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28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堂课原本的老师请假了,今天来的是代课。这位代课老师教学风格属于放养型,在下面说话可以,被听到也可以,只要别把她的声音淹没就行,非常佛。

  所以下面干什么的都有。

  阮安安正在发呆,手机一震,收到一条微信。

  殷媛没姻缘:阮安安安阮我今天回家住,你要是去宿舍的话自己去就行。

  嗯?

  阮安安有些奇怪,打字:你怎么突然回家啊?你不是说在跟导师做一个项目吗?

  殷媛没姻缘:我这周末过生日,我妈非让我回去,说得开始准备了……呵呵,我生日还有不到一周你们两个都特么一句话没提过,塑料姐妹花实锤:

  阮安安连忙找出自己的日历截了个图发群里。

  阮安安安阮:别冤枉我!球球了!我可是把你的生日当成大事儿放在日历上的!!!

  姜怡也冒泡出来,表明了一下自己的衷心,这个话题才算过去。

  阮安安垂死挣扎:礼物我在准备了,但是宝贝儿,生日宴能不去么?

  结果请求理所当然地被驳回。

  阮安安发了几个表情包就切出微信,她习惯性地偏头去看男朋友,却发现顾诀正在戳手机。不知道是跟谁聊天,面色有些不善。

  正准备戳他,前面三人又一直传来隐隐约约的声响,阮安安有些好奇,凝神去听。

  陈宋小声问:“小燕子,背怎么样了?”

  “我感觉行了,我整个人的灵魂都升华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政治学。”秋妍的嗓音很脆,即便压低了很很有辨识度,“没有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没有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阮安安:“……”思想觉悟挺高啊小姑娘。

  阮安安没忍住,憋着笑拿笔戳了她的后背一下。

  “诶,你怎么突然背这个?”

  秋妍还没来得及回答。

  “还能是因为什么,让她上学期不背,挂科了,这学期开学补考,又没过,”连浩幸灾乐祸地叹了口气:“这下子快期中考试,逼急了,总算知道用功了。”

  阮安安恍然大悟。

  期中考就在下周,怪不得这么用功。

  秋妍瞪了连浩一眼,又回头看着阮安安,眼神可怜兮兮:“这个是真的难,我最近白天晚上背,都要背吐了……”

  顾诀此时也过来问了一句,“背什么?”

  顾诀刚才被那句评价气得不行,但想了挺久,不管是“穷”还是“猴急”,他似乎都没法反驳。于是不想跟那帮人计较,说服了自己先暂时退网。

  陈宋又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

  秋妍不服气:“你们俩也别说风凉话了!当初也背得昏天黑地好吧,忘了谁考试前在宿舍拿胶带把眼皮都给粘上去了???”

  这是必修公共课,阮安安大一读计算机的时候也得学。这会儿听他们一说,想到自己只学了一学期就出国了,不由得十分开心,听得津津有味。

  顾诀就没上过内地大学,看着几个人的苦瓜脸,也觉得挺有趣。

  两人就这么兴致勃勃面带微笑地看着三人吐槽。

  陈宋说:“可不是我跟你说老子高中选理就是怕了政治这玩意儿!谁成想大学的比高中还他妈深奥!当年那个经济生活是我一辈子的噩梦!”

  “别提了,咱们三个都一个样,高一不分文理科的时候在班级三十来名晃荡,分科之后直接成了年级前三,因为啥!不就因为这玩意不及格吗!”

  几人说着说着,连浩突然停嘴。

  “不是,咱们聊这么悲痛的话题……”连浩很懵逼地看着面前这两张兴致盎然的脸,“俩大神,你们怎么一脸高兴?”

  “……”因为我不用考啊。

  “……”因为我不用学啊。

  阮安安立刻反应过来,清了清嗓子:“……没有没有,就是觉得幸亏这门一次就过了,挺开心的。”

  “说到考试……”秋妍问:“你们俩有期中考吗?交换生是不用考的吗?”

  “要的,”阮安安昨晚才看的邮件,“我一门必修一门选修。”

  顾诀:“我只有必修。”

  秋妍羡慕了一会儿课少,一边的陈宋突然说:“不过我一直好奇……你们俩大神课这么少,每天上完课都去哪儿呢?”

