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29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阮安安每次跟顾诀聊天的时候,都要打开看他的微信头像欣赏一番。

  主要原因当然是他的手好看,看起来很瘦很白,骨节分明,被摸着的猫咪是闭着眼的,一脸享受。可能顾诀照相的时候身边恰好有阳光,整个照片的色调都是暖暖的,那个场景看起来格外温柔。

  当时她刚认识顾诀不久,说了一句顾诀头像之后,姜怡和殷媛还打趣,说,“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调侃,用猫当头像的十个有九个是海王?”

  这都是调侃,阮安安看久了这张头像照片,倒是有种很强烈的直觉,顾诀大概是很喜欢这只猫的。

  她也想过要问他关于这只猫的事情,因为就表面看来,顾诀不像是一个会喜欢养猫的人。

  他这人是很怕麻烦的,多余的事情从来不做,在模拟训练赛的时候顾诀的部分也从来没有多余的步骤,估计这人初高中做数学题,过程步骤应该比参考答案还要简洁。

  但每次两人见面的时候都会被别的事打岔打过去,所以猫这事儿她也一直都没提过。

  没想到他会主动提。

  这是邀请她去他家看猫。

  那重点在看猫,还是……去他家?

  “我去呀!我喜欢猫,”阮安安眨了眨眼,“什么时候去?”

  “随时都可以。”

  顾诀说完,立刻觉得这样好像显得他有些太急迫,又改口道:“周末吧,周一到周五……家教回来的晚。”

  阮安安:“那就这周六?”

  “好。”顾诀松了口气,心道拉猫出来还真是有用。

  快下课了,打篮球的都陆续往操场集合地走,两人也从长椅上站起来。手机端sm..

  顾诀拉着她的手说:“就周六下午吧,到时候我来学校接你。”

  还得提前熟悉一下c大到那个小区怎么去才好,步行太远,坐地铁没必要……顾诀正在脑内一一排除,耳边传来阮安安的声音。

  “我这算是去你家串门吧……”她问,“那我是不是得给你的猫带见面礼?它喜欢吃什么玩什么呀?”首发..m..

  顾诀想了一下那只蠢猫的天价玩具、找顶级宠物店订做的天价猫窝、洗完澡还有专门给毛烘干的机器……简直过着猫中王者的奢靡生活。

  他想了一下:“……它不怎么玩玩具,吃的一般就是普通猫粮,都有,所以你不用买了。”

  屁。他在心里暗骂。

  那蠢猫要是吃普通猫粮,会拉屎放屁那么臭?

  阮安安听完也没觉得奇怪:“我看很多微博养猫的博主,家里都得准备好多玩具……这么一对比,你家猫还真好养活啊。”

  顾诀:“………嗯。”真是太好养活了,跟养祖宗一样。

  阮安安一直觉得养宠物是需要时间和耐心的。狗要遛猫要逗,不管养什么都得占用一定的时间,而且猫咪一般都不喜欢出门,在室内吃喝拉撒还得给它铲屎……

  刚想到这里。

  “噗。”

  阮安安一个没忍住,笑出一个音节。

  顾诀转眼看她。

  他比她高很多,从这个标准的男友角度看过去,女朋友抿着唇,脸小小的,大眼睛弯着,睫毛又卷又翘。

  顾诀也不知道算不算男友滤镜了,每次她笑起来的时候,都让他觉得心里特别软。是一种不可抑制的、这么多年来,只对她一个人产生过的心情。

  顾诀捏了捏她的手,“怎么了,笑什么?”

  阮安安摇了摇头:“没有,我就是突然想到你给它铲屎的样子……”说到这儿,她的笑意止都止不住,“哈哈哈哈……一想到顾神给一只猫铲屎,不知道为什么就好想笑啊……”

  “……”

  说到铲屎。

  笨笨这只猫拉屎是真的臭,所以顾诀在滨江道的公寓专门有间屋子是笨笨的卫生间,排气扇,吸臭器应有尽有。

  但为了同居买的新房子太小,完全没有空间搞这个。如果安上排气扇那些,又好像过于奢侈……

  ……操,这个暂且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阮安安没注意到顾诀突然的沉默。

  她空出另一只手掏出手机看了眼日期,“这周往下就没什么课了,我明后天都考试……你是只有明天考?”

  “嗯。”

  “顾老师还是每天都要去做家教吗?”

