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24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阮安安后脑勺被人扣着,手被人牵着,一动不能动地眼睁睁看着顾诀那张毫无瑕疵的帅脸在眼前越来越大,再到嘴唇也被封住,一股不知名的热度登时从四肢百骸传来。

  这个吻来得猝不及防。

  阮安安刚才坐下的一瞬间,手没处放,就自然而然地搭在了顾诀的肩上,恰好成了环抱着他肩膀的姿势。

  明明上一秒还在想别的事情

  阮安安想着,顾诀跟乱码大神是同一人的概率是不是百分之零点零零一,但她又不怎么敢相信顾诀这个纯种大学生竟然比她还牛逼。

  但此时此刻,大脑只剩一片空白。

  阮安安对这方面不光从来没有实战经验,连爱情电影电视剧她都不怎么看,也就在里看到的亲密片段最多。

  有时候作者写得太过色气,她还看得不习惯,会快速跳过。无心腻歪,专心剧情,可以说是连纸上谈兵的经验都很少。

  亲了三秒,闭上眼,她空白的大脑写上了两个大字。

  初吻。

  顾诀的唇贴上来之后说的那句话,阮安安勉强集中注意力才听明白……是让她交学费。

  想接吻就直说,还给自己找理由。

  她现在嘴唇不自由,只能在心里吐槽这人的不坦诚。

  顾诀平常不说话不作妖也不发病的时候,虽然五官无瑕疵,阮安安也总跟姜怡她们开玩笑说翘屁股是美人,但他看起来是又帅又a的那款。

  可自从上次被他捉住手背亲了一口,阮安安就发现了,跟外表不太一样,这人的嘴唇特别软。

  两人这个姿势让阮安安坐得很舒服,可能顾诀腿长,电脑室的椅子又矮,她比他的位置还要高一点儿。虽然被扣着后脑勺,但实际上是她微微低头的姿势。

  但位置高不代表什么,全程都是顾诀在主导,阮安安一开始还有些放不开,十几秒后就只剩下一个感想。

  原来跟嘴唇软的人接吻,是件这么舒服的事。

  可能男朋友刚才趁她没注意又吃了糖,离这么近,闻起来满满的都是清甜的薄荷香。

  就是不知道尝起来……

  这个念头刚在脑海里闪过,阮安安立刻就感受到男朋友撬开她牙关的意图,她瞬间反应过来,死死地咬紧关门,好在最后顾诀也没继续,笑了一下就放了她。

  这个吻没持续太久,阮安安重获自由的一瞬间就起身坐回了自己的转椅上。

  两人谁也没开口说话,一时间的沉默,有那么点儿像是在回味的意思。

  阮安安连头都不想抬,毕竟觉得脸上滚烫滚烫的,估计好看不到哪儿去。

  “唉……”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叹息。

  教室太安静,叹息声就特别明显。

  嗯?

  叹气是什么意思?

  不是,亲都给你亲了,怎么还叹上气了?

  莫非……是嫌弃她吻技???

  阮安安内心飞快划过好几条弹幕一样的疑问,等最后一个假设出现在脑海里,立刻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唰地抬头。

  她看着顾诀,内心羞愤又不好表现出来,尽量表现得很平静:“……你叹什么气?”

  顾诀没立刻答。他换了个坐姿,长腿伸直,轻松碰到她的椅子腿,使劲儿一勾,阮安安连人带椅子一起到了他面前。

  极近的距离。

  阮安安没想到这波操作,下意识扶着把手,屏住呼吸。

  “我叹气……”顾诀伸手挑了她一缕长发夹在指间,眼睛笑得弯起来,语气听着非常无奈,“是因为,发现女朋友好像有点儿矜持啊。”

  “……”矜持!矜持

  阮安安吸气呼气,解释道:“我这是初吻……”她声音渐小,“矜持点儿才正常,好吧。”

