“我怎么听说不是兄弟。”

  “嗯?”阮安安转过头:“那是什么啊?”

  “他们好像……”顾诀笑了下,“是父子。”

  作者有话要说:你在你儿子大喜之日说这b话……真好意思。

  来不及了先发qwq我知道大家想看掉马啦,这几天可能会白天有加更可能

  十一月就剩下一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祈求上苍让我得到全勤吧呜呜呜呜呜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