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54领证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诀一直在观察阮安安脸上的表情。

  最开始看到一桌子菜的时候,她情绪里的惊讶居多。

  等看到标志性的西红柿,反应过来是他做的,确认过后,眼神里多了那么一点点的惊喜。

  再到后来他搬着凳子坐到她旁边……顾诀发现她好像有点儿紧张,整个人都绷着。像是一个等在起跑线的运动员,绷紧神经随时准备作出反应。

  其实……

  他他妈的更紧张。

  因为他不确定她会不会拒绝,会不会说,之前的那番话那番回应只是头脑一热。

  二十多年来,大多数事情都顺风顺水,就算是面对别人眼里很难的比赛或是业务项目,顾诀也没有过类似的情绪。

  可今天真的是从做饭开始就紧张了。

  要不是仗着这一个月在薛昭那儿的勤学苦练心里有底,肢体有了记忆,也不可能最后厨房完好无损,还做得这么完美。

  “你是觉得好处还不够多吗?”顾诀稍微离她远了一点,坐直,心里的情绪一点都没有外露,“还要我继续说?”

  阮安安:“……不是。”

  跟好处其实也没有关系……阮安安到现在也没有想清楚自己到底真正想问什么。

  喜欢程度?这个问了实在是太多余……

  安全感?顾诀给她的安全感可太多了,她每天简直得摁着他往外逼逼两人的事。

  ……

  可能她潜意识里早就同意了,只不过一种莫名其妙的名为“再作一会儿”的小心思拖住了她的回答。

  阮安安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处于一种越来越热的状态,心跳也快,人很亢奋。

  尤其是刚才他说“想让你给我盖个章”的时候,原本温暖的室内温度似乎一下子又升高了不少。

  “不是?”顾诀问,“那你在想什么?”

  “嗯……我之前和你说过一点,”阮安安想了想,找了个隐晦一点的表达方式,“我的家庭,对于一般人来说,好像有点复杂……”

  什么失踪又带球跑的妈妈不愿意承认她但有血缘关系的爸爸以及恶心人的继母继妹。

  还有天降的富翁外公外婆。

  听了她的话,顾诀的表情都没有变化,只是淡淡道:“哦,你介意?”

  “……?”阮安安愣了一下,“不是啊……我介意什么?我说出来是怕你介意啊。”

  “我为什么要介意?”顾诀笑了,“我喜欢的是你,你以前也说过你家庭复杂,但我没打算问过你具体的情况,毕竟你对于他们无非也就是两种情绪……”他停顿了一下,“喜欢,或者讨厌。”

  “……”

  他继续说:“你喜欢的家人,我也会喜欢,你讨厌的家人,我和你一起……因为我们永远都是一边的,这不是很简单吗?”

  “……”

  他的神色特别轻松,语速不紧不慢,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喜欢你喜欢的。

  讨厌你讨厌的。

  因为……我们永远都是一边的。

  他都说完了,阮安安耳边还回荡着这段话。

  直到顾诀开口问:“这个问题过关了?”

  被他这么一讲,的确很简单。

  阮安安点头:“……嗯。”

  “还有吗?一次全问完,之后就再也不用问了。”

  此时此刻,阮安安总算想到了之前自己没想起来的问题之一了。

  “那……”她清了清嗓子,“我们都还没毕业,这么年轻,你就不会觉得现在结婚太早了?”

  “……”

  今晚一直有问必答并且逻辑清晰的顾诀突然沉默了好几秒。

  阮安安都准备说自己随口一问,不用回答了,顾诀却又抬起眼。

  他用一种有些深沉的表情看着她:“看来我是让你知道的少了。”

  阮安安:???

  她还没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顾诀已经开始拉着她的手指说:“其实我现在要说的,也是结婚的一个好处……也就是已婚和不是单身的区别。”

  阮安安眨了眨眼:“不就是有男朋友和有老公的区别吗?”

  “当然不是。”顾诀语调懒洋洋的,“尽管我们两个在c大已经是人尽皆知的情侣,但不妨碍还是有人不看论坛。”

  “有些事情我以前觉得没必要告诉你……但现在我得告诉了。”顾诀说,“在学校,或者去家教的路上,我不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依然会有女孩来要我的微信号……我说我有女朋友了,对方会说,只是加个微信交个朋友而已。”

  他停顿了一下,像个老师一样循循善诱,“你说这是为什么?”

  阮安安勉强配合:“……是为什么?”

  “因为只要没结婚,就还有机会。”顾诀下了定论,语气肯定,“如果领完证,下次有人问我要微信,我就能说我已婚了……你觉得已婚跟我不是单身是一个力度吗?”