  哪像你啊,什么都这么会,什么都这么熟练。

  阮安安自认算是个自制力还不错的,毕竟从小到大也收到了不少帅哥的告白,可就算这样,在面对顾诀的大部分时候都被撩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顾诀听完她的话,没忍住笑了。

  他没笑出声音,那一下呼出的气息似乎就在她耳边,痒痒的,热热的,阮安安像是受了刺激一样缩了缩脖子,把他手里自己的头发抽回来,“你干嘛……”

  顾诀动作一顿。

  他其实忍了好久了。刚确认关系后面那几天,要不是被创可贴分散了他的大量注意力,早就找机会把她堵在哪儿给亲了。

  但后来想了想,循序渐进倒也没什么坏处上也说,他看的那个少女心事论坛也说,不能操之过急,慢慢来才会给女朋友安全感。牵手,拥抱,接吻,然后……

  “顾诀。”

  思路被打断,顾诀回神看向她:“嗯,怎么了?”

  阮安安一副怀疑的样子:“你说实话,你这真是初恋吗?”

  “真是。”顾诀毫不犹豫,“之前说了我是第一次追人,是真的,第一次谈恋爱也是真的。”

  “......”

  顾诀又说:“我守了二十多年的初吻,两分钟前才献给你。”

  “.........”

  阮安安跟他对视,看到他眼睛里有自己缩小版的倒影,他唇角平直,神情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她愿意相信顾诀没撒谎,但这他妈也不科学啊......

  还真能有人无师自通到这个地步??

  心里刚这么想完,面前地人正经还没两秒。

  “你看啊......”顾诀又变回了懒散的样子,拖着腔调给她数道:“我初恋是你的,初吻也是你的,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将来,”他凑近阮安安耳边,“我的初......”

  阮安安脑子里有根弦被轻轻拨动了一下,像是一个警报器,疯狂提醒她面前这人马上就要开始骚了。

  她猛地惊醒,迅速抬手飞快堵住了顾诀的嘴,发出很轻“啪”地一声。

  手掌触感很软,还有点儿湿润。

  阮安安只要一想到刚才他没说完的话是......脸简直要红爆炸。

  “别说了。”她咬咬牙,瞪着罪魁祸首:“你......你闭嘴。”

  “......”

  顾诀被阮安安死死捂着嘴,想张也张不开,于是无辜地眨了眨眼。

  心里却有些想笑。

  啧。虽然被她拦住了没说完,但......

  看来还是猜到了啊。

  小镇之光组每次测试之后都要复盘的举动大家都看在眼里,渐渐的次数多了,班级里其他的组也想向学神学习这种模式,每次留在电脑室的就成了一堆人。

  都挺开心的,除了一脸冷淡分析数据的顾某人。

  既然电灯泡多了起来,秋妍几人不怕打扰两人二人世界了,也光明正大地留下来。就算帮不上忙,看看大神找漏洞也是挺有趣的。

  看着别的组五人一起头秃,秋妍第一万次地感慨自己当初因为阮安安长得漂亮就主动出击实在是太明智了。

  秋妍忙着在论坛上跟贴顶帖。

  她最近收藏了好几个贴都是面前这对儿cp的,看了看软骨夫妇本人,又跑到某个帖子里说了一嘴:啊啊啊啊啊啊真是太羡慕跟软骨夫妇一组的组员了,这是躺着进前全国一百吧!还每天都能有神颜看!每天在第一线吃糖!我嫉妒到爆炸!!!

  连浩全程围观,看着这位组员,嘴角一抽:“......你还要脸?”

  秋妍笑眯眯地没理他,继续逛论坛。

  另一边的陈宋在打斗地主,抽空看了一眼顾诀和阮安安,又忍不住胳膊拐了一下秋妍:“诶,你说实话,到底为什么要找阮安安一组啊?你知道她来历?还有顾神???”

  秋妍迅速摇头。

  连浩也一脸的不信:“对啊,我早就想问了,你到底怎么知道的这俩是神仙啊?我.操,这不可能是巧合吧?”