  “我?”阮安安想了想自己最近的行踪,“我一般下课就回宿舍了。”

  其实多数时候是回家了,但她说过自己宿舍在研究生那边,秋妍她们见不到她也很正常,所以随便她怎么说。

  陈宋又问顾诀:“那顾神不住宿舍,放了学都去干嘛啊?给我们科普科普学神的生活?”

  顾诀答得很迅速:“做家教,赚钱。”

  还没等陈宋发表自己的感慨,阮安安先愣住了,她唰地回过头:“你不住宿舍?”

  “顾神一直都没住我们学校宿舍啊,”陈宋有些惊讶,“你不知道?”

  这种事情不是默认的么?他又没说过他住哪儿,每次送她回宿舍之后走的方向是男生宿舍方向……当然,那也可以是校门口方向。

  阮安安感觉自己像是个完全不了解男朋友生活的不称职的女朋友。

  她小声回答:“因为我没问过……”

  顾诀突然伸手过去,在桌子下面捉住她的手捏了捏,“那你可以现在问。”

  秋妍看不到他们的小动作,但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掰开身边两人的脑袋。

  三人一起转过去,用背影表示不打扰情侣聊天。

  阮安安立刻道:“那你为什么不住宿舍啊?不喜欢跟别人住?”

  顾诀正想点头,下一秒,又听到小姑娘很是惆怅的道:“租房子多贵呀……”

  “……”

  是啊,租房子多贵啊。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手机屏都修不起,怎么能因为“不喜欢跟别人住”为理由而这么浪费,不住宿舍在青城租房子呢。

  不能崩人设。

  再说,这个理由说出来了,还怎么让她跟他同居?

  “不是不喜欢。”顾诀沉吟了一会儿,改口:“我有点轻微洁癖,住宿舍人多,不太方便。”

  “啊……”阮安安恍然大悟。

  有洁癖的确会不太适应集体住宿生活。

  美人儿这么美,有点什么小癖好都是可以原谅的,更别提只是轻微洁癖。爱干净的美人儿谁不喜欢呢。

  阮安安想到下一层,顿时又担心起来:“那你房租贵吗?一个月要多少钱啊?”

  顾诀瞎蒙了个数:“三千。”

  “……”

  这是家教的工资全部都抵消了啊。

  阮安安顿时更心疼了。

  其实不管从哪方面看,顾诀这人都特别像是那种从小优秀到大的天之骄子要不是她知道内情的话。

  孤身一人来学校就算了,还穷,没法住宿舍,只好搬出去住,用的还是家教赚的钱。

  在学校里这么优秀,能打篮球能称霸运动会还能玩转博弈杯。

  这是什么新时代大学生楷模啊。

  阮安安心疼之余,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竟然是:要是能有正当理由跟他平摊房租就好了,那他每个月就可以省下一半的钱。

  但好像……合租这个词又哪里怪怪的……

  沉默良久,阮安安脑内灵光一闪,一下子反握他的手,因为心情激荡,声音也稍微大了点儿。

  “顾诀,你知道博弈杯第一名奖金有五万块吗?”

  “噗……”这话说出口,顾诀还没什么反应,前面不小心听到的陈宋先喷了。

  “……”阮安安看着陈宋:“你干嘛?对我这么没信心?”

  “不是没信心……”陈宋连忙回头解释,“那啥,你们俩在咱们系肯定是最牛逼的,但是咱学校还有研究生和博士生也参加的呢?还有大一大二大四呢,咱们也没跟他们比过啊?更别提国内还有好几所跟c大齐名……”

  陈宋苦着脸,“我能借光躺进前一百已经是死而无憾了,非常感谢两位大佬,但我就是穷疯了也不敢想第一名啊,你们是全村的希望,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啊!!”

  “……”这能有什么压力。

  “你相信我,”阮安安没回答陈宋,她直勾勾地盯着顾诀:“我们肯定能得第一,肯定能拿到奖金的。”

  “……”

  顾诀看着她闪亮亮的大眼睛,莫名其妙地心里发暖。

  他笑了笑,伸手揉揉她的头发,说得比她还要有自信,简直是势在必得,“嗯,当然可以了。”

  陈宋:“………”

  看,一个一个梦飞出了天窗。

  顾诀让周晨初帮忙找房子之后,第二天就看好了一套。

  是现成的样品房,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用再装修,就是家具风格他不喜欢,全都都得换掉。

  这周特别忙,公司不天天去,一去只待半天。顾启中亲自打电话来问的时候,气得快炸了:“小兔崽子!听说最近总往家具城跑啊?你是要干啥?你要造反?”

