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之心 401民国风云二十

小说:慈母之心 作者:百里冰烟 更新时间:2020-02-10 02:47: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慕容品的这个二夫人,好好查一查。”石慧翻了一下任萱送过来的资料,“不仅是她这个人,还有她接触过的人,过手的事情都要调查清楚。”

  “夫人之前不是说先留着她,不忙出手吗?”任萱不解道,“还是夫人觉得这个二夫人有问题?”

  “你师父手中的势力已经稳了,三足鼎立的状态很快会无法隐匿。我们必须在慕容麟有足够的警觉前,对慕容品出手。不如就将二夫人作为突破口吧!”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一旦慕容品和慕容麟发现任慈的力量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掌控,那么极有可能联手反制他们。三方都不会坐视一人吞噬另外一人,壮大力量。

  不过,石慧却不能容忍这种三足鼎立继续下去。三足鼎立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平衡,可惜这种平衡受不住任何外力。一旦与日本人开战,这种状态被打破,对于东北军而将士一场灾难。

  故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开战前结束现在的状态,让东北军能够拧成一股绳,面对接下来的危险。石慧等了那么多年,就是在等慕容子湛长大,可以用最平和的办法,实现权力中心的转移。若非如此,她也不会一次次容忍慕容麟。

  “夫人是说,现在我们要对慕容品出手?但为什么要从二夫人这里入手,二夫人只是一个女流之辈。”

  “萱儿,小看敌人是要命的。”石慧将资料放在任萱手上,“这个二夫人有些门道,没有什么根据,可是这位二夫人总是让人觉得有些不妥。”

  根据资料,二夫人原是京城没落贵族的女儿,没有受过什么新派教育。可是这个二夫人却在盛京的社交圈如鱼得水,若非天资过人,便是她在外的身份有些问题。

  石慧直觉的这位二夫人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娘,我回来了。”

  任萱听到声音,将资料放好,过去开门。

  “不是去看你父亲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石慧望着慕容子湛道,“渊儿几个呢?”

  慕容麟因为伤了耳朵,一直在主楼修养。慕容子湛便带着弟弟妹妹过去请安,这阵子慕容麟心情不好,脾气爆裂,见了孩子们来看他,不仅不高兴,还大发脾气把大家都赶了回来。

  慕容子湛让弟弟妹妹去上课,自己则来了书房;“父亲嫌我们太吵,打发我们回来了。弟弟妹妹回去上课了,他们今天的功课还没有做完呢!”

  十四岁的少年却已经身姿挺拔,石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你管着那几个小魔星,倒是省了娘许多功夫。”

  “娘每日要处理那么多事,还要照顾我们才是最辛苦的。”慕容子湛犹豫了片刻,略有些为难道,“娘——”

  “萱儿,你先去做事吧!我与子湛有些事情说。”

  任萱闻,忙告退了,走前还不忘关上书房的门。

  “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吗?”

  “爹受伤的事情,与娘有没有关系?”慕容子湛开门见山道。

  “为什么这么问?”

  “四姨娘是娘的人,父亲不问缘由,冤枉了四姨娘,还差点打死四姨娘,又伤了求情的五姨娘,以娘的性子,不可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若我告诉你是呢?”石慧看着慕容子湛道。

  慕容子湛犹豫了一下:“娘,有一天会杀了父亲吗?”

  “你是这么想的?”

  “我知道父亲一直让娘很失望。”

  “那么你呢,你会对娘失望吗?娘并不是那么爱你的父亲,甚至暗中与他作对?”

  慕容子湛摇了摇头:“子湛永远不会对娘失望,因为子湛知道,娘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和弟弟妹妹。”

  子渊和子清还小,许多事情都忘记了。可是慕容子湛永远忘不了当初被彩英关在房中禁闭的绝望。那个时候,娘病的厉害,弟弟妹妹饿得直哭,可是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甚至,他以为他会失去娘亲。

  “既然如此,娘也不会杀他。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们的亲生父亲,娘或许无法与他相敬如宾,却也绝不会让你们陷入两难的境地。”石慧微笑道。

  慕容子湛闻微微松了一口气,不管如何,他都不希望父亲死在娘或者师父手上。慕容麟对他们不好,可是不得不说,也是慕容麟赋予了他们一半性命和如今的身份地位。

  不过也是仅此而已,对于那个他称之为父亲的男人会不会因为娘和师父失去如今的身份、地位他一点也不关心。

  “你父亲和九姨太的事情是意外又不是意外。”石慧忽然道,“娘是想过要教训一下九姨太,让你父亲吃点苦头。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远在预料之外。”