  阮安安:“…………不是。”

  这么听下来,顾诀说的每个字都似乎有那么点道理……虽然是歪理。

  原本说的就好,配合这张脸,效果翻倍。

  阮安安沉默了三秒,真诚地建议:“我觉得你可以去做推销,因为你真的很适合给别人洗脑,肯定会发财。”

  “……”

  顾诀松了口气。

  还能开玩笑,说明情况非常乐观啊。

  他无所谓道:“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

  顾诀所有关系好的兄弟都觉得他应该去干推销,卖保险也行,他的业绩肯定甩所有同事十条街。

  “我其实问题都是随便问的。”

  除了家庭的那个。

  阮安安捏了捏他的手,“我想说的话,上次已经说完啦……所以现在是真的没了。”

  顾诀点点头。

  他站起身,凳子因为这个动作在地板上向后划开。

  阮安安秒懂。

  “诶”她一下子伸手拉住他,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直接说出口,“……那个,你还是不要跪了。”

  “……”顾诀垂眸看着她,真心实意感到疑惑,“为什么?”

  开玩笑吗?女孩还有不喜欢这个的?

  “……其实完整的步骤是,单膝下跪求婚举着戒指……重点之一是戒指,手里要拿着戒指盒的”阮安安给他做了个示范,摊开手掌,掌心朝上,另外一只手虚扶着不存在的盒,“这样冲着女生打开,然后等女生答应,再给戴上戒指……这是完整流程。”

  “我们缺了戒指,你就也不要跪了吧,反正是在家里……”阮安安顿了顿,看着一旁歪着脑袋的笨笨,“……唯一的观众也看不懂我们在干嘛。”

  “……”

  顾诀记得自己在哪里看到一篇文章。

  分析说“什么样的情况下女孩子说不要是真的不要、什么样的情况下女孩子说不要其实是要”,还在分辨这个“不要”到底是真不要还是假不要。

  阮安安突然也站了起来。

  因为她平时也不穿高跟鞋,所以两人穿着拖鞋的时候,身高差其实和穿了鞋站在一起差不多。

  阮安安踮脚,胳膊搭在他的肩上。

  顾诀心领神会,配合地微微低头,伸手回抱住她。

  他听到她说,“我答应你。”

  “……”

  顾诀在她耳边低声说:“你还在上学,我现在也……还没有戒指。”

  “等你毕业的时候……我带你去见我父母,我们举办婚礼,我会满足你所有对于婚礼的愿望。”

  顾诀感到心脏微微乱速。

  他轻呼出一口气,低头。

  “……嫁给我?”

  她凑到他耳边,清清楚楚地说:“嗯。”

  宛如天籁。

  十五分钟后。

  两人抱了一会儿,亲了一会儿,顾诀碗都已经让洗碗机刷完了,整个人还处在狂喜之中。

  但阮安安仿佛并没有他这样激动的情绪。

  她靠沙发上,腿边趴着笨笨,手一直在摆弄手机。

  顾诀走过去坐在她旁边,稍微控制了一下声音,“在干什么?”

  “嗯?”阮安安回过神,抬头道,“哦,我在搜大学生结婚加学分到底是为什么。”首发..m..

  顾诀:“……”

  顾诀没忍住:“搜这些有什么用。”

  “我好奇啊……”阮安安不服,“不然呢?你说我要搜什么?什么才有用?”

  “既然已经定了,”顾诀一本正经,“那肯定要搜良辰吉日吧。”

  “……”

  于是顾诀真的开始搜领证日子的门道。

  网上倒是有很多算日子的网站,还有输入两人生日算姻缘的,顾诀看了没多久,就想到了自己被网络搜索坑到的那几次。

  而且这些网站全他妈是小广告,点哪里都跳转,烦得不行。

  于是他果断关掉,转而在微信群里询问。

  顾诀是神:全体成员谁算过命?来个靠谱的

  周晨初是人:?你他妈什么时候开始信这个了?昭儿信还差不多,人设崩了啊顾狗

  薛昭不是狗:???算命怎么我日,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你丫还搞歧视???

  薛昭不是狗:我有一个,不用见面,就在微信算,给生日啥的就行,是当初别人推荐给我的,我把名片分享过来

  薛昭不是狗:分享名片老神棍

  薛昭不是狗:这老头算的贼准,我告诉你,当初我给了他我和我前女友的生日什么的信息之后,他就告诉我这不是良人,我也不喜欢她,我们俩不会有好结果的……他妈的还真是全说对了

  顾诀是神:行,谢谢儿子

  纪谦也是人:昭儿子,千万别问顾狗为什么,分享完闭嘴就行

  顾诀看到这句话就想笑,但已经晚了,几乎是0.05秒之后,下面出现了薛昭的消息,

  薛昭不是狗:但是顾狗你要这个干啥,你有什么好算的啊?

