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16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条消息之后,场上传来了裁判的哨声。阮安安一下子抬起头,看到顾诀已经放下手机,在几人的拥簇中上了场。

  阮安安也没时间多想顾诀刚才那句话是不是哪儿有点不对,把手机锁屏专注地盯着赛场。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耳边各种说话声越来越大,秋妍也是兴奋得不行,一会儿“啊啊啊啊顾神好帅”一会儿“我咋觉得体委今天也有点帅”“啊啊啊啊一定要赢啊”......整个人像是个停不下来的比比机。

  幸亏她声音清脆可爱,不然挨着这姑娘坐可真是太折磨了。

  秋妍一路就是这么叽叽喳喳过来的,阮安安有一搭没一搭地挑着回复了,她倒是没有秋妍这些瞎担心。

  十分钟后。

  事实证明阮安安想的没错,体委口中的小菜逼是真的小菜逼。

  对面是工商管理班的,阮安安也不知道为什么,跟金融这边相反,那边一队人看起来都挺没劲儿的样子。

  通常来讲,势均力敌的双方在持球的时候都会有机会得分,最后分值可能有差,但丢球被截球这样的情况还是少数。

  也不知道对方的后卫是被顾诀的大名给吓到了还是战斗欲本来就不怎么高,光是带球都有两次失误,还没等运到自己阵营就被顾诀截断回头上篮得分。

  当然,也可能不是失误。

  是7号大神球技太风骚了。

  阮安安就盯着顾诀看,越看越觉得这人真是非常符合自己的名字了,真的好绝。

  比赛进行了两小节,基本上已成定局。对方有一个是明显在带动全队节奏的,也是得分最多的10号,他属于动作流,过球和防人时候小动作都很多。

  对于迷惑其余四人的确有用,但在7号面前,这个10号不管做什么动作,脸上仿佛清清楚楚写了四个大字。

  花里胡哨。

  就像是某音上很多王者荣耀视频,一个操作秀翻天的百里玄策左勾右钩,最后被凯爷一个二接一直接带走。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的确任何技巧都是没用的。

  看球看得正开心,身边传来一声略带惊喜的女声。

  “秋妍?”

  这声音还蛮好听的,阮安安心想。就因为这个,回过头也跟着看了一眼。

  那人在秋妍的另外一侧,似乎是刚才跟人换座位换来的。四目相对间,阮安安无比后悔自己回头看这一眼。

  虽然忘了名字,也已经好几年没见,但她记得很清楚......这特么是阮琳的铁四角小姐妹之一。

  别问为什么是铁四角,问就是阮琳傻逼。

  秋妍也回过头打招呼:“啊夏檬,你也在啊,刚刚没看到你!”

  哦,对,叫夏檬。

  秋妍说完才发现夏檬的视线落脚点不在她身上。

  她回过头,看到阮安安也在回看,有些懵:“你们......额,认识?”

  “不认识。”两人异口同声道。

  秋妍还是对于两人这气场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她也没再说什么,彼此介绍了一下名字班级,就继续嗷嗷叫着看球了。

  阮安安倒是没想到这个夏檬会在这儿念书,还是经管系,看来阮琳的姐妹团总算有个学习还不错的了。

  不过既然是铁四角的一员,另外两根腿毛都跟着阮琳报了f大,她在c大,那不是就等于被孤立了?

  阮安安撇撇嘴。

  现在在顾诀眼里,她大概是一朵非常清纯朴实的小白花。

  可不能让他知道阮家还有父母那些恩恩怨怨。

  不过,就算阮琳也在这学校里,阮安安倒是从来不担心这方面。毕竟这么多年了,她这阮家小姐的身份连个被承认的机会都没有,又怎么会被阮琳和她的小姐妹泄出来呢?

  阮琳和她那个虚伪的妈妈大概是这世上最不想她好的两个人,她妈妈从她还是个小孩儿的时候就在提防她,连带着提防阮政,耳提面命不能给她公开身份,不然就要离婚。

  阮安安懂什么呢?她那会儿一点也不知道什么是家族,甚至不知道什么是公开身份。

  她只知道,每一次跟爸爸和阿姨出门吃饭的、穿着漂漂亮亮公主裙的,都是那个名义上的妹妹。

  她只知道自己有一衣柜的公主裙,却只能在家里穿给自己看。

  所以她问爸爸,可不可以也带她去呀。

  现在想来,她哪里是想去参加什么宴会,不过是个小女孩想证明一下自己在爸爸心里的地位。

  那个圈子的外壳光鲜亮丽,里子却早就肮脏腐烂,不管是风气还是环境,成熟长大后的阮安安没有任何时候想过要进去。

  又不是小孩子了,哪儿需要用这种东西来证明什么父母的爱。

  况且......

  既然最需要的时候不给,那么将来她也不会要。

  夏檬的小插曲过去,临近中场休息的时候,比分差得很大,已经是金融必胜的局面。

  阮安安刚想到顾诀问她要水这件事,当即就抬头看向场内,果然顾诀也开始在观众席来回扫视。

  阮安安一下子听到自己身边的女孩儿们难以抑制的呼声。

  “卧槽那个姓顾的大帅哥往这边看了!”

  “啊啊啊啊啊这个仰头,太帅了吧这人!!”

  “7号真的牛批,四十分他自己都拿了二三十了吧?......呜呜呜他到底在看谁啊?”

  “我室友去看他们系的比赛了,不信这里有帅哥......woc我得照个相,让她们不听我的话!回去等着后悔吧!!”

  顾诀也已经看到了她。

  他的眼神格外明显,就差直接隔空喊话了。

  阮安安偏头跟秋妍说了声:“我去给顾诀送水,你帮我占一下座。”

  秋妍:“???”

