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总裁反套路 第1章套路

小说:我被总裁反套路 作者:车厘酒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青城,漓江酒店。

  晚上九点,酒店三层内厅正在举办一场生日趴。

  与灯火通明的外堂不同,内厅没有大亮的灯,不过分炫目。灯光由多种偏暗色彩混搭而成,投映在装饰精致的墙壁以及地毯上,配着悦耳的爵士乐,给party做足了气氛。

  “阮阮,我听说你前两天去相亲了?”

  本次生日宴的主角姜大小姐问出这话的时候,阮安安正微抬杯子小抿了一口酒含在嘴里。

  辛辣在味蕾蔓延,闻她差点儿呛到。

  ……怎么她前脚相完,后脚就传出去了?

  “可以啊小寿星,消息这么灵通?”阮安安心有余悸地把酒咽下去,偏过头:“我在美国相个亲你都能知道了?”

  “诶——我哥跟他认识,今天他来我家提了你,恰好被我听到而已啦。”姜怡一下子睁大眼睛,微微压低声音,兴奋了好几个度:“你没否认!所以是真的?!”

  的确,就在几天前,阮安安算是进行了她人生中第一次相亲。

  ——虽然失败了。

  而且这其实不是她自愿,说白了就是听从长辈的话去吃了顿饭,认识了个人而已。但非要论起来,这模式说成相亲也完全没毛病。

  “怎么样?有戏没?看对眼了吗?”发射出几连问,姜怡又补充道:“这位可是跟我哥夸了你好几句呢!”

  阮安安的相亲对象程家大公子跟她哥哥关系不错,属于什么都能说的兄弟,两人聊天也没避着她。一开始程易夸得挺隐秘,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上头了,越夸越离谱,就差吹成仙女了。

  此时的阮安安微微偏着头,表情像是在组织语。

  她脸盘小,五官生得又纯又美,露肩礼服把天鹅颈和锁骨完全显露出来,一手还举着酒杯。

  手腕纤细,瓷白的肤色和暗红的液体形成鲜明对比,这场景好看得格外勾人。

  从认识起,姜怡就知道她是美人,没想到三年没见,美貌值更上一层楼。

  也难怪程大公子上头啊。

  姜怡盯着面前这张仙颜。

  等了几秒,仙女总算开了口,按照问题顺序一一回答道:“没戏。没对眼。不是我的菜。”

  “……”姜怡没忍住,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又没对眼。

  又是这句!

  她们俩认识十年了,记得初中和高中那会儿,阮安安有个外号叫草坪收割机。

  因为据统计,她是收获过最多班草级草校草各种品种的草们告白的姑娘。

  而那时,阮安安拒绝班草级草校草等一众草,也差不多是同一个理由。

  ——没对眼,不来电。

  看不上脸,无法相恋。

  作为这位草坪收割机十年闺蜜,姜怡再清楚不过,阮安安虽然长得跟仙女儿似的,骨子里就是个正儿八经的颜狗。

  平时看到戳审美的美女都能痴迷地吹老半天,偏偏对于男人刁钻得很。

  “你说你去哈佛读了这几年,国外的帅哥不对口就算了,国内这么多公子哥还是不戳你……”

  不过……明明是个外貌主义协会终身荣誉会员,却一直遇不到自己最爱的颜。

  好像也蛮惨的。

  这么一想,姜怡顿时收了吐槽的心。

  她随口开了句玩笑:“而且我觉得能让你看对眼的男人大概是还没出生,阮阮你再耐心等等他吧。”

  阮安安很自然地接过话头:“嗯,然后呢?”

  “嗯?”什么然后?

  阮安安拖着腔调,慢慢悠悠地道:“我等他长大……君生我已老。”

  “……”姜怡眨眨眼:“啊?”

  阮安安:“风流一夜情,只好带球跑。”

  “???”这是什么狗血沙雕诗?怎么还挺押韵?

  歪,妖妖灵吗,这有傻逼麻烦带走。

  姜怡一脸“你有病病”的表情:“……不是,哈佛还教你打油诗了?你是不是喝太多,要不要去吃点花生米醒醒啊?”

  阮安安的确喝得有点儿多了,被姜怡的反应弄得心情很好,没忍住笑了半天。

  阮安安陪寿星又喝了几杯,但看出周遭越来越多的人想找姜怡攀谈,又碍于身边有她这么个陌生人的存在又不好上前,只得一次一次地往这儿看。

  那样子恨不得给她隔空传音“你霸占姜大小姐够了没该轮到我们了吧”。

  收到这样的目光多了,阮安安也觉得有点儿无趣。

  她把空杯放在手边应侍生的托盘上,说:“宝贝我先撤了,昨天下飞机到今天时差还没倒过来,明天有个事儿还得去办一下。改天再好好陪你玩。”

  “那行,你回去休息吧。”姜怡顿了顿,“不过你这刚回国才十几个小时,明天能有什么事儿啊?”

