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偏要宠我宠我 第910章你真的不好奇吗?

小说:总裁偏要宠我宠我 作者:简小乔 更新时间:2020-02-10 13:57: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薇薇安将菜单交还给服务生,就是这抬眸的瞬间,她和阿瑞的视线对个正着。

  阿瑞笑着和薇薇安点点头,出于礼貌,薇薇安也对他勾了勾嘴角,然后便低头,假装在看手机。

  收回视线,阿瑞看向身边的男人,试探地问:“要过去打个招呼吗?”

  “多此一举。”

  严斐然拒绝得很干脆,阿瑞扬起眉,没有再说话。

  他先点好了东西,仰头便要和服务生说点什么。可抬头却现这女孩紧紧咬着嘴唇,指尖因为用力攥着笔,而微微白。

  阿瑞觉得好笑,和这女孩玩笑道:“你似乎很紧张。”

  能不紧张吗?上次就是这个男人,从进来就开始笑眯眯的,可结果却特别难为人,简直就跟个笑面虎似的。

  这次更惨,他一直浅笑,旁边那位却像个冰山,站在这两个人的身边,简直紧张得快不能呼吸了。

  虽然心里紧张,但服务生不想露怯,规规矩矩地说:“没有没有,我们对每位客人都是很尊重的。”

  “那对大明星也是如此吗?”

  回头看了眼薇薇安的方向,服务生问:“您是说薇薇安小姐吗?她脾气很好的,对人也很有礼貌,我们都很喜欢她。”

  这样的评价,让严斐然轻轻哼了一声,似乎很不屑的样子。

  阿瑞好像没听到一样,继续问道:“大明星经常来你们这里吗?”

  “不会,这是第二次。”

  “就一个人来了?”

  “嗯,说是在这附近逛街,累了进来坐坐。”

  阿瑞点点头,然后看了眼身旁的严斐然。

  严斐然很不耐烦的样子,皱眉说:“你的话太多了。”

  哎,我也不想问这些,但这些都是你想听到的嘛。

  阿瑞笑着摇摇头,没再聊薇薇安。

  严斐然平静的心突然有些烦躁,他将菜单交给服务生,并说:“一杯黑咖啡。”

  “好的,稍等。”

  终于从严斐然面前离开,服务生忍不住深呼吸了下。

  有这么个家伙在,别说服务生不舒服,跟严斐然隔了好几桌的薇薇安,也是如此。

  她之所以没有立刻就走,是因为她不想让严斐然误以为自己在落荒而逃。现在她吃了点东西,又消磨了些时间,不趁着现在离开又更待何时呢?

  拿出钱包,薇薇安起身就要溜。

  不过在那之前,她的手机先响起来,是宁子卿打来的。

  担心对方会有什么急事,薇薇安忙接起,并“喂”了一声。

  “薇薇安,你还在饰店吗?”

  “没,在咖啡店,就咱们上次拍合照的地方。”

  “这样啊,那我让礼仪公司的策划师去那里和你见面吧。”

  薇薇安瞪圆了眼睛,一脸抗拒的表情:“这就找好人了?度也太快了吧?”

  “我担心拖久了会有变动,还是早点安排好。”

  “那也不用在咖啡店啊,这里人来人往的。”

  “你们又不是聊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怕什么。等我们订婚之后,肯定会有新闻报道,所以大家早晚都会知道,你也不需要太保密。”

  话是这么说,但是严斐然还在这呢。他对自己各种看不顺眼,若是被他知道了,会不会故意破坏啊?

  薇薇安咬着唇在犹豫,而电话那边的宁子卿已经拍板做了决定:“就这样了啊。”

  “你别挂电话啊!”薇薇安因为失控,声音有些大,引得阿瑞和严斐然都看过来。

  忙抬手抚弄下长,薇薇安用手挡住了眼,觉得事情怎么会这么巧,若是这电话再晚一分钟,自己就不会这么尴尬了。

  当然,现在再抱怨已经没有意义,薇薇安只能希望严斐然能快点离开,或者那位策划师能晚点出现,以便让这两个人能完美错过。

  薇薇安小声碎碎念着,然后,在她的嘟嘟囔囔中,阿瑞打开了笔记本,并和严斐然商讨着什么,俨然是副开小会的架势。

  如果不知道这一切只是个巧合,薇薇安一定会以为这两个家伙在故意和她作对。

  不行不行,不能再等下去了,还是先离开这里,事后再找宁子卿解释吧。

  薇薇安抿唇做好了决定,然后若无其事地站起身。

  巧合的事再次生了,那位策划师刚刚好赶在这个时候出现,笑眯眯地和薇薇安打了照面,并说:“薇薇安小姐。”

  心里慌乱,薇薇安张口就说:“我不是。”

  “呵,您太逗了,我看过您的广告,您肯定是薇薇安小姐。”

  知道还那么多废话!