  “周一到周五。”

  “啊,”阮安安手指往下翻了一页,“那期中考完之后,十二月底就是博弈杯正式开赛……还剩下一个多月。”

  顾诀这才从“笨笨拉屎臭怎么办”这个问题中回过神来,“怎么了?这么早就开始紧张?”

  “……谁紧张了?”阮安安把手机锁屏,很不服气,“我就是看看时间,跟你说一句而已,哪里紧张了?”

  阮安安绷着脸,抬起他的手,自以为非常大哥范儿地在他手背上拍了两下,“反正你不用管这些,当初都说好了我带你飞,你……”阮安安说到这儿,突然卡壳。

  她撑着面子,咳嗽了一声才勉强说下去,“咳……你躺好就行了。”

  声音小,一点底气都没有。

  想想当时,这话顾诀说得多六啊,还不是开玩笑的口吻,是特地凑到她耳边说的……高下立见,段位完全没法比。

  刚才还搞上什么倒计时接吻,最骚的是给她时间让她做心理准备,又趁人完全没防备的时候一下子亲过来。

  ……流氓行径!

  前面没多远就是集合点了,金融两个班级体育又是一起上的,已经聚了一堆人。阮安安没注意往那边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回忆到某些细节,不自觉地咬了一下下唇,而后思绪又被身边人带笑的声音给拉回来。

  顾诀停住脚步,拉着阮安安一起站在原地,而后伸手去碰她的耳朵。

  “你这是……”顾诀声音戏谑:“想到什么了,耳朵这么红?”

  “……”

  阮安安被他拉住,站在那没来得及躲,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人上演了一出好戏。

  顾诀的指尖凉凉的,在碰到她耳朵三秒后,突然像是被烫到一样收回手。

  “嘶……”他竟然还放到唇边吹了吹,“太烫了。”

  “……”

  “你耳朵突然红什么?还这么烫?”顾诀笑着凑近她的脸,“女朋友,想到什么了,给我分享分享?”

  阮安安:“……”

  分享个屁,想骂人。

  她耳朵的确温度不低,但这也太过了吧!

  “我没想什么,这是耳朵的自然温度,你要是这就觉得烫手了,”阮安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顾老师,那是因为您的纤纤玉手太细皮嫩肉了。”