  秋妍:“......”

  我也很懵逼好吗!

  我他妈不是来嗑糖的吗?谁知道怎么就中大奖了?!

  秋妍疯狂摇头:“......我是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为什么瞒着你们啊!!”

  两人一想也是,三人小时候彼此的屁股都见过,这等好事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行吧,老李头都说了,这俩要是进不了前一百他吃一年素。”连浩拍了拍秋妍的肩膀,“可能以后哥几个的职业生涯都要被你给改变了。”

  躺着进博弈杯全国前一百是什么概念?坐地起飞,蚂蚁森林随随便便种出热带雨林的概念。

  秋妍笑了两声,转身趴在电脑间的隔板上,正在讨论的两位大神齐刷刷地抬起头来看她。

  这俩人总像是故意的一样,一个穿黑一个穿白,虽然款式不同,却也总能穿出像是情侣装的感觉。

  秋妍习惯性地在内心赞叹了一句卧槽这夫妻相,而后说正事:“那个,刚刚体委让我问你们,这周末要聚餐,你们俩来吗?”

  体委是上次创可贴事件的受害者。

  那会儿体委太天真了,见到顾神脸上破相,不光第一天问候顾诀,并且在后来他创可贴换颜色的时候也上赶子去关心人家,直到后来看到班级群里女生全都在聊今天惨遭顾神逼逼的受害者都有谁呢?体委,卧槽怎么又是体委,他连续三天都中枪啊?他是咋回事啊?这个话题的时候。

  这才知道,这才反应过来顾诀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原来不过是一场戏。

  体委本人表示,现在对顾诀有了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挺严重的,于是这事儿也是托秋妍转达。

  还没等两人回答,秋妍又道:“其实就是运动会那次的聚会啦,一直拖到现在是因为第一名的奖金最近才发下来。大家都觉得顾神是帮拿奖金最大的功臣,所以让我一定把你们俩叫过去!”

  顾诀笑了笑:“我听我女朋友的。”

  秋妍:“......”是糖!

  “我是没问题,”阮安安转头看了眼顾诀,小声提醒:“不过你周末不是要家教?”

  “那个偶尔请个假也没关系……”顾诀心情很好的样子,手臂搭在阮安安椅子上,懒洋洋地说,“比起家教,我还是比较想跟女朋友出席集体活动。”

  秋妍:“……”呜呜呜顾神真是无时无刻都在发糖!

  阮安安闻眼皮一跳。

  这么喜欢出席集体活动不是什么好兆头……虽然这人比较难防,但总之,这次千万不能让他脸上再受什么伤。

  最后班聚定在周日下午,行程是秋妍发过来的,很简单,先去ktv唱歌,再去定好的饭店吃饭。

  阮安安看时间不冲突,在周日中午约了姜怡和殷媛一块吃饭。

  选的餐厅是几人高中时的最爱,阮安安今天没像往常一样穿得多好看,依然是正常的学生打扮,姜怡一身闪亮亮的名牌,而殷媛……平时打扮最出众的人,竟然素面朝天穿着运动装就来了。

  姜怡下巴都惊掉了:“不是吧姐妹,咋回事啊失恋了?”

  阮安安也表示了自己的慰问:“是啊计算机工程师,最近你好像挺忙啊?约都约不出来,好不容易约出来又满面愁容?”

  “说到这事儿,你趁早给我闭嘴。”殷媛坐下,简直快气死了,“我最近导师带我跟一个系统,天天头都要炸了……一想就来气,最近编程全靠着骂你才能编的下去!”

