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第9章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把他[太阳]个够。

  阮安安久久地盯着那行字,盯着这个黄通通地太阳表情,连这表情都好像在嘲笑她。

  苍天大地啊,看到一个帅哥屁股翘就说是自己老公?

  她对顾诀的执念已经深到这种程度了么???

  说实在的,阮安安也说不出来自己是个什么心情,她手指抖了抖,也不知道该打什么回复姜怡——姜怡应该不会撒谎,而面对这样耻辱的事实,她又无从辩解。

  最终想象了一下烂醉如泥的自己是怎么被姜怡送回来的,她更是彻底没了发的想法。

  与其想用语让姜怡消气……还是以后送她张什么全球通用酒吧黑卡比较现实。

  群里满屏都是那些控诉她罪行的话,阮安安简直没眼看第二遍,飞速切出去。却发现就在刚刚,又多了两条消息。

  秋妍:小姐姐你好!今天为什么没来上课呀!(我就是问问,因为本来想今天给你介绍下组员来着~)

  秋妍:还有,那个,你同桌也没来……闭嘴

  秋妍:[我绝对不是在八卦.jpg]

  阮安安看到“你同桌也没来”这里先是愣了一下,但再往下到这个表情包,一瞬间就笑出来了。

  秋妍这是看他们俩都没去上课,觉得她是跟顾诀约好了去干什么事?

  阮安安笑着回了她一句起晚了,又发了个表情包。而接下来,大概是她的手指有自己的想法,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跟顾诀聊天的微信界面了。

  顾诀的微信名就叫gj。阮安安还没给他改备注,主要是她害怕自己放上去一个“翘屁股”,到时候上课被他看到……那多不好。

  说起来,他们加了微信这一周时间里,两人还从来没聊过天,朋友圈倒是会点赞——比如阮安安昨晚专门发给他一个人看的朋友圈,没多久就被他赞了。

  阮安安趴回床上翻了个身,“说点儿什么呢……”

  她看着那个头像里的美手,正琢磨着该怎么给他发条信息委婉地问一下你今天为什么没去上课,原本空白的对话框却突然蹦出一条消息。

  说曹操曹操到,阮安安吓得手机差点儿扔出去。

  等她定了定神,低头一看——

  gj:有时间吗?

  ……那能没有吗?

  阮安安立刻回:嗯嗯。

  gj:虽然这么说有点冒犯……

  gj:能给我发一张照片吗?你的。

  ……发照片?

  ……要干嘛?

  阮安安不是不能发,给自己看上的男人发照片她当然乐意。但她十分好奇,一时间也忘记问他为什么没上课这事儿,噼里啪啦打字:可以,但为什么突然要这个?疑惑

  gj:语音消息

  ……卧槽这他妈怎么直接发语音消息了!

  而且还足足十五秒!

  阮安安咬了咬唇,深呼吸了一次才点了语音,而后立刻把手机放到耳边——

  “我今天没去上课。”顾诀的声音微哑,带着初醒的鼻音,入耳像是过了电一样有磁性,“……其实也没什么,”他语调似是很随意地说:“就是觉得今天见不到你了,挺不习惯的。”

  “…………”

  就是觉得今天见不到你了。

  挺不习惯的。

  阮安安这下子手机真摔了,摔进了被子里。她整个人都是懵的,心跳先停了一瞬,紧接着以极高的频率开始蹦蹦跳跳,好像连血液都跟着变热。

  阮安安最后选了张没发到朋友圈的近期自拍发了过去,穿着很符合她平时去上学时候的人设,完美诠释清纯小白花五个字的那种。

  而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她反反又复复把这条十五秒的语音听了再听,仍觉得不满足,还点了收藏。

  臭妹妹军团也有了新消息,是殷媛醒了。

  阮安安也顾不得别的,她正在兴头上,立刻把这事儿简短地复述了一遍发到群里。

  “来,我给你翻译一下,”殷媛说,“他的意思吧,其实就五个字儿。”

  阮安安安阮:哪五个?

  殷媛又发来一条语音。

  ——“老子想你了。”

  阮安安彻底拜倒在这个解读之下,“嗷”的一嗓子整个人砸回了被子里。

  ……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名臣公寓内。更新最快s..sm..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少女,米色的上衣把人衬得很温柔,自然直的长发披在肩上,脸上的笑靥纯美,一双微微弯起的杏眼光华流转,格外灵动。

  顾诀看了好一会儿,才点了保存。

  想了想,又把这张图设置成聊天背景。

  之后起身走到客厅的猫篮子旁。

  他直接坐在地毯上,还没等说什么,原本趴在窝里一动不动的橘猫就慢吞吞地爬了出来,非常自觉。

  猫长得很可爱,但眼角有一道白,那是再也不会生出毛发的疤痕。相比普通的橘猫,加了这道疤的它看着倒是很有标志性。

  顾诀开口:“笨笨。”

  橘猫耳朵一动,趴到他腿边蹭了蹭。

  顾诀感慨:“这还是她给你取的名字。”

  橘猫在地上翻了个身打了个滚儿。

  顾诀叹气:“然后我微信用的你当头像,她都不记得你了……”

  橘猫小小地“喵”了一声。

  “……你说你是不是随她啊,”顾诀笑着去挠它下巴,橘猫在他修长的手指下舒服得直眯眼,“都这么笨,嗯?”