  顾诀每次逗她,最喜欢看她被戳中心事之后的一系列反应。

  先是恼羞成怒,再压下火气内心吐槽他,最后绷着脸噼里啪啦扔个什么话噎他。

  每到这时候,她眼睛里像是有两簇小火苗,明明气鼓鼓却还要装作云淡风轻不甚在意的样子特别有趣。

  顾诀笑了笑,本来想说两句好话给她顺毛,但余光一扫,几道熟悉的身影在眼前晃过。

  距离他们不远的集合队伍里,站着国贸那篮球队的几人。其中之一顾诀很熟悉,是那个想通过他给阮安安递纸条,最后被他用手汗给糊弄过去的人,好像叫什么刘科。

  恰好这时,国贸班几个人似乎发现了他的存在,有人拍刘科的肩膀叫他回头。

  顾诀也收回视线。

  大庭广众之下,顾诀飞快把她的手一拉,阮安安猝不及防往前迈了一步,而后脸颊一凉。

  主题#上个体育课也被软骨秀了一脸……还是特意挑集合人多的时候,啧啧啧,顾神一定是故意的!#

  1l楼主:刚刚上完体育。

  临近下课那会儿,我们集合的地方站了两个班级差不多一半的人吧,然后顾神拉着他女朋友走过来。

  原本好好的,谁知道两人半路突然停下,顾神摸了摸他女朋友的耳朵,两人说了几句什么话,然后吧唧亲了一口。

  ……谁亲谁那就不用说了。

  我理科生,叙述不甜,也没拍照,大家自行脑补叭qwq

  ps:我们班一男生,长得还不错,一直不知论坛为何物的那种绷直的直男,自然也不知道他女神已经心有所属。但就在今天,在目睹了这一吻之后,他自闭了。心碎

  恭喜顾神无形中打击了一个情敌

  ……

  阮安安看到这个贴的时候正坐在去林家的车上。

  阮安安并没有在意那个帖子里最后的“ps”写了什么,自然也不知道,这个人其实是上次给她递纸条、却被她男朋友以“手汗”这么荒唐的理由给灭掉的情敌。

  粗略地翻了一下,下面的回帖基本上画风跟其他贴一致,有说想跟他们一起上体育的,有说以后体育课记得直播的,有说想谈恋爱的。

  要不是秋妍分享给她,阮安安压根不会知道。

  秋妍没看到现场版,非常夸张地表达了自己的遗憾,并且在小镇之光群里公开艾特顾诀,要求顾诀下次要挑她在的时候秀恩爱。

  顾诀一直知道秋妍是论坛cp楼主力军,他很宠cp粉,当即在群里回复:一定。

  “……”一定个锤子。

  阮安安发了个表情包:别搞我.jpg

  对于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这事儿,最初她的确觉得很不习惯。

  但不习惯归不习惯,那种心情其实是特别难以形容的。毕竟秀恩爱当然是恩爱才有的秀,而顾诀是个别人眼中的高冷挂男神,他越高调,越爱秀,围观群众越觉得不可思议,越觉得甜,越觉得……他应该很喜欢她。

  阮安安作为当事人之一,这样的感受自然比谁都明显。

  所以每次顾诀开始表演的时候,身体会控制不住地反抗,但心里又觉得开心羞涩雀跃。那一点点愤怒也是因为没有防备才被激出来的,更多的当然还是甜和惊喜。

  阮安安靠在座椅靠背上,剖析了一波自己的内心,最后得出两个字。

  ……真作。

  恋爱中的女人!真作!!!

  阮安安现在基本保持着一周两次来外公家吃饭的频率,如果要跟顾诀约会,就一周一次。

  林家的私厨一直都是她的最爱,在国外这么多年,也不是没吃过顶级的华人餐厅,但哪儿的都没林家的厨师做得好。

  阮安安主食吃差不多,正在喝鱼汤,鲜得舌头都要掉了,桌对面的林老爷子放下筷子说:“最近忙不忙?”

  “……”阮安安本能地觉得没好事:“忙,忙死了。”

  林松柏呵斥:“我都查了,你一周也没几节课!一天到晚忙什么忙!”

  阮安安笑笑:“忙着谈恋爱呀。”

  “……”每次一说到这个话题,林松柏神色就有些不自然,他别别扭扭地道:“你实话告诉我,这恋爱是谈着玩玩,还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阮安安瞪大眼:“外公,我长这么大一次恋爱都没谈过,玩什么玩,我认真到不能再认真了!”

  林松柏顿了顿,又说:“前些天我跟顾家那个老头子打了通电话,说……”

  阮安安顿时懂了:“哦,顾家有俩儿子,您想让我见大公子还是二公子?”

  “……你先别急着拒绝,”林松柏听她这语气就觉得要黄,解释道:“这也不是相亲,以后工作项目上大概率两家也会有合作,必然要碰面,你们提前认识了也……”

  “那就工作时候再说,”阮安安笑嘻嘻,“公事公办嘛,私下还是别认识比较好。”

  林松柏无话可说了,顿时气结:“你说你这孩子,交个朋友能掉块肉?”

  阮安安忙着喝汤没答,他憋了一会儿,又找了个理由,“哦,对,你不就喜欢好看的吗?他爷爷说了,顾二从小最招女孩喜欢,就没见过这么招女孩的人,长大了那更是……”

  “他就是潘安转世,我也没兴趣。”阮安安说,“您还不知道他那些坊间传闻吧?”

  当时谈到这神奇的美男子,殷媛和姜怡给她科普了好几段。

  倒不是顾二公子对别人的,都是女方的单箭头。这家的,那家的,甚至顾家一个表亲,好像是顾二姑姑家的什么妹妹,也算是名媛圈有姓名的人之一,喜欢顾家二公子喜欢得全城皆知,简直快到疯魔的程度了。

  但传毕竟是传,夸张和虚假成分也是肯定有的。不过就这么听起来,这人简直走哪儿迷哪儿,欠了一身的风流债。

  大概说了说,阮安安擦了擦嘴,一摊手:“……您看,顾二公子一个久居国外,连青城公开宴会都不出席的人,还能被这么多人惦记,我可不跟她们抢。”

  林松柏还要说什么,阮安安摆摆手:“而且圈子里的事太烦了,您就当我ptsd吧……不然我最后恐婚也说不定。”

