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23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寂静的夜,电话里的声音在房间内格外明显,顾铭坐在床上回味了好一会儿。

  其实他现在还有点儿懵,通常顾诀打跟人视频,除非是视频会议才有可能,什么时候见他主动给人打过视频电话。

  所以这通深夜视频来电的重点,难道在于创可贴……不不不,屁的创可贴。

  这个想法刚冒头就被顾铭否决。

  随后他立刻反应过来,重点在于顾诀最后说的那番话。

  说的那是什么……

  我女朋友担心得不得了,非要给我贴……就怕我感染,我本人并不在意这点儿小伤……

  提取重点:女朋友。

  “!!!”顾铭脑子仿佛瞬间被清凉油给冲过,一下子清醒得过了头,倏地睁大眼:“我.操!我没听错吧兄弟,女朋友???”

  顾诀还是那副表情,脸上笑容淡淡的,带着那朵粉色的小花一了点头。

  他表情还带着点儿嫌弃:“你记忆力现在这么不行了?我不是周末才在群里发了照片么?”

  “可爸说是你p的啊!”顾铭冤枉:“爸还说你就是不想跟林家那个适龄女孩儿见面,所以不是p的就是随便找了个女孩儿陪你照相录视频。”

  “……”顾诀无语了一会,看来前面二十多年撒过太多狼来了的谎,等到狼真的来了,还真挺难让他们相信。

  尤其是这个帮他喊狼来的的人也不信了。

  他感到一阵无力,但现在阮安安也不在手边,只能摆出自己最真诚的表情:“哥,这次真的是真的,我追了人家一个多月。”

  顾铭彻底傻眼了。

  “还真是真的啊……”他嘴一顺,就把最真实的想法给说了出来:“其实我一直以为,你会挑个良辰吉日,直接……”

  顾诀笑着接过话头:“直接把结婚证甩回家?”

  “不,”顾铭摇摇头,“我以为你要直接回来跟爸妈出柜。”

  顾诀:“……”

  顾铭说的是实话。

  顾铭小时候纳闷过,为什么顾诀话这么少嘴又带毒,偏偏就他最招女孩儿喜欢。后来长大了,他明白是因为顾诀这脸长得太好。

  顾铭算是看着他长大的,顾诀小时候眼睛大脸小下巴又尖,谁见了都得夸一句比小姑娘还漂亮。后来渐渐长大抽条,五官没那么柔,线条也开始趋向少年独有的凌厉,这便开始了他这桃花运格外旺盛的青春期。

  但不管谁追,不管怎么追,他都没见这个弟弟对谁上过心。顾铭有时候觉得追他的姑娘长得是真好看,好奇问一句,结果发现顾诀甚至连人家的名字都记不住。

  这种型号的大帅逼,二十多岁了一个女朋友不谈,这换谁谁能不想歪啊?

  但今晚这事儿……

  顾铭把“顾诀有女朋友了”这条当作一个真命题,那么以此类推,顾诀今晚打电话的重点就是为了……

  秀恩爱。

  顾铭简直不敢相信自家弟弟这么丧心病狂。

  这谈恋爱之后……脸就直接不要了?

  “我今天忘了时差这回事,”顾诀的声音把顾铭的思绪重新拉回来,他听到顾诀不紧不慢地说,“打扰你这么珍贵的四小时的睡眠我太过意不去了,明天白天你处理不完的文件可以传给我一部分,我帮你看。”

  顾铭的心情明朗了不少,喜笑颜开:“这还差不多。”

  顾诀点点头:“那我先挂了,哥你继续睡吧,下次我挑你那边白天的时候给你打。”

  顾铭刚想说点什么,然而手机上显示着“已挂断”。

  回味了一下顾诀最后一句话,他的笑僵在脸上。

  你妈的!?

  竟然还有下次?????

  ……

  顾诀这一通操作下来,估摸着自己要被不少人拉黑,也接收了不少脏话,甚至薛昭那玩意到现在还在群里发消息狂喷。

  但他完全不在意,甚至看着一群单身狗跳脚,通体舒畅。

  等顾诀挨个打完电话,最后心满意足地起身,给橘猫弄完吃的之后。

  看着这张又蠢又萌的脸,他突然生出逗逗它的想法。

  “笨笨,”顾诀手指挠了挠它的下巴,看着猫舒服地眯了眯眼,轻声问道:“我脸上的创可贴谁给贴的?”