  顾诀笑着打下了他在这个群里至今为止发出的最愉悦的几条消息。

  我是要算……和我女朋友领证的日子

  就是刚才发生的事,半小时前吧

  爸爸都要结婚了,我是真心替你们着急

  周晨初是人:…………卧槽

  纪谦也是人:……艹,薛昭你是不是欠?老子都他妈提醒你了你还问?非要让他说出来你才舒服是吧???

  薛昭不是狗:……………………草

  三人吐槽完,让他分享细节,顾诀没理,直接翻上去点了薛昭分享来的名片,老神棍很快就通过了好友申请。

  顾诀也没废话,直接表明来意,问了阮安安,给了信息。

  可能老神棍经常给圈内人算,价格不低,五千块钱一次。

  顾诀给他转了之后,阮安安在一旁问:“你要我阳历生日干嘛?”

  “算命,”顾诀说,“算我们领证的日子。”

  “……”阮安安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一时间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讲真,不是婚礼才会看日子吗?领证也要?

  而且就算要看,看黄历不行吗?怎么还要了生辰八字去算命?

  ……他看起来和封建迷信一点儿都没有联系啊!!!

  阮安安看着他又重新低头,又想到最关键的一点:“找人的话不可能免费吧?花多少钱算的?”

  顾诀手指一顿:“……十块钱。”

  “……”阮安安点点头:“那还挺实惠的。”

  能准就怪了。

  顾诀做出“满汉全席”、阮安安正式答应他的那时候是一月初。

  今年过年晚,学校放假也晚,期末考的安排出来,一直到一月中旬才考完试。

  而顾诀花了几千块算出来的老神棍给的时间,恰好是考完期末放寒假的那天。

  在这中间的半个月,阮安安简直太心累了。

  头几天还是要上课的,顾诀就像是个得到了亿万财产非要和全世界炫耀的小孩,见缝插针地就要告诉别人“你知不知道我马上就要已婚了?就在十三天之后”,阮安安要时刻保持警惕,发现苗头即使掐灭。更新最快s..sm..

  也就这样才阻挡住了这个消息的传播。

  考前有一周不用上课的复习周。

  别的学生在学校图书馆学得昏天黑地,两人在家里谈情说爱,从沙发到床上,从现实世界到游戏世界……飘飘不似人间矣。

  他们两个的科目都不多,阮安安也并没打算复习。

  她上学那会儿,几乎是把现在课本的英文版给翻烂了,目录都记在自己脑子里的那种,所以那些题目拿起笔就会做。

  而顾诀……

  谜一样的成绩好公司经营格外牛逼的普通大学生顾诀同学,自然也没有复习。

  考试前一周,阮安安回林家吃饭的时候,稍微提了一下她的终身大事的问题。

  林松柏原本就不满意她找一个穷学生,阮安安还什么都没说,只是非常侧面地暗示了一下,他就瞪着眼睛道:“你别以为你长大了就翅膀硬了啊!我告诉你阮安安,你谈恋爱归谈恋爱,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来的丈夫,必须给我过目!!”

  阮安安心知肚明他其实就是不满意顾诀是个穷学生。

  林松柏就是喜欢程大公子,喜欢顾二公子。平常她跟外婆分享一下自己和顾诀的日常,林松柏一听到都不行。

  试探的结果虽然非常不尽人意……

  但阮安安可是曾经被林松柏坑完,回头就敢提前毕业也不打声招呼,回来又当着他的面浪了这么久玩了这么久的人。

  他也愣是没招。

  那现在,既然她心知肚明结婚对象早晚都是顾诀,暂时又无法说服这倔老头子,那就只好第二次上演先斩后奏了。

  从小乖到大,谁还没个叛逆的时候呢。

  没办法。

  长大了,就是翅膀硬。

  接下来期末考试进行地很快,大学比高中好的一点在于做完了就能提前交卷。

  考试时间两小时,考场规定是前半小时不准离开,阮安安和顾诀都是卡着点儿离开的。

  由于每场考试都是这样,这事儿还被人放到论坛上,用非常羡慕的语气给八卦了一番

  主题#靠,看到软骨夫妇一到半小时就交卷,我真的慕了,我也想轻轻松松做完这些死题然后潇洒地跟男票出去玩……学神夫妇牛逼死了呜呜呜qwq#

  顾诀自从做饭通过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薛昭家了,依旧是每天下午准时去公司。

  考完试的那天,他在办公室里给顾夫人打了了视频电话。

  等待接通的时候,他突然想到,自己上次跟人视频还是因为秀创可贴。

  顾夫人很快接通,精致的面孔看起来有些惊讶,笑着问:“你怎么给我打视频电话?”