  其实阮安安完全理解林松柏的意思。如果她只是玩玩,那一个普通的男朋友而已,想分手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外公是不会害她的,他早就说过,林家永远不需要她的婚姻去换取什么。但林松柏的确不认同她那一套看法,这么多年,也还是想在圈内给她物色伴侣。

  林家吃饭不让玩手机是规矩,阮安安吃完,起身去一边的柜子上拿手机,边解锁边往回走。

  “我之前一直没遇到喜欢的,您让我见谁,我既然单身就没理由拒绝,所以程易那个我就去了。”

  “但我现在谈了恋爱,而且我是真的喜欢……”

  阮安安说到一半,手机屏幕上,微信提示有几十条新消息。

  她一愣,点进去,发现多数都是来自顾诀。

  半小时前。

  做完家教,给女朋友报告一下

  现在下班了

  在等车回家

  ……

  这个模式是两人恋爱一周后开启的。

  顾诀在某天晚上突发奇想,微信文字给她实时播报自己在哪儿,正在做什么,自那以后,每隔几天就会来这么一次直播。

  ……

  刚刚路过一个女生,在看我

  我脸上有东西?她一直看我

  我到站了,不走了,她还装作回头找什么东西,结果……呵,还是为了看我

  你放心,我是余光太敏锐才发现的,我没有盯着那个女生看,全都是她一厢情愿

  知道了吧?我魅力这么大,你要懂得珍惜

  十分钟前。

  回家了

  先给猫喂食,唉,祖宗

  它在叫,说想让我给它找个妈妈

  哦,我的猫让我告诉你,它迫不及待想要见你了

  就在刚刚。

  我的女朋友如果没被绑架的话,就回我一个老公么么哒?

  前面还好,直到最后这句,阮安安实在憋不住,一下子笑了。

  看到这些文字,会不自觉的脑补他的样子。

  可能这人刚喂完猫,百无聊赖地靠在沙发里,眼睛看着手机屏幕,眼睫在脸上打下一圈阴影,安安静静地在等她回复。

  那些文字似乎都在一瞬间变得很温暖,阮安安回了个么么哒的表情包,抬头看着林松柏。

  “外公,我跟他虽然认识了没多久,但每次想到如果将来我会和谁结婚……”她冲着老人展颜一笑,“那好像也只有这个人了。”

  c大的期中考持续三天,顾诀只有周四有考试。

  题目太简单,又是选择居多,当时他只花了二十多分钟就做完。但碍于阮安安也在这个考场,他是等阮安安做完跟她一块提前交的。

  带女朋友回家看猫的时间是这周六,他周五上午在公司,空出一下午提前为周六的约会做准备。

  顾诀当时看到样板房,很不满意,主要是各种家具颜色装饰都太浮夸,沙发皮是淡绿的,腿儿是金的,茶几边缘也带着金边,墙上有很多那种网购一百元两幅的金框挂画……浓浓的浮夸风,怎么看怎么丑。

  顾诀对于住的地方要求还是蛮高的。不管是顾家别墅还是他自己住的地方,装修如果有一点踩到他的审美雷区,那肯定是住不下去。所以这里的每一个家具他基本都换过了,专挑便宜又简洁的除了床。

  顾二少爷说粗也能粗,说娇贵也很娇贵,睡觉的东西是不可能省钱的,他买的是跟自己公寓里一样型号的床垫。

  一切准备完毕之后,他满意地给卧室客厅厨房卫生间照了照片,往群里发:这里像不像一个比较穷的普通大学生住的房子?

  薛昭不是狗:?桌上那三个马克杯你的?我没认错的话一个8888吧?穷个jb

  纪谦也是人:厕所这张过分了吧?几千块的沐浴套装是普通大学生用的?穷个jb

  周晨初是人:你穷个jb

  “……”

  于是在几个儿子的帮助下,纰漏全部剔除。

  顾诀准备带笨笨提前适应一下这里,当晚就把猫接了过来,路上没什么事儿,但到了这里之后,却发生了许多不愉快。

  概括来讲,笨笨是个天生有富贵命的猫。除了一岁那年发生了点儿意外,笨笨从来没住过这么差的房子。

  富贵笨笨刚到这儿的时候就有点水土不服。

  晚上洗完澡,顾诀给它用毛巾擦毛。

  因为新房子新空调,制热有些慢,笨笨冷得瑟瑟发抖,声音打着颤也在努力控诉:“喵喵喵!”