  “……”橘猫沉默不语。

  顾诀把猫食放在它面前,笨笨闻香而动,眼看就要冲上来开吃,但他下一秒又重新把鱼形的碗给端走,抬高,高到它完全够不到的地方。

  顾诀一边拿食物诱惑它一边问:“再问你一次,我脸上的创可贴,谁给贴的?”

  笨笨睁大眼睛,着急地“喵”了一声,又软又响亮。

  顾诀笑了,把碗拿下来放到它面前,顺带摸了摸孩子的脑袋。

  “对,是妈妈,真乖。”

  第二天一早,秋妍几人到教室的时候,他们组常驻的最后一排独自坐着顾诀。

  他低着头在看手机,穿着黑外套,离远了看不太清表情。

  陈宋率先走上去打招呼,“诶顾神,早”他声音变了个调:“啊!顾神你脸怎么了?”

  秋妍和连浩也闻声赶来,连浩“卧槽”了一声。

  但秋妍倒没那么惊讶,相反的,看到顾诀抬头的一瞬间,她还觉得平常这么a的男神脸上带着朵花儿这造型真的好萌。

  顾诀想了想,昨天贴完创可贴就上课了,下了课他陪阮安安去上选修,这仨大概是没见到他脸上的伤。

  因为考虑到卫生问题,阮安安给顾诀贴创可贴的时候还给了他一个新的备用。所以顾诀在通知完一圈儿亲友之后,把旧的撕掉,在第二天出门前又给自己贴上了新的。

  也不知道女朋友这些可可爱爱的创可贴是哪儿买的,昨天那朵小花儿是粉的,今天这个就成了蓝的。

  刚才体委到后面来拿课本,路过的时候表达了对顾诀破相的担忧……体委已经被他给科普过了。

  而现在面对现成的三条单身狗,他觉得有义务给他们也科普一下创可贴的来历。

  顾诀放下手机,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以“其实这不是我贴的……”为开头,以“……怕感染”为结尾,不多不少刚好三十秒。

  陈宋和连浩听完,看着顾神脸上那朵小蓝花,只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对劲,被秀得晕头转向。

  而早就倒戈为cp粉的秋妍并没觉得被虐,反而吃了满满一嘴的糖。

  她坐在座位上打开论坛,熟练地选择发帖,在打字之前,极其压抑又激动的说了一句。

  “……软骨是真的!”

  ……

  阮安安今天起晚了二十分钟,到教室的时间基本算是踩点,这堂课的教授都已经打开投影仪了。

  她坐到座位上跟顾诀打了声招呼,看到顾诀的脸,他白皙的皮肤上贴着非常显眼又可爱的小花,没忍住笑了一下。

  “不是吧……你脸还没好呢?”

  顾诀煞有其事地点点头,“还有一道红痕。”

  阮安安愣了一下。

  其实昨天她觉得顾诀应该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这种顶着小花到处走不太像是顾诀做得出来的事情。

  而现在……因为一道红痕就贴创可贴好像就更不符合他的人设了。

  难道她一直以来的理解都是错的?

  其实这不是个坚强又自力更生的貌美大学生,而是一个内心非常柔弱的貌美小公举?

  但这问题也就她自己腹诽一下,阮安安边思考着边拿出本子笔,准备待会儿上网搜搜被纸划伤了到底多久能好。

  还没等解锁手机,鼻端突然闻到浓郁的水果香。

  她偏头,顾诀手里拿着一根棒棒糖,凑到她嘴边:“张嘴。”

  阮安安听到他的声音没有抗拒,自然而然地张开嘴。

  今天的糖是苹果味的。

  她含了几秒钟,问了一直以来都很疑惑的事情:“我想问好久了,你为什么有时候给棒棒糖,有时候给别的?怎么还换着来啊,是随便拿的还是有什么规律?”

  “你没发现?”顾诀把糖棍抽出来,说:“有的,规律就是我吃什么糖你就得吃什么糖。”

  “……?”

  “俗称,夫唱”

  顾诀还没说完,阮安安眼疾手快地把他手里的糖夺过来,一把堵住他的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但她越是这样,顾诀就越来劲。

  还偏偏凑到她跟前得瑟。

  阮安安就这么看着那张贴着小蓝花的帅脸放大在自己眼前。

  “真这么容易害羞?”