  “而且我都听说了,你看你买家具就买家具,你还专挑便宜的??这是故意气我,跟我对着干???”更新最快s..sm..

  顾诀:“……”

  “爸,您先别激动,关于挑便宜的这个……”他顿了顿,“有点难解释,我之后再说,但关于我买家具”

  “说!因为什么!”

  顾诀实话实说:“布置婚房。”

  “……”

  这四个字把顾董气得尥蹶子,但远在千里之外又够不着顾诀,只好把家里的顾铭给骂了一顿,说上梁不正下梁歪,说完才发现这是连带着把自己都骂进去了。

  顾铭说自己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需要弟弟带他下副本。

  顾诀一想,顾铭独自一人在美国挨骂实在是挺惨,就一连陪着他下了好几天。

  周六晚,吃完晚饭,顾诀照例登陆六界和yy跟顾铭连麦。

  打着打着,顾铭想起来:“阿诀,我看今天是殷家那个千金的生日啊,爸好像说让你去,你不准备去?”

  “爸让我去?”顾诀哼笑一声,“我要是好说话,爸连他合作过一次的纸尿裤厂商家里女儿生日都能让我去……没有说纸尿裤不好的意思。”手机端sm..

  顾铭:“……”这倒是真的。

  “你也的确不好说话……”顾铭过了会儿又说,“不过你实话告诉我,回国一直不在公共场合露面是为什么?还是因为姑姑家那个……?”

  顾铭没继续往下说,顾诀内心也没什么波澜,“这个只有一小部分……但她每次一见到我就跟疯了一样,你不也知道?”他很中肯地道:“所以不露面才好,我最怕麻烦。”

  “唉,你说说,从小到大也没几个圈里的姑娘见过你,高中没读完就出国了,就这样还闹出这种事,啧啧啧,”顾铭感慨:“要不都说红颜祸水顾二少……”

  “也别给她扣高帽子了,”顾诀打断他:“我这次回来的重点明明是奔着脱单结婚啊。”

  顾铭不说话了。

  顾诀点击自动施法,调了调耳麦为了让顾铭听得更清楚:“别瞎猜了,我回来主要还是为了我女朋友,最近公司事少,各项都稳定,我觉得我为家里贡献这么多年青春,花个一年半载娶老婆不过分吧?”

  顾铭不搭话。

  “哥,你没谈过恋爱是真不知道,有女朋友之后,游戏算什么,最想做的事就是天天跟她呆在一个空间里,不说话都行,谁让我女朋友……你听到没?给点儿反应?”

  “……”

  我一点反应不给你都上树了,给了还不得上天?

  但顾铭毕竟是被带飞的那个,这个副本没有顾诀他得靠脸过,有了顾诀就稳了,得顺着他的心意来。

  顾铭不情不愿:“那你那宝贝女朋友现在干嘛呢?”

  “我女朋友?”顾诀一说到这个称呼就忍不住翘起嘴角,回想起刚刷到的阮安安朋友圈,说:“她啊……特别乖,这个点儿,在宿舍学习呢。”