  -

  阮安安周五的课没去,接下来就是连着两天周末。一连三天都见不到顾诀,还真不是一般的空虚失落。

  她周末也一直没闲着,基本大半天都耗在公司,被林老给安排得明明白白。

  不过好在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周日晚,阮安安洗完澡爬进被窝准备网上冲浪,没想到最先冲过来的是顾诀。

  ——他竟然问她,明早要不要一起吃早饭。

  其实阮安安本来是不吃早饭的,她在哈佛的时候也不怎么吃,有时候太不规律了的话还会爆发一次胃病,而且已经养成习惯了。

  但这是翘屁股问的!必须吃!

  于是这番举动直接导致了后来两人连续四天出现在食堂,论坛天天有相关贴——

  #两个交换生今天吃的是包子#、#今天好普通哇,就是豆浆油条,吃一样的东西我就能有神仙爱情了吗#、#那对儿交换生又来食堂啦啊啊啊啊啊疯狂偷拍#、#那对儿这周不是天天去食堂么?刚刚大妈感慨这周吃早饭的人多了好啊哈哈哈哈哈(说的就是我#……

  从最开始的“两个交换生”已经变成了“那对儿交换生”,真是可喜可贺。

  一直到周五。

  周五的课是下午的,自然不存在一起吃早饭的事。阮安安中午睡了一觉,早早到了教室,开始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阮安安一直牢记那天在vaa喝醉酒之前自己跟殷媛的对话,更牢记顾诀发的那条被她一周听了几百次的语音,包括这周的早饭,所有的蛛丝马迹,全部都指向一个结论。

  ——翘屁股对她有意思。

  阮安安想了好几天,虽然总觉得自己想出来的还是个馊主意,但总归能起到旁敲侧击暗示他点儿什么的作用。

  她到教室坐了没多会儿,男主角就来了,而原本大脑内的构思想法在一看到男主角的一瞬间,格式化了一下。

  都说人对美色是有免疫力的,再怎么好看的人看多了也就不觉得惊艳了。

  但阮安安现在极度怀疑这理论是否成立。

  怎么她看这个人这张脸就没腻呢?

  怎么就依然跟第一回一样惊艳呢?

  阮安安故作镇定地跟他打了招呼,又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句:“我发现你好像挺喜欢这件衬衫的。”

  “嗯?”顾诀人还靠在墙上,就这么扯了扯衣领,这个动作被他做得莫名有些痞帅,“这件?”

  阮安安点头。

  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身上就是这件白衬衫,也不知道他怎么能把这么简单一衬衫穿得俊逸出尘。

  顾诀笑了笑,没反驳也没肯定,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儿糖扔到阮安安桌子上,“今天的。”

  这操作阮安安也已经习惯了,

  自从上次薄荷糖之后,顾诀开始变着花样和牌子,一天送一块儿糖给她——而且竟然还都挺好吃。

  今天是草莓味儿的。

  阮安安把糖塞嘴里之后,一下子按照自己原先的设想打开了话头:“突然想起来……我以前有个朋友。”

  顾诀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极为配合:“嗯,怎么了?”

  “她有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小哥哥,两家是邻居。我朋友呢是初一发现她喜欢那个小哥哥的,但她一直没说——因为小哥哥对她好像也有那么点儿意思,所以她觉得两人一直都是两情相悦的状态。”

  “一直到后来,她没跟那个竹马一起上高中,没多久那个小哥哥就跟别人谈恋爱了。”

  “从头到尾都是我朋友自己以为的,她以为那个男生是跟她两情相悦,其实那男生还真就没有那方面的心思。”

  “所以后来,男生说他把她当朋友,她就又气又难过……”

  这不是编造,这其实是殷媛的亲身经历。阮安安和姜怡是高中在宿舍听到殷媛讲起的,那会儿两人给她好一个安慰。

  “谁他妈要跟他做朋友!”殷媛当时还小,边哭边说:“以前我凌晨五起床点去给他排队买他最爱吃的小笼包!老娘是想跟他当朋友?!”

  后来殷媛也谈过几个男朋友,但好像都不走心,于是现在微信名也自暴自弃地改成了殷媛没姻缘。

  ……

  阮安安回忆了一下往昔,而后下了总结性论:“其实没有谁对谁错,我讲这么多就是突然想说——”

  她顿了顿,也不知道为什么,声音有些底气不足:“……你知道吧,男女间通常是是很难有纯洁的友谊的。”

  阮安安默默咽了下口水,却还是没胆子说出那句心里话——

  比如我。

  就只想泡你。

  阮安安讲了这么一大通,顾诀看着她没说话,眸子微亮,看着没什么表情变化,但唇角似乎有了不太明显的弧度,把他整个人的轮廓都给柔化了点。

  她盯着他的脸,像是被下了蛊,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好像是“朋友”两字在最开头。

  可面前的人表情有些微妙,转而笑开,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手机端sm..

  顾诀微微挑眉:“谁说我跟你是朋友?”

  阮安安倏地瞪大眼。

  这句话说完,他的眼神就跟平常不太一样了。薄唇轻启,说话的语速也很慢,伴着一股清新好闻的薄荷味儿萦绕两人中间。

  “我的确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但也没觉得你会这么想……”

  顾诀眉眼有些无奈,眼角微微弯着,像是蕴了光。他叹了口气,笑着道:“我还以为,我追的已经很明显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