  “……”

  “我说个成语就脸红了?”

  “……”

  “这才说了个成语而已,我要是以后”

  ……艹,这嘴他妈的有毒啊!

  阮安安自认自己初恋没经验,脸皮薄很正常。

  那他呢!

  这脸皮正常吗?!

  阮安安快崩溃了,生怕他再说出什么虎狼之词,又一次手法迅速如法炮制把他的糖塞到他嘴里堵住。

  “……你能不能好好吃你的糖!”

  顾诀含着糖,看着女朋友瞪大的眼睛和粉嫩嫩的耳朵,憋笑憋得很痛苦。

  但他也感觉得出来,这种时候再逗就会有反效果,老老实实地闭麦了。

  教授开始讲课后五分钟,阮安安看着自己桌子上的两支笔,这才想起来今天还没给某人笔转。

  但阮安安没想到,她把笔推到他桌子上的时候,顾诀一个多月来第一次拒绝了。

  他把陪伴了他这么久的小黑“啪嗒”扔在桌子上,“不转笔了,今天用不着。”

  老师在上面大讲,两人在下面小讲。

  “啊?”阮安安一愣,小声道:“但你之前不是说,你一上课就得……”

  “那是之前。”顾诀打断她。

  “?”

  那现在怎么了?

  阮安安还没问出口,就感觉到手腕一紧,被圈住往他身边一带。

  她的手被他完全包裹在手掌里,感觉到自己的指关节一寸一寸地被人由下而上地捏着,时轻时重,有力度,但又不会让她觉得痛。

  阮安安整个人都是懵的。

  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她眼睁睁看着顾诀抬起她的手放到唇边飞快地吻了一下。

  留在她手背上的,是很软的温凉触感。

  顾诀亲完,又把两人的手藏回桌子下面,握着她的手像是给人按摩一样揉捏把玩。

  他对着她眨了眨眼,浅色的眼瞳微微发亮,唇角弯起一个很好看的弧,声音低沉含笑。

  “……有女朋友了,还用什么笔啊。”

  阮安安的手就这样代替了笔被玩了一节课。舒服倒是挺舒服,就是下课的时候手指头都使不上劲儿……好像快被捏麻了。

  而且坦白讲,在课堂上牵个手什么的……虽然大学课堂很宽松,但还是有一种格外隐秘的刺激感。

  顾诀脸上创可贴这事儿她一开始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到后来她随手点进校园论坛。

  主题#还有人不知道顾神贴了创可贴的吗?进来我给你科普。#

  阮安安怀着懵逼的心情点进去,看着看着,脸就热爆炸了。

  顾诀。

  竟然。

  能!干!出!这!种!事!!!

  好了。

  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顾神的脸被一张薄薄的纸给划了一下。

  而他女朋友阮安安心疼到不行,认为再小的伤口也有感染的可能,非要给他贴创可贴。

  顾诀被逼无奈,只得就范,日日顶着朵小花招摇过市。

  阮安安面无表情地往下滑,发现首页竟然还有两个帖子是说这事儿的。

  主题#金融1班的同学,见到顾神请务必问候一句“你脸怎么了?”不问不是c大人!#

  阮安安:“……”

  主题#被纸划破的伤口到底多久能好?我朋友说那种小伤贴创可贴容易导致腐烂。#

  阮安安:“……”神他妈腐烂。

  顾诀脸上第二天其实就长好了,但他当时说有红痕她也没怀疑,于是又给出去一个小黄花创可贴留作备用。

  于是当天热帖

  主题#小粉花,小蓝花,小黄花。明天呢?小橘花吗?星星眼#

  后来还有更甚者,直接在论坛上喊话阮安安:

  主题#阮大神看过来,那个啥,我就说一句!顾神那脸估计早就长好了,但脸上一直贴创可贴是会有色差的……你让你家那位注意点儿!狗头保命#

  那会儿都第三天了,阮安安看到这个她的贴,回想一下事情的始末,实在是羞耻到了极点,忍无可忍,强制把罪魁祸首的小黄花给撕下来了。

  就算遏制住了源头,但故事还是传出去了。阮安安本来还想着自己也嗑一下自己的糖,有了这事儿之后简直没脸上论坛。

  这个梗在论坛首页飘红了足足一周,一直到十月中旬的时候才有所缓解。

  校园内的博弈杯训练赛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还有一个月就要进入博弈杯正式比赛期。