  晚上七点。

  发完“仅顾诀可见”的朋友圈后,阮安安刚刚抵达沅江酒店。

  vip宴会厅的门在侧面,平常是不会开放的,除非有今天这样特殊的场合。阮安安没有用请柬,她是被殷媛派出来的服务生带进去的。

  接下来的流程跟当初姜怡的差不多,只不过两人的生日宴走的不同风格,姜怡当时是偏party风,殷媛的这个要更隆重一点儿。

  殷媛虽然还没毕业,也对年年来回飞各大时装周、各个慈善晚宴都不落下等等的工作也十分不耐烦,但家世摆在这儿,怎么着也是名副其实的青城名媛,还是上边那个等级的。

  名媛们的生日会通常不仅仅是生日会,更别提家势厚足的殷家,坦白讲就是个社交宴,有头有脸的世家多多少少都有出席,人数倒是参差不齐。

  阮安安给殷媛准备的礼物是六界里一个有价无市的神器。

  这神器阮安安能知道还是因为殷媛每天都在絮叨,说昭昭暮暮大神这个神器也太好看了舞起来带流光好想拥有巴拉巴拉……阮安安这就记住了。

  她花了好多功夫,天天看世界,总算守到有人刚刚合炼成功想要转手,第一时间私对方,十万一口价成交。

  这下子能跟殷媛的昭昭暮暮大神凑一对儿,神仙眷侣配神器,完美。

  阮安安是真觉得这些宴会无聊,跟姜怡那次生日会一样,吃完蛋糕就想走了。毕竟身为主角,殷媛不可能一直陪着她,还得跟着父母一块见长辈。

  姜怡昨天吃坏肚子,急性肠胃炎在家里歇菜,阮安安又不认识其他那些名媛,准备发个微信直接开溜。

  没想到开溜前去了趟洗手间,又是在这儿遇到熟人。

  这次的来宾不是殷媛邀请的,是殷家父母,那肯定是会邀请到阮家。阮安安不奇怪她会在这里,但她实在不想正面遇到这个人。

  阮安安看着阮琳,心里吐槽成吨地往外冒。她以后最好还是不要上公共场合的厕所了,简直是多发事故地段。

  阮琳一如既往走她的小公主风,裙摆都是蓬蓬的,纯白色,头饰淡粉。

  坦白讲没什么错的搭配,但在她身上就是有种莫名其妙的土。

  阮安安想到刚才在外面打过招呼的夏檬,女孩一身淡青色的裙子,特别显身材又有气质,两相对比,她顿时忍不住吐槽:“穿搭这方面,你跟你的小姐妹们还是多请教一下夏檬吧,我看她挺在行的。”

  “……”

  阮琳今晚都没怎么跟夏檬玩。

  她本来就在为夏檬不冷不热的态度烦躁,这会儿被阮安安这么一说,火一下子被激出来了。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品头论足?而且我请不请教跟你也没关系,夏檬是我的朋友。”阮琳特地咬重那个“我”字,仿佛这样就能底气足一点儿。

  毕竟夏檬带给她的便利,这么多年都习惯了。夏家千金最好的闺蜜这个身份给她带来的好处不比阮政的女儿要少。

  阮琳想到跟夏檬吵架和产生分歧的根本原因就是阮安安,她还有脸提夏檬,更是气不打一出来:“阮安安,你是不是又回来上大学了啊?”阮琳走近她,“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别人出国是镀金,你半路转走出国读的什么野鸡大学,不敢讲吧?”

  阮安安茫然了:“……啊?”

  “很难猜吗?你走了三年就毕业回来,正经大学哪有这样的?”阮琳得意得仿佛洞察一切,“而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又回了c大,是想参加博弈杯,顺便混个毕业文凭吧?”

  阮安安缓缓打出一万个问号。

  这不是毒也不是坏,这是智障吧?

  阮安安试图唤醒她的智商:“就算我没说过我大学,我高考好像差几分拿了青城状元吧,你是选择性遗忘了?而且我没有不说我的大学名字啊,”她一脸无辜,“你这不是从来没问过么?”

  “不过没事,我现在告诉你也不晚。”阮安安盯着她的双眼:“我读的是哈佛,关于这是不是个野鸡大学,你可以问问百度。再不信,明天我把我毕业证书复印一份寄给你,贴到你家门前让你看看,这是个什么野鸡大学。”

  阮琳当即愣住。

  “至于为什么上了三年就毕业,那我就不知道了,”阮安安耸耸肩,撩了撩头发,“毕竟高中没怎么学习也考了那么多分,大学也不知不觉就提前毕业了。”

  凭阮安安对她的了解,这人现在心里已经把她杀了一万次了。

  她就是喜欢脑补,好像靠脑补出来阮安安有多惨,就能让她自己多开心一样。

  阮琳死死瞪着她,“......那你为什么要回来参加博弈杯?”

  “阮安安,”阮琳叫她的名字,原本挺美的妆容都变得难看,五官都气得轻微扭曲了,满脸写着“你是不是有病”,“你艹这么多年的清高人设,又是不住阮家的房子又是不要阮家的钱,不要阮家的爸爸,还出国留学……不是很成功吗?我爸爸这么多年都一直觉得对不起你,你怎么不继续艹了?”