  为什么要送水?体委明明抗了半箱子,不喝留着用来洗澡吗?

  可她一个字儿都还没来得及说,阮安安已经拿着自己带来的水下了观众席。

  阮安安长这么大,向来都是男生在人多的地儿给她告白,她还从来没干过这种在这么多人面前给男同学送水的事情。

  她一边下楼梯一边心跳加速,好在路上也陆续都有人上厕所,她倒也不怎么显眼,没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观众席跟球场有半人高的栏杆隔开,阮安安走过去,在顾诀面前站定,把手里的瓶子递过去:“呐,你要的水。”

  顾诀对她笑了一下,伸手接过来:“谢谢。”

  “那个,因为我已经喝过了,所以你不要嘴”话还没说完,阮安安的“对嘴”两个字卡在喉咙里,她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顾诀扭开瓶盖

  嘴唇对着瓶口!开始灌水!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他妈的是间接接吻吗!!!

  她被炸的大脑一片空白,偏偏视线仿佛黏在他身上一样,怎么都挪不开。

  秋天的室内不算温暖,但顾诀刚打完球,额发都被汗水打湿了好几缕,皮肤光滑白皙,稍侧着脸,轮廓线条立体优美。

  他喝水的样子格外性感,微微仰着修长的脖颈,不知是汗水还是从唇角溢出的水珠不断向下滴落,划过喉结,再消失不见。

  阮安安站离他很近,能听到他喝水时的轻微声音。

  听着听着,仿佛自己也有些口渴般地咽了口唾沫。

  顾诀不到十秒就把水喝完,笑了笑,“你刚才说什么?”

  “......”阮安安有些郁卒,“没怎么。”就是跟你间接接了个吻而已。

  她以为这话题到这儿就结束了。

  没想到顾诀下一句就挑明道:“我喝了你喝过的水,你介意?”

  阮安安一愣,

  随后她立刻反驳:“不介意啊。”

  她最开始那么强调,也是为了让他知道这已经不是一瓶新水了。

  “......有什么好介意的啊,”阮安安看着顾诀有些玩味的眼神,说:“大家又没有传染病,有急事或者口很渴的时候喝一下别人的水会怎么样呢?对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说出去这句话之后,感到两人之间的氛围,突然间有那么一丝丝微妙。

  大概过了几秒。

  “哦......”顾诀像是懂了一样点点头。

  阮安安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了,没想到他又说:“那体委喝过的水,你也能喝?”

  “......”我才不要。

  “陈宋喝过的水,你也能喝?”

  “......”为什么要喝那个沙雕的水。

  “连浩喝过的水,你也能喝?”

  “......”我拒绝。

  “怎么不说话?”顾诀用空瓶子敲了敲栏杆,“嗯?”

  阮安安:“............”

  顾诀也不着急,就这么盯着她看,似笑非笑的神情,显得双眼形状漂亮,眼尾狭长。

  心底里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是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刺激着自己的情绪。

  最多的是痒,像是被小奶猫的爪子在心上挠来挠去的那种很舒服的痒,还有一丁点咬牙切齿的不甘心。

  就你丫会撩是吧。

  “你说的那几个,”阮安安深呼吸:“……都不喝。”

  顾诀看着面前的女孩,她今天梳了高马尾,身上的衣服也很休闲。脸蛋和脖颈都是细嫩瓷白,唯独小巧的耳垂泛着讨喜的红色。

  顾诀一直都觉得很神奇,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在外人眼里阮安安都属于那种好看到能轰动一时的美女。但他最直观的感受,却永远都是鲜活可爱。推荐阅读sm..s..

  但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下一秒,把手直勾勾地朝着他伸过来。

  阮安安一把揪过他的耳朵,力道不大,反而软软的手指捏得耳朵很舒服。

  顾诀被她的力道带得向前微倾,整个人一愣,随后,耳边传来她的声音

  “就喝你的,听懂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看你们都在吆喝要反击……

  嗯,于是顾狗被媳妇揪着耳朵反击辣。

  早安早安我估计今天还有一更……咳,就是,尽量多写,争取早更qwq!

  红包我都发了,可能稍微有延迟,宝贝们继续留吧!

  给大家推个基友的文呀文案如下,感兴趣的仙女去康一眼吧

  这么可爱,不哭怎么行by井时浠

  年少

  新同学转来第一天班主任就对白纸鸢说了:“这位同学家境贫困,作为班长要好好帮助他。”

  白纸鸢:“哦。”

  “他成绩不好。”

  “哦。”

  “他有点孤僻,你多照顾他。”

  “哦。”

  后来,新同学赶超她成了年级第一,身后迷妹无数,送了她当季限量款birkin。

  白纸鸢:老师…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

  2.成年

  最近一场大案轰轰烈烈,台里给白纸鸢下了任务,去采访此次案件中重要人物刚刚归国的著名心理学家。

  白纸鸢看着眼前豪华大楼唏嘘,刚进门,年轻同事们自来熟:“记者同志,咱们老大可帅可凶可冷了!我们告诉你你别报道出去啊,我们听说呀,老大从没谈过女朋友,我们怀疑他还是个处男!哈哈哈哈!老、老大?!”

  几人瞬间噤声,她回头一看,看见一位身穿正装,眉间冷厉,英气逼人的男人,他似乎刚从会议上下来,领带被他微微扯开,步伐快而急速,高挺鼻梁随着步伐在光中若隐若现,直到与白纸鸢擦身而过,他脚步一顿。

  他与白纸鸢一对上眼,俩人同时愣住…

  白纸鸢:前,前男友?

  郁晚别过脸,耳尖红了。

  采访时,白纸鸢第一个问题:“郁队,我听您队友说,您还是处男?”

  郁晚:“……”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