  阮安安犹豫了一下,又想到这在不久的将来都会是公开项目了,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拢了拢头发,轻描淡写道:“去给c大捐一栋楼。”

  “噗……”

  -

  阮安安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满血复活神清气爽,按着约定好的时间,起床吃完饭就驱车去了c大。

  青城向来四季分明,临近九月已经是初秋天气,风夹着丝丝缕缕的微微凉意,即便是下午也舒适相宜。

  c大建校百年,历史悠久,尽管名校间的竞争异常激烈,但它从未掉出过大学综合排名全国前三的位置,也有多个王牌专业稳坐国内第一的宝座。比如金融,再比如阮安安当年读的计算机。

  这次“繁林”即将投资与c大的合作也属计算机领域。

  阮安安向来不爱刻苦学习,她是那种知识点会了就不愿意重复做题的学生,高三帮姜怡补习的时间都比她自己学习时间要多。跟不学无术的学生一样逍遥,却有着稳居校榜前排的绩效。

  当初阮安安考上c大,还选了自己最爱的计算机系。本以为能逍遥快活四年,谁知道突生变故,只读完大一就中途转去哈佛读金融。

  不过她这一读,跟所有人预想的都有点儿出入。

  阮安安向来成绩好没人管,散漫惯了,平常课余活动一个也不能少。但在哈佛,基本上没有她这样的“闲人”。

  由于实在不喜欢名校紧凑的学习氛围,她的思路又跟旁人不太一样,秉着“早跳早收工早死早超生”的信念,阮安安日以继夜挑灯复习,想尽办法多赚学分,咬牙愣是闷头苦学了三年,拿到了别人六年才能拿到的学位,这才圆满回国。

  虽然很苦,但对她来讲,少遭三年罪,这是赚了。

  校门口出现了熟悉的身影,阮安安收回思绪,笑着上前打招呼。

  虽然她曾经是学生,但这会儿毕竟算是以“繁林”投资方代表的身份来的,跟出现在校门口的几位一一握手问候,阮安安看到三年未见的老校长脸上露出笑容。

  黎校长五十出头,标准地中海发型,笑起来和和气气的,拖着长腔喊她:“小阮啊——”

  阮安安一下子笑了:“诶?校长您还记得我呢?”

  “你这话说的!”黎校长不赞同地瞪她:“我的得意门生,每一个我都记着!”

  算起来,阮安安的确当了一年他的得意门生。

  黎校长虽为校长,其实本人还是个特牛的计算机系老牌教授。那会儿有全国范围内的大学生计算机比赛,为了跟隔壁市的f大争第一,他亲自上阵指导,最后带领c大夺了冠,阮安安当时就是决赛小组的一员。

  她笑得更欢:“能被您记得,那我可太荣幸了。”

  阮安安是自己一个人来的,穿着十分随意,跟着c大这边的人先是看了预先敲定过的校内建造地段,随后又在周围转了转,最后去到楼内,准备进行最后的签字盖章。

  细节早就拟定好了,所以这趟行程倒是很简单。

  阮安安也不过离开了三年,对于学校的大部分环境都记得,校长办公室在顶楼,进到教学楼内之后,她指了指厕所的方向,“您先上去,我马上到。”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众人心领神会,先她一步进了电梯。

  阮安安转身进厕所。

  解决完生理需求,洗手的时候顺便在镜前照了照。

  她今天出门前脸上就涂了防晒,基本算是素颜。可能是昨晚睡眠质量好,从镜子里这么看,脸蛋白皙莹润,眼神明亮透光,再加上穿的轻便休闲装,跟大学校园氛围毫无违和感。

  阮安安推开卫生间的门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刚才还空无一人的走廊多了几个女孩的身影。

  一个高马尾,一个大波浪,还有一个麻花辫。几人聚在电梯的墙边,显然没发现她,语速极快地聚精会神讨论着自己的话题。

  阮安安几步走到电梯处摁了摁钮,耳边是这几人接二连三的惊呼。

  高马尾:“刚刚那个男生好帅!卧槽他是哪个系的啊!怎么从来没见过这号人物?不是,咱们学校有这种极品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大波浪:“你让我缓……妈的缓不过来!呜呜呜我刚才跟他正面对视了,正面!正脸简直无敌!”

  麻花辫声音较小:“可长成那样……会不会是隔壁电影学院的呀?”

  高马尾立刻反驳:“怎么可能是别的学校的?现在才三十号,明显是跟咱们一样提前来收拾行李的学生啊!”

  “啊啊啊啊啊超级想要大帅逼的微信号!”大波浪戳了戳麻花辫:“亲爱的,你今天化妆了,不然你去要?”

  ……

  听得出来,几人嗓音里的激动之情溢于表。

  阮·究极体颜狗·安安心念一动。

  极品?

  大帅逼?

  真就……帅成那样?

