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天才神棍 第三十二章一点报应

小说:重生之天才神棍 作者:凤今 更新时间:2020-02-10 01:4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芍和陈满贯转过身去,见一个身量中等油光满面的男人笑着走了过来,身边还挽着高挑靓丽的女人。

  夏芍一眼就认出了这人,吴玉禾,以前陈满贯没生意失败前,他算得上是东市古玩行的二把手,如今陈满贯落魄了,吴玉禾便成为了东市最有名头的古玩商,在省里的古玩行里也是说的上话的人。

  夏芍既然打算涉足古玩一行,周教授走后,自然就将东市数得上的人物都熟悉了一遍。

  这吴玉禾,从面相上来说,笑起来眼睛一大一小,虽有财富,却是诡诈之人。凭他打招呼的话就能听出来,陈满贯在东市也算是名人,身为同行,吴玉禾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近况,这话纯属揭人痛处。且此人奸门生有黑痣,主外情,心多淫欲。

  夏芍看向吴玉禾身边的高挑女人,却发现一道肆意的目光打量上了自己,她抬眼望去,正对上吴玉禾淫欲外漏的目光,不由皱了皱眉。

  陈满贯这时笑了笑说,吴老板啊,你还不知道我么,还是老样子。只不过托了朋友的福,得了张邀请函,这才进来会场看看。我是一想到这会场里有些好物件,这心就跟猫抓了似的,毕竟十来岁就古玩行当里混了,我也算是老藏友了,呵呵。

  陈满贯的表现让夏芍满意地点点头,面对对手的挤兑,他也算沉得住气,没把托了李伯元的关系得到邀请函的事说出来炫耀,也没表现出生气来。看来他的心境有所变化之后,处世之道上也是看透了不少。

  吴玉禾哈哈大笑起来,我看陈老板现在还是混得不错嘛身边这位小姐很清纯很漂亮啊。

  陈满贯一听这才皱了眉头,吴老板,我想你是误会了。夏小姐不是我带来的,我们是在会场里遇上的,就一起看看今天的拍品。

  我懂,我懂。吴玉禾笑着看向陈满贯,递给他一个我们都是男人,你不说我也懂的眼神。目光却是又在夏芍身上打量了起来,真清纯啊,还是学生吧啧啧这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跟自己身边这妖娆的女人完全是两个味道,他怎么就没想到找两个来尝尝鲜呢陈满贯都落魄了,都能找到这种女学生,可见也不用花几个钱。自己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找这些学生,既便宜,还干净,最主要的是清纯稚嫩。

  吴玉禾打量夏芍的目光落在身旁的女伴身上,女人也是看向夏芍,面色不善。这么小就出来傍大款傍的还是个落魄的

  吴老板,夏小姐还是学生,她是来参加这次拍卖会的,你真的误会了。陈满贯皱眉说道,又看向夏芍,一来怕她会生气,二来也不想再和吴玉禾说下去,于是说道,夏小姐,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好。夏芍笑着点头,非但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反而笑容越发甜美。只是临走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白裙子的裙角,似乎那里碰了块脏东西,稍稍俯身拍了拍,这才冲吴玉禾和旁边的女人礼貌地点点头,转身走了。

  刚刚转过身,杨启便礼貌地扬起职业化的笑容,说道:夏小姐,时间差不多了,我带您去见董事长吧。

  夏芍微微一愣,时间差不多了么应该还有一个小时吧她抬起眼,正对上杨启眼底隐含的笑意。

  夏芍会意过来,心里有些感动,也不辜负杨启的好意,轻轻点头说:好,那就麻烦杨助理了。

  荣幸之至,您这边请。杨启绅士地做了个请的动作,恭敬地带着夏芍和陈满贯走了。

  这戏剧性的一幕看得吴玉禾一愣一愣的,过了好一会儿才问:助理董事长什么董事长

  旁边的女人呐呐道:不知道。

  赶紧跟过去看看吴玉禾说着,赶紧拉着女人,就要跟过去。

  只是刚一迈步子,这才觉出腿脚不知何时起竟变得僵冷无比,像是被冻麻了一般。刚才他只顾着留意杨启话里董事长代表的意思,竟没发现自己腿脚的变化,这一迈步子,没有心理准备,竟生生往地上一趴,以狗啃泥的姿态摔倒在地,连同身边挽着他胳膊的女人也给拉得摔在了地上。

  哎呦

  这一摔动静不小,会场里的人纷纷侧目。

  吴玉禾在省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会场里的人大多认识他,此时只见他身边的女人摔得高跟鞋都扭掉了,一瘸一拐地把他扶起来。他嘴角更是挂了血丝,磕破了不说,当即就肿了起来。

  走在前头的陈满贯和杨启也听见声音回过头来。

  陈满贯不解,吴老板这是怎么了

  夏芍一笑,谁知道呢。做人心思不能太诡诈淫邪,或许这只是一点报应吧。

  谁也不知道,刚才夏芍趁着整理裙角的时候,引动了一些阴煞之气聚集在吴玉禾的腿脚上。她多年修炼玄门心法,引动天地间的一些阴阳之气对她来说,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她将一些阴气聚集成煞引去吴玉禾的腿脚,造成他腿脚僵冷,让他摔了这一跤。

  但这却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如果她再狠心些,煞气深入他腿脚的经脉,那就不是摔一跤这么简单的事,估计他下半生就得坐轮椅了。

  陈满贯见夏芍唇角笑意有些深,就不由一惊,他怎么觉得她刚才的话意味颇深呢莫非,吴玉禾摔的那一跤,跟她有关系可她是怎么做到的

  见陈满贯的表情,杨启也看向夏芍,眼底有些不解和怪异的神色。经过这么一会儿,他也算看出来了,这少女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刚才的事,换做任何一个女人被误解成那样,都会表现出愤怒和委屈。成年人尚且如此,更别提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少女了。可她却连澄清都不澄清,且从头到尾淡定微笑。

  不,也并非淡定,但她确实在笑,且笑得太开心了点。

  杨启也不知为何会这样觉得,但他就是有一种感觉,感觉在他面前的就是个成熟的女子,且神秘,深不可测

  这种感觉太怪异了。

  杨助理,我们走吧。夏芍回头冲杨启笑了笑。

  杨启一愣,这才回过神来,迅速调整心态,换上职业化的笑容,绅士地点头,带着夏芍和陈满贯见李伯元去了。