  我的澡盆呢!洗澡要玩的玩具呢!本喵的天价烘干机呢!!!

  “一会儿给你用吹风机吹吧……”顾诀皱了皱眉,“适应适应就好了……你只能在这里才能见到妈妈,玩具什么的……太贵了,不合适,慢慢买吧。”

  顾诀家里有专门给笨笨造的回旋形架子,上面铺着毛茸茸的毯子,很像是儿童乐园里的滑梯。每天晚上洗完澡,笨笨是一定要在那上面玩个够再睡觉的。

  但今晚什么都没有。

  笨笨:“喵喵喵!”

  我要滑梯!我要大房子!我的大房子呢!!!

  顾诀被它叫一晚上了,伸手捏住它的嘴:“嘘……别叫。”

  他试图劝说它:“大房子没什么好的,这里多小,多温馨啊。而且……”顾诀摸着它的脑袋笑了笑,“这里还会有妈妈。”

  笨笨:“……qwq”

  笨笨扭头就走。

  好在天价猫窝是订做的,左右也看不出价钱,一起带来了小房子。

  猫随主人,有关睡觉的物品一点儿都不能省钱。

  ……

  第二天,顾诀睡到自然醒,去外面随便吃了午饭。

  新房子所在的小区位于大学城内,但处于一种坐车太折腾步行有点远的尴尬距离,顾诀找了一圈儿,最后看中了小区里的共享单车。

  一排白的一排绿的一排黄的,只有白色有可以载人的车后座,他挑了一辆看起来最干净的。

  两人约好了时间,顾诀准时到的时候阮安安已经在校门口等着了。

  天气越来越冷,她穿得越来越多,身上的外套由初秋的单衣到现在已经变成面包服,下面是很显腿形的牛仔裤,上白下蓝,简单又好看。

  阮安安似乎总给人一种她不怎么爱打扮的感觉,但仔细看,却又觉得这样的搭配穿在她身上格外顺眼。

  阮安安看到顾诀后一路小跑过来,看着他骑车子的样子,莫名有些兴奋:“你会骑自行车啊!”

  “会啊,”顾诀挑眉:“怎么,这个很难?”

  “我觉得难,我就没学会呀……”阮安安自觉坐上他的车后座,“所以你家离这里很近?我还以为要坐地铁。”

  “是很近。”

  “坐稳了。”顾诀稍微偏了偏头,提醒:“路不平,我建议你抱着我。”

  “……”

  阮安安“哦”了一声,伸手圈住他的腰。

  顾诀可能加上外套就穿了两件衣服,所以抱得紧点儿能直接感受到肌肉轮廓。

  阮安安脑子里全是论坛那些打油诗,偶尔占便宜捏一捏,总觉得还没跟他说几句话,顾诀就踩了刹车。

  “到了。”

  共享单车停车很方便,阮安安看着他把锁弄好,又被他拉着走到单元门口,跟在他身后上楼。

  阮安安这才小声吐槽:“你骗人……刚刚一路全都是平的。”

  顾诀笑了笑,装作没听见。

  顾诀住在三楼右边那户,阮安安跟着他进去,在玄关处正准备换鞋的时候,一抬眼就看到一只橘猫朝着这个方向跑来。

  因为肉垫踩着,猫走路是很轻很轻,几乎没有声音的。

  阮安安有些发愣,而跑出来的猫似乎没想到除了顾诀以外还有陌生人,一人一猫就这么看对眼了。

  这只猫长得特别可爱,这么瞪大眼睛的时候,很像是网上爆火的那些表情包,很凝重又很萌。

  唯独它的眼角旁边有一道淡白的疤痕。

  一瞬间,似乎有很多片段在脑海里闪过。

  阮安安还在愣着,身边的顾诀已经蹲下来,他伸手摸了摸它的头,用开玩笑的口吻道,“笨笨,叫妈妈。”

  阮安安回过神,“噗嗤”笑出声:“笨笨?哈哈哈哈谁给取名叫笨”笑着笑着,戛然而止。

  笨笨……

  卧槽,笨笨?!

  阮安安站在原地,看着对顾诀撒娇的橘猫,不自觉地“啊”了一声。

  阮安安蹲在顾诀身边,不敢置信:“……这是你的猫???”

  作者有话要说:来不及了先发啊啊啊啊啊啊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