  阮安安:“……”

  这方便的事情她没法反驳,因为的确是她不地道。

  当初高中的时候,三个姐妹花里阮安安和殷媛学理,姜怡学文。高考完,阮安安报c大的计算机系的时候,愣是把殷媛拉上一块儿了。

  殷媛本来还在犹豫,毕竟听说学计算机不论男女都是要秃头的,结果阮安安在那儿拍着胸脯打包票:姐妹,我既然能把你高考分数辅导上六百九,也能带你在c大计算机系横着走。

  殷媛一想是这么个理啊,脑子一热就跟着她报了。

  再然后……

  就是阮安安这尊大神跑路去哈佛,留殷媛独自一人秃头。

  殷媛这暴脾气,每逢各种大小考和作业ddl前必做的事,就是在群聊里艾特她回忆当年誓并且发各种表情包问候。

  “计算机简直不是人学的玩意儿好么?”殷媛:“我要不是因为这个专业,一年四季忙得跟条狗一样,怎么可能四年都没脱单!”

  阮安安最怕她翻这个旧账,好好语地哄着又给倒茶,殷媛的白眼也总算翻完了。

  这顿午餐无疑又成了阮安安的秀恩爱大会。

  吃了整整一肚子狗粮,姜怡举手:“我有个疑问。”

  阮安安:“说。”

  “所以按照你这个说法,现在翘屁股一点儿没怀疑你,这么单纯地觉得你就是个女大学生?”

  阮安安点头:“不仅没怀疑,我人设立得飞起,学习很好的清纯小白花一朵,简直完美!”

  殷媛在一边“呸”了一声。

  “哦,知道了,小白花。”姜怡笑了笑:“那你真不打算跟他摊牌?就这么谈着?”

  “……我有想过。”阮安安顿了顿,无意识地戳甜品上的水果,“但主要是,一开始我的确觉得学生身份肯定更好接触啊,毕竟同龄人,又是同学,这样才有话题,我才好勾搭……”

  “然后?”

  “但后来我发现,翘屁股应该挺穷的。”阮安安说完,怕两人说什么不好的话,立刻补充:“我这是褒义的啊!他虽然家境可能不太好,但人真的是太绝了,脸啊性格就照着我的审美长的。”

  “……”

  “恋爱都谈了,这时候我要是突然告诉他我其实家产上亿,就有点……”阮安安说着说着又想到一点,“而且我发现人设这玩意有时候带入地太深太上头,也会迷失了自己,我那天出校门回家忘了打车这回事,就觉得自己是个放学的学生,跑去坐了四十分钟地铁回的家你敢信?”

  “……”

  “所以我打算暂时还是这样……你们俩这什么眼神啊!穷怎么了!你们别因为人家穷就说他坏话啊”阮安安强调:“他虽然穷,但他还在坚持做家教呢!”

  她提到这个就兴奋,“你们就说吧,翘屁股虽然没钱,但在大学能有去做家教的觉悟,是不是比那些整天啃老本的公子哥好一万倍?就问你们是不是!”

  “……”

  “而且家教工资一个月三千块呢!”阮安安喝了口茶,胡扯道:“我虽然不了解市场价,但我上网搜了一下,这在普通家教届差不多是天价了。”

  姜怡和殷媛对视一眼。

  醒醒,什么天价,三千块连你这顿饭都付不起好吗?

  但毕竟是将来要自己做总裁的人,人家爱干啥干啥,咱也管不着。

  姜怡端起杯子:“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那就只好敬痴情公子哥程大公子一杯茶。”

  殷媛点头附和:“程大公子走太远了,已经看不见影了。”

  阮安安:“.........”

  贫完,姜怡突然说:“不过你这个情况倒让我想起一个人。”

  阮安安抬眸:“嗯?”

  姜怡:“我堂姐姜音你还记得吧?我之前跟你提过,就在圈子里蛮出名,很爱玩儿的那个。”

  名门的大小姐们也不光是当淑女名媛、满世界看秀、做媒体宠儿的,每天在镜头外她们有大把的时间娱乐。而姜音大概是最能组织娱乐活动的大小姐代表,她玩的花样虽多,但绝对都是在遵纪守法好公民能做范围内的。

  阮安安点点头:“当然记得。你这姐姐曾经不是据说一个月谈了四个公子哥,创了名媛圈换男友记录么?”推荐阅读sm..s..