  前面一个月已经把所有赛程介绍和基础训练进行完毕,接下来的所有课都围绕着小组单位的实战进行。

  五人小组其实就是模拟经营公司,将来真正比赛的时候也要给自己的组取名字。只是阮安安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组想名字的那个人竟然会是陈宋。

  轮到采用陈宋的提议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他们全组没有一个文科生,而且仿佛说好的一样,个个文采都不咋地,想出来的不是太文艺就是太正经,再不然就是像中科、华业等等非常烂大街又跟名企撞名的情况。

  最后陈宋太烦了,一拍桌子:“这样吧,就用家乡取名得了!”他左看右看,“我们仨是一个镇上的,我没记错的话,阮大神也说自己是镇上长大的,那顾神你……”

  所有人看向一处,顾诀非常迅速地回了个肯定的答案:“我跟我女朋友一样。”

  其他三人:“……”

  阮安安:“………”

  自从阮安安和顾诀的关系公之于众之后,组内每次讨论什么事,顾诀的发是一点儿主见都没,“你们定,我听我女朋友的。”“我跟女朋友选一样的。”“我女朋友不是说了?她代表我就行。”“我女朋友……”

  在外人面前,阮安安这个名字已经不存在于顾诀的口里了,别问,问就是我什么都听女朋友的。

  “咳咳,”陈宋快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那其实就简单了。”

  他眉飞色舞道:“你们看,我们三个从小就是我们镇前三名,你们俩大神肯定更是。既然这么巧,咱们又给家乡争光,干脆就叫小镇之光得了!”

  “……”

  可能是那天被取名给折磨得太不耐烦,老师又在上面催,最后几人竟然全票通过了这个又土又沙雕的名字。

  以至于每当后来测试的时候,阮安安就十分后悔。

  第一名:小镇之光

  第二名:古蔺

  第三名:新意

  第四名:爱与和平

  ……

  看看人家取的名字!

  爱与和平都比他们强!

  因为训练的系统可以全年级开放,有时候经管系两个班同一时间上课,就跟打游戏一个区一样,会在里面撞上。

  于是这么两次之后,全系都知道了,金融1班有个特牛逼的队叫小镇之光。

  这周在电脑室的测验结束,阮安安习惯性地回看每一个步骤有什么疏漏。

  这有点儿像是职业选手打完游戏后对比赛进行重看和重新分析,这个环节被陈宋他们笑称为大佬的复盘时间。

  一开始三人还很积极地参与,后来发现自己跟这对儿夫妇的思路好像不是一个层级的,每次说什么都跟不上趟,听两句就开始云里雾里,而且完全帮不上忙。

  不仅如此,秋妍还跟陈宋连浩偷偷幻想过:“你看,咱们不光帮不上忙,咱们仨往那一站,妥妥的三盏超级大电灯泡啊,肯定影响人家做一些情侣间的小亲密……比如找出一个失分点就亲一下啊,找出一个漏洞就啵一口啊嘿嘿!”推荐阅读sm..s..

  所以三人每次一完事儿就溜得飞快,从不参与复盘。

  顾诀对此很是满意。

  其实他对于有没有外人在是无所谓的,该干嘛干嘛,关键是女朋友脸皮太薄,有外人的时候很多事儿都做不了。

  阮安安指着屏幕:“那我是这一步买错了?”

  顾诀一手把着鼠标,另外一只手拉着她的手指玩,边耍流氓,一心二用,思路依旧很清晰。

  “不,你买的都没问题,市场选的也没有问题。”顾诀点了两下,调出一个数据,慢慢下滑,“但我们引进了这个产品,对手就是这家,华科,你预估的华科未来两年生产的产品趋向是电子信息相关,但实际上电子信息只是一小部分,他们的重点放在了化工……鬼知道为什么。”顾诀没忍住,吐槽了一句。

  “是啊,怎么可能?居然是”阮安安不敢置信地看着屏幕:“这怕不是个bug吧?”