  “子湛明白了。”慕容子湛点头道,“相较于四姨娘和五姨娘所受的委屈,父亲的伤实在算不得什么。”

  三弟慕容子淙自幼与他们兄弟住在一处,慕容子湛对于四姨娘也有些了解。原本他们都不喜欢四姨娘,觉得四姨娘不是一个好母亲。可是后来,他们才明白,错的不是四姨娘,也不是三弟,而是他们那个无情又多情的父亲。

  四姨娘心中其实很苦,子淙也很苦,亲爹不爱,亲娘无法接近。然而造成四姨娘和子淙的痛苦的就是父亲。若说慕容子湛是因为幼时在父亲宠爱的姨太太手上吃过苦,对父亲亲近不起来。慕容子淙对于父亲的感情就更复杂了。

  “世间输赢,全靠自己的实力。慕容家和母亲这些年得到的财富都可以留给你们兄妹。可是,唯独东北军不属于任何一个人,它的归属是守卫这片土地。唯有能够担起这份责任的人,才有资格成为东北军的司令。”

  “师父很厉害,肯定会做的更好的。”慕容子湛一直知道他的母亲站的是师父一边而非他的父亲慕容麟。

  “不,他的未来是属于你们的,你师父只能暂时为你们守住这里。我希望,你们兄弟中能够有人可以挑起这份重任,不过目前而,你是最有天份的。”她与任慈能够留在这里的岁月是有限的,正在可以承担这份责任的人,只能出自这片土地。

  按照年龄,慕容子湛和任天乐是他们的首选。不过依着这两年,任天乐处处以子湛为首,或许更适合成为子湛的副手。

  “娘的意思是?”

  “你师父全心全力教导你,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还有天乐的心意,我希望你也能够领悟到。”慕容子湛心中一震,眼睛微涩。

  原来娘什么都知道。

  看着母亲暗中相助师父,夺取父亲手中的势力,慕容子湛心中不是全无想法。在父亲手中,哪怕还有弟弟,可是最终落在他手中的机会始终是最大。

  可是落在师父手中,天乐才是师父的儿子,师父会越过天乐,让他上位吗?甚至,他因此对天乐有了防备之心,心底也有几分不满母亲的选择。

  “你这么想,本是人性常态。人多一些心眼并不是什么坏事,要担起这份责任,过分的纯良并没有什么好处。所以,我和你师父从来没有说破。只是——”

  “我希望你将来可以成为一个能够承担责任的人,却不想看着你成为孤家寡人。感情是相互的,有人同行,总好过一人独行。”

  慕容子湛想着师父亲自带他去见手下的军官,甚至比父亲更细心的教导他;想着天乐,凡事总是以他为先,再想起自己有过的小心思,忽惭愧不已。

  “子湛、子湛——”

  “是天乐的声音,快去吧,不要让人家久等了。”

  慕容子湛忙擦了擦脸道:“娘,我和天乐先出去了。”

  “出门小心一点,记得带上侍卫。”石慧叮嘱道,“知道你这几年跟着师父学了不少本事,只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凡事不可自视太高,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恩,孩儿明白了。”

  慕容子湛出了书房,任天乐看到他便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子湛,你不是说想要试一试新枪吗?我已经问过我爹了,不过爹说新枪不能带出来,所以要去靶场才能试。”

  不待慕容子湛回答,任天乐就上前拉着他的胳膊往外走:“幸好你想去,要不是这样,我爹还不让我见识呢!快走快走,要是被那群小鬼看到就麻烦了。”

  “子淙他们在上课,才不会知道呢!”慕容子湛有些无奈道。

  “那也要快点走,磨磨蹭蹭做什么!”

  慕容子湛望着任天乐简单快乐的笑容,也忍不住笑了。娘说得对,一个人踽踽独行,又如何比得上有人结拜前进呢?

  石慧站在窗前,看着任天乐拉着慕容子湛往外跑,也忍不住笑了。

  许是家庭原因,慕容子湛的性格到底阴沉负责了一些。反而是任天乐性格阳光乐天,那份赤子之心倒是像极了他那个死去的父亲,一腔赤诚。

  任天乐或许就是慕容子湛生命中的那抹阳光,有天乐在,她才不用担心子湛会因为慕容家的是是非非在其中迷失自我。这世上有一种人,总是能够在自己不知不觉中,将阳光和温暖带给身边的每一个人。

  希望他们能够永远保持现在的这份心情,在未来可能到来的艰难岁月中,依旧可以相互扶持,相互鼓励以及互为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