  阮安安都佩服她这个“艹”字说得这么顺溜。

  阮琳一直以来的甜美小公主人设就这么艹的?小公主能说脏话吗?

  “其实很明显,你当年搬出去因为讨厌我,你现在参加这个比赛也是因为知道我要参加吧?”阮琳冷笑道,“姐姐,既然你这么自视清高,又何必这么针对我?”

  阮安安:“?”

  这也太能往脸上贴金了吧?

  还自己给自己配钥匙,还叫上姐姐了。

  不过跟这种以自我为中心长大的人说“我不稀罕针对你”完全没用,阮琳估计就觉得星星月亮都该围着她转。

  阮安安干脆不否认了,笑了笑,“妹妹,你想知道原因呀。”

  “我参加博弈杯,回c大,你觉得是因为你,那你就这么觉得,也没什么错。”

  “博弈杯这么多人挤破头想要好名次,因为它象征着权威。”阮安安停顿了一下,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而后抬手指着自己:“而你姐姐我,准备拿个第一,给某些除了抱别人大腿屁也不会的傻叉看看,什么叫天才。”

  阮安安说完,立刻转身离开,背影纤细又漂亮,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清脆悦耳。

  阮琳手发着抖,脸色难看到极点,靠不断深呼吸平复情绪。

  厕所内传来压抑的喘息声,以及十分怨毒的女声。

  “……不就是一个私生女,狂什么狂。”

  阮安安再次见到殷媛是第二天了。

  两人上午都没课,一起窝在沙发里打游戏,阮安安一边杀怪一边给她复述了一遍厕所的小插曲。

  “……哈哈哈哈哈卧槽,你真的这么说的?”

  她“嗯”了声,“这种事骗你干嘛?”

  “我要是在现场该多好啊哈哈哈哈哈哈!我最喜欢这种戏码了,妈的,当年有个电视剧,前期女主被继妹快欺负死了,我就等着反转,结果到最后这圣母直接一句过往种种,我都原谅你,呕……没把我气吐血……”

  阮安安笑了两声,“但我跟她不一样吧,我没有在阮琳身上受过气啊。”

  顿了顿,她补充道:“我是说,长大之后。”

  小时候那也不是受气,只是看着阮琳打扮地跟个小公主一样被阮政和她妈妈带出去,阮安安就要留在家里自己跟自己玩,问保姆,保姆就只是叹息。

  意识到自己是不被承认的那个,的确真情实感地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好在她懂得很快,也成长得很快,早早脱离了那个火坑。

  “就算不知道我外公是谁的时候,我也从来没有让阮琳欺负过我。”阮安安“切”了一声,“谁对不起谁啊,谁怕她啊,一个小屁孩儿,被她那个妈洗脑了而已,我都不放在眼里。”

  殷媛赞同:“跟你比,还真是小屁孩。”

  到了饭点,两人吃过午饭,再次一同出门。

  这节是体育。

  阮安安到操场的时候,正看到顾诀跟体委在聊什么,顾诀背对着她。

  体委远远看到她,蹦起来跟她打了个招呼,顾诀这才回过头。

  现在天冷,顾诀还是穿得不算多,黑白相间运动服,没什么装饰,衬得腿又长又直。两人对视的一瞬间,他立刻弯唇笑了。

  阮安安小跑过去,原本没打算当着别人面秀恩爱的,但是看到男朋友站在那儿,那么帅,笑着,还冲着她微微张开手臂……

  她身体自发就扑上去了。

  搂着他的脖子,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顾诀站得也特别稳当。

  目睹一切的体委:“……告辞。”