  此时此刻,让我康康那个表情包能很好的表达她的心情。

  不过正事要紧,短暂的好奇过后,电梯已经来到一楼。

  等签好文件跟老校长道别,阮安安下了楼。本已经忘记了刚才等电梯时的小插曲,准备在校内随便再逛一会儿,却没想到在走廊尽头拐了个弯、临出教学楼的时候,又被她撞到了疑似搭讪现场的一幕。

  面对着她的是刚才被大波浪嘴里“化了妆”的麻花辫。

  麻花辫抬着头,表情怔愣,脸颊发红,明显看直了眼的样子,而她面前站着的——

  不用说,肯定是几人之前想要勾搭的那个“极品”。

  虽然那人完全背对着自己,但在走过去的过程中,阮安安还是控制不住地瞟向那道人影。

  这一看就没能挪开视线。

  很高,一袭白衣黑裤,明明算是极为普通的装扮,却凸显出了异常吸引眼球的身材比例。

  白衬衣的肩线贴合在肩部,身材清瘦颀长。

  再往下。

  虽然衬衣不修身,可举手投足的动作间都能看出腰身紧窄,包裹在布料里的腿修长笔直,翘臀——

  翘得想吹流氓哨。

  只这么一个微侧的背影,就让人觉得十分赏心悦目。

  及时制止住了自己可怕的思想,阮安安收回目光。

  大家都是理智的成年人了,再怎么好奇也不可能在这种明显是要联系方式的情况下去看人家的脸。

  不过别的不说,就这身材……称一句极品实在不为过。

  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阮安安发誓,她只放慢了一丢丢的步伐速度。

  最后赞叹地看了眼这腰这腿这臀,已经撤离到教学楼门口的时候,突然在一片静谧中,她听到一道格外干净的清越嗓音。

  “抱歉啊。”那人说,“不加陌生人微信。”

  -

  由于还有两天才正式开学,c大校园内的学生不算多,大部分是提前回来收宿舍和放置行李的,三三两两散落在校园大道上。

  旁边两排整整齐齐的大树,翠绿叶子还未染上秋色。阮安安环视着周围的景象,在校园内转来转去,脑海里还一直萦绕着那个身材极好的背影。

  最后忍不住调出微信,一手拿着文件袋,单手打字发消息给姜怡:宝贝,我遇到一个c大的大帅逼,腰细腿长,屁股超级翘tvt

  阮安安安阮:[我又可以了.jpg]

  姜怡回得很快。推荐阅读sm..s..

  姜怡不吃姜:无图dior

  阮安安安阮:其实因为刚刚有人在要他微信号,我也还没见到正脸

  阮安安接着打:但我觉得我再蹲一会儿,说不定这就是我的那盘

  最后一个“菜”字刚打了个“c”——

  阮安安蓦地感到自己被一道阴影笼罩,极近的距离内好像有个人。

  可这会儿往前走的力道已经完全刹不住了,她就只能眼睁睁任由自己以标准碰瓷的姿势撞了过去。身体碰撞发出轻微闷响,紧接着是文件夹掉落在地的声音。

  她这么直直撞上去,那瞬间的冲击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可以确定的是,对方从头到尾底盘稳得一逼,纹丝未动,就像一点儿都没有受到波及。

  反倒是她有明显被弹开的感觉,不自觉微微后仰。

  阮安安是在视线触及白色衬衣边的时候才突然联想到——哦嚯,是那个嗓音超级好听的翘屁股大帅逼。

  大帅逼反应极快,相撞的一瞬,几乎像是条件反射一般地伸手抓住她的胳膊,等她整个人找回平衡后又迅速松手。

  前后不过几秒钟。

  毕竟自己低头打字没看路,回过神的一瞬间,阮安安还没抬头就先开口道歉:“不好意思啊,你——”

  原本很流畅。

  但在看清他的脸后,一下子顿住。

  “没事……吧……”

  并且,声音渐小。

  男生长得很高,所以跟她对视的时候就要半垂着眼。

  他眼皮薄,睫毛纤长卷翘,内勾外翘的眼型显得尤为精致。头发是纯粹的黑,眸色反而偏浅,在下午的阳光里染上了柔和温润的色泽。

  尽管穿着白衬衫,肤色依然是十分明显的冷白,下颌线条优美,轮廓深刻清俊。

  像是造物主笔下一副精致完美的画,多一笔、少一分都不行。

  呼吸间,阮安安恍而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干净又清冽。

  刚才这一撞,她手上拿着的文件袋掉到了地上,阮安安还没动作,面前这人先她一步。

  弯腰伸手一气呵成,而后将文件袋递给她。

  捏着文件袋的手就这么出现在她视野里。

  指甲修的干干净净,手指修长,白皙,指骨偏细,手腕上凸起的腕骨精致漂亮。

  居然连手都生得这么好看。

  阮安安接过文件,再次抬眼,“……谢谢。”

  “不谢。”大帅逼说。

  还是那把极为悦耳的嗓子,近距离听,仿佛还多了点儿鼻音,显得语调带点慵懒。

  而后他突然翘起一点唇角,开口道:“同学,记得看路。”

  这么近距离跟他对视,阮安安被他脸上一晃而过的浅淡笑意给弄得大脑一瞬空白。

  声如清泉,人如璞玉。

  阮安安看着他,二十多年头一遭,感受着自己蓦然加快并且还在不断变速的心跳。

  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像是一颗鹅卵石投进清澈见底的溪流,也像是雨后初霁的万里晴空。

  或者简单粗暴点儿来讲。

  恋爱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