  薇薇安闭了闭眼,虽然心里不耐,却也只能重新坐下来,和这女人应付一下。

  落座之后,策划师说:“我们接受宁先生的委托,来负责您订婚宴的大小事情。您看,这是几种不同的会场风格,我们都有筹办过,不知道您喜不喜欢这样类型的。”

  薇薇安刚想说“随便”,但一想到宁子卿讲过的话,便坐直了身体,表情严肃地说:“我的订婚宴,要独一无二,不要在上面看到别人的影子,所以你要好好策划。”

  策划师一副了然的样子,说:“放心,做原创我们也十分优秀。现在,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您的喜好吧。”

  说着,她拿出一份厚厚的调查问卷,放到了薇薇安面前。

  薇薇安瞥了一眼,强压着火气,问:“你是不是在耍我啊,了解就了解,弄这堆东西干嘛?”

  “这是调查表,方便我们为您制定全方位的策划。”

  薇薇安是真不想碰这些调查表,天知道她要做多久。

  但这人是宁子卿找来的,她不好驳了宁子卿的面子,只好耐着性子拿过调查表,一边翻看一边问:“做完调查,今天的见面是不是就可以结束了?”

  “呃,如果您有急事,我们可以先完成这一部分。”

  听了这话,薇薇安不再耽搁时间,握着笔便开始在各种选项前面勾勾画画。

  她在这边奋笔疾书,阿瑞则露出莫名其的表情,喃喃着:“看这架势,怎么那么像在辅导学生做功课呢。”

  严斐然喝了口黑咖啡,面无表情地说:“你管那么多干嘛!”

  “难道您不好奇?”

  “当然不。”

  “但是我很好奇。”

  冷目瞪向旁边的人,严斐然说:“那就过去和他们一起聊,顺便把你在公司的东西收拾一下,好卷铺盖卷儿走人。”

  见严斐然的眼底有杀气,阿瑞忙说:“您别生气啊,我不提她就是了,咱们继续聊工作。”

  阿瑞收敛心神,不敢再关注薇薇安。

  而薇薇安为了早点离开,答题的时候根本不假思索,等做完最后一道题,便直接将笔和纸扔到桌上。

  “这样就可以了吧。”

  策划师忙将东西整理好,并说:“当然,我回去以后,就为您做综合分析,并选出最适合您的主题,然后我们再敲定后面的细节。”

  “好。”

  “那,咱们今天就这样。”

  薇薇安点点头,并在对方离开之前,告诫道:“今天的事,不许和别人说,若是有人问起,你就说,我是邀请你来策划宴会的。”

  “我明白,薇薇安小姐放心吧。”

  被告诫一番,策划师离开了咖啡店。薇薇安买了单,也随后离开,那感觉,就好像逃出生天了一样。

  而另一边的阿瑞,接了个电话,面色突然便的很凝重。

  他对严斐然说:“威尔逊家族派人来公司了,事突然,我们需要立刻回去处理一下。”

  严斐然挑了下眉,没说什么,起身就走。

  二人走出咖啡店不远,便看到薇薇安围着一辆车子,左看看,右看看。

  真是奇怪了,小洲怎么没在车子里呢?

  薇薇安本想出门就坐车离开,结果现小洲不见了,拿出手机便想联络他。

  “怎么了,是车子坏了吗?要不要送你一程?”阿瑞很绅士地走过来,向薇薇安出了邀请。

  当然,这也只是客气一下而已,如果薇薇安当真,就是她脑子有问题。

  礼貌地对阿瑞笑笑,薇薇安拒绝道:“不用,我的司机很快就到。”

  “又没生病,为什么不自己开车呢?”

  “就是,那个……”薇薇安在支支吾吾,严斐然不耐烦地开口,道:“如果你真那么关心她,就下去给她开车,我先自己回公司。”

  严斐然的话,让阿瑞对薇薇安露出无奈的笑,并说了声“失陪”。

  二人从薇薇安身边离开,薇薇安立刻闭上眼,重重吐了口气。

  太好了,总算不用再和这两个家伙纠缠在一起了!

  薇薇安暗自有幸,有人在后面唤着她:“小姐?”

  听到小洲的声音,薇薇安立刻暴躁起来,回头怒斥道:“你哪去了啊?”

  “我看您半天没出来,以为您还要在里面休息一会儿,就去了厕所。”见薇薇安脸色不太好看,小洲挠挠头,问,“生什么了吗?”

  “没事,回家吧。”

  郁闷地坐上车,薇薇安此刻只想快点回家,然后蒙上被子睡觉,忘掉今天所生的不愉快。

  可那位策划师却没给薇薇安这个机会,三不五时就用微信不断轰炸着薇薇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