  “这倒不至于。”顾诀说,“这大概等同于游戏里的变数……不是不可能发生,只是一些几率很小极难触发的情况而已。你用正常的思维去考虑完就把它放下,这是对的,复查会浪费时间。毕竟按照正常逻辑没有一家技术型公司会去转型做化工相关……还开始大量售卖肥料,这他妈……”

  顾诀鼠标越往下拉,越想骂脏话,生生忍住,“总之,华科是系统自带的竞争对手,遇到这个篓子可以算是倒霉。”

  “其实……”顾诀建议,“你可以把几个环节分出去给秋妍她们,没能回来复查也是因为你兼顾了很多方面。”

  “……”阮安安很苦恼这个,“我也有想过,但我真的特别不会分配任务什么的。”

  因为一直都是单打独斗。

  当初参加国外的那个比赛得了第十名,估计也是输在了一些类似的小错误上,但阮安安当时就是匿名去玩玩的,谁也不知道是谁,比完就拉倒,说实话也没有用尽全力。

  倒是那个高居榜首的人,她至今还有印象。

  那人的id像是非常漫不经心随手打的乱码,后面跟着中国国旗的标识,分数比第二名足足多了一位数。

  乱码大神简直太给国人长脸。

  回忆着回忆着,阮安安突然觉得哪儿不对劲。

  “市场这的我也猜到了。”顾老师没察觉到她的不对劲,继续讲道:“你的重点放在a国,从第一年开始……”

  阮安安狐疑地看着身边的人。

  这种模式完全模拟经营公司,唯独跟现实不同的是时间计量。

  但经营公司有多少环节,可想而知,而比赛出的分数只有大方向,比如市场,营销,财务……只会显示每大部分的综合得分,可是具体是哪一个小环节扣的分数只能自己去找。

  所以才要复盘。

  阮安安对于这样的记分方式其实有点强迫症,告诉你你扣了多少分,可不告诉你具体哪里扣了分,找不出那个失分的点就会很难受。

  而且她不太擅长找这些点,如果没有顾诀,大概每次要多耗费一倍的时间。

  倒不是说她自恋……

  但这么想,难道顾诀这个货真价实的大学生,比她这个毕了业的还牛逼……?

  “……这就差不多了吧。”顾诀看了眼左上角记录分数的word,“扣分的全给你找出来了,女朋友,请问我可以下班了吗。”

  阮安安还沉浸在自我怀疑里,闻愣了一下,“嗯?什么?”

  顾诀拉着她的手还没松开,稍微一施力,阮安安的座椅被拉得向他滑动一小段距离,椅子相撞,她胳膊又被拽着,当即因为惯性站了起来。

  而后还没站稳,就被搂着腰抱进一个怀抱里。

  顾诀稳稳当当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而阮安安稳稳当当地坐在他腿上。

  她的眼神有些茫然,睁得大大的,醇黑的眼睛里倒映着他的缩影,嘴唇微微张开,看得出来没涂东西,粉嫩嫩的,格外诱人。

  正合适的室内温度。

  只有两人的电脑室。

  只有主机运转的微弱噪音。

  眼神懵懵懂懂的,香香的,谈了半个月还没亲过的……女朋友。

  顾诀本来就说了不少话,口干舌燥。

  他捏着她的下巴,径直吻了上去。

  “帮你免费复盘这么多次……”顾诀含着她的唇,模糊不清地说,“是时候交学费了。”

  作者有话要说:顾狗:有女朋友了,还用什么笔啊?

  车某热心市民:那请问顾狗你都有女朋友了,还用什么右手啊?

  我不是我没有这是车某不是我

  今天晚了,继续给大家磕头qwq我发两百红包补偿!

  然后报名了一个啥啥比赛,跟大噶求一波无色无味的液体初吻!不值得灌溉吗!!值得!!!!

  谢谢爸爸们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夜岚。、一颗大团子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一颗大团子、夜岚。、略略略、红葡萄味果味爽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053422010个;杉离6个;幼儿园园花4个;我要睡苏延、我的脸很贵392960732个、肜叶、陈白白barry、闻昭、猫不猫、潇月、是谁的小太阳呀、36187252、李智恩小姐姐、火羊与ky、小小柠萌、35221416、木夕、吃肉不会胖、吓死我了、我比多肉还肉、虫二、31333528、f、柒冻冻、腻、40855995、甜吖1个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