  结婚这件事,顾启中必然是不会同意,而顾铭必然会举起四肢支持。

  但是在顾家,三位男士的地位参差不齐,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站在金字塔和食物链顶端的必然是顾夫人。

  所以顾诀这通电话的目的就是试探一下这位家里最有决定权和话语权的人对于他的婚姻是什么看法。

  但他没有直接说,旁敲侧击之后,顾夫人表示,“其实你和阿铭的感情我都不想管了,顺其自然,你们喜欢就好。联姻对我们家来说,没多大必要除了林家。但我听说林家已经没有合适的女孩儿了,所以你爸要是拦着你们俩,我也能摁住。”

  顾家的教育政策好像一直都没什么明确政策,也就是放养,可能是因为没有女孩儿的缘故,很多事情两个家长都不怎么管。

  只不过,两个男孩子上学的时候虽然不让人省心,但自己惹的麻烦也能自己解决。谁知道,在二十多岁之后,不仅大龄单身不谈恋爱,老二一心埋头做游戏,老大则一心埋头疯狂玩老二做的游戏玩到精神恍惚……

  一家之主顾启中虽然以前也一点就着,但如此暴躁像个炸药桶一样的性格也是近几年才发展起来的。

  现在,有了顾夫人的这句话,这就是顾诀要的定心丸。

  ……

  第二天是个晴天。

  两人起了个大早,简单梳妆打扮后,坐地铁花了半小时,总算到了在论坛上被cp楼提及了千万次的、无处不在的民政局。

  他们去的早,没怎么排队就轮到了。

  阮安安本来以为自己会很激动,很紧张,导致字都签错,照相僵硬……

  但可能是顾诀每天都在家里数日子的缘故,她心里从头到尾都非常平静,只有一点点的幸福感以及兴奋感。

  照片也没有僵硬,洗出来,两人看起来都很好看,给他们照相的姑娘说,入职以来这是她见过最好看的夫妻了。

  小红本本到手的时候,那种幸福感才终于攀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显然顾诀也是一样。

  两人在里面除了回答问题和全程牵着手以外,并没有说什么别的话。出了门下台阶才走出去两步,阮安安突然被他抱在怀里。

  她看不到他的脸,但是顾诀的声音里有着格外明显的愉悦。

  “草。”他开口的第一个字就是脏话,“总算盖章了。”

  ……

  回到家之后,阮安安看到顾诀一直在各种拍两人的小红本本的封面,拍完了用他的调色软件一顿调色,而后……不知道发到了一个什么微信群里,群名太长,她也看不见。

  而后就一直捧着手机没有松开过。

  问他在干嘛,他就说在报喜。

  顾诀是真他妈开心。

  而且那种开心,不做点儿什么真的很难纾解。

  他在微信骚扰的差不多了,可能是大清早很多人还没睡醒,一时间没什么人回复。

  而顾诀大脑飞速运转,大概十秒钟之后,在某一瞬间回忆起曾经去过的某个网站。

  他立刻打开网页,进入到少女心论坛,之前发布过的帖子依然建在。

  求助帖#想问一下姐妹们跟男朋友认识两个月交往二十天,他昨天提出不想住宿舍了,想跟我搬出学校同居,是不是太快点了呀嘤嘤嘤qaq#

  只不过。

  这个帖子在最初他离开的时候似乎只有三四十楼。论坛一百楼翻一页,顾诀看着最下面……现在竟然有了足足五页。

  这是撕逼了吧?

  不撕逼能有这么多楼?

  可他这个楼主三十楼就走了,这帮人在这儿撕什么逼?

  顾诀难得生出点儿好奇,往下挨个翻。

  十分钟后,他大概扫完了。

  这帮无聊的女生,竟然把他这件事延伸到了女孩子的盲目性。

  说现在“楼主”代表的就是一部分典型的没有独立思考能力、没有明辨是非能力、十分恋爱脑的女孩。

  竟然还断她必定学历不高。

  说傻逼都不会这么轻易被男生拐走。

  其实如果理性分析一波,她们主题是有点儿偏,也有点儿地图炮,但本质上是没问题的。

  但顾诀今天就是不乐意。

  看着这些论义正辞地指责“楼主”也就是他扮演的阮安安,哪儿哪儿都不乐意。

  顾诀来这儿原本也是为了炫耀一波的。

  但现在爬完楼,他想更加嚣张地炫耀一波。

  顾诀许久不来,已经快要忘记了这边的画风,切出去首页看了看大家的语气,又偷了几个表情保存,这才回来构思自己的发。

  想好之后,顾诀手指翻飞迅速打字,检查了一遍没有错误,非常愉悦地点了发布。

  588l楼主:那个……大家好久不见哇!没想到我走了几个月,你们竟然吵架吵了这么多楼qwq……

  589l楼主:回来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对手指就是想爬上来告诉大家一声,我和我宇宙无敌帅气的男票!就在同居了四个月的今天!已经!领!证!啦!!!撒花花开心心么么哒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啊啊啊啊啊来不及了先发

  记得哈够25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