  这个还没能下决心跟秋妍表白的单身狗迈着六亲不认地步伐仓皇而逃。

  虽然是选的篮球,但阮安安不会打,顾诀也不想打球,两人无心打球只想恋爱,除了第一第二次,后面每次体育课就是牵手散步。

  再不然就像现在这样,坐在篮球场外休息用的长椅上呆着。

  阮安安靠在顾诀身上玩游戏,这游戏还是她看顾诀玩才去下载的,自闭消消乐。

  顾诀则打开了一周没上的论坛。

  他用了一周,总算把那个“婚房”打扮成了他想要的样子。每次一想到跟女朋友同居在那里的场景,那种心情简直比当初六界第一次面世还要开心。

  房子虽然弄好了,同居依然是个问题。最令人恼火的是,顾诀每次一往这方面想,几乎是立刻就能联想到自己在那个少女心事论坛里的评价

  又穷又猴急。

  顾诀做人这二十多年来,不管是在现实中还是网络还是别人的口中,从来没被评价过这两个词语,简直可以说是连边都不沾。

  穷暂且不提,这个是有特殊理由的,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但什么叫猴急?

  他只是想跟女朋友同个居而已。想感情更进一步,想每天多看看女朋友而已,这么单纯美好的愿望就被这些人给这么污蔑了?

  顾诀去那个论坛是想参考一下女性视角的大众意见,不是来挨骂的。他上次忍住了,是因为八字还没一撇,现在八字有了撇,他准备回来刚一波,至少要完美结尾。

  在已发布的帖子里找到那个回帖,顾诀发现这楼层数依然少得可怜。

  看来这种求助帖一旦楼主消失,论坛的人就不会再理了,最后一句还明晃晃挂在那里。

  匿名7:???又穷又猴急,绝了。

  顾诀想了半天。

  穷不能反驳,猴急……好像也他妈的不能反驳。

  他快速思考了一下,得先把帖子顶上去,于是随手发送了一个“?”。

  一旦上了首页,点进来的人就格外多。顾诀等了两分钟左右,手指往下一刷新,果然一下子冒出来好几条回帖。

  匿名8:害,这可真是,二十天就想着同居了,妹子还在思考真实可行性,槽多无口,我佛了。摊手

  匿名9:楼主我看了看时间,你这是走了一周又回来了?还没纠结完?我不想直接鉴你男票对你的感情咋样咋样,虽然但是,不管怎么看不管从什么角度考虑,他都太急了。扶额

  匿名10:有点儿自我保护意识啊妹妹,这种事情换我的话当场就会说觉得不太合适。理性分析一波,毕竟都是学生,搬出去跟他住你首先要面对的是跟你自己的舍友朋友们生疏,一天中最多的就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等于你的生活是围着他转的。那说到这儿,就不得不提,你得想想假如有一天你们分手了,为他付出的这些时间和精力值得吗?到时候再搬来搬去的回到宿舍,不会觉得难看吗?

  顾诀:“……”好他妈真情实感。

  顾诀放下了自己的意大利炮。

  这么一看,这个长篇大论说得句句在理。虽然前面有些论令他十分恼火,但就他主楼给出的信息,这些人分析的倒也没错,这论坛的确是挺为女生着想的。

  顾诀想了想,阮安安好像是跟她这边的研究生朋友住在一起,双人间,她又是来交换的,不存在跟舍友们相处的问题。

  楼主:谢谢大家关心,但其实我跟室友们关系挺一般的,也没什么盆友,开学两个月好像就跟男票比较熟悉惹pvq……

  匿名11:……

  匿名12:………

  一直到二十楼,都是这样的一串省略号形式,还一个比一个长。

  顾诀:??

  楼主:大家为什么突然发省略号了哇?小疑惑

  匿名21:你自己都没发现么……不管我们说啥你都在给他开脱啊妹子

  匿名22:楼主,我觉得……emmm你实话告诉我,你男票是不是长得挺帅啊?还会哄人?

  顾诀又是一愣。

  除去别的,这倒没什么异议吧。

  楼主:是的!他超帅!姐妹你肿么知道o

  匿名23:我擦,果然啊!