  “唉,那都是以前了。”

  她这话说的,阮安安一下子来了兴趣:“怎么,是什么回头的剧本儿吗?快讲快讲,我爱听。”

  姜怡撇撇嘴:“她跟你这波有点像,前段时间出差去隔壁市,结果爱上了个大学生,f大的。”

  “我表姐赖在人家学校追了小男生一个月,整天给我打电话说什么啊这次是真的、终于找到真爱了之类的。然后她上周有天凌晨呼我,说她跟大学生坦白自己是姜家的,希望将来他毕了业能来青城发展……”姜怡顿了顿,阮安安听得聚精会神,立刻问:“然后呢?”

  姜怡:“然后,那大学生就跟她886了……”

  阮安安:“………”

  殷媛也第一次听说这种路数的故事,很不理解:“不是,为什么啊?青城不比隔壁市好?”

  姜怡更不理解,摊摊手:“不知道啊,虽然姜家没有阮阮外公那么牛逼吧,但……不,肯定不是因为姜家不够牛逼,是因为太牛逼。我觉得那男生大概是不想淌名门望族这些混水?”

  “……”

  姜怡叹了口气:“反正我那堂姐现在公司也不去了party也不开了,整天在家里以酒洗面,我微信每天收到一百条她的消息,烦死我了,我都快把她屏蔽了。”

  “幸亏我聪明……不然不就跟你姐一个下场?”阮安安心有余悸:“我真机智,太机智了……”

  姜怡看了她两眼,“嗯……对比一下我堂姐,的确你比较幸福。”

  阮安安喝了口茶,想了想说:“其实这不就印证了一个真理”

  “什么锅配什么盖,什么酒下什么菜。”念诗一样念完这句话,她茶杯“咔哒”搁在桌面上,理所当然道:“谈恋爱嘛,当然要般配才行。”

  跟姜怡和殷媛道别之后,阮安安打出租去了班级聚会定的ktv,好在路上没怎么堵,踩点赶到。

  下午唱ktv的人很少,两点才正式开始营业,金融1班财大气粗地占了这家ktv的最大房间,壕气冲天的超级vip房。

  顾诀在路上就给她发消息要来接她,阮安安到了门口之后给他发消息,顾诀很快就出来了。

  现在已经快十一月了,阮安安都开始穿起了毛衣加外套,顾诀就好像不怕冷一样,经常外套里面穿短袖,或者直接一件单层卫衣。

  虽然看着冷,但的确显得身材很好是真,看着他走过来的场面实在是有够赏心悦目。阮安安冲着他笑了笑,还没等开口打招呼,这人突然迎面抱了过来,她整个人都被圈进怀里。

  阮安安一愣,脸还埋在他卫衣里,闻到了一股类似冷杉的香味,还没等自己分辨,就听到顾诀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们上次见面是周五吧。”

  “……嗯。”

  “两天没见了,”他停顿了一下,“是不是想死我了?”

  “……?”

  亏她还以为是要深情告白了。

  阮安安反应过来之后,立刻伸手把他推开:“谁想死你了啊!”她呵斥,“顾同学你未免也太自恋了!”

  顾诀被骂得很开心,他松开她,又笑着去拉她的手,“走,他们在等了。”

  阮安安没挣扎,跟在他身侧去坐电梯。

  顾诀的手指修长,还很细,皮肤又滑,要不是考虑到他的家境,这一看就是个钢琴家的手。

  他的手牵着很舒服,就是温度有点低。

  电梯门上是一面镜子,阮安安在镜子里对上了顾诀的视线:“你穿这么少不冷吗?”她捏了捏他的手,“手好凉……”