  匿名24:他妈的……现在不怕渣男渣,就怕渣男帅啊!看把妹子迷的,一路看下来,她竟然真的考虑过同居的可能性!还考虑了足足一周!还反驳我们说的话!说男票对她很好……我的天啊!!!尔康手

  匿名25:康康姐姐们的话吧!都是血和泪的教训啊!妹子你不能被外表蒙蔽双眼啊啊啊啊啊啊!动动你的小脑袋!这是才恋爱二十天就想把你吃了还是拐回家长期吃掉的男人啊!揪耳朵大喇叭

  匿名26:楼上不用那么委婉!直接告诉她:二十天恋爱就妄想同居!这就是渣男行为!!!震声

  渣男:“…………”

  也不知道这些文字是有魔力还是怎么着,明知道自己不渣,但看到这些话,顾诀宛若当胸一箭。

  他气笑了。

  该问的问完了,他没法证明自己不是渣男,但他有别的方式完美结束这个帖子。

  楼主:行,谢谢姐妹们嗷,这事儿纠结了也有一周了,不想让我男票等太久,我想来想去还是准备答应啦!没办法,男票太帅了,实在是太喜欢我男票了嘤嘤嘤qwq

  已经预感到后面的腥风血雨。

  顾诀挑唇一笑,直接关掉网页,打完那一通话之后简直身心舒畅。

  阮安安靠在顾诀肩上,也没去看他屏幕,专心玩自闭消消乐。她正刷出来一个“unbelievable”眼看着要通关了,身侧突然传来顾诀的声音。

  “我待会儿要亲你。”

  “???”阮安安手机差点儿滑下去,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我说我待会儿要亲你,”顾诀还状似很认真地想了想,“现在开始我倒数十秒,数到1,我就亲你。”

  阮安安:“???”

  她一个字都还没说出来,顾诀已经开始倒数:“十。”

  数完,还伸手摁住了她的手腕,把她整个人牢牢固定在长椅上。

  “……”阮安安瞪着他,“可是别人都能看到……!”

  顾诀不为所动,还对她一笑。

  “九。”顾诀说完这个音节,非常有暗示意味地补充了一句,“对了,我说的亲,是比较不纯洁的那种,你可以在大脑内先复习一下,上次我去你宿舍楼下,我们是怎么亲的。”

  阮安安:“……”

  汝听,人否?

  他笑起来的时候格外勾人,嘴里又说着这样的话,阮安安原本很有气势地瞪他,结果瞪着瞪着自己先脸红了。

  “八。”

  有关上次亲吻的片段开始掠过。阮安安心跳加速,觉得自己此时受制于人,应该是怎么都逃不过了。

  她开始思考,对于这样的吻,先深吸一口气存在肺里会不会没那么丢人。

  “七。”

  不急不急,还有六秒。

  阮安安想,先别吸气,吸太早是没用的。

  可这个想法刚在脑海里闪过。

  手腕一紧,她整个人控制不住地被带着向前,一下子被顾诀身上的气息笼罩。随后感受到他凉凉的指尖抚上她的脸,吻先是落在了她的唇角。

  嘴唇依旧软,还很凉。

  “唔……”阮安安发出一个短促的音节,偏了一下头,好不容易空出唇来说话,她又急又羞:“……喂!你说好的十秒呢!”

  顾诀抱着她,低低地笑,他声音有些哑,“抱歉啊,忍不住了。”

  而后直接吻上来,嘴唇一凉,她彻底失去了发的机会。

  阮安安这次没有上次那样懵,牢记这是在室外,周围可能下一秒就有人经过走动,于是全程奋力反抗,顾诀不得已在三十秒钟就结束了这次亲吻。

  阮安安也累得够呛,喘着气,听见顾诀的笑声,抬脚轻踹了他一下。

  等阮安安差不多休息好了,顾诀伸手来搂她,“对了,之前没告诉你,在外面住还有一个原因。”

  阮安安蓦地抬头:“嗯?”

  “你记得我的微信头像吗?”

  “记得啊,”阮安安兴奋道:“是你摸一只猫的图吧?”

  顾诀点头。

  “我养了一只猫……”他顿了顿,和她对视几秒,转而眼睛微微弯起来,“你要来我家看吗?”

  作者有话要说:顾狗:太喜欢我男票了嘤嘤嘤qaq

  有小可爱说,笨笨你妈妈要去看你了,开心吗?

  哈哈哈哈!笨笨::?......喵喵语

  唉,今天格外的卡,还姨妈痛呜呜呜呜,希望大家看在字数的份上原谅我orz

  所有评论发红包qwq抱歉让你们等这么久......过了这两天会给大家一个稍微固定点的时间的

  小声:既然不小心日万了,那我就不要脸的求一波作收和营养液吧w

  ps,是哪个老实人小可爱相信了阮琳的鬼话???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