  顾诀一愣,偏头过头,阮安安像是察觉到一样,也转头和他对视。

  他感受到手里的手比他的小了一圈儿,软得没骨头一样,还发着热。

  顾诀感觉自己在跟女朋友相处的时候,其实蛮多这种时刻的。

  突然会生出一种“我女朋友是个什么品种的小仙女这么他妈可爱”的感慨,这样的高光时刻。

  比如现在,她睁着大眼睛说你手好凉,又悄悄攥紧了他手指的时候,

  顾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电梯“叮”的一声到了楼层。

  超级大包厢就在电梯口的右侧,拐个弯就是。

  推门进去的时候,阮安安看到已经坐了好多人,但他们两个一进来,里面所有人就像是被摁了暂停键一样。

  直到阮安安正准备抬手跟大家打个招呼,身边的顾诀却先她一步开口:“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家属刚刚迷路了,才带上来。”他胳膊搭在她肩膀上,很亲昵的姿势,“介绍一下,这是我家属,阮安安。”

  这次的聚会特体强调过是可以带家属的,也就是别班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

  但……谁他妈还能不知道你顾神的家属是谁啊?

  同学们受不了,直接炸锅了。

  “顾神你别秀了行吗?有必要吗!”

  “咱们班除了那么五六个人剩下的全是单身狗,你说你虐我们我们不无辜吗?”

  “害,别提了,我都被虐出心理阴影了,那天做梦都梦到顾神顶着小蓝花跟我说,他脸上的伤没事儿,都是阮安安担心他感染……”

  “哈哈哈哈哈哈神他妈担心感染,人家担心个屁,最后明明是阮大神把他的花给弄下来的!”

  “……”

  阮安安是最后一个到的,大家就顾诀的各种骚操作笑闹了一阵,到了点歌环节。

  体委首当其中,决定选个好歌开一首热热场。

  没几秒,大家就看到屏幕上七个大字:被你伤得那么深

  体委深情款款:“谨以此歌,献给咱们班所有被顾神伤过的单身狗。”

  下面全都是大笑和叫好声,阮安安本来想吐槽这歌选得太土了,听到寓意之后也笑得不行。

  身边罪魁祸首还不甚在意:“哪有那么夸张……我干什么了?”

  “……”你干什么了你没点儿ac数吗?

  体委体育挺好,唱歌技术不敢恭维,但肺活量是ok的,所以高低音都能唱到位,偶尔跑调,第一小节结束,总的来说还不错。首发..m..

  大包厢的屏幕都格外的大,此时的mv不知为何画风突变,原本跟女朋友分手的杀马特剪了头发,还开始在健身房健身……光着上半身的那种。

  可能是身材很好,班里女生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可阮安安只看到mv男主脱了衣服,下一秒,她眼皮上覆盖上来一只手,力道很轻,但遮得严严实实。

  阮安安眼前一片漆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

  “这什么破身材,有什么好尖叫的……”

  “肌肉奶油充的,不然就是贴的硅胶……”

  “他手里举着的那个根本不是哑铃,一看就是道具……啧,太假。”

  阮安安:“……”

  顾诀嘴上不停吐槽,捂住她眼睛的手却十分牢固。

  最后他吐槽够了,又附在她耳边,说话的时候热气喷得她有些痒。

  “……别看了,没必要。”说完,似乎是觉得语气太,顾诀又低声补充道,“你真想看的话,你男朋友可以给你脱。”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留堂作业。

  请问,顾狗被媳妇堵住嘴没说出口的词语是:初

  害,困死我了,写到这个点儿,一看七千多字了……顾狗怎么这么骚整天给自己加戏……我恨!!!

  以后大概每天都是十二点后更新啦,我努力这个月一直日六,早的话十二点会更,没更的话大家早上起来看就好!从来没拿过六千字的全勤,咸鱼车瑟瑟发抖qwq感谢名单明天一起发谢谢仙女们投喂

  说真的,我觉得今天的评论区要开始无中生友了,以“我有个朋友”为开头,请开始你们的表演。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